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無極一臉正色,「大姐,目前還未有太多發現。只知道魔域是以軍團形式作戰,而且他們的魔器威力十分巨大,能夠讓普通魔民越幾級戰鬥。現在,魔域大軍在始魔子的號令下,已然朝著瀚漠洲集結,這也是祖師的擔心之處。」

采綠心中一動,「始魔子?是魔祖嗎?」

「不知道,也許是,也許不是。」厲無極搖了搖頭,「在魔域的這些日子,我聽那些魔民提及,似乎有十位始魔子。這一次,決定入侵大陸的便是第三始魔子。而前不久,有一位始魔子在伏魔殿底通道與祖師交過手,現在還不知道是哪一位始魔子。」

法照面色驚奇,插話道:「施主,魔域共有十位始魔子嗎?那他們這次是否會隨著魔軍一齊入侵?」

一位始魔子就能與道衍祖師交手,如果是十位一同出現,誰人能擋?

「不會。」厲無極斷然道:「方丈,魔域的皇都歷來只有一位始魔子,其他的全都在魔淵沉睡。這一次,是因為第三始魔子突然蘇醒,所以他們才臨時決定入侵我們。」

法照似乎是鬆了一口氣,追問道:「施主,不知之前在魔域的是哪一位始魔子?」

「第九始魔子。」厲無極聲音沉穩有力,隨後扭頭看了道衍一眼,解釋道:「方丈,正因為如此,所以祖師才不能確認與他交手的究竟是哪一位始魔子。」

法照眉頭皺起,感嘆道:「竟然這般可怕,是老衲想差了!」

通天派在歷次與邪魔的抗爭中都是義無反顧,就憑這一點,便讓他相信,對方的實力確實比現在的天龍院要強上許多。

采綠轉頭看了看道衍與厲無極,接話道:「小嘴,大兄弟,如果我們想確認魔祖的身份,可以問一問大嘴。他當年也與魔祖打過交道,或許能夠知道一些有用的訊息。」

「居士之言,倒是提醒了小僧。論到對魔祖的了解,恐怕再沒有誰能夠比得上金施主與獸王。 億萬豪門:狂少獨寵小嬌妻 此事看來還是要麻煩居士與厲施主。」 塞外江南 道衍想了想,旋即點頭。言畢,又望著厲無極道:「不過,我們依然得兩頭齊驅並進。施主你化身與居士前往蒼瀾大陸,分身則繼續行走魔域。 悟有一劍 除了搜集有關魔祖的訊息,最好還能夠查探出真魔為什麼很難被殺死。」

入侵大陸的普通魔民並不可怕,真正難纏的是那些魔息恐怖的強大邪魔。這種級別的邪魔很難被殺死,被修仙門派稱為真魔。

一旦沾染上那些真魔身上的魔息,肉身甚至是元神很快就會被腐蝕,能夠活下來的概率幾乎微乎其微。

厲無極沉吟道:「祖師,這段時間我琢磨了許久,總感覺魔域的種子選拔、還有那始魔子沉睡的魔淵,很可能與真魔有關。」

從魔域聽到的許多訊息都指出一點,進入魔之皇城的種子,如果測試過關,便能夠進入魔淵。很顯然,進入魔淵對於種子們來說,肯定是能夠得到莫大的好處,否則,那始魔子為何要在裡面沉睡。

道衍拍拍僧袍,笑道:「嘻嘻,小僧也曾作過這種猜想。然而事實到底如何,等你到達邪魔的皇城后,或然可知。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假想,只會讓我們誤入歧途哦。」

「也對!那在下唯有砥礪前行,希望能夠不負祖師所託,得償所願。」厲無極洒然一笑,隨後,將雕刻著「勿忘我」的須彌戒交到了化身手中。裡面,有乾坤鼎、三塊麒麟玉牌以及司馬義的須彌神戒。

化身若是回到了蒼瀾大陸,肯定是要去蒼莽山一趟,將須彌神戒交回給千機門。

而在這之前,他還要再去一個地方,解開那埋藏在心中已久的疑惑。 嗡!

暗黑色的妖丹,綻射出幽幽黑芒。萬千光芒交織融匯,如同一片巨大的黑幕,擋在了這遠古天鱷的頭頂。

轟轟轟!

雷雲翻滾,雷霆暴烈。毀滅雷罡在滔天巨浪的呼應下,席捲一切,聲勢駭人。

而妖獸的氣息在這一刻也彷彿到達了頂點。望著肆虐橫掃、足以毀天滅地的滾滾雷劫,遠古天鱷陷入了瘋狂狀態,它所剩無幾的鱗甲片片倒豎而起,強悍的獸軀瞬間暴漲了一圈。

粗壯鋒利的前爪朝天揮舞,發出刺耳的空氣摩擦聲,令人望而生畏。

無盡雷霆,不斷壓迫。

瘋狂妖獸,戰意燃燒。

恐怖雷劫中,一股讓人顫慄的力量輻散而開,至強的威壓籠罩天地。

「吼吼!」妖獸仰首不屈,粗壯鋒利的前爪閃耀著森冷懾人的寒芒。它瘋狂地摧動妖丹,毫不猶豫地迎了上去。

蓬!

伴隨著一聲驚天巨響,雙方直接短兵相接。天地震蕩,空間扭曲變形,血海猛然間被撕裂,洶湧海浪飛灑四濺,化作一陣狂風暴雨。

厲無極瞳孔驟縮,這雷劫比起他曾經渡過的返虛天罡劫強了何止一線。即使以這隻遠古天鱷的獸軀強悍,也被碾壓得血肉橫飛、慘不忍睹。

轟隆隆!

天雷聲回蕩在血海上空,久久不息。遠古天鱷鱗甲飄落,巨大的身軀在雷霆中顯得那樣微不足道,它的吼聲漸漸變得低沉起來,已然接近於哀嚎,讓人不忍卒聞。

萬丈雷罡,咆哮如龍,似乎是並不打算給這隻遠古天鱷喘息之機,以摧枯拉朽之勢劃破穹蒼,勢不可擋。

狂暴的力量充斥在天地間,一圈圈令人窒息的環形氣浪疾速旋轉,扭曲向下。十方血海波濤洶湧澎湃,海面震蕩不休。

咔嚓!

忽然,雷霆中響起一個清脆的開裂聲。隨後,只見半空的巨大黑幕如同玻璃一般爆散破碎,衝擊的力量向著四面八方涌去,空氣和海水盡皆被震成了粉末。

「不好!他快擋不住了!」采綠杏眼圓睜,駭然出聲。

話音未落,又是數道雷罡轟然落下,將這遠古天鱷猛然掀翻,形勢已然岌岌可危。

厲無極輕嘆了一聲,能夠成功渡過八次天劫的大妖,萬中無一,更何況是這靈智不高的血海凶獸。不過現在身為似人似妖的修士,看見這隻遠古天鱷渡劫無望,他心中同樣惻惻然。

「大兄弟,你能否幫幫他?」采綠遲疑道。她是樹木類妖獸,防禦力比起一般的妖獸要弱上幾分。然而渡劫主要是依靠肉身之力進行硬抗。只有經受住那無盡雷劫的千錘百鍊,才能最終破繭成蝶。

在這一方面,厲無極的表現比起大多數修士甚至是妖獸來,都要強悍得多。無論是防禦陣法還是煉體大成,絕對可以讓他人羨慕復驚嘆,剩下的或許只有嫉妒。更何況他已然吸收了真龍精血重鑄妖身,單從肉身的防禦力上看,估計就是用「逆天」二字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大姐,如果上去幫忙的話,或許它同樣渡不過這次天劫,而我也會因此而遭受到反噬。」厲無極面色稍顯猶豫。

他曾經也有過幫助師祖忘仙老人渡大雷天劫的經歷,那一次如果不是藉機修鍊戰神鍛體,結果到底如何,恐怕依舊吉凶未卜。

現在要他上去出手助這素昧平生的遠古天鱷渡劫,心中委實難以決斷。

「大兄弟,但且一試,聊盡寸心。否則將來定然會留下些許遺憾。」采綠滿眼不忍,神情幽幽,似有躍躍欲試之意。

厲無極衣袖一揮,點頭道:「好,在下這就上前,請大姐為我掠陣。」

說話的這片刻的功夫,遠古天鱷凄厲的哀嚎聲穿透耳膜,回蕩海天,帶著濃濃的不甘與深深的絕望,一如那英雄末路,讓人聞之不禁悲從中來、黯然神傷。

厲無極更不遲疑,心念閃動,乾坤鼎迅即飛出,旋轉間急劇變大,朝著前方猛射而去。

當!

碩大的乾坤鼎疾若流星,如同一隻青色的大銅盤,摧山攪海,氣吞山河,在毀滅雷罡即將擊中遠古天鱷的一剎那,將其擋了下來。

轟隆!

天道盛怒,雷霆咆哮。一聲震天雷鳴猛然響起,穿雲裂石。

隨即,上方天空,無數雷雲從四面八方奔騰彙集而來,陰陰沉沉,翻湧下壓。

誰敢逆天心,是為大不敬!

這個小子,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一而再,再而三的對蒼天進行挑釁,簡直是師可忍、叔不可忍!

太過目中無人!

今日,天道吹鬍瞪眼、氣沖牛斗,化作雷霆之怒,必將驚天動地……

……

十方血海,無名小島。

一隻類似猿猴的異獸雙眼微眯,趴卧在水潭旁邊,狀甚舒適。忽然,它聽見遠處隱約傳來一聲驚雷,響遏行雲,不由疑惑抬起了頭。

這種天氣,並不像是有海上風暴的天象,為何驟然間會有雷鳴響起?異獸目中精光閃閃,立刻對著旁邊大樹上的猴群吼叫了起來。

天生異象,事出反常,此必有妖,不可不防!

正在這時,旁邊的潭水突然汩汩有聲,翻滾不止。瞬息之間,一具森白的骸骨從水潭中倏忽躍出,朝著驚雷傳來的方向破空而去。

見狀,異獸貌甚焦急,口中發出唧唧怪叫,也追在後面沖了出去。卻受困於無邊大海,站在海島邊沿,捶胸頓足,一副悵然若失的樣子。

這隻異獸,是厲無極前些年進入十方血海時,採摘須彌果小島上的二灰。那具骸骨,自然便是二灰口中的老祖。

此人,當初在忘晴川渡劫時,隨同厲無極一道出手,將那小島強勢托起,不使顛覆,一身修為簡直功參造化、莫測高深。

老祖附身在骸骨之上,撕裂空間,瞬息萬里,眨眼便來到了驚雷炸響的中心。

抬眼處,一隻小山般的海上妖獸正口吐妖丹,在前方的無盡雷罡中拚死渡劫,最可怕的大乘天劫。

大乘天劫,乃飛升雷劫之前的最後一重雷劫,是成就金身、問道成仙所必須邁過的一道坎。如果不能渡過,則靈台不明、成仙無望。

恐怖雷霆,滾滾而下,恢弘浩蕩,聲勢震天。

吼吼吼……

這隻海上妖獸的嘶吼聲異常低沉,聽上去疲憊異常,顯然是無力與毀滅雷劫對抗。但是令人驚詫的是,在它龐大的獸軀上,卻有一個青色的身影迅如閃電,不停地揮動衣袖,憑藉著自身的力量,替那巨獸將漫天雷劫盡皆抵擋震散。而溢散的雷罡,則全都被一隻疾速旋轉的青鼎收取,無一遺漏。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那渺小的青色身影,一臉無畏,對抗雷劫的同時,袖中不時有金光符文射出。他傲然立於獸軀之上,看上去竟是如此的高大,氣概無雙。

巨大的海上妖獸,正是那隻苦渡八次天劫的遠古天鱷。此時,它那顆閃爍著瘮人幽芒的黑色妖丹,散發出的衝天妖氣在雷罡中不斷消融瓦解、湮滅無形。

片刻后,妖丹漸漸失去色澤,黯淡無光。

可是,他並沒有絕望,而是重新燃燒起了對大道仙緣嚮往。

因為在最後關頭,突然有人出手助他抵擋毀滅雷劫。對方居然敢在這種時候現身上前,實在是大出所料。這名出手之人的周身妖氣衝天,隱隱間透著一股無上的神獸威壓,令他頓時心驚不已。

難道這位道友是一條渡過了八次天劫的龍種?可是他為什麼要幫助我?

不過這隻遠古天鱷此刻並沒有時間思索這些,天劫還沒有結束,它必須抓緊一切時間儘快恢復妖力,希望能夠把握機會成功渡劫。

只因他對這出手相助之人能夠在雷霆中堅持多久,心中全然無底,自然也就忐忑難安。

任何時候,將自己的命運寄托在別人的身上,都是一件愚蠢而危險的事情。作為強大的妖獸,這隻遠古天鱷顯然並不樂意如此。

轟轟轟!

雷霆咆哮,似有不甘。

無數可怕的雷弧聚攏在一起,閃耀著黑、金、赤、黃、紫五彩顏色,連天接地,翻江倒海,蕭蕭落下。

這一刻的雷劫,席捲天下,一往無前,威力比起剛開始時,已然強了數倍不止。那波瀾壯闊的磅礴氣勢,地動山搖,海覆天崩。

遠古天鱷不由暗暗驚服,想不到這出手之人的實力如此強大,居然能夠在這樣狂暴的雷罡中面不改色、應付從容。

漸漸地,他緩過了氣來,妖丹重新綻放光華,可怕的獸瞳中凶芒暴射,一片血紅。

生而為妖。既已有幸成為大妖,又怎能不努力突破八次天劫,奪取造化,問鼎至道仙緣。

吼吼!

遠古天鱷昂首怒吼,咆哮震天,嘴中兩排猙獰的尖牙鋒芒畢露。它甩動著粗壯有力的長尾,強大的妖獸氣息在周身肆意流淌。

渡天劫,最後一步必須由自己完成。

只有經過雷劫的洗禮,吸收無盡的雷元之力,它的妖軀才能脫胎換骨,激活血脈之力,成就妖獸金身。

無論是妖獸還是修士,只有鍛造出金身,才有希望在最後一重的雷劫中不被絞殺,飛升成仙。

這隻遠古天鱷冥冥中若有感悟,它已經不願繼續躲在青色身影的庇護下。

這次雷劫,幾乎是相當於給了兩次機會,如何這還不能安然渡過,那將來的化身仙獸也不過是水中撈月。

咻咻咻!

就在這隻遠古天鱷抖擻精神,準備迎接更為可怕的雷霆時,青色的身影猛地射出了十幾道金光符文,一股奇異的空間之力,陡然出現在海面之上。

恍惚之間,似有一座浩瀚的防禦陣法被激活,緩緩運轉,氣貫長虹。 絕世陣法,運轉不息。宛如一張無形的巨嘴,將漫天雷罡盡皆吞噬。

天道陡然老怒,嗔目切齒,五色雷霆,傾瀉而下,連天接地,綿延不絕。

遠古天鱷扭動著妖軀奮力騰空而起,它桀驁甩動長尾,彷彿與那天上劈落的雷弧連到了一起,狠狠地抽打在雷雲中心。

嘭嘭嘭!

恐怖的氣爆聲旋即響起,一圈圈彩色的氣浪洶湧如潮,向著四面八方迅疾蔓延開來。

青色的身影在陣法啟動的剎那,衣袖輕揮,身形飄逸如風,猛地向後退去。待到堪堪退到陣法邊沿,毀滅雷罡竟然瞬間暴轟落下,直接炸響在他的頭頂。

噼啪!

水桶般粗壯的霹靂扭曲空間,轟鳴不止,宛若噬人巨蟒,眨眼間將青色身影吞沒。

然而片刻不到,一隻青銅色的古鼎倏忽顯現,從雷雲霹靂中盤旋飛出,射向了後方遙遠的天空。

轟轟轟!

穹蒼咆哮,狂烈如龍,化作無邊雷霆,朝著那隻青色古鼎憤怒追趕而去。

好個目中無人的小子,欺天太甚,此事休想輕易揭過!

咚咚咚……

五彩雷霆噴涌肆虐,好像已經瘋狂了一般,不斷地轟擊在鼎身之上,發出陣陣如同浪潮般的沉悶巨響,震蕩天際。

雷雲翻滾,疾旋的古鼎,看上去就好似那茫茫雷海中起伏不定的一葉扁舟。不論天雷如何狂暴,始終破浪乘風,如履平地。

正所謂:

真龍尋道傲蒼生,雲海霏霏誤渡劫。

一曲長歌吟不盡,輕舟短楫去如飛。

……

時間漸漸流逝。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間,波濤洶湧的血海之上,一個可怕的妖獸怒吼聲響起,直衝霄漢。

緊接著,浩瀚的雲海之間,一顆漆黑深邃的圓珠冉冉升起,閃耀著清冷的幽芒,破開了那血海上空的無邊黑雲。

隨後,黑雲如同是收到了無聲命令一般,聚攏收縮,徐徐後退。轉眼的功夫,便消散無形。

陰沉的天空,旋即恢復了光明,其變幻之快,讓人簡直是目瞪口呆,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哈哈,嬴少空在此謝過道友了,還請道友現身一見!」慢慢恢復平靜的海面上,一隻小山般的巨獸昂首擺尾,驀然變幻成了一名身穿黑衣的魁梧壯漢,踏立虛空,放聲大笑。

豪爽笑聲,恍如一片實質音波,滾滾蔓延,湧向四面八方。

Prev Post
“靈奴!”聽到趙小川的問題,牧童沉聲道:“這些怪物都是曾經守護輪迴昇仙圖的僕人,他們將自己的靈與血全部奉獻給了輪迴昇仙圖,所以才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Next Post
厲無極一臉正色,「大姐,目前還未有太多發現。只知道魔域是以軍團形式作戰,而且他們的魔器威力十分巨大,能夠讓普通魔民越幾級戰鬥。現在,魔域大軍在始魔子的號令下,已然朝著瀚漠洲集結,這也是祖師的擔心之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