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現在門口的少女身著水藍色的長裙,從中間岔開來,露出黑色橫紋過膝襪,玉腿修長結實,「V」字形領口將雪白的肌膚完美體現出來,底下的飽滿更是令人想入非非。

不知怎麼,門薩總感覺這人有點眼熟,忍不住一陣打量。

等看清她的真容,門薩頓時慌亂起來,心裡暗暗叫苦:「怎麼碰上這傢伙了?」

美麗的少女沒想到這裡能碰見人,先是一愣,當時緊接著,吹彈可破的俏臉上出現一絲憤怒紅暈:「這地方早就被我訂下來,你怎麼敢闖進來?」

「羅綺……」門薩沒想到,自己還能碰見這個笨……咳咳,好心的女孩,心裡的滋味可謂無比複雜。

但考慮到對方背景通天,門薩連忙低下頭,不然自己的臉被她記住,悶聲道:「誤會!誤會!我走錯房間了!」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他正要從這裡退出去,不料羅綺忽然尖叫起來:「這裡的錢去哪兒?你這個該死的小偷,誰叫你胡亂動這裡的東西?」

羅綺似乎遭受了什麼刺激,不顧儀態地糾纏過來,死死拽著門薩的衣領。

那瘦瘦小小的可人兒,不知從哪來的勇氣,居然敢對一個身材健碩的騎士大聲咆哮。

門薩發現自己臉上多了很多丁香味的唾沫星子,好一陣無語。

他正想找個借口暫時逃出去,但就在這時,數道驚人的殺氣忽然從過道對面衝擊過來。

門薩臉色一正,連忙發動新領悟地戰士技能「全知」。

整個酒店的立體影像映入腦海,很快就發現蒙面歹人的痕迹,他們的目標正是羅綺。

「暗殺?」門薩看到那迅如閃電的速度,就知道這幫傢伙不是一般人,他們很有可能是流亡在外的超凡騎士,頭腦中閃現火花,很快就猜出了他們的目標。

門薩很想抽身離去,但想到當初逃出金貝爾家族的府邸,羅綺可是「幫」了大忙,心中微微不忍,就是這輕如鴻毛的不忍,促使他一把抓住羅綺,然後直接衝出陽台,跳了下去。

門薩的動作可謂快到了極點,而且他提前看到了局勢,所以佔據了先手優勢,等刺客追上來,他一早就跳了出去,只留下滿地的碎玻璃供人觀瞻。

「啊啊啊啊啊!」羅綺被一名謀生男性抱在懷裡,整個人先是呆住了,等看清騰雲駕霧的風景,當即發出一陣高亢的尖叫。

「有刺客來追殺你!」門薩皺了皺眉,但還是解釋了一番,同時貼著她靈巧的耳朵小聲安撫道:「大小姐,我也是受害者,大家合力共度難關吧!」

「嘭!」門薩重重砸在地上,兩隻腳踏出漁網般的細密裂縫,無數迸濺的碎石如利箭般激射出去,一枚枚嵌進堅實的牆壁里。

門薩一抖手,趕緊將懷裡的安德森抓出來。

一會兒真要戰鬥,他可顧不上這個侄子。

而且就危險性來說,眼下待在自己身邊,絕對是個愚蠢的選擇。

「去找來麗娜阿姨,就說是門薩讓你來的!」此時此刻,門薩也顧不上隱藏身份,趕緊把侄子安排出去。

這時候的安德森意外懂事,或者說,眼力勁奇高,根本不打算跟伯伯混這趟渾水,兩條小短腿跑得奇快無比。

「門薩?門薩-溫格爾?」羅綺聽見這個名字,小臉落霜,幾乎是顫抖著說出這個名字。

「安了啦!我對你沒什麼興趣,只是有些事要在王都做!」門薩臉色平淡,對鼻翼間的幽香視而不見,又說道:「不過,我希望你能保守秘密,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

羅綺眯著好看的眼眸,那裡似乎有碎星在閃耀:「我記得上次就跟你說過,永遠也別出現在我面前,你……」

刺客從後面追了過來,他們有著驚人的意志力,不達目標誓不罷休。

哪怕這是在王都,也依舊選擇繼續行動。

一個接著一個跳下陽台,像是炮彈般落了下來。

門薩臉色難看,沒想到這些刺客居然如此大膽,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行兇。

難道他們不知道羅綺的背景嗎?

又或者,他們早就打算行兇,哪怕得罪一位聖騎士也在所不惜?

「你們是蒼白王室培養的死士?」門薩猜到了什麼,臉色變了變。

死士是不會多嘴的,他們只會完成任務,然後被人殺死。

這就是他們存在的意義!

門薩掃視周邊,在現場發現了六位實力強橫的個超凡騎士。

如果只有門薩一個人,他還不至於如此惶恐,但問題是,羅綺就在身邊。

門薩要護著她和對手交戰,戰鬥起來極為不利。

「呼!只能用出全力了!」門薩把羅綺護在身後,一邊拔劍,同時不忘囑咐道:「記住這救命之恩,別和高文殿下彙報我的行蹤!」

羅綺做了個鬼臉,但依舊俏皮可愛:「知道了!趕緊去死吧!」

門薩哼了一聲,手中的利刃通體綻放死亡冷光,就像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痕,他看了將自己緊緊包圍的六人一眼,道:「雖然你們是死士,但好歹也是超凡騎士,能報出自己的名字嗎?」

見六人不為所動,門薩略微無奈,但還是恪守騎士禮節:「殺死你們的這把劍,名為「雷鳴」!哈!現在給我去死吧!」

「刷!」門薩一振劍,星雲般的璀璨月光纏繞其上,如雲霧般縹緲虛幻,好像人類正手握著晶瑩透亮的星河。

雲間-斬!

門薩用力一劃,漆黑的劍痕沖盪出去,快如疾風,發齣劇烈的爆破雷鳴,在地上拖出切口平整的裂縫,像是從深淵延伸出來的眼眸,死死盯著人類的魂靈。

六位超凡騎士繞著門薩旋轉起來,他們的配合如此默契,以至於每一個人都精巧無比地躲過了門薩的斬擊,忽然,跑到門薩背後死角的人跳了起來。

他的武器是一柄巴掌大牛頭鎚子,但在騎士精神地控制下,瞬間變大變粗,需要雙手使勁張開十指,才能勉強握住這柄兇器。

「哼!你的攻擊毫無新意!」門薩就好像背後長了一隻多餘的眼睛,瞬間反應過來,他猛然轉身,劍刃冒出華貴紫芒,變得犀利無雙。

「刷!」劍鋒一往無前,連人帶劍都被劈成兩半,那噴濺而出的海量鮮血頓時染紅了地板。

「呼!」見了那殷紅的鮮血后,門薩受到了刺激,心頭的殺氣都快滿溢出來,他努力剋制著自己,整理步伐,再度擋在羅綺身前。

羅綺見他真是在用心保護自己,難得露出一絲微笑:「看來你這傢伙多少有一些可取之處嗎?雖然是個小偷,但總歸還是個騎士!」

門薩翻個白眼,頂了一句:「少說廢話,注意保護好自己!如果你真出了什麼事,我幾條命都不夠賠的!可惡的貴族大小姐……」

「你真要與我們為敵?」見同伴死了,剩餘的超凡騎士多少有了些波動,貌似領頭的傢伙冷冷說出了反派的標準台詞。

「我要是看著羅綺小姐死在我面前……」門薩如此說著,那張臉陷入某種深沉的黑暗當中:「就等著被高文殿下追殺至死吧!」

「地獄火……」五人連聲嘆息,似乎遭遇了地獄魔鬼領主的真名。

門薩聳了聳肩:「既然知道那傢伙的厲害,就不要讓我為難!」

「別太小看我們死士了!」

五人齊齊爆喝一聲,他們經受了嚴酷的訓練,甚至放棄了超凡騎士應有的榮耀,化作黑暗中的刺殺之劍,如果連主人交代下來的任務都無法完成,那麼又有面目繼續活下來?

然而決心展現出真正實力的門薩又怎麼會容忍他們囂張?

只見衝天的火光從他身後飄曳而過,如一卷必勝的旌旗張揚開來,等眾人的眼睛適應了那驚艷的焰氣,門薩早已化作了執掌火焰元素的神話精靈。

「這個有點……」羅綺捂住長裙,避免自己走光,但俊美的臉龐浮現一絲驚訝。

還沒等她吐露全文,門薩早已化作殺戮的空氣,如一陣風,裹挾著死神鐮刀的鋒芒,筆直衝了過去,沒入敵人身體,烤熟他們的內臟,等肉香飄蕩出來,再尋找下一個目標。

這樣的殺戮極其野蠻,同時也極其高效。

死士們甚至沒能抓住門薩的衣角,就被騰騰的火焰掃中,脆弱的肉體連同他們短暫的一生,都喪失在熾熱的火焰當中。

「呼!」結束戰鬥后,門薩身上甚至不帶血,就那麼微笑著回過頭,露出自信的神色:「看來我沒把事情搞砸,現在該輪到你遵守諾言了!」 成為「太陽之子」弗蘭克-基德的第一天,以鬧劇的落幕作為終點。

原本,門薩可以趁機收回自己的產業,但在金貝爾家族涉入的情況下,他只能暫時偃旗息鼓。

否則,萬一真實身份暴露,那麼等待門薩的,只有一輩子的小黑屋。

“你……嵇副將,你別瞧不起人。”風靈不悅的撅起小嘴兒,賞了嵇祿一記白眼,這男人還真是自以爲是的自大狂,當真以爲她是暗戀他麼,就這麼迫不及待的和她拉開距離。 好在這方面,門薩和羅綺利益一致,兩人都忠實地恪守著秘密。

「左森這傢伙遭受了一波謠言攻擊,居然活得好好的?還真是沒臉沒皮!」躲在暗處的門薩看著曾經的敵人在不遠處露面,不由捏緊了拳頭,心情微微複雜。

身份最尊貴的家族繼承人被刺殺,就連她的護衛騎士也因此死傷大半,這事件就很快引起了金貝爾家族的高度重視。

考慮到這件事所帶來的惡劣影響,金貝爾家族直接派出了火焰騎士左森,他嚴肅以待,親自前來查案,希望在最短時間內找出線索。

如今的左森依舊凌厲狂傲,但相比曾經的高不可攀,門薩已經能看到他的極限。

甚至他的眼睛忽閃忽閃,還能從對方身上看到更為隱蔽的機密。

「你就是太陽之子弗蘭克-基德?跟你那位不入流的哥哥……真是長得極其相似啊!」左森沒有認出昔日的仇敵,向門薩伸出象徵友誼的手臂。

左森剛才得到了消息,確認是門薩救了自家的大小姐。

這樣的恩情,金貝爾家族為了不失顏面,必然銘記在心。

幸好,門薩現在的身份是弗蘭克,真實身份並沒有被人認出來,否則……

門薩不動聲色地握住了那隻手,原本按照貴族禮節,他應該客套一兩句,但最後還是沒忍住:「聽說你被我那個不成器的哥哥打敗了?哼!」

對於弗蘭克的神態,語氣甚至是表情,門薩再熟悉不過。

他的表演足以做到以假亂真,甚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聽到這番話,左森英俊的臉龐不可遏制地升起一陣陰霾,隱隱有發火的徵兆。

但考慮到「弗蘭克」的身份特殊,他並沒有太過發作,只是淡淡說著:「只是從凡民口中散播出來的無恥謠言罷了!門薩-溫格爾的實力,你作為他的弟弟,應該最清楚不過!只是條能叫喚的死狗,連野狼都算不上。」

「可惡的手下敗將!」門薩表面笑嘻嘻,心裡卻在罵娘。

他現在頂著弗蘭克的頭銜,也不好為自己的「廢物哥哥」爭辯。

只不過,這口惡氣實在咽不下去。

門薩轉了轉眼眸,計上心來,故意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我聽說雷電騎士右森-金貝爾名聲不顯,但實力格外強勁,令人羨慕,閣下可否向我引見一下?」

「嗚!嗚!嗚!」門薩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左森不知受了什麼刺激,整張臉都扭曲起來,喉嚨里不住發出野獸般的悲鳴。

如果說,剛才左森只是想動手,那麼現在,他簡直要爆炸開來。

北齊帝業 「見到他這副模樣,真是不虛此行了!」門薩心裡偷著樂,正想多刺激這個混蛋一下,卻被眼瞅著形勢不對的羅綺給打斷了。

她拉住受刺激不輕的左森,然後給了門薩一個大大的白眼:「別再給我們添亂了,你這個該死的惹禍精!」

門薩摸了摸鼻子,轉身向高等騎士學院走去,揮手道:「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就先行一步了,代我向高文殿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看著他消失在街道的另一頭,左森咬咬牙:「令人噁心的傢伙!他根本不懂什麼是騎士的榮耀,等他的利用價值被榨乾,看基德家族怎麼收拾他!」

說完這些,他一臉不滿地看向羅綺:「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別來這種有辱身份的地方,你就是不聽。現在可好了,你被刺殺的消息暴露出去,大家會怎麼看我們家族?」

雖然左森是超凡騎士,但羅綺也不是好惹的。

她一瞪眼睛,嬌小的身軀卻是爆發出王者般的威嚴氣勢,一度壓過了左森:「你是在指責我嗎?是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指責我這個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維拉叔叔嗎?」

左森臉龐通紅,勉強爭辯了一句:「我這不是關心你嘛?羅綺姐姐,家族馬上就要發動大行動了,在這個節骨眼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你不能再任性了。」

羅綺一歪腦袋,那笑容淡如春風,但底下卻隱藏著深深的冷意,讓左森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你給我聽好,少來管我的閑事!除非你能讓爺爺親自發布命令,否則就老老實實地做你的騎士,而不是那個有資格當家做主的人!」

見大小姐和少爺有越吵越凶的趨勢,其餘騎士都是頭大,有多遠就躲多遠。

他們是超凡騎士不假,但一旦被家族內部的權力風暴刮中,只怕會落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尤其是這種超級大家族,爆發出來的權力風暴威力堪比十個禁咒,即便是白銀大騎士,若是站錯了隊,到最後只怕也不能保全自己。

門薩獨自一人返回高等騎士學院,他繞過行人眾多的大道,專走偏門的小路,一路摸索過去,在沒有驚起任何人警覺的情況下,抵達奧耐特的宿舍。

只不過,門薩並沒有找到奧耐特的身影。

算算時間,這傢伙估計在什麼地方教學。

高等騎士學院規矩嚴苛,只招收年紀尚小的學生,然後教育他們十六年。

不論成績如何,最後都會予以畢業證書。

門薩當初差了些火候,所以和那張紙擦身而過。

只不過,他的成就在歷代畢業生中也是頂尖的,有沒有畢業證書也無所謂。

閑著也是閑著,門薩於是翻閱了奧耐特的藏書。

這些藏書都是前輩關於聖光元素的種種記錄,其中還夾雜著不少關於元素異變的奧秘。

在超凡知識尚未大規模普及的卡拉比帝國,這些藏書加起來,已經算得上一種不小的傳承。

只不過,門薩仔細翻閱,很快就發現其這些藏書雖然包羅萬象,但總是缺少最深奧的知識。

「奧耐特啊!從很久以前開始,你就一直利用課餘時間做傭兵任務賺錢,就是為了收集這些前人所寫的書籍。只是可惜,真正有用的知識,買是買不過來的,它們都是搶過來的!」

門薩如此說著,然後轉動璽印寶戒,從中拿出數目更加驚人的書籍。

其中有很多是用繩索捆綁起來的金屬板片,那是古代書籍,大多數都是沒有再版的孤本,異常珍貴,也有不少是曾經的主元素大騎士親自謄寫,意義非凡。

權少的閃婚新娘 「金貝爾伯爵那死胖子絕對把家族的圖書館給搬空了,就為了自己晉級超凡騎士。他想要和我一般,自我研發出一種全新的神賦異稟,以此得到秩序神器《騎士法典》的饋贈。可惜,有些知識是無法記錄在書籍上的!」

門薩如此想著,然後拿起桌上的羽毛筆,略微沉吟,就沾起一點墨,在素紙上奮筆疾書起來。

等他收住筆鋒,素紙還是潔白一片,看不出任何痕迹。

門薩見狀,不由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曾經在地球上,窺見了通往月光位面的元素通道,那個場景深入腦海,無法忘懷。

但門薩卻無法通過任何手段告知他人,一旦有所泄露,都會被種種詭異的方式阻止。就像剛才這樣,明明門薩已經將元素通道的魔法紋路臨摹出來,但最後卻空白一片。

事到如今,門薩也隱隱有了個猜想:為了不讓超凡能力量被濫用,世界意志通過各式各樣的手段,阻止諸如元素通道之類的高級機密傳播出去。

「正好有時間,那就看書吧!」門薩悵然地放下筆來,稍作振作,就開始埋頭苦讀。

他過去也有過這樣的日子,為了創造出「月光領域」,門薩幾乎翻閱了所有到手的書籍。

正是有著如此深厚的積累,門薩才能一舉成功,否則,即便得到奧茲勛爵的秘密筆記,也無法在短時間內領悟出其中的奧妙。

Prev Post
要是那樣的話,邪佛還和師傅兩個之間打得死去活來。那傢伙還想要抓了我的生魂下去呢。
Next Post
就在他查看白洋記憶,到了白洋識海深處的時候,想要知道白洋背後的主子是誰時,白洋的靈魂忽然自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