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他怎麼跟自己正牌女友解釋,那是他的事情。

聽到電話里傳來的「嘟嘟」聲,韓義立刻上網查詢了番。

正如沈心所說,網上傳的到處都是,連天義官微下面都在問「老闆娘怎麼跑到藤訊上班去了」。

隨後打給何瀟瀟。

令他沒想到是,何瀟瀟出奇的冷靜,甚至都沒問他們昨晚吃過飯幹嘛去了,只是叮囑他在外面保重身體,然後便掛斷了電話。

韓義一想,本來也沒什麼。

就吃個飯而已,連個歪心思都沒動,這麼忙著解釋,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

他就把罪責歸咎到沈心身上了。

要不是她大驚小怪,自己未必會打這個電話。

現在說什麼也晚了,希望何瀟瀟不要多想吧。

……

林慧兒一整天都過的很彆扭。

頭上忽然多了頂「天義董事長女朋友」帽子,感覺非常奇妙。

整個IEG從上到下,都對她恭敬有加;

之前每天都會碰到的「林慧兒幫我帶杯水」,

「林慧兒幫我做份報表」,

「林慧兒……」

今天統統不見了,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上午忙完手頭工作后,下午林慧兒就研究一些方案策劃書之類,提升自己專業水平。

不過到了下午茶歇時,那些來自其他部門同事的異樣眼光,令林慧兒非常不自在。

快到下班時,部門老大把林慧兒叫了過去。

一臉「和藹」的表情問:「工作上有沒有遇到什麼問題啊?」

「……暫時沒有。」林慧兒如實回答。

「那生活上呢。聽說你還住在集體宿舍對吧?要是想換單間,回頭打個報告上來,我幫你到AD那邊申請。」

在藤訊想換單間,級別起碼要到4級,相當於博士生。

另外3級升4級還會遇到瓶頸,就跟練功一樣,跨過去才給你這個待遇。

而林慧兒目前才2級,差的遠呢!

不過她可不傻,老大既然提出來了,級別問題當然由他解決。

一口答應。

部門老大臉上表情更加「和藹」了。

本來還想再問點什麼,一看到下班點了,沒敢「拖堂」,立馬讓她下班。

出了公司大門,林慧兒在鬆了口氣的同時,迅速分析起這件事利弊來。

她是怎麼也沒想到,韓義居然是天義董事長。

早上在看到新聞后,好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不過事實就是事實,不相信也沒用。

現在不是考慮那個老同學為什麼會變成天義董事長,而是接下來該怎麼辦?

林慧兒心裡清楚,這是她人生里的一次重大機遇,如果能把握住,那她就能一飛衝天;

反之,數月之後,她還是會變成那個剛入職的女屌絲,為老員工端茶遞水,干著毫無技術可言的工作;

原本這也沒什麼,但她現在可是堂堂「天義董事長女朋友」,要是回頭再去端茶遞水,性質可就兩樣了。

別人背後該怎麼議論她?

她又該何去何從?

始於微末,直上九天!

既然茫茫人海里,老天爺能讓我跟他再次相遇,就是給了我一次機會!

「我一定不能錯過!」林慧兒暗暗發誓。

就在這時,林慧兒口袋裡電話響了,拿出來一看,正是昨晚她口中「混得最好的周澤楷」。

周澤楷一直在追求她,而她能到藤訊上班,跟對方脫不開關係。

不過現在嘛……

林慧兒任由手機響著,就是不接,一直等掛斷後才裝進口袋,轉身朝北面的創業廣場走去,她記得那邊有好幾家形象設計工作室。

……

……

由於今天是禮拜一,早上新聞出來后,那些八卦人士統統趕著上班去了,到了晚上才正式上線。

好傢夥,天義官微下面那條「老闆娘怎麼到藤訊上班」的評論,點贊數超過6萬;

緊隨其後的則是「老闆娘跟韓老闆真是郎才女貌」,點贊數5萬;

還有諸如「什麼時候結婚」、「早生貴子」等等。

這麼大動靜,韓義朋友自然都看到了。

第一個打電話過來詢問的是王翰。

一接通便哈哈大笑。

「該!讓你小子摳門。」

韓義苦笑不得道:「什麼我就摳門了?」

王翰指責道:「自己什麼身份,心裡沒點數嘛,泡妞居然帶人家吃「路邊攤」,活該被曝光。」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王翰根本不相信,說了句「死鴨子嘴硬」,便掛斷了電話。

然後遠在成督的趙源生竟然也打來電話,拿捏著腔調說:「怎麼這麼不小心啊?」

「……我真是冤枉的。」韓義無語到。

「行了。下回小心點,不要搞得人盡皆知。」趙源生直接給他定性了。

韓義朝斜對面的阮紅玉說:「都這樣,你就說我死不死吧?」

阮紅玉捂著嘴竊笑。

……

此時遠在中海陀普區,某精品小區里。

何瀟瀟二姑何向青正在為女兒收拾行李。

英國跟中國不同,那邊每年分三個學期,每一期的報道時間分別為1、2、3月、4、5、6月以及10、11、12月。

只要在此之前過去就行。

豪門罪媳 何向青一邊收拾,一邊埋怨道:「你看你買的這些衣服,都是什麼啊?

長不長,短不短,又是破破爛爛的;

還有這件,這麼短你怎麼好意思穿出去的?」何向青拎著件齊、、屁小短裙到。

窩在沙發里刷手機的耿凱琳,不耐煩道:「媽,你知道什麼啊,人家國外都是這麼穿的,就你老思想。」

何向青訓斥道:「這不是老思想,這是底線!

女孩子要自愛!

你穿成這樣出去,人家會怎麼看你?」

耿凱琳氣呼呼道:「行了行了,越說越來勁。

我就這麼穿怎麼啦?

哪條法律規定我不能穿短裙?」

兒大不由娘。

何向青也怕把女兒說惱了,只得好言好語相商。

很快母女倆氣氛又變得融洽起來。

這邊耿凱琳在國外社交論壇里逛了一會後,切換到桌面。

說實在話,耿凱琳非常看不起國內社交網站,都是些舶來品,毫無新意,慣常手段就是坑錢。

而且動不動就捆綁推-送,想屏蔽都屏蔽不了。

要知道,這在國外可是犯法的,但是國內這些互聯網公司做起來簡直光明正大。

所以這也是耿凱琳現在很少上國內網站的原因。

留了個微信,然後把桌面上回國后臨時下載的APP全部刪除。

打開微信,編輯了條簡訊發送了出去。

明天要走了,總要跟國內朋友道別一番。

很快傳來「叮」的一聲。

耿凱琳以為是朋友回復了,然後打開一看,正是>「真煩——」

耿凱琳皺著鼻子試圖拖動新聞,想把它刪除。

由於剛做了美甲,甲片抵著屏幕,只有指尖碰到了新聞,直接跳轉到了推-送頁面。

「煩、煩、煩……」耿凱琳嘴裡說著,手指快速點擊著左上角的「返回」菜單。

等頁面打開后又迅速返回新聞。

然而也正是這驚鴻一瞥,讓耿凱琳隱約看到個熟悉的側顏。

「噯——」

耿凱琳驚疑了聲,又折騰回去。

仔細盯著裡面一張放大的側臉仔細瞧。

「看著怎麼這麼熟悉啊?」

耿凱琳仔細看了會,突然間靈光一現,結結巴巴喊道:「這……這不是……那個韓……韓義嘛……」 耿凱琳的表情就跟齊、、屁小短裙被人當街撕掉,轉頭一看,居然還是熟人作案后一樣驚嚇、不可置信。

看了又看,瞧了又瞧,最後才想起來看底下的文字介紹。

「天義科技老闆……」

耿凱琳這幾年一直在國外,天義這個名字聽都沒聽過。

但這不妨礙她從新聞里尋找有用信息。

很快「韓老闆」三個字出現在眼底。

新聞媒體,現在已經統一用韓老闆來代指韓義了。

不過耿凱琳注意到的則是姓。

韓義也姓韓,而且照片里的側顏又如此熟悉。

基本是沒跑了!

耿凱琳立刻切換到桌面,啞然發現,百度剛被她卸載。

「媽-逼的——」耿凱琳恨恨罵了句,也不知道在罵誰。

重新下載百度,隨後輸入「天義科技」這個字。

「唰——」

瞬間,幾十萬條相關信息跳了出來,而置頂的正是天義百度百科。

打開后,耿凱琳立刻朝公司董事長看去,正是「韓義」這個名字。

耿凱琳表情就跟看到外星人一樣,合不攏嘴。

緩了口氣,繼續看。

公司名稱:天義科技。

2018年年營業額:77億。

員工數:約7000人。

Prev Post
「找人。」
Next Post
月恆臉色有些緩和,擺手道:「白秀兒的貼身女婢我也見過,事先並未察覺有絲毫不妥,你最後能夠救下少城主也算是將功抵過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