不過伢行的短工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要給的工錢比自己找的一天要貴上十文錢。

去伢行找,宋老漢兒是真的認真在考慮這個事情。

「這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呢,這事兒咱們要慢慢的尋摸,一定要找幾個幹活兒麻利的,可千萬不能找那好吃懶做的回來。」他們給工錢請人回來就是為了幹活兒的,當然不能花冤枉錢不是。

「對了,老大你明天跟阿離去看房子的時候一定要把阿離給照管好了知道嗎?」宋老漢兒叮囑。畢竟要去的地方人龍混雜的,阿離再怎麼說也是個姑娘家,這一不小心沾染點上什麼這姑娘家的名聲傳出去就不是那麼好聽了。

宋有業點頭「爹,你就放心吧,我肯定會把阿離照看的好好的。」

「你們父子幾個還在說什麼呢,還不趕緊出來吃包子。」趙氏端著剛出鍋的包著來叫人了。

「行了,咱們吃包子去吧!」宋老漢兒把自己的煙桿兒收起來,別在自己的腰上。

剛出鍋的包子白白胖胖的,看上去別提多誘人了。

趙氏拿了一個包子遞給宋老漢兒。

「嘗嘗,今天這包子包的可真是不錯。」趙氏自己手裡也拿了一個。

「哎呀,這老遠就聞見包子的味道了,二嫂你們家的小日子過得,嘖嘖!」 而就在這血珠滾落下來的時候,他們方才看清,血珠是沿著一道髮絲般細小的絲線滾落了下來,那絲線之上,隱隱帶著幾分龍吟之聲,鋒利無比,赫然便是葉天手中的兩股玉龍絲!

此刻,葉天依舊是站在最開始的位置,只有兩根手指微微揚起,操控著兩股玉龍絲架在那飛雲宗剩下的兩個人臉旁邊,告訴他們,若是像要了他們的命,他只需要稍微動一動手指!

「怎麼樣?還打么?」

葉天抬起臉來,望著那剩下還沒倒地的兩個飛雲宗弟子,淡淡一笑,戲謔問道。

那七劫涅槃境的飛雲宗弟子,此刻的臉色頗為的有些蒼白,他望著葉天,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們就出了一招,無數的手段根本還沒有施展出來,大量的高階靈術根本沒能來得及施展,甚至是還有飛雲宗秘傳的一些組合靈術,根本沒機會用出來!

眨眼的功夫,他們就沒有機會用出來了。

從始至終,葉天就僅僅是出手了兩次,一次控制了他們留下的能量亂流,一次放出玉龍絲,一招制敵!

那七劫涅槃境的飛雲宗大師兄望了一眼那被能量亂流吞沒,此刻倒在地上陷入昏厥,但卻並未受到所大傷害的飛雲宗弟子,在看了一眼臉邊懸著的玉龍絲,心中有著千萬朵蘑菇雲升騰而起!

他也是七劫高手,靈魂修為同樣不錯,他很清楚葉天剛才幹了什麼。

在那能量亂流肆虐而過的瞬間,葉天控制著那些靈氣能量發出了一股高溫,一股極致的高溫!那溫度,比幽海靈火還要更高更恐怖!

那恐怖的高溫僅僅持續了瞬間,他根本沒有分清是什麼東西竟有如此高溫,那些個被能量亂流吞噬的飛雲宗弟子便是倒下了,這高溫讓他們的腦子瞬間陷入了昏厥之中,短暫的失去了意識,葉天控制的很好,絲毫也沒有傷到他們。

但那大師兄卻是能夠肯定,若是葉天起了殺心,就那一股比幽海靈火還要恐怖的溫度,瞬間就能夠要了那幾個人的命!

而他自己,恐怕也活不了!

葉天發出的玉龍絲,可謂是十足的留情了,絲毫沒有傷害他們的意思,僅僅是在他們的臉上破開了一條細小的口子,作為一個證明。

證明若是葉天起了殺心,玉龍絲同樣能夠瞬間洞穿他們的心臟,靈巢,亦或是腦袋!

葉天用這樣的方式告訴他們,自己要是有殺心,此刻台上只會是七具冰涼的屍體!

此時此刻,那裁判老者都是有些看呆了,台下亦是一片鴉雀無聲,直到那裁判老者顫顫巍巍的將「瀟湘閣獲勝」這幾個字吐出來,台下方才是瞬間響起了一連串的歡呼之聲!

不得不說,葉天這一場,給人留下的印象比上一場一打十二還有恐怖。

上一場一打十二,對手都是一劫二劫,但凡有點常識的人都是到,四方閣的年輕小輩們,如今大都是七劫涅槃境的級別,對付這些對手輕而易舉,那是理所當然。

但今天這場一對七,對手都是同等級的,有著一名七劫涅槃境,還有著六個修為不低的,貨真價實的以一敵七!

大會可是有規定的,靈魂震蕩,空間之力這樣殺傷力強,可能造成致命創傷的手段一縷不允許使用,只能使用這之外的一些手段。

但葉天依舊是贏了,依舊是速度極快的獲勝,甚至是拋開之前的對峙,所用的時間和昨天那場一對十二差不多!

對手換成了同級別的存在,可結果,卻是根本沒差!

這樣的手段,無疑是將一個印象給深深的烙印在了在場這些觀眾的腦海之中——瀟湘閣的代表葉天,是真正擁有傲視同輩高手的實力,甚至,那些小宗小門的長輩高手,在葉天的面前都走不過三招!

畢竟葉天兩天的比賽,從來也就沒有出過第三招!

……

深夜,葉天居所。

「噢~爽!用點力,卻對,呼……爽!」

葉天趴在從床上光著上身,林軒兒和粱笙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身邊,兩雙纖纖玉手不斷的在他伸手揉捏著,讓得葉天頗感到一陣陣暢爽,骨骼經脈都是得到了極大程度的放鬆。

這兩個丫頭可都是殺手出身,什麼人體結構骨骼經脈的最是清楚,用在按摩一事上,也是手法頗為的嫻熟老練,光是這兩下子,便讓的葉天感到了無比的放鬆,整個人都是萬般的享受。

好片刻,葉天方才是舒坦夠了,翻過身來一把將兩個美人兒都給摟在了懷中,左擁右抱的,儼然一副老淫賊的模樣,左蹭蹭,又蹭蹭,一臉的享受,也是惹得兩個女孩一陣氣勁,將這傢伙左右推搡著,不亦樂乎。

「咳……」

忽然,一聲帶著幾分尷尬的輕咳響了起來,陡然間讓得林軒兒和粱笙兩個女孩嚇了一跳,連忙一把扯起被子蓋在了身上。

老夫老妻的了,這都晚上休息了,這也……沒穿什麼衣服,總不能乍泄了春光啊……

「噗……兩位姐姐著急遮著幹嘛?不應該是葉天大哥先遮一遮么?還是說你想好好的展示一下你這一身疙瘩肉?」

房門之外,忽然便是傳來了一陣銀鈴笑聲,葉天一聽方才反應過來,來人居然是那飛鵬閣的碧婉清。

「呃……婉清姑娘,你這是?」

葉天略微皺了皺眉毛,表情頗有些怪異。舉目望去,這房門也沒開啊,碧婉清明明是在屋外,怎麼還把屋內的情況搞得一清二楚的?

「略略,來偷看你的呀,不得不說,葉天大哥你的身材真好,看的我都好心動呢!嚯嚯嚯……」

屋外,碧婉清也是傳來了一陣調笑聲,似是察覺到了葉天的表情怪異,旋即方才清了清嗓子恢復了正經,「不鬧了不鬧了,我是來說正事的。」

「明明是你在鬧好么……」

葉天翻了個白眼,「什麼事啊?」

「嗯……明天抽到簽要和你交手的是我喲,我是來告訴你,明天,你可要……」

「手下留情?」

葉天揚了揚嘴角一笑。

「不,我是想說,葉天大哥你可要全力以赴喲,當然,規定你不能用靈魂震蕩和空間之力,你最好還是別用了,我知道你用了這些手段我打不過你。」

碧婉清輕笑了一陣,道,「但除開了這些手段,我還是希望葉天大哥你能全力以赴,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比你差了多少,更何況,你可是要在所有人面前揚名的,婉清知道不是你的對手,願意為葉天大哥你做一個踏板,但我希望能夠看到一些你真正厲害的手段,這樣,我才能更有動力好好修鍊!」

「你這算是戰前通敵,提前認輸?」

葉天怪笑了兩聲問道,這碧婉清的脾氣,倒是頗有些古靈精怪的。

「不是,只是不想自己輸的太隨便了。」

屋外,碧婉清吐了吐舌頭笑道,「既然要輸,總歸還是輸在一些厲害的手段上比較好些嘛,像之前那樣輸的那麼草率,姑姑會關我緊閉的。」

「好,我答應你。」

聳了聳肩,葉天淡淡笑道,「明天會給你看一些厲害手段的,早點去休息吧,明天保證讓你看個過癮。」

「嘻嘻,那就多謝葉天大哥賜教啦,告辭了,葉天大哥好好休息吧,兩位姐姐那麼漂亮,可不要縱慾過度了喲~」

丟下一句調笑的話語,那碧婉清便是蹦蹦跳跳的走遠了去,讓得葉天也是頗為的有些感到好笑。

這妮子,咋就不換個時間呢,她這一鬧,還有個屁的縱慾過度啊,林軒兒和粱笙都已經羞得縮進被子里睡覺了,今晚怕是沒肉吃了呀…… 趙氏根本就不用回頭看,只是聽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誰。

「堂弟妹過來了,快進屋。」來的正是宋華福的媳婦,方氏。

方氏也不見外進了屋直接從盆子里抄起一個包子就吃了起來,邊吃還邊品論。

「這包子的味道可是真不錯,這是老大家的手藝吧!」

方氏的行為讓其他人的臉上很是不好看,不過誰也沒有說什麼。

「是我家大兒媳包的。」

方氏打量了陳氏幾眼,隨後大笑:「二嫂這命就是好,這媳婦閨女個個都能幹。」只是方氏這話里的酸味兒,只怕是隔著幾里地都能聞見。

「堂弟妹,這個點兒過來是有事?」莊戶人家的,一般都不會選在晌午飯的時間去人家家裡,當然除非是有特別要緊的事兒。

方氏瞅了趙氏一眼,「二嫂這是不歡迎我?真要是二嫂不歡迎我,那我走就是了。」方氏做出自己馬上就走的動作,不過腳下卻是一步都沒有動。

方氏的假動作自然是都注意到了,只是大人不好說話,可是小孩子就不一樣了。

「堂姨奶,你不是要走嗎?怎麼還不走?」宋甜兒嘴裡塞著包子,因為塞得太滿所以說話的時候還有些口齒不清。

方氏一愣,這小丫頭居然這麼跟自己說話。

「甜兒丫頭,我這是來找你奶商量事兒呢。」方氏用沾著油的手,摸了宋甜兒一把。

宋甜兒似懂非懂的看著方氏,一臉為難的說道:「可是我們現在要吃飯了,要不堂姨奶您等會兒再來?」

方氏乾脆直接一屁股坐下,「瞧這孩子說的是什麼話,這麼多的包子還能沒有我的?」顯然方氏是看見這包子打算留下來吃了。

宋甜兒一癟嘴,「可是。。」

宋離拉了宋甜兒一把,「堂嬸喜歡吃是吧,來嘗嘗這個。」宋離看似不經意的隨手拿了一個包子給方氏,但是偏偏正巧拿到的就是那個之前宋甜兒折騰了好久好不容易才包上的包子。

宋甜兒一看送出去的居然是自己剛才包的,心裡忍不住偷笑。

方氏手裡的包子還沒有吃完,這宋離又遞給她一個,不過方氏可是一點都不客氣依舊還是接了下來。

不過嘗了一口包子之後方氏的臉色變的很是不好看。

「這包子的味道怎麼有些不對?」方氏臉色難看的看著宋離。

宋離一臉的不敢置信,「堂嬸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包子可是同一鍋出來的,更何況你之前吃不是也沒說有什麼問題。」宋離指著方氏手裡至少還有三個包子道。

方氏多滑溜,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宋離故意給自己拿了一個有問題的。

「阿離,你這孩子咋就這麼小氣,我不過就是吃了你兩個包子,你看看你那樣子。二哥二嫂,你家這個丫頭的性子真是要好好改一改了。」

方氏從進門到現在至少已經吃了三個包子了,一句謝沒說,反而還挑三揀四的。

趙氏直接就被方氏給氣笑了,「堂弟妹,我自己的閨女我知道該怎麼管教,你就跟我說你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原本方氏吃幾個包子也沒什麼,可是這開始管起自己應該怎麼管教閨女就讓趙氏的心裡不舒服了。

方氏嘴裡塞得慢慢的,而那個有味道的包子早已經被她放到了一邊。

「敏兒給我倒杯水。」原本兩家人基本上是沒有來往的,可是這方氏的臉皮夠厚,所以經常會不請自來。對於宋家的幾個孩子也是經常指手畫腳的。

宋敏兒遲遲未動,方氏急了。

「你這孩子咋還說不動了?」方氏直接端過宋老漢兒面前的茶水,一口喝了個乾淨。然後打了一個長長的嗝。

「好久沒有吃到這麼好吃的包子了,二嫂,等會兒我回去的時候你給我裝幾個我帶回去給爹娘他們嘗一嘗,也給老人家解解饞。」

這又吃又拿的,方氏還真是一點羞恥心都沒有。

「堂嬸子,我家一人就只有三個的預算,您這一來就吃了四五個,這要是再給帶些回去恐怕是沒有了。」周氏道。

方氏顯然不這麼認為。

「老三家的,你是不知道你叔祖父他們這可都好久沒有吃過白面的包子了,再說了你們家這幾個小孩子那吃的了這麼多?一人一個就差不多了,這做人啊,最重要的就是孝順。可不能為了一口吃的就連老人家都不管不顧你說是不是?」

「堂嬸子這是拿我家的東西孝順自己的公婆,這堂嬸子還真是孝順的很。」一直在埋頭苦吃的馬氏忍不住人潮熱諷。

方氏一向都看不上馬氏,認為馬氏這樣的兒媳婦那就是個拖累,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馬氏居然敢跟自己這麼說話。

「老二家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馬氏嘿嘿一笑,「我這是誇堂嬸子您呢,您這麼孝順,我還不能誇兩句了?」要論臉皮厚,馬氏絕對不比方氏遜色,甚至可以說兩人都是旗鼓相當。

馬氏能跟方氏對著來,趙氏看馬氏的眼神立馬就好多了,甚至還覺得這個兒媳婦也不是那麼的一無是處了。

得了趙氏眼神鼓勵的馬氏可以說是越發的來勁兒。

「堂嬸子一進門啥話都沒說,連吃了四五個還不夠還想又吃又拿的,我家可不該堂嬸子你什麼吧!」馬氏說這話實在是因為方氏要是真要是再帶幾個走,那可是把自己的口糧都給吃了,所以馬氏又怎麼可能會讓方氏帶走。

這白花花的白麵包子就擺在自己面前,想讓方氏不動手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話可不能這麼說,二哥你忘了你小時候跟我家華富還一起下池塘摸過魚呢,小時候就屬你們兄弟倆的關係最好了,我這個做弟妹的吃兩個包子,二哥你該不會這麼小氣吧!」

方氏最喜歡的就是動不動就把宋老漢兒小時候跟宋華福一起下池塘摸魚的事兒拿出來說事。偏偏宋老漢兒一個大男人還什麼都不能反駁。

方氏見宋老漢兒不吭氣,心裡一喜。

「二哥,你還記得有一回,大娘不給你吃飯,可是我婆母給你了一碗高粱飯,你還記得吧!」方氏越說越起勁。 得了,人家連這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都翻出來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二嫂,你瞧我這麼拿著也不是個事兒,要不你連這盆一起給我吧,回頭等我們吃完了就把盆子給你們換回來。」

感情方氏還不是想只拿幾個走,這是準備要一盆子都端走啊。

寵妻總裁超給力 這方氏的話一口,宋甜兒宋花兒宋敏兒都死死的盯著方氏看,好像要是方氏真要是把這一盆子包子端走的話,他們就隨時準備跟她拚命。

「瞧瞧這幾個孩子怎麼這麼小氣吧啦的,不就是幾個包子,怎麼一點都捨不得。」方氏還怪上了。

在瞧瞧被方氏端在手裡的一盆包子,那可是不少,起碼還有十幾個。

宋離直接把筷子一拍,「堂嬸子,我看這包子您還是放下的好。」

「咋的,你想幹啥?」方氏把包子牢牢的護在自己胸前。

「我爹小時候跟華富堂叔摸魚的事兒,我爹也跟我們說過,我記得我爹說他摸的魚都被華富堂叔偷偷的裝進自己的魚簍子裡面了是吧!華富堂叔被我爹發現之後還一把把我爹給推到了,害的我爹的腦門子都摔破了,我說的對不對?」

方氏的眼神明顯有些閃躲,「不可能,我家華富可不是這樣的人,肯定是你記錯了。」

宋離氣不過方氏這麼不要臉,每次來家裡不是吃就是拿的,爹娘有時候不願意計較就讓她去了,可是長此下去只會讓方氏更加得意忘形的。

宋離撩開宋老漢兒的額頭,「瞧瞧,這就是當華富堂叔給我爹留下的,要是堂嬸子您不相信回去問問華富堂叔不就一清二楚了。至於說當年堂奶給我爹了一碗高粱飯,只怕要不是堂奶知道我爹這流血太多了,要找華富堂叔的麻煩,恐怕堂奶也不見得會給我爹一碗高粱飯吧!」

明明當年的事情都是他們的錯,可是偏偏方氏每次來還都能打著當年的旗子要吃喝,要不是這一次方氏實在是過分,或許宋離也不會直接都說出來的。

Prev Post
反而它的身體一震,體內發出了一道悶哼,同時一股極端危險的感覺出現在心頭。
Next Post
悄悄地將泉送走,青木帶著精靈立刻再次回到了那個洞穴之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