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

顏芷月回答的簡單又直接。

聽到這話,鳳輕邪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雖然我聽聞的並不多,但是凰族那個地方據說是最陰暗血腥的存在的……」

凰族聖地,真的等同於煉獄。 凰族聖地,等同於煉獄。

煉獄的可怕在於那些鬼魅的遊魂,以及烈火中掙扎的死亡瞬間。

但是,凰族聖地的可怕卻再於人心,別的地方你都可以講道理,都可以去堅持自己的決定,但是在那個地方卻根本沒有任何規則,想殺就殺,想如何就如何。

因為沒有規則,沒有任何的束縛,所以才更加可怕。

這也正是鳳族和凰族的不同之處,鳳族雖然也有鬥爭,但是和凰族相比較來說卻變的小巫見大巫了。

鳳輕邪的話,使得冷凝的臉色微沉,她不由看向顏芷月:「少主,我們……」

「我必須去。」

這個回答可謂是無比堅定。

接著,顏芷月看向冷凝,唇角微揚了一下:「放心,你家少主不是個弱包子,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到是不怕那些什麼地獄的。」

地獄。

曾幾何時,她生活的地方就是地獄!

所以,就當回家了,又怎麼樣?

無謂就好。

反正,這個所謂的凰族聖地,她絕對去定了!

……

一路西行。

走了沒多遠,周遭原本還有綠色的樹木,但是卻不知為何顏色變得越來越奇怪,最後踏入凰族的一道界限,已經是觸目的鮮紅顏色。

紅色的樹葉不斷飄落,隱隱夾雜著血腥的氣息。

這樣詭異的場景,令冷凝警覺的保護在了顏芷月的左右,面色可謂是無比的深沉,只是還未來得及說話,顏芷月卻率先開口道:「為什麼我覺得似曾相識?」

這種近乎極致的畫面與氣氛,彷彿在她的腦海中還有另一個地方的存在。

冷凝皺了一下眉頭,才試探性的問道:「少主說的是,虛無之地?」

「對。」

就是虛無!

銀面魔君所在的虛無,進入之前就是這種詭異的氣氛。

不過,相比較來說,這裡的氣憤卻更為極端一些,只是剛剛踏入便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錯覺之感……

顏芷月走了一段路,才再次開口道:「氣憤不太對勁,你們兩個都小心一點。」

「……好!」

鳳輕邪吞了吞口水,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驚恐之色。

見此,顏芷月丟給他了一個盒子:「有危險就一顆顆的丟。」

鳳輕邪當然知道這是什麼,神情竟變得無比興奮了起來:「哇,炸彈……」

「……」

忽而!

一陣狂風席捲,接著地上那片片血一樣鮮紅的樹葉被隨風揚起,伴隨著一股強大的靈力席捲而來一道蒼老的聲音:「何人,膽敢擅闖凰族聖地?!」

時間極緩,氣憤變得無比詭異。

顏芷月上前一步,並掃視周遭:「遠方的來客。」

「來客?」

蒼老的聲音發出了一聲詭異的嘲笑,接著冷聲道:「入我凰族者,需要破了這入門的陣法,你們自求多福吧!」

伴隨著這句話,狂風變得更加詭異起來。

那強大的力道使得三個人的身子皆是被吹得後退連連,特別是鳳輕邪如果不是冷凝和顏芷月拉著的話,現在怕是早就被吹的無影無蹤了。 顏芷月冷著臉,掃視著周遭不斷計算著各種情況……

忽然,狂風四起。

風凌冽的宛若一把把尖銳的刺刀,不斷席捲到他們的身上,沒多久便將三個人劃得遍體鱗傷,雖然傷痕很淺,但是那疼痛的感覺卻不斷的蔓延著……

感覺到危險,顏門令不斷往顏芷月的周身輸入靈力,然而卻始終如同石沉大海,根本起不了半點作用……

這般情況下,冷凝連忙大喊:「少主,我們怎麼辦?」

「……」

顏芷月感覺著身體的疼痛,根本來不及去回答。

正在這時,一股溫暖的力量竟擴散開來,那力量似乎是從內散發出來的,片刻間便將他們三個人的周身設置上了一股保護層。

寵妻成癮:冷麪前夫太難纏 更令人驚奇的是那保護層不斷抵禦住了狂風,竟還在瞬間將力量反擊了回去!

「砰!」

漣漪的巨響。

再空氣中炸裂開來,原本鮮紅的樹林竟極速轉換,很快便換成了一片鬱鬱蔥蔥的竹林之內,觸目皆是鮮嫩的綠色。

鳳輕邪看到這裡,滿是驚喜道:「我們進到了凰族裡面了!」

「嗯。」

顏芷月點了點頭,接著便從懷中拿出了幾枚丹藥,分別給冷凝和鳳輕邪服下:「接下來,我們要更加小心才對。」

一個入門陣法,就已經如此恐怖了。

裡面想必更是機關重重才對。

鳳輕邪看著周遭,眼中亮晶晶的:「我都沒想到,這輩子不但去了可怕的外圍魔都,現在還來了凰族聖地,這簡直是太有趣了呢!」

「有趣?」

冷凝白了他一眼,才繼續道:「你的小命丟了,你就不覺得有趣了。」

正在這時,不遠處出現了一聲聲打鬥的聲音,伴隨著血腥的氣息擴散在空氣中,可謂是令人不寒而慄。

三人靠近了些許……

只見,前方一男一女手持長劍,臉上皆是帶著一股血腥與殺戮,女子冷笑著:「一群智障,敢嘲笑我!」

「好了,已經全都宰了,你就別生氣了。」

「哼!」

女子似乎還不解氣,竟再次揚劍刺向了其中一個已經死了的人,咬牙切齒道:「殺千萬遍都不解很!」說完,她便轉身先行。

見此,男子夜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只留下了一地的屍體與不斷瀰漫的鮮血……

沒一會兒,三三兩兩結伴而行的人到了這裡,他們一路上有說有笑,直接從屍體上踩了過去,那表情沒有絲毫的改變,似乎根本沒有看到這樣的情況……

臉上只有冷漠。

深入骨髓的一種冷漠……

鳳輕邪看著那畫面,臉色微變:「這裡的人,真……」正常情況下,看到這麼多的死人,表情至少要改變一下吧?

可是,他們如此的冷漠,如此的態度,根本已經麻木了一樣,完全激不起他們的半點波瀾之氣。

所謂凰族,真的是殘忍沒人性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時間極緩,空氣宛若被靜止了一樣,安靜的可怕……

顏芷月看著前方,眉頭微微皺著,她一把捂住了鳳輕邪的嘴:「別說話。」 「……」

死寂般的靜!

原本正在走的人們,停下了動作,開始掃視周遭……

在掃視的時候,那滿是殺氣的眸子當真宛若一個個的魔鬼!

顏芷月捂住了鳳輕邪的嘴,隨之便屏住了呼吸,就這樣僵持了一段時間之後,那些人才擺手道:「怕是什麼小動物之類的,我們走了。」

「對啊,別打擾他們吃這些美味了。」

「哈哈哈。」

伴隨著詭異的笑聲,很快這些人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顏芷月這才鬆開了鳳輕邪,小傢伙被捂久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嚇死我了……」

冷凝連忙警告:「在這裡你想活命,那就要謹慎一些,知道什麼時候應該說話,什麼時候應該閉嘴!」

剛才那種情況,一不小心就可能會惹上事端。

最強特種兵之龍魂 剛剛來了這裡就惹事,那絕對不是一個明智之舉。

小傢伙被這話說的,有些委屈:「我知道的,冷姐姐,你……相信我。」

「……」

冷凝看著鳳輕邪的表情,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態度對一個孩子來說,似乎是過於重了,不過,她冷臉久了,卻也不知道要如何才好。

顏芷月看了一眼二人,不由一笑:「好了,我們趕快入城吧。」

「好。」

走了一段距離,他們便來到了一座城池之下。

鳳鸞鏡劃分為三塊,一個是鳳族領地,一個是外圍魔都,另一個則是凰族所在,三個地方就猶如三個國家,各自有各自的規則。

鳳族以富麗堂皇的為主要,魔都則是魔獸的所在地。

而他們現在來到了凰族則是一個其他領域的人,根本就不敢踏足的地方,這裡多數都是凰族的人,就算有少數外來的人等級也皆是達到了巔峰的武者。

正因如此,當顏芷月三人進入了城中之時,可謂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其中有探究更有些隱隱的殺戮之氣。

顏芷月掃視了一眼,唇角不自覺掛上了一抹微笑,她看向其中一個女子問道:「我可否向你打聽一個人?」

女子眯了眯眸子,眼神並不和善:「什麼人?」

「我的一個朋友,名為鬼王。」說著,顏芷月眼中似乎有流光閃過,帶著些許哀怨:「他剛帶我們進來的,可是剛我貪玩走散了,所以我很想儘快找到他呢。」

「……」

抬出了紅衣鬼王的名號,加上顏芷月的適當示弱,已然使得一些人的表情明顯變得柔和了許多。

女子掃視了顏芷月一眼,眸光卻依舊銳利:「你是鬼王的朋友?」

「嗯……」

眸光流轉,顏芷月有些哀怨:「其實,也不算是朋友,只是他需要我藥王府的丹藥,所以把我請過來的,卻不曾想走散了。」

「……」

藥王府,丹藥。

這樣的話語,成功使得所有人眼中的殺氣都收斂了起來,一些人甚至有些精光閃過:「原來,是有用處的人,難怪這麼弱能進來我們這。」

那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有稍微的轉變,殺氣已然在一番話后消散乾淨了…… 「原來是藥王府的人呢,據說你們那丹藥挺厲害的,不知……」

說這話時,那人朝旁邊的一個人說了一個眼色,隨即一人便上前道:「既然你是藥王府的門主,那應該有丹藥可以證明自己吧?不如拿出來讓我們長長見識,可好?」

「……」

齊刷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顏芷月的身上,眼中亦是掛上滿滿的玩味兒之氣。

顏芷月站在原地,眼中的情緒始終清冷孤傲:「鬼王來之前,可沒有說過,要我當街拿出丹藥來證明自己的。」說這話時,她可謂是將架子端的極好。

「這樣的話?」

女子手持長劍,上前走了一步:「你是說需要一個理由,對吧?」

「……」

顏芷月皺眉,有些防備的看著面前的女子。

不知為什麼,這人一出現就讓她感覺到了殺氣……

只見,女子眉眼帶著一股英氣的陰狠之色,她掃視了周遭一眼之後,最後目光落到了一個年幼圍觀的孩童身上,接著唇角微揚:「如此來說的話,那就是很簡單了!」說著,她忽然旋身揚劍將其刺向了一個孩童,當劍身沒入了孩童的身體時,那滾滾落下的血珠帶著一股腥甜的氣息。

「……」

時間極緩。

周遭的一切都變得宛若靜止了一樣……

除了顏芷月這邊的人,其餘的人臉上根本連半點流轉的姿態都沒有,只有無盡的冷漠之氣,那種冷可以說是空前的冷,冷到令人深入骨髓,冷到令人窒息……

女子眉梢微挑,原本就冷硬的五官便的更加陰狠起來:「現在有人要死了,你總可以本著醫者仁心,救治一下吧?」

Prev Post
所以,對方的真實年齡與他的外在長相一致,是個表裡如一的男孩。
Next Post
至於他怎麼跟自己正牌女友解釋,那是他的事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