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行動,都注意安全。」

她的話,自然不會有人反對。

不用防著監控,只需躲避來回巡視的人,這讓行動方便了很多。

這個不被人知的4人小組,在幽暗燈光的掩護下,動作迅速的在各種掩體間穿行著。

可他們轉了一大圈,幾乎是各個角落都走遍了。疑似的人,倒是看到了不少,但最終,全都被判斷為是假的。

不只是這樣,那個叫叴耶的臨時首領,他們也沒有看到。

人藏到哪裡去了呢?

「沙沙沙沙沙……」

由遠及近的腳步聲傳來,有巡視的人向著他們這裡過來了。

閻宸指向了不遠處的一座假山,意思很明顯。

幾人動作輕快的向著那處潛去。

剛將自己藏好。

兩人的巡視小隊,正好抵達了先前他們那處藏身之所。

還好,動作快。

「這麼找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小情兒咱們來分析分析,那個叫什麼耶的,真的會在後花園這片區域嗎? 殿下不好惹 別是我們一開始的方向就錯了。」

一圈下來除了讓心速過快,其他的再沒收穫的連月,不由得提出自己的意見。

會不會他們一開始的行動方向,就是錯的?

「不會像他們這些人,最大的特點就是狡猾還有殘忍。他們會為了達到目的,不惜犧牲一切,但卻不包括自己。

在前面沒有適合藏人的地點,而無論是大廳還是樓上,都是被打擊的重點目標,他不會將自己放在這麼危險的地方。

而去除這些地方,那就只有這個後面的大花園能藏人了。」

連月的話被慕尚情否決了。即便搜了一大圈,也沒有找到叴耶這個人,可她的直覺卻是一定還有什麼地方,沒被他們搜尋到。

可是,還有什麼地方呢?

該找的地方,他們似乎全都找過了。

一時間都陷入了沉默。

時間一分一秒的往前走,眼看著離那10分鐘越來越近了。

奎警戒,慕尚情垂眸沉思,連月雖然神情緊張,可卻也百無聊賴。畢竟這不是她專長,實在無事可做,能做到不拖後腿也就是不錯了。

而閻宸呢,則是目光犀利的,查看著四周。

就像慕尚情講的,該找的地方都找了,那還有哪裡?沒有,那……

目光瞬間定到了一處。

就在這時,握在慕尚情手中的手機,突然傳來輕輕的震動,很輕。若不是被拿在手中,都無法讓人察覺。

慕尚情眸光一閃,看去,閃爍著的那六個小點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連接成功的顯示。

將特製耳麥上的按鈕,兩長兩短按了4下,手機屏上這才顯示了通話兩個字。

只有這個特製的耳麥,才能連接上通話。否則即便會打開這個手機,有了這個頻段,也無法和另一邊的人通話。

「我是驚蟄。」

…… 通話連接成功的瞬間,一個壓低的聲音從耳麥中傳來。

那渾厚的聲音即便壓得很低,聽在人的耳中也有一種被春風包圍的感覺。清涼,卻讓人心情舒緩。

「我是慕尚情。」

她報的是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另一個代號。明確的傳達了一個信息,這裡還有其他人。

「現在在什麼位置?可安全?可有發現?」

雖然很想敘敘舊,可明顯時機不對。責任在前,謹而慎行。

「我們的位置是在後花園,目前來看還算安全。我們的目標是尋找可能存在的肉「彈」,和那個叫叴耶的臨時首領。不過到現在……」

說到這裡的時候,慕尚情突然停了下來。原因是閻宸在這個時候,給她打了一個向上看的手勢。

順著方向看去,高處除了樹冠沒有其他的。入眼的是一顆又一顆的鬱鬱蔥蔥。

可隨即她便想明白了什麼。

是了,怎麼把這個忘了。

舉行慈善拍賣酒會的這個地方,是一家大型會所,懷念。

和其他的地方不同,它的選址不是在繁華的市區內,而是在一處人跡不多的半郊區。

這個會所一共有5棟不同風格的建築,每一棟的用處都不同。

而舉行酒會的這個地方,則是位於中間處的拍賣樓。

會所的老闆是一個女人,可能因為性格的原因,整個會所的環境都趨於清幽的布置。

就像這個後花園,山山水水不說,更是錯落生長著無數高大蔥鬱的樹木。

既然地上沒有,那是否在高處呢……

「出了什麼問題。」

一下子斷了聲音,讓人不由得緊張。若不是聽到呼吸聲平穩沒有任何異常,怕就不只是緊張了。

「沒有。只是我想,應該發現了。」

藏得在深的跳蚤,也終該是要被找到的,不是嗎?

「讓你的人在在可行的情況下,讓3樓、4樓、5樓,靠近後花園的位置,觀察外面的高樹,看是否有異常的地方。我在外面輔助你們。」

與其說是在同步消息,作輔助,還不如說慕尚情是在直接下達命令。

那語氣,可一點都不是屈居人下。聽著的人倒是沒有半點生氣,只是莫名的想笑。

慕尚情在說話的時候,觀察著每一棵樹頂,特別是那些挨著窗邊的。

是的樹頂,那是被他們忽略的地方。

「你們小心。」

聯繫到人,還有意外收穫,在這處處都不順心的時候,讓驚蟄的心情有了一點好轉。

不再打擾端一段的人,下達命令。他們才是主要部隊,活不能都讓別人幹了……

沒有設備,只能用肉眼觀察。在不靠近那些大樹的情況下,要找到隱藏起來的人,還真是挺難的。

此時的慕尚情心中有些慶幸,幸好他們在找人的時候沒有選擇樹做掩體,否則現在已經暴露在敵人的「槍」口下了。

看著臨窗附近,一共有19棵符合的大樹。如果要依次檢查過去,加上躲避的時間,大概需要12分鐘。

這個時間肯定是不行的。所以眼下只有一種可行性,那就是分開行動。

思緒轉了一圈,慕尚情已經有了決斷。

「小月亮,這裡的隱蔽性很好,我們出去以後,你就在這裡藏好。外面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出去。」

「你們……注意安全。不用擔心我,別的不行,把自己藏好的本事還是有的。」

連月沒說什麼,鄭重的應了下來。當聽到慕尚情叫她小月亮的時候,就表示事情很嚴重了。

「這把「槍」給你留下防身。別往回推,以我的身手,有它沒它區別不大。而且我也不是去打仗。」

將東西推給連月,慕尚情便迅速的向左側閃去。

只是臨走前給了閻宸眼神,雖然不是隻言片語,但那注意安全的意思,閻宸卻是看懂了。

至於分開以後要是有了發現怎麼聯繫?和慕尚情同款的耳麥不止一個,奎把一盒都拿來了,每人分一個不在話下。

幾人的速度都很快,只一眨眼的功夫,便都失去了蹤跡。原地只餘下連月,惆悵若失。

慕尚情是往左搜尋,閻宸嚮往最右邊,留下的中段位置,自然就歸奎來管了。

不到20棵大樹,平時的時候溜一圈,用不上兩分鐘就都看明白了。

現在卻成了難題。

沒有熱感成像裝備,光靠肉眼去看,避免被發現還不敢離得太近,種種制約下,要將每一棵樹上的情況查看明白,還真是挺費勁的。

樹冠的高度和葉子的密度,完全成了視覺阻礙。探查因為它們的阻隔,在浪費僅剩不多的時間。

這種情況,急也無用。

只能耐著性子仔細在仔細的查看。

「可在?」

邪王強寵:至尊毒妃不好惹 在慕尚情查尋到最後一棵樹無果而有些失落時,耳麥里傳來了驚蟄的聲音。

「有事?」

她那漠然的性子,說話的時候從來都是直奔主題。

考慮對方心情什麼的不存在。

「我的人剛剛回報,因為視線阻隔嚴重,在不暴露的情況下,並不能看清對面樹上的情況。」

很簡單的話,但慕尚情卻聽出了裡面的蘊藏深意。我的人上不去,這個碉堡只能你來攻克了。

「目前掌握,左邊臨窗那六顆樹,沒有發現任何敵人的蹤跡。其他的,稍後才有結果。」

「你們分開行動了?」

「時間不允許。只有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準確的信息。不必緊張,我們都不是普通人。」

知道驚蟄在擔心什麼,慕尚情渾不在意的回著。

把春風拂柳的小尾巴藏起來,現在的這個場面,對他們來講就是個小case。

他們三個雖然做不到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但在這樣的組織中,殺個進出還是有可能的。

現在不過是找個人罷了,難也不過是因為時間太少了。

「不要大意。我這邊再讓人仔細查一遍,或許是漏掉了哪個地方也猶未可知。」

雖然可能性很小,可驚蟄還是打算讓人再查探一遍。

對於驚蟄的這個做法,慕尚情不發表意見。

畢竟凡事都有個萬一在。

「等等!後花園位置西側,五樓第2個窗口,紅榕樹上;再向東移第二棵楓樹上,四樓的位置。

兩棵樹上都發現了人的蹤跡,但無法確定哪一個是叴耶和肉「彈」所在的位置。而且……」

就在慕尚情和驚蟄通話即將結束時,她的耳麥中,從另一個頻段傳來的說話聲。

是閻宸。他收尋的那個方向,在最後的方位,找到了那個探查的目標。

可棘手的是,他發現的是兩處地方。這讓剛有的一點明確,便陷入了另一個困難中。

在和慕尚前分開后,閻宸就向著靠西側也就是最右邊的方向潛了過去。

摸過去到是很順利,可是搜尋時進展卻不樂觀了。

怕暴露蹤跡,只能在遠處觀察的閻宸,在潛到第7棵樹,也就是最後一棵樹的周邊時,仍舊沒有發現異常。

可就是因為什麼都沒發現,讓他皺起了眉。心中總是有種感覺,忽略了什麼,可就是找不到。

將升起的煩躁壓入心底。

越到這時候,越要冷靜細微。

因為心中的那抹感覺,閻宸並沒有依照先前約定的那樣,返回集合的地點。

他目光沉沉的盯著不遠處的樹,就彷彿要給她盯出朵花來。

不過在他這麼猛瞧下,還真看出花了。讓他的眸光,都不由得亮了起來。

紅榕樹大概有8到10米高的樣子,不算太高,可卻有著兩人伸手合圍的身材。粗壯的枝幹,從三米多高處便開始茂盛的生長,在被繁盛的枝葉籠罩,形成一個碩大的灌頂。

繁盛的枝葉雖然有很多都被修剪了,但靠著建築這一邊為了形成美觀的協調性,被留下了很多。

在清涼的晚風吹動下,火紅的榕樹,輕輕的搖擺著自己的枝葉,彷彿在用那絢爛的顏色,同這漆黑的夜打著招呼。

而上閻宸眼前一亮的東西,就是在那恣意搖擺的瞬間,撞入眼中的。

他在那些伸向樓頂的枝幹上,看到了一抹烏銀色,是鋼絲繩。那顏色夾雜在火紅和深色的樹榦之間,很模糊。

如果不是因為閻宸當時在想事情,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那裡,即便枝葉晃動,才小指粗的鋼絲繩也不可能瞧的見。

畢竟太高了,人的肉眼可見度還是很有限的。

只是今夜的月亮太過圓亮,而那烏銀色,無法做到徹底阻隔月光。

這個情況讓閻宸的眼睛跳了一下,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想著無處可尋,沒想到就這麼送到眼前了。

Prev Post
“走,跟我一起去看看歐陽雪。”尹琿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而後看着沈菲菲道:“去不去?”
Next Post
鐵衣在我旁邊喊了一句,“鬼獸結界!這針咽餓鬼竟然能凝結出鬼獸結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