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想那麼多,他還在附近尋找,我們先離開這裡。」小盤沉聲道。

「離開倒是可以,就是靈藥又沒有著落了。」厲無極皺眉道。

「靈藥也不急於一時。我們可以在山中隨便走走,過些日子再返回這裡看看。」小盤不以為意。

「也只能先這樣了。」厲無極點了點頭,隨後疑惑的問道:「小盤,你說這人怎麼會剛好在石斛山攔截我?」

「上古時期,留下了不少寶物,擁有種種不可思議的神奇妙用,也許他手中正好有一件也未可知。」小盤不確定的答道。

……

「小厲,前方不遠處有一股特殊的氣息波動。」走了大半個時辰,小盤突然提醒道。

「連你都覺得特殊,那我倒要過去看看。」厲無極有些好奇。

他一直向前走去,看見是一片寂靜的密林,這片密林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走了片刻,這種熟悉的感覺愈發強烈。

「小厲,先別急著走,這片密林好象有古怪。」小盤聲音中充滿了疑惑。

聞言,厲無極停下腳步。他仔細地觀察著四周,突然反應過來,他現在來到的這個地方,正是鬼谷外面的那個密林。密林中隱藏著玄秘的陣法,如果不知道其中的玄機,恐怕永遠也走不出去。

「想不到竟然來到了這裡。」厲無極呢喃道。

「小厲,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你認識這裡?」小盤不解的問道。

第一正妻 「這片密林里設置了好幾層陣法,連通著一個叫鬼谷的地方,鬼谷裡面鎮壓著一個可怕的魔影,所以不想外人隨意闖入。你不是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嗎,不會連個陣法也破解不了吧?」厲無極神情輕鬆。

「咦?還果然真是……這是上古陣法,我現在實力不夠,無法破陣。」小盤有些喪氣。

「那就麻煩了,恐怕我們很難走的出去。」厲無極皺眉道。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小盤很疑惑。

「因為我曾經進去過,裡面有一位修為高深的老前輩和我的一個朋友。」厲無極沉聲道。

「這真是太好了!你趕緊通知他們來接我們。」小盤歡呼道。

「好什麼好!一點都不好!我根本聯繫不上他們。」厲無極苦著一張臉。

「你不會是和我開玩笑吧,不是你朋友嗎?」小盤有些不相信。

「因為我那個朋友不是人。」厲無極連忙解釋道。

「不是人?難道是鬼?」小盤笑道。

「小盤,你可以正經點嗎?也不是鬼,據鬼谷裡面的老前輩說,它是一隻神獸!」厲無極沉聲道。蘇惜朝曾經對他說過,小墨是一隻神獸,他相信蘇惜朝不會騙自己。而且小白也明顯認識小墨,由此可以斷定,小墨的神獸身份確定無疑。

「神獸?你確定?神獸怎麼會和你做朋友?」小盤一臉的不相信。

「我不但有這位朋友,而且還有另外一位神獸朋友。」厲無極想起了小白,他的神通「剝奪」正是學自小白,「哎!不知道小白現在怎麼樣了?」厲無極不由嘆了一口氣。

「那你這兩位朋友都是什麼神獸?」小盤好奇的問道。

「神獸全都高傲無比,就是仙人境的顛峰修士他們都不一定看在眼裡,會和你一個結丹小修士做朋友?還兩隻?厲無極,你個臭小子,說謊話被我老人家逮住了吧!」小盤心中腹誹道。

「這位朋友是什麼神獸我不知道,但它肯定是神獸,這點毋庸置疑。另外一位朋友是一隻白澤,只是我不知道它現在在哪裡。」厲無極有些感慨。

「你這說了還不等於沒說……什麼?你是說你的一位朋友是白澤?」小盤失聲驚叫,好象發現了什麼。

「對啊!有什麼問題?」厲無極大為不解。

「我記起來了,上古四神獸裡面,白澤正是其中之一。而且我隱約感覺,白澤好象和我有關係。」小盤努力地回憶著,神情迷惑。

「小盤,那你再回憶回憶,除了神龍、鳳凰和白澤,另外一隻神獸是什麼?」厲無極催促道。他覺得小墨很可能是四神獸裡面的最後一隻。

過了許久,小盤嘆道:「實在想不起來了。我想,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肯定能夠回憶起來的。不說這個了,小厲,我們現在怎麼辦?」

困在這個密林里,如果不能破解其中的陣法,確實很麻煩。

「呦呦」「呦呦」……厲無極還未回答,一連串叫聲突兀地響起。

這種叫聲,厲無極現在已經有些熟悉了。「小墨!」他欣喜地喊道。

密林中突然出現了一隻奇怪無比的怪獸。怪獸長著鹿一樣的犄角,似馬非馬,似驢非驢,全身烏黑如墨,偏偏長著四隻雪白的蹄子,蹄子分為兩瓣,踏在地上,沙沙作響。

聽見厲無極的叫喊,怪獸叫的更歡了。此時它已經比厲無極上次見到的時候又大了一些,身上彷彿流淌著黑玉般的光澤,神俊非凡。

「小盤,這就是我說的那隻鬼谷裡面的神獸。」厲無極叫道。

但是小盤卻在識海中沒有回答,好象已經消失了。 怪獸往密林前面走去,厲無極連忙跟在後面,他知道,小墨這是準備帶自己進入鬼谷。

怪獸停在了密林的某處,伸出前蹄在空中划動了幾下,隨後厲無極感覺到空間一陣變幻,不過這次他沒有出現昏眩的感覺。

片刻后,厲無極發現,自己離開了剛才的那片密林,來到了一個山谷之中。看著眼前熟悉的山谷,他忍不住喃喃自語道:「想不到又回來了。」

小墨進入鬼谷后,突然飛速向前奔去,旋即消失不見,不知道去了哪裡。

厲無極舉步前行,不過片刻時間,前面出現了一座破敗的宮殿。進入宮殿後,他放聲喊道:「老前輩,老前輩,你在嗎?」聲音在宮殿中迴響,宮樑上面的灰塵被震地嗽嗽往下掉。

「哎!年輕人,你又來了?」一道嘆息聲彷彿就在你的耳邊響起,蘇惜朝的身影突然出現。

「拜見蘇老前輩,晚輩有禮了。」厲無極上前躬身行了一禮,突破到結丹境界后,他越發感覺蘇惜朝的修為深不可測,就是慕長河都遠遠不如。

「咦?你就突破到結丹境界了?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真是聞所未聞。」蘇惜朝大為驚奇,「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他沉聲問道。

「晚輩名叫厲無極,是裂天劍派的弟子。」厲無極恭聲答道。

「原來也是上古大派的弟子。」蘇惜朝神色鄭重,接著問道:「厲無極,裂天劍派現任的掌門是誰?」

「前輩,上任掌門是我師祖忘仙老人,現任掌門是我師伯忘劍子。」

「想不到蕭乘風之後,裂天劍派又換了兩任掌門。」蘇惜朝嘆道。

「前輩認識蕭乘風太師祖?」厲無極大吃一驚。蕭乘風是忘仙老人的師傅,裂天劍派上上任的掌門。

「我和蕭道友是故交,那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的修仙門派大都並不知道我的存在。」蘇惜朝解釋道。

「滋!」厲無極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得多高的輩分啊,難怪蘇惜朝的修為如此高深。」他心中暗道。

「前輩,不知道你是屬於哪一門派,晚輩非常的好奇。

「老夫無門無派,如果勉強要算,可以算是通天派的弟子吧。」

「通天派!」 當愛已成傷 厲無極這下更吃驚了。

見到厲無極的這付表情,蘇惜朝解釋道:「不必吃驚,通天派自薛戰之後就覆滅了,老夫也是無意中得到了一本《通天訣》,這才能有現在的修為。」

「前輩你有《通天訣》?」厲無極失聲驚叫。

「不錯,怎麼,你為何如此吃驚?」蘇惜朝大為不解。

「因為晚輩身上也有一本《通天訣》。」厲無極取出了自己的《通天訣》。

蘇惜朝也是大吃一驚,慌忙接過厲無極手中的《通天訣》,只是翻看了第一頁就停下了,驚疑的問道:「你這本《通天訣》是從何得來?」

「前輩,這是我在司馬義仙長的遺物中找到的。」厲無極恭聲道。司馬義之事,厲無極上次進鬼谷的時候就告訴過蘇惜朝。

「原來司馬道友手札中所說的戰魔遺物就是這本《通天訣》。」蘇惜朝恍然大悟。

「前輩,你手中的《通天訣》和我的一樣嗎?」厲無極很感興趣。

「我的這本和你的材質一模一樣,只是內容卻完全不同。」蘇惜朝也取出了自己的《通天訣》。

原來兩本《通天訣》外觀一樣,材質一樣,第一頁上的總綱也是一樣的,只不過厲無極上面是個「戰」字,而蘇惜朝的是個「陣」字。

「難怪前輩的陣法水平如此之高!」厲無極贊道,「那不知前輩為何又會煉丹?」厲無極有些不解。

「怎麼,你的上面只有一種功法?」蘇惜朝愕然問道。

「不是,晚輩的主要是介紹了『升龍破天』,另外還附加了一種練體功法。」厲無極搖頭道。

「呵呵,這就對了,我的除了介紹『通天陣法』,還附加了如何練丹。」蘇惜朝會心一笑,接著說道:「厲無極,如今這世上只剩下我們兩個學習了通天派功法的人,那些魔影一定會找上我們的。」

「前輩,這些魔影到底是什麼?」厲無極一直很迷惑。

「厲無極,這事等會再說。你我也算有緣,以後你就稱呼我蘇師兄吧,我們一定要捍衛通天派最後的尊嚴。」蘇惜朝沉聲說道。

「前輩,這卻萬萬不可!」厲無極嚇了一跳,連連搖頭。

「開什麼玩笑,我叫你師兄?那我如何稱呼師祖,你可是我太師祖的同輩朋友。」厲無極心中暗道。

「厲師弟,稱呼只不過是世俗之禮罷了,你又何必拘泥於此呢?不成仙,一切終成空!」蘇惜朝唏噓道。

「前輩,你還沒告訴我,這些魔影到底是什麼。」厲無極追問道,他是萬萬不敢這樣稱呼蘇惜朝的。

「我也不清楚這些魔影到底是什麼,不過他們好象來自一個叫『虛淵洲』的地方,要去虛淵洲,就必須渡過十方血海。我現在必須留在鬼谷,也許探查這些魔影的重任就要交給師弟你了。」蘇惜朝面色凝重。

「虛淵洲?這個地名我好象聽過,對了,小盤曾經說過這個地方。」厲無極突然激動了起來。

「小盤?厲師弟,小盤是誰?又是哪一派的高人?」蘇惜朝很奇怪,現在的大陸上知道這個地名的人可不多。

「前輩,小盤是晚輩的一個朋友,他不是人,只是一道殘魂,現在已經化為了飛灰。」厲無極連忙掩飾道。

「他ma的,這個臭小子,竟然敢當面罵我,在前輩高人面前信口開河,等出去了看我不罵死你。」小盤心中罵道。自從進入了鬼谷,他就不敢散發出一絲波動,生怕被小墨或者蘇惜朝察覺。

「厲師弟,為了這片大陸上的生靈,如果有機會,我希望你能夠去虛淵洲探明真相。」蘇惜朝語氣懇切,鄭重說道。

「好,晚輩正有此心。玄天秘境馬上就要開啟了,晚輩打算進入玄天秘境后就動身去虛淵洲。」厲無極點頭應道。

他本來就打算去極北之地的空桑山尋找「北辰大法」,現在去虛淵洲正好順路。按照蘇惜朝所說,要去虛淵洲就必須渡過十方血海,空桑山再過去就是十方血海了。

「想不到通天派又多了一人,我此生無憾了!」蘇惜朝非常激動,接著說道:「厲師弟,希望你以後能夠收幾位門人,把通天派的功法傳下去。」

「前輩,這卻是為何,可以告訴我原因嗎?」厲無極恭聲問道。

在蘇惜朝的解釋下,厲無極終於知道了,原來上古六大派裡面,通天派向來實力排名第一,功法眾多,部部高深莫測,據說全都是仙人留下的傳承。因此在與魔影的爭鬥中,貢獻最大,可是傷亡也是最慘重的。

通天派自從「戰魔」薛戰飛升后,就突然銷聲匿跡了,再也沒有留下傳承。

「前輩,一直聽說上古六大派,怎麼從來沒有見到過血海門的人。」厲無極對這件事一直很奇怪,其他人也是一談到血海門就不做聲。

「上古六大派,通天派排名第一,血海門卻公認第二,其他的四家門派實力都差不多。通天派和仙有關,這血海門的道場在十方血海附近,據傳與魔有染,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蘇惜朝聲音低沉,目光微冷。

「原來如此,難怪大家都不願提及。」厲無極恍然大悟。

「厲師弟,不知道你《通天戰訣》修鍊的怎麼樣?」蘇惜朝問道。

「前輩,我的升龍破天剛剛提升為神通,裡面的練體功法共分三層,現在只是修鍊到了第二層境界,第三層還是遙遙無期。」厲無極撓了撓頭。

「以你結丹一重的境界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這段時間,你不如跟隨我學習一段時間陣法吧,將來去虛淵洲,也好多一項防身的手段。」蘇惜朝沉聲道。

「可是晚輩還要去石斛山採摘九轉石斛蘭,另外五個月後玄天秘境就要開啟了,時間上恐怕來不及。」厲無極顯得很為難。

「這個無妨,如果你踏劍飛行的話,兩個月的時間應該可以趕到『弒仙谷』,你就在我這裡呆上三個月,中途有空我會去幫你採摘石斛蘭。」蘇惜朝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多謝前輩了。」厲無極大喜過望,躬身行了一禮。

厲無極不知道那名化神境界的修士、還有沒有繼續守在石斛山,既然蘇惜朝肯出手幫自己採摘九轉石斛蘭,那此行的目的就達到了了,他當然願意。

此後的三個月,蘇惜朝教了厲無極大量的陣法基礎知識,後來又傳了許多排陣、布陣和破陣的方法。

普通的陣法師,要想布陣,就必須要有符石;高級陣法師,能夠練化符石為符文,須臾間陣法就能成形;更高級的仙陣師,一花一草、自然萬物,皆可為我所有,困人於無形……

這中間,蘇惜朝帶回來了一百多株九轉石斛蘭,令厲無極高興不已。煉製一爐歸元丹需要六株九轉石斛蘭,這個數量足夠他煉製二十爐了。

學習的日子總是過的飛快,轉眼,三個月的時間就到了。

…… 「厲師弟,陣法一道,千變萬化,最基礎的知識和其中的關鍵我已經全部傳授給你了,剩下的就需要靠你自己的領悟能力。現在時間上應該差不多,你出谷吧,相信外面的這些陣法對你不再是什麼問題。」蘇惜朝淡笑道。

厲無極的神識強大,悟性不錯,學起陣法來上手很快,蘇惜朝感覺自己教的是得心應手,因此對他很滿意。

「前輩,非常感謝你的教導,晚輩將來有機會一定會收幾個弟子,把陣法一道和通天派功法傳承下去。」厲無極聲音激動,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宗門弟子結成元丹后,都是有資格收徒弟的,不過大部分大派弟子都是突破到了元嬰境界、才會選擇收徒。

「好,你去吧,不要誤了正事,虛淵洲之事就拜託了,師弟,你要始終牢記,自己是一名通天派弟子,誓死都要捍衛通天派最後的尊嚴。」蘇惜朝正色道。

「前輩,晚輩時刻銘記在心,為了探尋真相、消滅魔影,就是丟掉這條性命也在所不惜。前輩,保重了,後會有期!」厲無極躬身行了一禮,非常不舍。

「哎!希望我真的能夠等到那一天。」蘇惜朝神情落寞,長嘆了一聲。

……

隴西郡,大陸西部的邊緣城市,再過去就是極西之地了。

此時的隴西郡,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熱鬧無比。大陸上無數的修士都趕來了這裡,因為再過一天,就是各派約定聚集的日子,而「玄天秘境」也將在十天後正式開啟。

隴西郡背後雖然沒有門派控制,但是也有一座城主府,負責城郡的日常管理。此刻隴西郡的城主府,各大派的領頭之人和選定進入玄天秘境的弟子是濟濟一堂,把整座城主府的大廳和外圍都快擠滿了。

「諸位道友,來的人太多了,這樣亂轟轟的不成個樣子,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議事。」一個獅鼻闊口,滿身肌肉的老者開聲道,赫然是摩天派傳功堂堂主鍾鴻光。

「鍾堂主此話言之有理,我們就去『郡西廣場』吧!」一個神色肅重、眼露精光的中年修士接話道。

「忘掌門的提議不錯,郡西廣場的地段剛好。」逍遙宮二長老元陽子贊同道。

原來剛才提議去郡西廣場的正是忘劍子,裂天劍派選定的三個名額里有郭興霸和忘晴川,所以忘劍子決定自己帶隊前來。

於是,城主府的宗門各派之人全都動身往郡西廣場方向走去。

……

「忘掌門,怎麼不見貴派的厲無極?」鍾鴻光不解的問道。

每個一流門派都有三個進入玄天秘境的名額,二流門派是兩個,三流門派只有一個。裂天劍派要說最有資格進入玄天秘境的,無疑是厲無極。

「呵呵,不勞鍾堂主過問,厲無極這次卻沒有和我們一起動身,他佔用的是玄黃城的名額。」忘劍子笑道。大陸上的每座城市也各佔有一個名額。

「爹,明天就要出發了,怎麼厲大哥還沒有趕過來?」忘晴川一臉焦急的表情。

Prev Post
「呵呵……真沒有想到,煉器盟今天如此熱鬧!」蘭長老的話落下后,一道冷笑從半空中響起道。
Next Post
秦黎辰邁開步伐,朝他們的位置走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