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奴!”聽到趙小川的問題,牧童沉聲道:“這些怪物都是曾經守護輪迴昇仙圖的僕人,他們將自己的靈與血全部奉獻給了輪迴昇仙圖,所以才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靈奴?你是說之前老烏拉大祭司一族的人?”趙小川驚訝道。

“沒錯,正是他們這一族的人,只不過很奇怪他們怎麼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了?九龍印爲什麼會給我一種異常的感覺呢?”牧童回道,不過說到後面時語氣中已經帶上了一些疑惑。

“恩?第九世,你快看外面!那第一世居然也召喚出了……天啊!這些血色漩渦竟然還可以這麼用?”趙小川驚聲叫道。

牧童連忙望去,看到畫面中的第一世召喚出血色漩渦後,立刻將它們融合成一塊巨大的血色屏障,然後不斷用手指在上面鐫刻着各種各樣的符文。

那些符文和屏障撞擊在一起,發出鐵石交鳴的聲音,並且屏障的形狀竟然漸漸地變成了一副半透明的血色鎧甲。

吼!

鎧甲成型,在空中漂浮,外道魔像大吼一聲,竟然將鎧甲套在了身上。

在鎧甲套在外道魔像的身上時,鎧甲上的符文發出耀眼的光芒,不斷在鎧甲上不斷遊走着,一股強大的氣勢形成實質,如同一陣暴風席捲全場。

“趙小川,看了這麼久,你發現什麼了麼?” 婚途漫漫:爹地在線追妻 牧童突然問道。

“什麼?”趙小川還沉浸在剛纔的震撼中。

“第一世所使用的招式都是本來你會的,但是這些招式在他的手中經過了組合變化,威力至少提高了百倍不止。”

趙小川神色一怔,隨即凝重下來。

“其實現在的你已經很強大了,但是所缺的就是對敵經驗,還有對自己的力量並不是很瞭解,等你什麼時候如同第一世,不,是比第一世更能瞭解你自己的力量時,你將會超越所有人。”

“超越所有人?”

“沒錯,到時候什麼穆皇后、九龍印、龍傲天之流在你面前甚至不是一合之衆。”

趙小川聽到牧童的話,深吸一口氣,再看向畫面中的第一世時,眼中的神情已經發生了變化。

如果說剛纔趙小川還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觀看這場戰鬥的話,那麼此刻他已經完全將自己的心神投入到其中,思考着如果是自己應該怎麼應對眼前的危機。

牧童看到趙小川眼中思索的表情和額頭漸漸滲出的汗水,知道趙小川已經理解了自己的意思,不由在心底微微嘆了口氣。

“看起來每一道輪迴者的殘魂融入到第十世的體內,都會對他的靈魂和性格產生一絲影響,第八世的殘魂已經在潛移默化的影響他了……那麼如果所有輪迴者的殘魂全部融入趙小川的體內,他最後會蛻變成什麼樣呢?”

想到這裏,牧童擡頭看着畫面中的第一世,眉宇間已經露出了一絲擔憂:“尤其第一世本身靈魂力量就是我們所有輪迴者中最強大的,如果第一世打算魚死網破和趙小川爭奪身體,到時候……”

時間在牧童的思考中不知不覺的過去,場中的局勢也漸漸穩定了下來。

第一世控制的外道魔像將那些怪物打爆的同時,鎧甲上面的符文立刻發出虛影立刻構成一道屏障如同大網一樣將那些消散的黑霧籠罩其中。

那些怪物的數量越來越少,不一會兒便剩下了一小半,第一世冷笑一聲,對着身後顫抖的血影道:“好了,沒什麼事情了!”

血影長長的出了口氣,隨即一臉諂笑的看向第一世。

“滾開!”

還沒等血影說話,第一世喝道,隨即向着眼前的六個巨大的黑洞走去。

血影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但立刻又恢復了諂笑,跟了上去。

“看到了麼?第一世已經降服就輪迴昇仙圖,一會兒收服它的時候,他的心神會有一絲放鬆,你一定要抓住時機,搶回你的身體,否則恐怕就沒有機會了。”牧童沉聲道。

趙小川皺眉看着眼前的畫面,道:“你之前不是這麼說的吧?”

“之前我以爲憑藉你的實力奪回身體沒有問題,可是經過這場戰鬥我發現我低估了第一世的實力。”牧童凝聲說道:“記住了,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趙小川深吸一口氣,道:“那你現在可以回答我剛纔的問題了?”

“這事情等到你奪回你的身體之後吧!”牧童嘆息一聲,道:“這纔是眼前的當務之急!”

趙小川沉默,隨即看向牧童凝重地點點頭,道:“希望這一次你不是再欺騙我!”

……

“哈哈,輪迴昇仙圖,我終於得到了!”

外像魔道仍然在和周圍的鬼物們戰鬥着,而第一世則站在黑洞面前仰天大笑。

身後血影臉上誠惶誠恐,但眼中卻露出一絲期待和緊張看着周圍的六個黑洞。

第一世笑了一會兒,停了下來,隨即眼中升起兩道幽光。

空間瞬間凝固,第一世的身影漸漸模糊起來,如同鬼魅般開始漂浮在空中,而眼前的黑洞也慢慢停止了運轉。

外道魔像此時正好將周圍的鬼物清理乾淨,然後盤腿如同一個老僧般在空中打坐。

血影咬牙切齒地看着眼前的第一世,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周圍的空間凝固,很顯然是第一世使用了某種祕法,正嘗試和眼前的輪迴昇仙圖建立某種聯繫。 輪迴昇仙圖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充斥着整個洞穴。

血影在第一世的身後眼神閃動,似乎在考慮着什麼。

就在這時,第一世大喝一聲,盤坐在空中的外道魔像雙眼猛然睜開,兩道巨大的電芒閃過。

之前靜止的六個巨大的黑洞開始漸漸縮小,隨即化爲六個拳頭大小的黑色元圓球漂浮在空中,相互連接,形成了一個臉盆大小的六邊形。

六邊形上浮現出一層薄膜,上面畫面浮現,有屍山血海,有電閃雷鳴,有天崩地裂。

各種紛雜的景象浮現,似乎在記錄着某種時期所發生的事件。

“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麼?”

第一世臉上佈滿落寞,看着眼前的景象幽幽的嘆了口氣。

總裁大人,別玩我 “啊!”

血影仰天尖叫一聲,整個如遭雷擊,蜷縮在地上渾身不斷顫抖着。

“哼!就憑你也敢直視着輪迴昇仙圖?”第一世看到血影的模樣,開口冷笑道。

輪迴空間中,趙小川驚訝的看着眼前的畫面,不解道:“這是怎麼回事?那血影似乎受到了某種靈魂攻擊。”

“是輪迴昇仙圖!”牧童凝重道:“如果我沒看做,那輪迴昇仙圖中的景象應該是六道誕生初始時的景象,裏面蘊含了巨大的天地威壓。”

“雖然經過了這麼多年,其中僅僅只蘊含着一絲,但是卻對一些靈魂裏比較弱小的靈體有着致命的危險。”

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訝然,問道:“這麼強大?甚至連看一眼都不行麼?”

“不行,當然這只是指別人,如果是你的話,倒也無所謂!因爲你現在融合了第三世和第八世的殘魂,靈魂強度已經遠超遠一般的御鬼師了!”

趙小川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卻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那我想現在就去搶奪我的身體?”

“再等等!”牧童皺眉看着畫面。

殿下,放了我 “還等什麼?”

“等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

“就是現在!”

牧童眼中一亮,一把拍下趙小川的背後。

趙小川猝不及防,只覺得眼前畫面不斷變化,耳邊傳來牧童的聲音:“現在牧童正在嘗試融合輪迴昇仙圖,已經投入了自己全部的心神!這是你唯一奪回自己身體的機會,一定要成功啊!”

“你大爺的,至少給我提醒一聲啊!”趙小川心中給牧童豎了一個大大的中指,深吸一口氣。

他知道接下來等待着他的將會是一場艱難的戰鬥。

牧童看着趙小川消失不見,幽幽的嘆了口氣,又看向畫面中。

畫面中那六邊形的輪迴昇仙圖快速旋轉起來,飛到山洞頂部,向下投出一道光束,將第一世和外道魔像籠罩其中。

無數的鬼物,山石,閃電虛影漂浮在兩人周圍,不斷的環繞着兩人轉動着,而仔細望去,會發現一個拇指大小的黑色小人出現在第一世的眉心,隱隱成爲所有虛影的最中心。

“希望趙小川能夠成功阻止第一世吧!否則……”

牧童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而是幽幽的嘆了口氣,隨即身體由下至上慢慢化爲無數的光點消散在空中。

然而就在此時,畫面中的血影動了,只見他從第一世的身後竄了出來,衝到了壁畫前面。

牧童先是一愣,隨即看到壁畫上,臉色大變。

壁畫剛纔和輪迴昇仙圖融合在一起,當輪迴昇仙圖脫離後,牧童的眼神也完全被輪迴昇仙圖所吸引,而周圍也沒有什麼異常。

然而此刻,牧童才驚訝的發現,一個個黑色的符文鋪滿了整幅壁畫,並且如同螞蟻一樣快速的爬動起來。

而壁畫上原本刻畫着的那些鬼物們如同活過來一般,不斷地開始蠕動起來,漸漸地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門戶。

門戶如浮屠,上面雕刻着各種鬼物和龍鳳,畫面比起剛纔的壁畫來說更加的驚心動魄,並且更顯真實。

“吱呀~”

一聲門戶被打開的聲音發出,那門戶上的鬼物臉上的表情變得生動起來。

狂笑,譏諷,輕蔑,冷漠,悲傷,期望,喜極而泣……這些詞語形容不了這些浮屠的表情,但都十分的相似,那就是猙獰。

“哼!我身爲血族始祖何時收過這種屈辱?輪迴者,你就準備下地獄吧!”

血影轉頭看着依然在漂浮在空中的第一世,冷笑一聲,隨即轉頭向着門外跑去。

然而就在他快要到達洞穴門口時,壁畫上的門戶快速打開,一條緋色的舌頭如同靈蛇般從中飛出,纏住了血影的身體。

“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地獄三頭犬,傳說中西方神話中的地獄門守衛者。

血影回頭看着壁畫門戶中三個巨大的犬頭,六隻碧綠的眼睛看着他,尤其是最中間的犬頭的舌頭和自己連接在一起,失聲尖叫道。

地獄三頭犬似乎被激怒了,犬頭一甩,纏繞着血影腰身的舌頭縮小一圈,血影慘叫一聲,整個人在空中飛起。

“不要啊!”

血影在空中掙扎,抓住了外道魔像胳膊上的長毛,想要求得一線生機。

外道魔像眯着眼睛,一條細縫譏諷的看着血影,隨即冷哼一聲,長毛斷裂,血影被捲入了巨大的門戶之中。

“原來這輪迴昇仙圖是封印鬼門關的陣眼?”

外道魔像下方,第一世看着眼前的門戶,沉吟片刻,自語道:“也好,雖然六道崩壞,但曾經的鬼門關中也有不少天地寶材,正好給我用於恢復靈體,收復着輪迴昇仙圖。”

說完,他就要衝進門內,不過還沒等他行動,他身體猛然一顫。

“第十世,你居然敢反抗?”

第一世厲聲喊道,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門戶中傳來一陣強大的吸力,將第一世和外道魔像吞噬了進去。

“哎~自作孽,不可活!趙小川,希望你可以活到最後吧!”

霸道總裁:前妻很搶手 光點消散,牧童此刻只剩下了一顆頭顱,看到眼前的畫面漸漸黑了下去,幽幽的嘆了口氣,隨即消失不見。

洞穴中再次恢復了空蕩蕩的狀態,然而那門戶在吞噬了第一世和外道魔像後,吸力便消失不見,相反從中吐出了大量的黑煙。

同時一個個鬼物渾身鬼氣繚繞從中走出,然後向着洞穴外面走去。 維特別墅內,看著地上托尼的屍體,布朗森瞬間驚愕萬分。

作為他的私人近身保鏢,托尼的實力,自然不會太低,但是居然就這麼被秦穆然的小弟給秒殺了?

布朗森有些難以置信。

「小子,你,你居然敢殺我們布朗家族的人?」

布朗森冷聲道。

秦穆然目光挪向布朗森,微微一笑,悠然走到一旁台桌上,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愜意抿了幾口。

「殺了,你能怎麼樣?」

秦穆然淡然言道。

布朗森一時有些語塞,因為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敢這麼光明正大的鄙視布朗家族。

「小子,你以為我們布朗家族和維特家族一樣嗎?」

「告訴你,我們布朗家族的實力,比十個維特家族還要強大,得罪我們布朗家族的人,沒人能活過三天。」

布朗森自信說道。

秦穆然悠然一笑,在他看來,布朗森的話簡直就是一句不怎麼幽默的玩笑。

「你們布朗家族的人,都有同一個毛病,直到死都認為,你們是我惹不起的存在……」

秦穆然笑道。

布朗森眉頭一皺,有些不懂秦穆然話中的意思。

難道,秦穆然還見過自己家其他人嗎?

「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布朗森冷聲問道。

「我在夏國的時候,一個叫巴爾特的死胖子這麼威脅過我,還有艾爾德兄妹也這麼威脅過我,看來,這是你們家的遺傳性格呀!」

秦穆然笑道。

布朗森的神情,瞬間驚愕萬分。

「你,你殺了他們?難怪他們去了夏國后,至今都沒有消息……」

布朗森言道。

布朗家族至今都不知道,巴爾特和艾爾德兄妹,都是死在秦穆然手下的。

秦穆然將杯中紅酒一飲而下,神情有些不耐煩。

他今天來維特家,是讓維特家族交出自己小姑秦霜的,沒有時間跟布朗家族廢話。

「不錯,是我殺了他們,如果你不想和他們一樣,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Prev Post
「傳送通道冷卻完畢,請04號隊伍的隊長雪厲,儘快整隊通過。」
Next Post
厲無極一臉正色,「大姐,目前還未有太多發現。只知道魔域是以軍團形式作戰,而且他們的魔器威力十分巨大,能夠讓普通魔民越幾級戰鬥。現在,魔域大軍在始魔子的號令下,已然朝著瀚漠洲集結,這也是祖師的擔心之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