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老闆,您是等不及想剝削我了吧?」

夏瑩瑩眼睛翻了翻,這才上了吳庸的車,對吳庸能親自來接她,其實夏瑩瑩還是很滿意的。

「哪能啊,你這三個多月的學習怎麼樣?」

在車上,吳庸笑呵呵的問道,其實成果他已經知道了,很多有經驗的操盤手對夏瑩瑩那準確而毒辣的眼光都佩服。就是郭海濤現在也不敢完全說能戰勝這小丫頭,郭海濤比夏瑩瑩強的也只是多出來幾十年的經驗和心態,真比起眼光來,還不一定比得過夏瑩瑩。

「還行,對了,我有個發現要在公司高層管理會議上說一下!」

夏瑩瑩點點頭,才慢慢說道,這一百多天,她確實學到了很多學校裡面學不到的東西。

吳庸詫異的問道:「還要在高層會議上去說,不能直接對我說嘛?」

「不能,絕不在給你搞一言堂的機會!」夏瑩瑩白了一眼吳庸,她已經知道中原通信是吳庸堅持下才賣掉的,對這點夏瑩瑩還有點耿耿於懷。

吳庸無奈苦笑一聲:「那好吧,不過能不能提前透露點!」

夏瑩瑩想了下后說道:「幫我準備護照,還有你的,我們可能要出國!」

吳庸問道:「出國,去哪?」

「香港,還有泰國!」

「香港?明年都回歸了那還算出國嗎?」吳庸驚訝的叫了一句。

夏瑩瑩再次翻了翻吳庸:「沒回歸之前都叫出國,護照一定要幫我辦好,我們隨時有可能會走!」

「好吧,香港還好說,不過瑩瑩我們去泰國幹嘛?」吳庸發現這小丫頭自信心倒是強了許多。

「回頭公司高管會議上你就會知道!」

夏瑩瑩看著窗外,頭也沒回的給了吳庸一句,吳庸治好自己捏了捏鼻子,不在自討沒趣。 瞬間過去,艦橋內的眾人發現到,剛才的運輸艦是武藏從尚未解除的隱形空間中丟出的誘餌,那麼,

「武藏呢……!?」

對於胡安娜的疑問,管制員的一人大叫出聲。那是,方才真正確認到,

「上空出現巨大飛行物!——是武藏左右一番艦的尖端!」

巨大的、約莫八公里的建築物垂直登空,宛如要吞噬月亮般向空中衝去。

那副姿態不僅是戰場,從英國、六護式法蘭西、三征西班牙、m.h.r.r.和阿蘭陀等地都能以肉眼得見。

在其周遭的船艦群,在甲板和艦橋的船員們,所有人都屏息望向天空。

「怎麼可能……!」

面對眼前出現的景象,任誰都會這樣有這種感想,會這麼說話。而後,

「什麼准巴哈姆特級啊……根本就是全龍了吧……」

讓武藏得以上升之物,是像圓筒般包裹住各艦首側大部分的海的厚度。那是和在英國讓運輸艦能夠持續立起所使用的方法相同,現在是先將前端部分抬起以得到上升的角度,再利用後方的加速將尾部輔助向前推進。

不過由於船身巨大,武藏僅僅是上升的動作,就帶來了數公里的移動。

迴轉。

讓艦船控制成立的,是除去了干擾箔片得以取回共通記憶等等的聯動的自動人形們。她們必須進行確保防衛隊和內部作業員安全的重力制御,而且還必須管理牽引帶,使得藏各艦能夠完全合而為一順利升空。

氣流循武藏的表面向下。溫度差的緣故使得下方生出了厚厚的雲霧。製造出了武藏宛如從飛濺的水花里騰空而出的景象。

上升的速度終於趨緩。武藏全艦以船側外壁開放進行應對。

吠叫著。

是由重力航行完成的。最後的加速。利用這次加速,巨大的艦隊群確實地翻了個跟頭。

從垂直超越逆水平,然後朝落下軌道航行,目的地是,

「到達聖?馬丁的後方了!!」

大迴轉結束,武藏以淺草品川兩艘艦船帶頭,開始下降,在聖馬丁三號背後停下。

等到想要翻身發號命令的時候。腓力.二世聽到了來自於武藏的炮擊聲。

「武藏野主炮!發射!」

光束劃過天空,刺穿了聖馬丁三號艦船的中央部分,一條直線上的東西都被撕裂,引發了爆炸。

距離武藏進行大迴轉的空域幾千公尺開外的地方,有一艘慢慢航行的艦影。

尾部托出長長的海浪形成的線條,不快的移動速度與遠處緊張的戰爭有著巨大的區別。

在上面,是夏目和輝元。

他們坐上了由三征西班牙提供的小型運輸艦,卸下裡面的貨物之後,兩個人來到了中央控制室。

有些疲倦的輝元坐在艦船的主椅上面,通過眼前的通神看著外面的情況。

夏目則是讓艦船自己朝著目標地點移動。閉上眼睛開始思考。

下面的劇情他差不多清楚了,也明白了。就算自己帶著輝元過來影響武藏的歷史再現,也無法阻止他們成功的腳步。

是自己的失敗嗎?不,從根本上來說還沒有失敗,自己還有機會。

要是和自己知道的劇情一樣的話,獲得勝利的武藏毫無疑問會前往izumo,作為六護式法蘭西管理的地域,那麼夏目就有理由對武藏進行攻擊。

到時候,就是六護式法蘭西佔據有利地位,並且到了可以迎接勝利的時刻了。

在到達那一步之前,夏目並未因為自己知曉未來而放心。

這個世界,目前的末世,存在著無限的可能性。

畢竟無論如何,就算武藏失敗,歷史再現成功,他們也還是會前往izumo,因為三征西班牙最多讓武藏停止所有航行行為,而無法將其擊沉。

所以,現在最讓夏目疑惑的是為什麼失去了動力的村山還可以進行大迴轉。

就算讓其他艦船帶動村山艦進行移動,可終究是水平上的曳航行為,而不是垂直上升與下降的航行方式。

那麼,是怎麼做到的呢?

「笨蛋,這個實況轉播還這是清晰啊,除了三征西班牙的新聞部,還有武藏的廣播部啊,站在艦船最前方的人,除了武藏的那個也是全*裸的總長之外,還有什麼什麼副長。」

什麼什麼副長?

夏目聽出了輝元話語中所夾帶的敵意,可是這個信息引起了夏目的注意。

說道副長的話,除了本多.正純之外,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了。

萌寶一對一:傲嬌厲少追上門 本多.二代,擁有神格武裝的她或許能夠起到逆轉這次局面的作用。

「那個,讓我看看輝元。」

之前夏目佩戴了hardpoint,可是由於全*裸的人戴著這個十分奇怪,所以在離開三征西班牙的同時取了下來,因此自己無法使用通神。

那種東西對於夏目來說,只有一些通話的作用而已。

靠近坐在主椅上的輝元,她皺起眉頭別過臉去。

「是因為聽到那個什麼什麼副長所以感興趣!對不對!我拒絕給你看!」

「怎麼突然就生氣了?才不是啦!那個什麼什麼副長是本多.二代吧,如果她在的話,也就可以解釋了。」

「解釋?」

tes,夏目湊過去的同時將輝元忘記的東西說了出來。

「之前在武藏上,輝元擊毀了武藏左舷二番艦村山的艦橋吧,那麼無法使用引擎的它是如何跟著武藏進行一百八十度的大迴轉呢?」

「原來如此,但我認為那麼大的艦群,帶動一艘艦船的話……」

「做不到。」

因為之前就很明顯了,作為八艦聯動的武藏,哪怕是一艘艦船受損,其他艦船都會遭到影響。

要是背負著這個可能性而強制迴轉的話,一旦失敗,武藏既有可能在空中失衡,船體翻轉,走向自我滅亡。

上述情況就是事實,夏目因此而對武藏的人所採取的行動升起了興趣。

讓大型艦船帶動大型艦船,所需要的步驟,又是什麼呢?

擠到輝元旁邊,無法拒絕的輝元哼了一聲,滑動表示椊移到二人中間。

看到了。

那個是夏目認識的武者。 炎黃投資豪華的會議室內,聚集了九個炎黃集團的高層,其中有被吳庸重新從吳勉那裡要回來的孫紅旗。?算起來,孫紅旗算是夏瑩瑩的半個老師,只不過夏瑩瑩前段時間在和剛回國的郭海濤交流,才沒有和孫紅旗一起回來。

和以往不同的是,席上有兩個位置,李志成坐在其中一個位置上,在他旁邊的就是石磊,另外一個位置和旁邊空下來的分別是吳庸和夏瑩瑩的座位。

這個高層會議是夏瑩瑩提出要開的,夏瑩瑩上飛機前就打了電話,除了吳庸之外,其他人都通知了,所有人也都知道吳庸要去親自接夏瑩瑩,也就沒有對他說,結果這個集團的幕後大老闆反而是最後一個知道開會的人。

「大家都在啊?」

近了會議室吳庸才瞪了夏瑩瑩一眼,他這才明白人家什麼準備都做好了,就剩他一個人糊裡糊塗的。

「庸庸,瑩瑩過來坐吧!」

李志成微笑打了打招呼,他們都對夏瑩瑩還沒回來就要召開的這個會議有些莫名其妙,都想知道這個在別人嘴裡被誇上天的金融女天才究竟要做什麼。

「不好意思,剛回來就要麻煩大家,不過商場如戰場,機會失去了就不容易在回來了!」

夏瑩瑩笑了笑,很自然的坐在那個屬於自己的位置上,吳庸苦笑了一下,也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瑩瑩,你這次急著把大家集中起來,是不是有什麼新現?」

在座的人,只有孫紅旗算是真正的金融專家,夏瑩瑩既然如此說了,就一定有新的現,不然絕對不會說出機會失去了就不容易回來這樣的話。?!

「沒錯,孫老師,我和郭老師在一起研究了七天,現面前我們有一個巨大的機會,把握住了,我們的資產可以翻幾番都沒問題!」

夏瑩瑩點點頭,他的話讓吳庸都不禁動容,翻幾番是什麼概**,哪怕翻上三番,一百億也會變成三百億,康師傅集團目前的流動資金有近四百億,若是讓這四百億翻三番的話,那可是一千多億的巨額財富。

動容的不僅是吳庸,李志成,張志國,石磊等人臉色都變了變,張志國因為在投資公司只擔任了一個挂名的監督,所以座位安排在了後面。

「瑩瑩,好好說說你的現和想法!」

孫紅旗有些沉默,他最清楚資本運作的規則,像這種大規模資金的運作,絕對不是說說那麼簡單。必須在之前做好全面的調查,潛在的對手,以及可能生的情況,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損失慘重,任何人也不敢保證他每次出手都能賺到錢。

「我要說的機會,就在這裡!」夏瑩瑩走到會議桌旁邊的白板上,拿起白板筆寫了幾個字『thai1and』。

「泰國!」

幾個人都驚訝的看著夏瑩瑩。

「沒錯,就是泰國!」夏瑩瑩點點頭,接著說道:「確切說,我的目標是泰銖!」

泰國,東南亞著名國家,吳庸一聽到這個國家先想到的是泰國人妖,沒辦法,泰國的人妖全世界出名。?

事實上,泰國被稱為亞洲一隻虎,泰國的經濟展非常迅,只是這兩年有所下滑,國內金融業遠沒有前兩年那麼穩重,所以大家才對夏瑩瑩提出泰國來感到驚訝。

「瑩瑩,你想打壓泰銖?」孫紅旗先問道。

「不是我想,而是大家都想,我和郭老師經過七天的分析和研究才得出這個結論,最遲到明年六月份,肯定會有國際金融集團進入到這裡,現在的泰銖就如同一盤大蘋果快要成熟,不去摘的才是傻子!」

吳庸不懂金融,很是乖巧的沒有任何言。

「我怎麼感覺有些冒險,有多大把握?」孫紅旗臉色依舊嚴肅,泰銖絕對是一個機遇,這他也明白,但是機遇伴隨的同樣是危機,機遇越大,危機也就越大,打壓一國貨幣,先不說國際影響,單單需要的資金就是一筆龐大的數字。

「目前我只有五成把握,所以打算先從泰國的股市做起,不過我在等一個人,這個人如果出手的話,我將有九成的把握!」

夏瑩瑩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說這些話的時候根本看不出她是一個還沒滿十八周歲的小女孩。

「等誰?」吳庸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夏瑩瑩淡淡的看了看窗外,才慢慢從嘴中說出一個人名:「索羅斯!」

————————————————————————————————

香港沙灘,九月中旬天氣還是很炎熱的,這個時間在沙灘上吹吹海風,海裡面游游泳還是非常舒適的,此時吳庸還有夏瑩瑩他們就各自帶著一個墨鏡,愜意的躺在遮陽傘下。

時間現在已經是9月1號,上次的高層會議里,大家都同意了夏瑩瑩先進入泰國股市,來尋求機會打壓泰銖的計劃。並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夏瑩瑩,而是所有人都相信索羅斯,夏瑩瑩說了,索羅斯如果不出手,她是絕對不會出手的。

只要是玩過股票的人,幾乎都會知道這個人,猶太人中的金融天才,量子基金的掌門人,創下了無數讓人難以置信的成績。

經過商議,這次出去泰國的有吳庸,夏瑩瑩,孫紅旗和十二名操盤手,當然,吳庸的四大保鏢和公司的十個保鏢也會跟過去的。另外吳庸還安排朱奇在泰國給他準備了兩百個雇傭兵,畢竟是到國外,這個時期還是安全第一,重活了一次的吳庸特別珍惜這輩子的生活。

吳庸他們並不是以華夏炎黃投資的名義去的,而是在香港重新註冊了一個基金公司,還辦了幾個假的身份,這些天郭海濤和蔣威就在做這件事,也讓吳庸他們有了時間出來散散心。

「嘖嘖,女大十八變那,古人誠不欺我也!」

吳庸心裡暗叫著,同時還有著一絲嫉妒。穿著泳裝的夏瑩瑩表露出她那一身完美的身材,圓嫩粉華的肌膚,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修長而性感的大腿,在加上一副迷死人的小臉蛋,所有路過這裡的人都忍不住抬腳看了看,只是看到夏瑩瑩身後站著的四個壯漢保鏢,沒人敢湊上來而已。

不過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色膽包天的人,一個同樣帶著四個保鏢,皮膚黑黑大概有二十多歲年齡的年輕人湊了上來,嘴裡還說著不太標準的普通話。

「這位美麗的小姐,能榮幸認識一下嗎,鄙人蘇海文!」

黑小伙徑自走到夏瑩瑩的躺椅前,直到夏瑩瑩身後的保鏢出面攔住才停下腳步,不過兩隻眼睛依舊在夏瑩瑩完美的嬌軀上不斷的打量著。

「哼!」

吳庸翻了個身子,重重的哼了一聲,夏瑩瑩要是換成李曉珠的話他能把這黑小伙的眼珠子給挖下來,可惜夏瑩瑩和他沒什麼關係,只能用冷哼來表達自己的醋意和不滿。

吳庸的哼聲很大,夏瑩瑩和那黑衣小伙都聽到了,夏瑩瑩扭頭看了看已經轉過了身子的吳庸,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笑意。

看著夏瑩瑩對吳庸笑,黑衣小伙眼中閃過道嫉妒和怨恨,不過還是站在夏瑩瑩的保鏢前,等待著美女的回應。

「不好意思,我們馬上要走了!」夏瑩瑩微笑著對黑小伙蘇海文說道,可是眼睛卻是看著吳庸。

「小姐,我們少爺是泰國蘇氏集團的二少爺,他是真心想要結識小姐您的!」

Prev Post
母親只是那樣看着我,沒有任何的表情。
Next Post
我點點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