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喪心病狂的屠殺了他們一全部落村莊,無論是杜阿拉的族長還是班圖酋長都異常的憤怒。在確定了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后兩人一起找到了略麥隆總統保羅比亞,要求政府為他們的子民報仇,並且把這事公諸於眾。

很快,美軍屠殺咯麥隆一個村落五百多平民的事情傳了出去,在咯麥隆政府還沒有和美軍協商好的時候,一隊大概三百多人的咯麥隆士兵衝到了美軍營地,強烈要求美軍把兇手給交出來。

略麥隆的士兵和美軍發生了激烈的爭吵,隨後爭吵升級,雙方交起了火,美軍死十一人傷四十三人。嚓麥隆三百多人只有不到兩百人回去。一百多人都被美軍打死在美軍營的之外。

而心中同樣有著怨氣的美國大兵把這件事情當成了咯麥隆政府的主使,在沒有任何命令的情況下一千多名美國大兵突然包圍了咯麥隆總統府。並且抓了咯麥隆總統保羅比亞。讓這起事件進一步升級。

亞瑟得知這一連串的消息之後把手上的電話直接摔了出去,之後他親自帶著大隊憲兵乘坐運輸機抵達咯麥隆,釋放了比亞總統並且親自道歉,把和咯麥隆發生衝突的美國大兵全部抓了起來。另外關於屠殺平民一事亞瑟也承諾一定查個清楚。這事亞瑟壓根就不敢承認,這起事件實在太嚴重,影響也太惡劣。) 雷電大作,傾盆暴雨從天空灑下。

閉上雙眼的上帝開始傾聽從現世傳來的悲哀,將要落幕的舞台劇,最後的結果又會如何?

不錯不愛 教堂外的黑夜之中,原本蹲在那裡的人影站了起來。

從背後抽出那把巨大的武器,雨滴隨著鋒利的刀刃低落而下,激起細小的水花。

步伐有些搖晃,動作有些僵硬,可是臉上的表情卻並非緊張和慌亂,反而是露出了十分有趣的笑容。

人總是最追求什麼,人總是會渴求什麼,所以,人才會去破壞什麼。

小時候,對周圍的一切都會提起興趣,因此可能會將家人的收音機拆開,來看看裡面的結構。

電線、電路板、電池、擴音器,等等都顯得十分新奇。

然而破壞之後,當時的自己卻無法修復。

就算將其按照原本的樣子組裝起來,裡面的零件還是散落的一無是處。

就好比大多數人不會長大一樣,一旦破壞了什麼東西,就無法再次將其修復起來。

幸福只要一丟失,就難以尋找。

它不是燈塔,會指明你的方向,反而是潛藏在黑夜中的陰影,努力躲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嗤笑著,嘲笑著。

那麼,想要解決這一切最簡單的方法便是死亡。

只要失去了神明,就不會感到痛苦和悲傷,就算是不幸,也會以這種方式迎來終結。

那樣的話,會有人覺得幸福嗎?

或許會有。

或許沒有。

然而那與自己無關,夏目不過是想要嘗試著『拯救』而已。

吶。

「你們。覺得不幸嗎?」

頭髮被雨水打濕。身上的傷口也被淋到。全身就像是從河裡出來一樣。

夏目每走一步都會激起水花,站在教堂外的他,吸引了兩人的視線。

沉重的呼吸聲宣告身體的負擔,有些抖動的手指正在抗議遲緩的自己。

是要自己行動嗎?

夏目在外面,聽著裡面的悲鳴和嘶吼。

間桐雁夜抬起頭,睜大雙眼,嘴巴也快速一開一合。

你不懂,你不懂。你不懂,你不懂,你不懂。

誰沒有愛過人啊!我也有啊!我一直都有啊!為了那個人!我才努力到了現在啊啊!

不要!不要那麼說!求你了!不要!我喜歡著那個人,一直!一直以來!

啊!?為什麼?!為什麼可以說出那樣的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雙手緊緊掐住對方的脖子,倒在下面的葵緊緊掙扎。

沒有鬆手,加大力道,雁夜陷入瘋狂。

再度邁開步伐,夏目舉起了手中的刀刃。

「既然這樣的話,就一起死去好了。」

反轉刀刃,從上往下對著間桐雁夜的背部插了下去。打算貫穿兩個人的胸口,那樣的死亡。才是最終的幸福……

不過!

混蛋!大叫著的雁夜抱起了地上的葵往旁側滾動,在他懷中的葵發出大聲咳嗽,就算被雁夜救了一次,也使勁的撕扯他的衣服,扳開他的手指,企圖從他那邊逃離。

夏目歪著頭,不太理解間桐雁夜的行動。

明明都打算殺死對方了,卻又拯救了遠坂葵,這還真是令人驚訝的行動。

所謂的愛恨可以相互轉換,難道是真的嗎?

夏目攤開手,盯著對方的兩人。

「反正都會死,讓我幫你們介錯難道不好嗎?」

「去死吧!」

粗暴的將葵推到自己身後,間桐雁夜跟夏目對峙起來,抬起右手的他對準了夏目,臉上再度冒出青筋,如同在臉上爬行的蟲子。

夏目並未做出任何防禦動作,只是站在原地說了一句話而已。

「那個孩子,還在我的手中。」

這句話讓間桐雁夜停了下來,他驚恐的往回看去,再驚恐的看向夏目。

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混亂,一切的一切都變成了這個樣子。

已經要結束了,差不多要崩壞了。

他大聲咳嗽著往後退去,將葵推到遠離夏目的地方,接著,整個人跪在地上,紅色的鮮血從咳嗽的他的眼睛和嘴巴、鼻子裡面流了出來。

移動視線,目光落在夏目身上。

「你,咳咳,你想要什麼?」

首富小村醫 「想要的東西嗎?」

夏目回想起過去想要的禮物,可結果卻是什麼都沒有得到,現在變得已經無所謂了。

想要的東西和能夠得到的東西是存在著巨大差別的。

如果非要說有什麼想要的東西的話。

「我想要聽聽你的實話,為什麼參加這場戰鬥,那樣的話或許放你們走呢。」

「我的,實話嗎?」

間桐雁夜不想要在這裡戰鬥,他用手擦掉血跡,從地面上站了起來。

「實話?既然你想要聽就告訴你好了!反正都是一群混蛋魔術師!什麼聖杯!什麼英靈!全部都給我去死好了!」

嘶吼著,間桐雁夜垂下了肩膀。

「我為什麼參加聖杯?還不是為了將櫻從你們這群令人厭惡的魔術師手中拯救出來!只要可以得到聖杯的話,葵姐就可以和櫻重逢,間桐家也不會找她們的麻煩,那個時候,一定可以回歸到原來的時刻,大家能夠一起野餐,一起享受陽光,就可以遠離這些不幸了!」

「雁夜?」

「閉嘴!咳咳咳。」

讓遠坂葵停止說話,他咳出大量的蟲子和黑色的液體。

「所以我要取得勝利!我要戰勝你們!全部殺死!全部殺死!所有!所有!現在知道了吧,知道的話就把櫻還過來,她不該和魔術師在一起!咳咳咳。」

繼續咳嗽著,遠坂葵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失神地滑落到地上。

她的面前,間桐雁夜對著夏目走了過去。

伸出沾滿鮮血的右手,放佛想要抓住什麼似的伸了過來。

「把……咳?!」

三把鮮明的利刃穿過了間桐雁夜的胸膛,噴出的鮮血濺到夏目臉上,他不由得退後一步。

葵在原地發出慘叫,雙手抱住了肩膀顫抖起來。

「求知、求欲之人,在面對應當做到的事情卻十分猶豫啊,就是因此人才會止步不前,無法前進,你說是吧。」

抽出刀刃,一口吐出黑色鮮血跟蟲子的間桐雁夜倒了下去,身子不斷抽搐,擴散出去的血液流向夏目腳邊。

在夏目對面,甩著刀上血滴的男人,言峰綺禮望向了這邊。

「我們又見面了啊,無心之人。」(未完待續。。)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二十五章非盟驅逐令

討於亞瑟的態度比亞也無可奈然這裡是嚎麥隆。心打手,。美軍是毫無辦法,整個喀麥隆只有不到五萬的軍人,一半還都在邊防地區,拿這些士兵和武裝到牙齒的美軍對抗那是找死。

武力上不如人家,影響上還不如人家,比亞只能催促亞瑟儘快查明真相,略麥隆的老百姓們已經有很多人聽說了這件事情,現在鬧的正凶。就是比亞也不好控制這種局面。

現在的時代被成為信息化時代。這話說的一點也沒錯,事件發生后僅僅六個小時,非洲各地的媒體就發現了這個重大新聞。

五百多平民被殺,這絕對是國際大案,一線記者很快趕往事發地點。不過那裡已經被提前到了的美國士兵給封鎖了,任何人也不能進入查看。

隨後班圖酋長突然把這些記者都邀請了過去,向記者公布了一組組慘不忍睹的照片,這些都是班圖酋長確定此事時候留下的照片,班圖酋長還帶來了幾個僥倖逃生的女孩子,向記者們訴說著當時發生那悲慘一幕的情況。

些記者甚至不敢看那些被子彈打死又燒焦了的屍體,有些屍體沒有完全燒爛,明顯能看出是老人和婦女,還有些屍體明顯很小,一看就知道是沒有長大的孩子。

女孩邊哭邊說著那恐怖的事情,一些心軟的記者甚至都掉下了眼淚。那些美國大兵到他們村裡就開始抓人,把每一個人都趕到了外面,隨後他們審訊著什麼,在沒有問出結果就對這些手無牛鐵的平民悍然開槍,毫無人性的製造了這一慘。

很快,記者們把照片發布出去,幾乎每斤小記者都在控訴著美國人的暴行,一些激進的報紙已經公然批評美國是新時代的法西斯,號召全世界來抵制美國,懲罰美國。

非盟主席納爾遜在看到照片后當場呆立在那裡,隨後打電話給咯麥隆總統比亞,詢問這件事情的真偽。比亞只能把亞瑟的話很無奈的轉告給了納爾遜,並且訴說了自己的委屈。

納爾遜當場暴怒,立即吩咐非盟首腦小組緊急召開非盟首腦會議,同時痛強烈的語氣通告美國,希望他們早日宣布最終結果。 痛會教我忘記你 而且此事不能只由美軍單獨調查,納爾遜準備讓非盟和平軍和記者一起組建個調查團。也去調查此事。

朱奇也發表了錄像講話,指責美國這一獸性行為,並且宣稱美國一定會為他們的法西斯暴行付出沉重的代價。

南非,埃及,利比亞,阿爾及利亞,蘇丹,中非。衣索比亞,網果民尖共和國等非洲國家再次爆發大規模示威遊行,很多人舉起打走美國豬的標旗,聚集在自己的政府面前,向政府抗議開放國土任憑美國人搗亂的行為。

事情越鬧越大,聯合國也對此事表示了極大的關注,俄羅斯和華夏也派代表來譴責美國,就連歐盟這一次也是同樣的態度。只有少數幾個一直抱著美國大腿的國家還在為自己的主子吶喊諸個,其中就有亞洲的韓國和日本。

三天之後,美軍的調查結果還沒出來非盟就公年了最新調查結果。二十幾個女孩子年齡最大的一今後來又和鄰村人一起回來了一次,拿走部分家人的遺物,那個女孩家人被美軍子彈打死的屍體就成為了一個關鍵的證據。

另外還有鄰村人揀走的美軍沒有搜索出帶走的彈頭,加上那些照片。這些形成了一條鐵證鏈,證明咯麥隆慘案確確實實是存在的,美國大兵殘忍的殺害了五百多咯麥隆的平民。

調查結果一出。整個非洲再次嘩然打手,很多國家的軍隊也開始加入示威行列,向著自己的政府抗議,一些**勢力或者武裝也趁此機會拉攏民心,非州各地都有暴亂的趨勢。

美軍此時還在狡辯著,稱非盟的調查結果沒有說服力,堅持說美軍在那和雇傭兵一個游擊隊打了一仗。殺死的都是雇傭兵成員。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證據都對美軍不利,針對美軍的發言很多記者都在詢問,這次和雇傭兵游擊戰激戰的美軍為何沒有任何的傷亡,為何美軍要把所有的屍體焚燒,並且帶走之後現在也不公佈於眾。

世界也都在紛紛指責美國,相比非盟提供的證據,美軍的發言太過蒼白無力,總有種強詞奪理在狡辯的感覺。

8月刀號,一個新的證據又出現在非盟調查組的手裡,這個證據立即把美軍先前所有的狡辯和謊言擊破。

這件證據是一個錄音帶,喀麥隆慘案倖存的一斤。十三歲小姑娘提供的。當時小姑娘的家就在慘案發生的旁邊不遠,

「直,「娘用錄音機錄下了當時發生的切聲音聲音有此混燕…」風特別清楚,但是很明顯的能聽出美軍指揮官暴躁的聲音和村民憤怒的吶喊。

小姑娘之前沒敢說出這件事情來,原因是怕有人拿走了她的錄音機。那個錄音機是她最貴重的東西。是他的哥哥在他生日的時候送她的。平日都帶著不離身。當天美軍來了之後她就開始錄音,一直到暴行發生之後,一盒錄音帶真真實實的記錄了這場慘案發生的經過。

後來還是另外那名年齡大的小姑娘發現了這個證據,才急忙提供給非盟調查團的,聽著錄音帶裡面那名叫卡隆孩子的大喊,聽著美軍指揮官猖狂的聲音,很多調查團成員都落下了眼淚。

錄音帶絕對不是假的,從錄音帶上人們知道了整個事情的真相,美國繼續編造的謊言已經沒人相信。連美國國內部分人都開始質疑起自己的軍隊來。

在全球聳討美軍法西斯暴行和全非遊行示威中,非盟第七屆首腦會議緊急召開了。

非洲多國首腦齊聚在一起,這一次這些首腦們表現的空前團結,會議也召開的極其順利,一天就商議出很多重要的決定。目前各國都有著重大的壓力,美國和雇倔兵軍團的折騰已經對他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在繼續放任下去恐怕他們自己國內就要先亂了。

最後,首腦會議一致通過驅趕美軍離開非州的決議,這次就是穆巴拉克也沒敢反對,埃及再內已經鬧的快不行了。

非盟決定,不歡迎美軍繼續在非州各國和雇傭兵作戰,在提出要求的七十二小時后,所有美軍撤出各國領土,除了非盟提供的港口和美軍的基地外,其他任何地方都不準在出現美軍士兵。

其次,非盟要求美國就咯麥隆慘案給予一個合理的解釋,要求美國嚴懲這次慘案的製造者,給非洲七億多人民一個交代。

非盟首腦會議的強烈態度立即招來非洲人民的全力支持,美國對非盟的態度首先表示遺憾,白宮發言人聲稱,他們不會退出非洲,勢必要將非州雇傭兵軍團徹底的消滅。

美國現在不可能退出非洲,退出來他們無法向國內民眾交代,珍珠港事件鬧的太大,如果就這樣退了回來他們的國際影響力也會大大減弱,以後在想消滅雇傭兵恐怕也很難了。

針對非盟的驅逐令,亞瑟連看都沒看一眼,那個惹出這件事情的布拉德利已經被他送回國內接受審查。對這個惹出這麼大事端的士兵亞瑟也非常的惱火,但是屁股還得由他來擦,美國現在更不能承認喀麥隆慘案是他們做出來的。

8月引號,非盟給的三天時間已經結束,美軍各戰區的士兵依然還在原地,美國壓根就把非盟的驅逐令當成一會事。

非洲各國所有的火氣都升了起來,非盟下達統一指令,要求各國不準薦美國士兵提供任何的支持和服務。同時號召各國聯合在一起組建聯軍。組建聯軍的目的納爾遜沒說,不過這個時候讓非盟和美國開戰可能性也不大,雙方軍力沒得比。連強大的雇傭兵都要暫避風芒,戰力比雇傭兵還要弱的多的非盟聯軍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非盟不會真的和美國打,但該做的態度還是要做出來的,這樣也可以緩解各國國內的壓力。非盟六十萬聯軍很快組建成立,這六十萬人分散在四個地方,也給美國造成了一定的壓力。

雇仍兵軍團這些日子也沒閑著。趁著美軍因為咯麥隆慘案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又連續發動了數十次的襲擊,對美軍各地都有一定的打擊。又有數千美國大兵永遠無法回到美國了。

阿富汗,一道深深的山脈內。一個白人正與一個阿拉伯人愉快的握著手。

「保羅先生,請您回去轉告朱奇總司令和吳庸大老闆,我非常佩服他們的勇氣和實力,同時也願意為他們分憂解難,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阿拉伯人愉快的微笑著,保羅這次秘密給他們帶來了不少的精良武器,雇傭兵在和美軍作戰的時候還能為他們出口武器,讓這位阿拉伯人驚訝的同時也有些感動。

「那就多謝您了拉登先生,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也該回去了,非洲戰場更需要我!」

保羅對著那個阿拉伯人慢慢的揮揮手,隨後上了一架直升機,慢慢的飛離了那裡。

(感謝大家小羽終於擠上分類月票榜!)) 世界上存在著各種可能性。

Prev Post
“行吧!對了,老胡你怎麼跑S市來了?”
Next Post
「老婆,過段時間,我打算帶輕舞去一趟西方看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