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少!」

吳庸的別墅里,納爾遜苦臉叫道非也在拒絕援助的國家名單里,目前議會上已經很多人對納爾遜有意見了。

「別急,你放心,他們這種卑鄙的手法沒有用的,華夏有句俗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對了柯林頓今天晚上的酒會有沒有邀請你?」

吳庸微微搖了搖頭。他現在真地沒有太好地辦法。這些國家地援助大都是糧食和基本生活用品庸倒是可以先給他們一部分可頂不住以後天天給。不到萬不得已。吳庸絕對不會自己墊錢支援他們地。

「我沒有。我們其他幾個政重要人物都收到了。 權少強愛,獨佔妻身 由於莫曼尼地事情柯林頓這次也沒請軍界地人!」

納爾遜苦笑聲柯林頓還真夠小心眼地。納爾遜不就是在機場地時候沒給他面子在居然開酒會連地主都不管了。

「哼。不請就算了里南非。他們不請。我們自己去!」

吳庸眼中閃過道冷光林頓這次玩地有些過火。吳庸可不管他是不是什麼美國總統里是南非。不是他們耀武揚威地地方。

「吳少地意思是我們不請自去?」納爾遜一驚。張大著嘴巴問道。

「沒錯,這裡是我們的地頭,任憑他們騎在頭上而不敢有任何的反應,以後我們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吳庸點點頭,納爾遜對吳庸這句話很是贊同,一旦這次屈服,以後想要在翻身就難了。

晚上七點,是柯林頓酒會召開的時間,除了那二十一國的首腦之外,南非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等二十多個國家的大使也被柯林頓邀請了過去,同時南非的總理,副總統,立法會主席等政界要人也接受了邀請,唯獨缺少了南非總統納爾遜。

所有人都明白,美國的這次行動可以說是立威也可以說是放風,柯林頓在告訴別人,納爾遜和他們並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果選擇納爾遜,就等於是在和美國敵對。

酒會在酒店的頂層宴會廳舉行,柯林頓的保鏢把酒店已經全部檢查了一遍,從一樓到頂樓都有柯林頓的保鏢,最上面十層的安全最為嚴格,沒有白宮特製的請柬任何人也進不去。

六點半,二十一國的首腦一起來了,他們滿臉的微笑,只是誰都能看出這些笑容是他們硬擠出來的。

六點五十,各國大使都已經來到宴會廳,南非的政界要人就來了一位副總理,副總統,總理立法會主席和其他重要人物都還沒到,這位副總理在豪華的酒會現場倒是有點坐立不安了。

六十五十八分,在柯林頓臉色都快要變了的時候這幾位南非政界重要人物終於一起到場了,只是他們的身邊多出了兩個人,由於兩人沒有請柬,現在全被堵在外面。

總統的一個保鏢匆匆跑了過來,在柯林頓的耳邊輕輕的說道「總統閣下,納爾遜和那個華夏吳庸都來了,就是外面沒有請柬的兩個人!」

「他們來了?」柯林頓眼中閃過一道驚訝

酒會本身就是對納爾遜的一個羞辱,沒想到納爾遜還

「是的,那個華夏吳庸一直在說,美國人氣量太小,連杯酒都不肯請!」保鏢點點頭,吳庸這些年一直外出,英語水平已經有了很大的提高,不過聽起來還行,說起來就有些費力,這些話都是他事先學好的。

柯林頓突然笑了:「呵呵,既然來了,就讓他們進來吧!」

吳庸柯林頓可以不在乎,吳庸所用的能量都是背後的,表面上不過是一個華夏商人而已,可納爾遜還真不能就這樣堵在外面,不然明天媒體的爆料就夠柯林頓喝一壺的。

柯林頓這話說的聲音挺大的,周圍本就注意著他的人紛紛側目,有的人更是看著大門處。

兩分鐘后,酒會式開始的時間最後幾位客人終於到了,不過讓所有人吃驚的還是跟在一起的納爾遜以及華夏吳庸,所有人現在終於明白,剛才柯林頓說的『他們』是誰了。

參加酒會的人,大部分都認識吳庸,可沒有人不認識納爾遜,畢竟這裡是南非,不過看著一個年輕的東方人和納爾遜站在一起,誰心裡都明白這個年輕人是誰。

「柯林頓總統,您在南非召開了酒會不請我這個老朋友,太不夠意思了啊!」納爾遜像是很熟識的首先和柯林頓打起了招呼。

「沒有邀請?這不可能吧,我明讓人發了請柬,該死的,肯定是那些工作人員疏忽了,回頭我要重罰他們!」

柯林頓故意驚呼道,他這時候當然不能承認沒有邀請納爾遜了,發請柬的美國工作人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替他們的總統背上了一個黑鍋。

納爾遜沒有<續追問這個問題,反而對吳庸打了個招呼:「來,吳庸先生,我來給你介紹!」

吳庸快步走上前去,:微躬了躬身子:「這個您不用介紹了,我若說連柯林頓總統都不認識,那肯定是瞪眼說瞎話了!」

柯林頓眼睛和手都猛的一緊,不過臉上的笑容卻沒有任何的變化。好個華夏吳庸,不過是一個還未正式成年的毛頭小子,居然敢影射他這個總統,誰都能聽明白,吳庸說『瞪眼說瞎話』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吳庸先生,聽說你可是商界少有的少年天才,12歲經商,不到十八歲,資產就有上百億美金了,恐怕用不了,世界財富百強中恐怕就會多出一個華夏的年輕人了!」

柯林頓微笑著,並且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但是他的話也有重點挑明吳庸不過是一個商人的身份。

「多謝總統閣下吉言,能認識總統閣下也是吳庸的榮幸!」吳庸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和這位美國總統的大手握在了一起,誰也看不出,這兩人這幾天都在背後算計著對方。

「來,吳庸先生,我繼續給你介紹!」納爾遜對柯林頓微笑點點頭,拉著吳庸離開了,留下一臉愕然的柯林頓站在那裡。

「這位是加彭共和國總統……」

納爾遜拉著吳庸,先是把二十一國的首腦全介紹給了吳庸,吳庸一一笑著和這些人握了握手,這些總統不敢得罪柯林頓,但同樣也不敢得罪可以控制雇傭兵聯盟的吳庸。

等二十一人介紹完畢后,酒會都進行了一半,酒會的主持在經過柯林頓的提議后急忙將節目展開,不然納爾遜能在拉著吳庸去和那些大使們見面,柯林頓的酒會不要開了,純粹變成了吳庸的見面會。

事實上,吳庸和納爾遜還真有這個計劃,反正他們來就是給柯林頓攪局的,不讓柯林頓稱心如意就是。

二十一國的首腦們也算是看出來了,他們今天是不可能有機會對柯林頓進行表白立場了,不過這二十一人既然來了,其實也已經算是表態了,他們會站在美國一方來支持穆巴拉克的。

九點鐘酒會結束,期間吳庸還和柯林頓『愉快』的聊了一會,至於納爾遜,一直在和各國大使進行著溝通,幾位南非重要人物也是,反而那位最早到達酒會現場的副總理被晾在了一旁。

所有的人終於全部離開了,柯林頓臉上的笑容這才消失,有些陰狠的看了看吳庸離開的方向,他本來想來一次強勢壓人給納爾遜看的,沒想到卻被這兩個人給攪了局。不僅之前的目的沒有達到,怎麼看這場酒會都像是柯林頓幫納爾遜開的,納爾遜和吳庸在酒會上比柯林頓活躍的多。 哎呀,哎呀。

靠在『狩獵館』登陸港上,從艦船上走出了一名老者。

他一邊說著一邊對著夏目招了招手。

你是?

尚未發問,對方就率先介紹起自己來了。

「我是p.a.oda,紀伊半島管轄,兼村齋的諸派聯合總長,——松永.彈正.久秀喲,太陽王,最近可好呢?」

打著不為人知的意圖的謀士,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月未央:江山美人決 現在,p.a.oda正與k.p.a.italia進行歷史再現才對,看來因為參戰者有著限制,而且與他無關,才會來到這裡吧。

夏目在看到對方過來之後,自己也走了過去。

周圍,工作中的自動人形們都擺好了攻擊的姿態,對松永.久秀施加防範。

這個人是兼村齋的諸派聯合總長,肯定有著不小的實力吧。

與武藏『以最弱的人為總長』不同,其他國家可是讓強者擔當重要職位啊。

在夏目後方,輝元也在猜測這個人來到這裡的理由,難道不怕被m.h.r.r.那邊說些什麼嗎?

松永.弾正.久秀。

管轄著紀伊半島這片廣大的土地,現在隸屬於p.a.oda麾下的人物。

爹地有病媽咪有葯 從世界各國的方面來看,面對負責了靠近歐洲的奧斯曼王朝的p.a.oda,他分派到了支配中東的南部方面阿巴斯王朝的末裔,負責了其諸派聯合。

作為兼村齋的諸派聯合總長,他來到這裡的目的夏目倒是想不清楚。

但有一點夏目知道,這也是他記憶中為數不多的清楚的記憶。

「閣下就是寫了極東那邊的工口指南書『性*技指南書』的男人吧……」

「啊哈。」

老者,松永.久秀髮出了類似於驚呼的聲音,他的表情從剛才的微笑變成了大笑。

記得由於寫成了平假名做了抄本版標題簡寫成了『性*書』重新做成了工口遊戲賣瘋了,不過卻因此又被聖聯加倍敵視,該說是吃力不討好吧。

過去的自己,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來寫的啊。

夏目在輝元疑惑的眼神下走了過去。旁側的警戒的摸uri-01在輝元的吩咐下去艙內泡茶。

來者是客,雖然輝元想要這麼認為,不過還是保持著警惕的心裡,在遠處,北海巨妖級連攜運動的平蜘蛛型航空戰艦『信貴山』正漂浮在那裡。

說了一聲下去準備之後,輝元暫且離開,打算親自向艦船上的人發布命令。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的樣子呢。

夏目和松永.久秀對望了一眼,指著在『狩獵館』中央左側的露天看台說道

「去那裡聊聊?」

「恭敬不如從命啦,這把老骨頭也不太好移動了呢。」

「不過遊戲還是會製作的吧。」

看情況咯,松永.久秀隨口答道。

在走過去的途中,夏目同時在思考這個人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松永.久秀原本是統治以京為中心的畿內、四國西側的三好家的家臣。

然後,他和三好家的重要人物一同。挾制著統治京的將軍家。

但是,在三好家的家主三好.長慶死後,察覺了將軍家的反抗的他,

……暗殺了十三代將軍,足立.義輝。

「六護式法蘭西對武藏的攻擊,想要在十五分鐘內解決,說不定不會成功哦。當然不是指的是六護式法蘭西無法戰勝武藏。只是在這麼少的時間內,而且處於izu摸,六護式法蘭西也不好使用全部戰力吧。」

思考被打斷,夏目聽到了來自於耳邊的話語。

不過啊。

松永.久秀跨上了台階。

「p.a.oda也不會坐視不理的,畢竟有關m.h.r.r.的內戰,三十年戰爭嘛。」

「但是現在。」

夏目望向m.h.r.r.的南側,那裡正要開始『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戰』的歷史再現。

「p.a.oda有空來這裡嗎?」

「和上回一樣哦。」

松永.久秀的這句話讓夏目記起了之前旗艦遭到p.a.oda五大頂狙擊的事情。

想必這位老人肯定知道,不過是隱晦的提起罷了。

這次又想來干涉六護式法蘭西的行動嗎?

好像察覺到了夏目的想法。松永.久秀咳了咳。

「放心吧,p.a.oda所採取的行動這次是針對武藏的,作為一個大國的六護式法蘭西,即將取得歐洲霸權的你們可沒有什麼人想要這麼快就和六護式法蘭西敵對,那可是一種錯誤的選擇啦,就像是玩遊戲突然選擇了一個錯誤的『路線』,最後得到柴刀結局的樣子呢。」

「老爺子的比喻實在是讓人佩服。」

無所謂的回應。夏目的表情從頭到尾都沒有變過,以防被看出些什麼,可是效果對於這位老者作用卻不大。

繼續回想,松永.久秀在殺害足利.義輝之後。還和三好的重臣們敵對,焚毀了他們藏身的東大寺大佛殿。

謀殺將軍,就是從鎌倉時代延續到當時的身為『武士的統領』的將軍,被手下一名武士殺害,如文字所述成為了拉開『戰國時代』序幕的事象。

再加上焚毀東大寺大佛殿,又讓人們意識到了佛祖的威光也無法通用的『亂世』。

開啟了那個混亂時代的帷幕。

「我啊,不過是想要參加一下年輕人的『派對』罷了。」

「什麼?」

「太陽王喲,三十年戰爭之後,作為少數幾個興起的國家之後,不是應該現在展示一下自己的威風嗎?」

「並無必要。」

夏目擺了擺手,與松永.久秀一起坐在了休息的長椅上面。

「並無必要?p.a.oda與m.h.r.r.的舊派擁有緊密的聯繫,雖說如此,但是也並非堅不可摧,都想著利用對方作為推動國家前進的基石啊。」

「為何告訴我這個?」

過去善變且聰明的人,來到這裡告訴p.a.oda和m.h.r.r.守舊派關係什麼的,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呢?

馬德保的掠奪。

松永.久秀在戰火之下如此說道。 納爾遜,你說柯林頓今天晚上吃的那麼少,是不是~了」

吳庸和納爾遜同乘一輛車離開的酒店,車上吳庸大笑著問納爾遜。

「氣沒氣飽我不知道,不過我們現在很被動卻是真的」納爾遜可不像吳庸那樣能笑出來,愁著臉說道。

吳庸的笑聲立即停了:「我不是告訴你了,他們這種卑鄙的手法起不到什麼作用的」

納爾遜苦笑一聲說道:「吳庸,你是不是已經有應對的辦法了,有的話就先告訴我一下,難道連我都不能相信嗎?」

吳庸嘆了口氣:「話告訴你,這種事不是我目前能操控的了的,結果必須等,等我的後方大本營」

納爾遜眼睛猛然一亮:「你,華夏會有所行動?」

「我不清楚,我還沒得到任何的消息」吳庸搖搖頭,牽扯到國際事件,吳庸也不敢保證國內會不會幫他,不過他將自己這邊的困難已經告訴了老爺子是真的。

「滴滴滴」

吳庸身上的加密電話突了,吳庸急忙翻出電話,上面的代碼正是家裡老爺子的。看到吳庸的加密電話,一旁的納爾遜也緊張了起來。

「可是那邊打來地?」

吳庸點點頭。按下了接聽鍵。

「庸庸。聽說你今天晚上鬧了柯林頓酒會?」電話那邊。立即傳來了老爺子爽朗地笑聲。

吳庸微微一。說道:「您是怎麼知道地。我這剛剛結束」

「你那邊出現了困難。我能不注嗎。你別在懷王海了。那小子最近已經不怎麼和我通氣了是通過大使館知道地」老爺子似乎知道吳庸在想什麼。笑呵呵地說道。

「哪有。爺爺。您不知道林頓那小子被我氣地東西都沒吃多少。他臉上還必須擠著笑容」

「哈哈,不愧是我的孫子,好樣的」老爺子那邊再次哈哈大笑起來,自己孫子敢直接和超級大國總統對著來,當爺爺的當然驕傲了。

Prev Post
「樂天大哥……你來做什麼?」周巡禮隨口一問。
Next Post
“我和鬼嬰王一直是面和心不和,而且,他所屬的部門,和我所屬的部門,其實是兩個矛盾體,上面決定裁掉一個,我當然不希望我的部門被裁掉。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鬼嬰王的鬼力正在慢慢變強大,如果他恢復了鬼力,就會對我構成威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