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何人?呵呵!」譚雲冷笑道:「你沒有資格知道!」

「嗡——」

虛空如水漣漪之際,譚雲體型驟縮,恢復了正常身高后,雙腳踏地,速度暴增,手持七彩神矛,朝道祖境六重的大供奉眉心刺去!

「好快的速度……」

這是大供奉生前最後的念想,譚雲速度之快,其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應,便被譚雲七彩神矛洞穿了腦袋,魂胎俱滅而死!

「大供奉!」

「大供奉啊!」

道祖境五重、四重的二供奉、三供奉神色悲傷的吶喊時,譚雲右臂一揮,七彩神矛一抖將大供奉屍體抖落後,橫掃千軍般朝二人抽去。

「老三快躲開!」反應迅速的二供奉,險之又險地躲過後,想要提醒三供奉,可惜三供奉腦袋已被抽爆。

「蕭元帥,快殺了他啊!」二供奉驚恐的提醒道。

緩過神來的蕭立,體內爆發出了道祖境七重的氣息,他和另外九位道祖境的元帥,殘影閃爍,將譚雲圍攏其中。

「說,你究竟是何人?為何要殺人!」蕭立如臨大敵的盯著譚雲,大聲質問。

專屬婚期:前夫來襲 「這個問題問得好。」譚雲說話時,變成了神武侯的聲音。

「侯爺,怎麼是你?」蕭立不敢置通道:「侯爺,你為何要殺帝后之父啊!」

「侯爺,卑職明白了,您這是要謀反對嗎?」

「謀反?」譚雲狠狠地盯著蕭立,怒極而笑道:「你給我聽好了,我並不是蕭章,我的名字叫譚雲,是天門神宮的聖子!」

譚雲掃視十位元帥,雙目充血,「當初,你們十個雜碎,屠殺我天門神宮弟子無數,今日我會讓你們不得好死!」

聞言,蕭立等十名元帥大驚,他們怎麼都未想到,神武侯真正的身份,竟然是天門神宮的聖子。

「好,很好!」蕭立面目猙獰,「既然你是天門神宮的餘孽,而且現在還受了傷,我就不信我們十位元帥,還弄不死你!」

「還有,若本元帥未看錯的話,你手中的七彩神矛,應該是不朽神矛吧?」

譚雲陰測測道:「不是應該,而是就是!」

話語甫落,不待眾人動手,譚雲便率先出手,施展鴻蒙神步,手持七彩神矛,驟然憑空消失。

「咻!」

下一瞬,七彩神矛自夜空下驟然朝蕭立胸膛暴刺而去!

「你的速度怎麼這麼快!」蕭立驚叫一聲,持劍格擋,同時,對著九位元帥大吼道:「快動手啊!」

「好!」

「我們一起上殺了他!」

「殺了他……」

「……」

九位元帥一拍即合,紛紛祭出神劍,帶起一道道狂暴的劍芒,朝譚雲殺去!

九五大帝殿外,眾將領和金甲侍衛,嚇得紛紛四處逃竄,他們不傻,很清楚一點,道祖境大能激戰,單單隻是餘威波及,便能將自己撕成碎片。

「轟隆、轟隆隆——」

「咻咻咻咻——」

九五大帝殿外,虛空接連崩塌,璀璨而霸道的不同道祖之力劍芒,吞噬了夜空,也吞噬了譚雲。

「鴻蒙神步!」

譚雲手持七彩神矛,自一道道劍芒中極速閃爍,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十位元帥的所有攻擊后,瞬間出現在了蕭立身前。

「你只是道帝境六重,為何你會如此強大!」

蕭立眼神驚恐,在絕望的嘶吼中,被譚雲一腳踢爆了右膝。

譚雲收起七彩神矛的瞬間,鴻蒙弒神劍自右手中憑空而出,血光乍現,斬斷了蕭立的左腿。

「不!」 婚寵賢妻 蕭立倒在血泊中后,譚雲一腳又踏碎了其肋骨,其五臟六腑遭到了重創,口噴鮮血不止。

「咻!」譚雲彈指間,一股祖力射入蕭立眉心,禁錮住了其靈池后,施展鴻蒙神步,宛如九個譚雲同時出現在虛空中,帶著九蓬劍幕,籠罩住了九名元帥。

癡心總裁千尋愛 「不……」

「饒命啊!」

「不要殺我啊……」

九名元帥驚恐的慘叫聲劃破了夜空,伴隨著的還有譚雲那充斥著無盡的寒意之音,「你們屠我天門神宮,我廢你們雙手,這很公平!」

卻是譚雲斬斷了九位元帥雙手,接著,又斬斷了九人雙腿。

「撲通、撲通——」

失去四肢的九人跌落在殿外,發出了陣陣痛苦的哀嚎。

譚雲右臂輕輕一拂,九股祖力射入了九人眉心,禁錮住九人靈池后,譚雲將九人和蕭立收入了盼君塔內。

「金倪、木馨、清影,給我血洗皇宮,除了七公主府的人外,一個不留!」 隨著譚雲一聲長嘯,十一柄不同屬性的鴻蒙神劍,紛紛鑽出了他的眉心,朝逃命的金甲侍衛追殺而去!

「蒼古,你也去殺!此外,記得將七公主府所有人帶到這裡!」

譚雲伸開右手,聲音不含一絲感情。

「是主人。」鴻蒙弒神劍內傳出一道恭敬的蒼老之音后,鴻蒙弒神劍自譚雲手中騰空而起,開始收割著一名名金甲侍衛和宮女的生命!

「主人,需要人家和冰兒出手嗎?」譚雲右手中傳出紫心之音。

「需要。」譚雲說道:「你和冰兒守住皇宮,不讓任何人活著逃出去。」

「紫心遵命!」

「冰兒遵命!」

旋即,鴻蒙火焰飛出了譚雲右手,鴻蒙冰焰飛出了左手,化成了千萬丈之巨,照亮了夜空,朝皇宮城門涌去!

鴻蒙火焰途中所過之處,躲避不及的將領、侍衛們,還未發出慘叫,便被焚燒虛無。

鴻蒙冰焰所過之處,散發出的冰冷氣息,使得一座座宮殿變成了冰雕!

正在逃命的成千上萬名侍衛、宮女,迅速凍結化成冰雕后,氣息全無,全部斃命……

這一刻,皇宮中慘烈的哭喊聲、絕望聲響徹了夜空,在十一柄鴻蒙神劍和鴻蒙弒神劍的殺戮中,血液染紅了一座座宮殿,街道上堆滿了一具具殘缺不全的屍體。

譚雲體型暴漲到了三十六萬丈,掄起手中長達四十萬丈的七彩神矛,瘋狂的搗毀著一座座宮殿,每一腳踩下便有數名、數十名敵人被踩死。

殺戮!

這是一場無情而瘋狂的殺戮,面對敵人,譚雲毫不手軟!

半個時辰后,偌大的皇宮中,變得靜悄悄的,而在皇宮城門口處,但凡想要逃走的敵人,都葬身火海。

「嗡!」

夜空中,譚雲帶著震蕩的空間,飛落在了九五大帝殿外,他正準備入殿幫助方梓兮時,「砰!」地一聲,殿門四分五裂,繼而,失去右臂的陸君道祖,口噴鮮血倒飛在了譚雲腳下,想要掙扎著站起身體,可無論他如何努力,始終都無法起身。

因為,此時他臟腑破裂,尤其是胸口處,一個血洞觸目驚心,血液潺潺湧出。

「本道祖不服……」陸君道祖剛一開口,便噴出一口血液。

「服不服並不重要。」臉色蒼白,身上布滿足有十數道深可見骨傷口的方梓兮,冷若冰霜的邁出了大殿,劍指趴在血泊中的陸君道祖,「重要的是,事實就是你輸了。」

「方宮主,能不能別殺我?」陸君道祖不甘的眼神,被祈求之色取而代之,「老朽修鍊到今日,不容易啊!」

「不能。」方梓兮回答的很堅決,持劍洞穿了陸君道祖的顱骨,其當場魂胎俱滅。

譚雲急忙祭出盼君塔,對著方梓兮道:「梓兮,快進去恢復一下傷勢。」

「譚雲,你別擔心,我只是皮外傷,我們還是快速覆滅西洲祖城,然後離開,以免夜長夢多。」方梓兮憂心忡忡道。

「傻瓜。」譚雲上前一步,心疼的看著傷痕纍纍的方梓兮,說道:「如今西洲大帝、呼延彰人遠在南洲神域,整個西洲神域,很難有人是我們的對手。」

「我們就在此安心恢復傷勢,然後再離開也不遲。」

「聽話。」

聞言,方梓兮莞爾一笑,點了點螓首,正想邁進盼君塔時,譚雲說道:「梓兮,等等。」

「怎麼了?」方梓兮驀然回首。

「有幾個人,我沒有殺,等你處理他們。」譚雲話罷,望著盼君塔道:「素冰,你們把他們帶出來。」

「好的夫君。」沈素冰應聲后,便和姬語嫣、南宮玉沁、唐夢囈等人,將蕭立等十名元帥拖出了盼君塔。

被廢掉的十位元帥,看到方梓兮后,像是瘋了般的尖叫道:「譚雲,在我們心中,您就是神武侯,神武侯求求您,給我們個痛快吧!」

「是啊神武侯,求求您給我們個痛快……」

「……」

譚雲充耳不聞時,發現方梓兮看著倒在地上的十人,她氣得嬌軀劇烈顫抖,美眸中噙滿了淚水。

這一刻,方梓兮腦海中浮現出了,十位元帥殘忍殺害天門神宮弟子們的一幕幕。

想到一名名天才弟子,被十人慘無人道的屠殺,她便心如刀絞,釋放出了本命真火,籠罩住了十人。

方梓兮控制好本命真火的溫度,她要讓十人在焚燒之痛中慢慢死去。

「譚雲,我們進塔恢復傷勢吧。」方梓兮抹去淚水,和譚雲等人進入了盼君塔內,而塔外蕭立十人發出了殺豬般的哀嚎:

「方梓兮,你等著!待我們大帝和呼延宗主回來,一定會將你們兩個碎屍萬段!」

「你們兩個等著,你們的下場一定比我們慘百倍,千倍……」

「啊!痛啊……」

「……」

接下來十人慘叫聲整整持續了一個時辰才安靜下來。

「轟隆隆!」

塔門打開后,傷勢全部恢復的譚雲,和方梓兮金童玉女般邁出了塔。

譚雲將盼君塔收入袖口內后,方梓兮也收起了本命真火。

「主人,七公主府的人都帶來了。」鴻蒙弒神劍從天而降,懸浮在了譚雲身前。

旋即,虞芸奚奶娘亦是七公主府管家的關鳳,神色驚恐的帶領著府中上千人戰戰兢兢的飛落在了譚雲身前。

「前輩,求求你們殺了我,饒了我府上的人吧。」關鳳朝譚雲叩首,聲淚俱下,「我七公主府的下人,和其他皇宮各府下人不一樣,他們都是孤苦伶仃的孤兒啊!」

「前輩,要殺你們就殺我吧,請饒了他們吧!」

關鳳叩首時,七公主府的下人們,紛紛叩首求饒。

「起來吧。」譚雲上前一步,俯身攙扶起了渾身哆嗦的關鳳,「管家,是我。」

「您是?」關鳳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是蕭章。」譚雲說道。

「什麼?您是侯爺!」關鳳瞪大了眼睛。

其他人聽聞是神武侯后,便不再驚恐,因為在他們心中,譚雲就是自己人。

「對是我。」譚雲說道。

「侯爺,你為何易容成了這副模樣?還有您為何屠殺皇宮啊!」關鳳不解,其他人亦是如此。

譚雲望著眾人,毫不避諱的道:「我知道你們都誓死效忠芸奚,所以,我也不把你們當外人。」

「有些事,是時候告訴你們了,芸奚並不是西洲大帝的女兒,也不是所謂的七公主。」

「至於她的身份,你們不用多問,你們只需知道,芸奚的生父,就是被西洲大帝殺死的,母親也是被西洲大帝和劉帝后逼死的。」

「芸奚和西洲大帝,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而我也是一樣,其實我真正的身份,不僅是天門神宮聖子譚雲,還是西洲大帝口口聲聲要殺的不朽古神族。」

聞言,關鳳等人神色獃滯,譚雲說出的消息,對於他們而言,著實太震撼了。 「譚聖子,您是不朽古神族,您便是正義的化身,小人願誓死追隨!」這時一名管事,朝譚雲猛地跪了下來。

「我們也願意!」眾侍衛紛紛叩首。

「你們的心意,我心領了。」譚雲說道:「若今後太平了,你們再跟著我也不遲。」

「現在皇宮中除了你們外,其他人都死了,你們接下來,就在皇宮中洗劫財富,將財富佔為己有。」

「切記,明日日落之後,你們再離開皇宮,然後逃的越遠越好。」

這時,那管事迷惑道:「為何明日日落之後,我們才能離開皇宮?」

譚雲目含殺意,「因為明日日落之前,我和梓兮會血洗西洲祖城,你們若提前離開皇宮,進入西洲祖城,恐怕會誤殺你們。」

那管事縮了縮脖子,頻頻點頭。

「好了,你們去掠奪財富吧。」譚雲說道。

眾人聞言激動不已,大喊著發財了,紛紛離去,只有關鳳一人留在譚雲身前。

Prev Post
我點點頭。
Next Post
「樂天大哥……你來做什麼?」周巡禮隨口一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