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珞,你可感覺哪裏不舒服?”辰逸雪用溫潤的指腹輕輕撫了撫她細滑的面容。

金子笑着應道:“沒有,我很好,沒有任何的不舒服!”

“孩子,還好麼?”辰逸雪的目光落在她略顯懷的小腹上,想伸手去觸摸,卻又記着辰語瞳說過的話,神色有些矛盾。

“沒事,別擔心,他很乖!”金子微笑着安慰,心裏卻是有些後怕的。

她昨天傍晚,完全沒有料到那個假扮成農夫的老伯竟會是這次調查案件的兇手鬼腳七,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卻不能不爲肚子裏的孩子考慮,所幸鬼腳七並沒有傷害她腹中的孩子,只是將她打昏,捆綁於此。還好來得及,若不是逸雪和語瞳他們及時趕到,或許她和孩子就要悲劇了。

金子下意識的伸手去撫摸自己肚子,手纔剛剛碰到腹部,便感覺到一陣奇妙的胎動。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覺到胎動,在她身陷危險的幾個時辰裏,腹中的孩子一直很安靜,沒有讓她感到一絲一毫的不適。

金子輕呼了一聲,嚇得辰逸雪忙緊張問道:“珞珞,可是哪裏難受?”

“他動了!”金子眼眶裏有瑩潤的水光,露出潔白整齊的貝齒,笑道:“逸雪,剛剛孩子像是在我肚子裏翻了個跟頭!”

“真的麼?”辰逸雪一臉的驚訝,他向前傾了傾身子,實在忍不住,便隔着手帕,將手輕輕的擱在金子的小腹上,用心感受着。

似乎爲了驗證剛剛的胎動不是錯覺,腹中的孩子興致勃勃的伸了伸小胳膊。

掌心隔着布帛,卻能清晰無比的感受到孩子存在,那有力的胎動,似乎在昭示着他的健康與活潑。

生命真的如此神奇!

辰逸雪清亮的眸子不知何時氤氳起了一層淡淡水霧,錯身在金子白皙的額角上落下一吻,柔柔的道了一聲:“真好!”(未完待續。。。) 第2754章

「所以,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你傳令到八重天的暗棋家族去,讓他們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氣息的來源,不管是人是獸,不管生死,都要見到屍體,確定氣息到底來源何處才行!」九重帝冷聲說道。

「是,主子!」黑衣人聞言說道。

「八重天的陣法盟和丹盟也順便通知下去,讓他們留意最近新來的陣法師和煉丹師,只要是女子全部殺了!」九重帝想了想說道。

「是,我馬上下去安排!」黑衣人說道。

黑衣人退下后,九重帝看著窗外眯著眼睛低聲呢喃道:「墨九狸,不是我不放過你,而是你不能生,否則我就要死!

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會讓你留在我身邊,可惜,這是你的最後一世,看起來我們註定無緣了!」

九重帝想到之前見過的那一幕,眼神就是一冷,一直以來哪怕身邊有一個假的墨九狸,但是他卻從未忘記過真正的神女墨九狸。

本來他想等到真正的神女墨九狸轉世回到九重天宮之後,就將對方囚禁在身邊做禁臠的!畢竟真正的墨九狸已經沒有轉世了,這是墨九狸的最後一世了!

如果對方不答應他完全可以用殺了她來威脅對方,到時候只要對方臣服於自己,他就有大把的時間和信心讓墨九狸愛上自己!

等到墨九狸愛上自己之後,他完全可以殺了身邊假的墨九狸,然後跟自己心愛的女子,逍遙快活!

可是,這一切都在百年前破滅了!

除了他自己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百年前他在進入九重天宮秘府中修鍊的時候,無意中開啟了九重天宮的傳承之秘,原來之前他所得到的九重天帝的傳承,並非完整的!

最後一層九重帝的傳承,就隱藏在九重天宮歷代九重帝閉關修鍊的秘府中,只是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開啟過,他是如何開啟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在最後的傳承開啟,又被他完全融合之後,他才終於知道,整個九重帝的傳承之秘!

原來,九重天的第一位九重帝,就遇到了墨九狸,第一位九重帝第一次遇到墨九狸的時候,是在墨九狸受傷昏迷從天而降,落在了九重天宮后側的禁地之中,那時的九重天宮禁地還不是禁地,不過是九重帝修鍊和療傷的地方!

而當時第一位九重帝正是因為和魔族大戰而受傷了,正在陣法內療傷!

墨九狸從天而降,落在他的面前,第一眼他就對昏迷的墨九狸絕世容貌而吸引了,所謂一見鍾情就是如此,還沒等他碰墨九狸,墨九狸就醒來了,墨九狸看到身邊的九重帝,誤以為是對方救了自己。

因此在看到對方身上有傷的時候,拿出療傷丹藥贈送給對方,瞬間治癒了那名九重帝身上的傷勢!

當初的那名九重帝可不像自己這樣英俊年輕,那時的九重帝不過是一名年邁的老者!

對方為了得到墨九狸,也就故意的沒有跟墨九狸解釋,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辰語瞳就將二氧化碳提取出來了。

她用瓶子收納了滿滿一整瓶氣體,小心的抱在懷裏,趕來花房。

仲秋時節,她的額角竟佈滿了汗珠,臉頰因快速的跑動而紅撲撲的,就像是那枝頭紅透了的果實,透着成熟而迷人的光暈。

進入花房的時,能感受到一股舒逸的涼意,還好事先用冰塊驅散了花房裏的熱浪,不然耽誤多這半個時辰,只怕要出現什麼意外。

見辰語瞳過來,辰逸雪主動起身,將位置讓給妹妹。

辰語瞳笑嘻嘻的對金子道:“好久沒搗弄這些東西了,手生得很,耽誤了些時間!”

“辛苦你了!”金子笑道。

“自己一家人,說辛苦可就生分了!”辰語瞳說完,將瓶口的木塞拔出,循着金子身上沾染着白磷的地方薰了一遍。

二氧化碳的氣體自然是看不到的,但是衣料上沾染的白磷粉,卻在肉眼可見的情況下,漸漸被中和,直至最後褪去消失不見。

辰逸雪難得露出訝色,再看自己的妹妹時,眼底滿是不解和疑惑。

“語兒怎麼懂這些的?”辰逸雪蹙着英挺的俊眉,低聲問了一句。

辰語瞳啊了一聲,笑嘻嘻的應道:“以前在書上看過,具體哪本,我也忘了。大哥哥跟我讀書的喜好不同,我喜歡看些雜書,像調製染料這些化學東西,都是我的興趣之一。比哥哥多懂一些這方面的知識,也尚算正常吧?”

金子抿嘴一笑,辰語瞳現在打哈哈功夫可是見長呢。連她聽了,也是信服的。

辰逸雪認同的點點頭,笑着道:“還好你平素對這些感興趣有所涉獵,不然還不知道得如此處理這白磷粉。大哥哥這次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呢!”

“行了,大哥哥你少自謙了,讓嫂嫂起來活動活動手腳,一會兒下樓更換了衣裳。咱們就可以回去了!”辰語瞳說道。

躺了那麼長時間,金子早就渾身僵硬了,在辰逸雪和辰語瞳的攙扶下。起身活絡了一下筋骨,揉了揉還有些疼痛的後頸。

趙虎領着一衆捕快撤退回衙門,順便向金元稟報搜救過程。

這一次連辰逸雪的情緒也有些微的低落。這一戰,鬼腳七幾乎可以用完勝來形容。最後關頭。他們雖然找到了金子,併成功將她救出來,但這一切,完全在於他的一念之間。

金子看出了辰逸雪的心思,手輕輕的握住他的手掌,勸慰道:“這一次咱們碰到的對手不同於以往,鬼腳七本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成名已久。心謀機智不同於一般常人。其實在一開始逸雪你就已經確定了偵查的方向,不到一個月內。能偵破這樣茫無頭緒的案件,已經非常難能可貴了,就算鬼腳七不給你留下任何線索,偵破案件也不過是延遲幾天罷了!”

辰逸雪反手包裹住金子柔軟的小手,神色漠然的說道:“像鬼腳七這樣的罪犯,智商高,身手好,心理素質更是異常的穩健。這是我接手調查案件以來,遇到的最爲可怕的對手!”

他說完,側首凝視着金子的容顏,心有餘悸道:“幸而這一次你沒有事,不然,我……”

金子噓了一聲,柔柔道:“我是吉人自有天相嘛,自然不會有事的!”

辰逸雪專注的眉目裏漾開笑意,將她摟在懷裏,宛若珍寶一般,小心翼翼的呵護着。

回到辰莊之後,樁媽媽和玉娘幾個自然是一番小心伺候,特別是樁媽媽和青青小瑜幾個,哭得紅腫的眼睛,在看到金子平安歸來的那一刻,又開始肆意的流着淚水,若不是金子心智堅強,主僕幾個就差圍在一起,抱頭痛哭一番了。

從昨天傍晚到此刻,所有人都是滴水未進,其他人還好些,金子現在可是雙身子的人,才安慰了她們幾句話,便已是手腳發軟,渾身沒有力氣。

辰語瞳安排玉娘去先去熬一碗紅糖水過來給金子補充體液,又讓樁媽媽趕緊下去準備清淡可口的飯菜,一行人伺候着金子這個寶貝疙瘩用膳洗漱後,纔將將停歇下來。

金子吃飽喝足,卻沒有多少睡意,窩在軟榻上任青青揉捏僵硬疼痛的後頸。

她知道鬼腳七這個案子還沒有完結,偵探館和衙門還有很多事情要交接,便催促着辰逸雪快去忙正事。

辰逸雪恨不得寸步不離,留在金子身邊守護着,可偵探館內的確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回去處理。雖然相信鬼腳七不會再對金子不利,可他還是將保護金元的暗衛調了回來,留在辰莊保護金子的安全,又遣身邊兩名暗衛去調查金子之前護衛的兩名暗衛的蹤跡。待安排停當後,他才戀戀不捨的起身,乘馬車去了東市的偵探館。

午後,金昊欽和柯子萱聞訊趕來了。

金昊欽並不知道妹妹昨天遇到的兇險,也沒有人知會他一聲,在所有人滿城搜救金子下落的時候,他卻在府中享受難得的清閒。今日若非去了衙門見父親容色愁苦自責,問了趙虎方纔知道昨晚的驚心動魄。

金昊欽一臉愧色,噓寒問暖的關心了一番後,又懊惱自責起自己的失職起來。

柯子萱也是面有慼慼,言行舉止卻難掩將女本色,皺着眉頭憤憤道:“這人真是可惡,瓔珞你與他近日無仇素日無怨的,他憑什麼拿你當靶子?幸而你這一次平安無事,如若不然,就是他死上一千次、一萬次,都不足以抵消一切罪過!”

金子見她說得如此氣憤,深知柯子萱亦是擔憂自己的安慰的緣故,心下溫暖,忙笑着勸慰道:“有驚無險,倒是讓你們跟着擔憂後怕!”

樁媽媽有心要跟想金昊欽訴說幾句,卻被金子用眼神制止了,她只好將口中之語又盡數嚥了回去。

晚膳本欲留金昊欽夫婦用膳,卻聽說金元今晚要回府,金子便沒有勉強,只讓他們都無需掛心自己。

晚間時候,金元也上辰莊來探視金子。

金元紅着眼眶,對這個代他受過的女兒有着無限的愧疚。

淨域 金子對老爹金元沒有一絲怨恨,五年前的那場火災,他沒有堅持自己的想法查出真相,這或許是他的錯,但在當時的情況下,他也有自己的無奈,就算他有心去查,必也會產生來自於上司的種種掣肘。 鄭王天下 至於鬼腳七將她當成兩廂較量的目標,這並不是金元所能控制的事情,再說自己也安然無恙地回來了,沒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又何必爲此傷了本就薄弱的父女情分呢?

金元反倒被金子一番勸說,最後放下心頭枷鎖,方纔一身輕鬆的回了金府。

第二日清早,辰逸雪身邊的暗衛就悄然來稟,已經找到金子身邊守衛的那兩名失蹤暗衛的屍體了,就在辰莊的後山腳下。

原來鬼腳七在殺了前府尹之後便潛進了桃源縣,本將目標定在金元身上,卻無意中發現辰逸雪祕密調遣暗衛去保護金元的安全。鬼腳七對辰逸雪的大名早有耳聞,從殺第一對受害者開始,他就知道辰逸雪必然會出手參與調查,默默地將他當做假想敵。既然他的下一步被辰逸雪算中,那他索性改變了主意,將目標人物定在辰逸雪的妻子、金元的女兒—-金子身上。

金子身邊有暗衛,這是他一早就察覺到了的。

鬼腳七叱吒江湖幾十年,什麼樣的高手沒有見過,區區兩個暗衛,他還不放在眼裏,輕而易舉的解決了。

只不過鬼腳七卻無意再添辰莊裏頭那些奴僕的性命,這才喬裝打扮,在金子毫無戒心之下,將人打暈帶走。

婚情幾許:老婆,劫個婚 兩名暗衛的死讓辰逸雪心頭一震。

他們的武功底子,辰逸雪是曉得的,能將二人悄無聲息的放倒,鬼腳七的功夫可見已經到了登峯造極的程度。辰逸雪越發肯定這一次鬼腳七是有意放過金子,給他足夠的時間去營救,而那兩名暗衛的死,充其量也不過是對於他調派守護金元安全這一舉動的嘲笑和挑釁罷了。

他想告訴所有人,只要他下了殺死一個人的決心,就絕無意外生還的可能。

前府尹亦如是。

聽說在言非卿死後,他便請了護院高手守在身邊寸步不離,可最後依然沒能改變被死神收割性命的結局……

一言蔽之,鬼腳七這個人,實在是個可怕至極的對手!

第三天夜裏,趙虎在西郊的一處山坡上找到了鬼腳七的屍體。

天空中一輪清明的圓月,像是蒼天的眼睛,冷冷地打量着這個世界。

鬼腳七穿戴整齊,表情安詳的跽坐在草叢上,這裏或許是他小時候上山挖過野菜的地方,也許他也曾坐在這裏,憧憬着山那頭的花花世界。這個叱吒江湖的賊王,這個製造了一起起血腥案件的連環殺手,選擇了這樣一個平靜的方式離開了認識,了無聲息地結束了他充滿了傳奇色彩的一生。(未完待續。。)

ps:感謝熙諾諾、書友141126191454518、小小豬妹打賞平安符!

感謝phf771217打賞香囊!麼麼噠! 第2755章

繼續扮演著墨九狸的救命恩人身份,加上貪婪墨九狸身上的絕世丹藥,他隱藏了自己的心思,在得知墨九狸願意留在九重天之後,便封墨九狸為九重天宮的神女,說墨九狸是他的恩人!

而當時的墨九狸,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份,也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出現在九重天,更加沒有知道她留下的是因為什麼原因,反正墨九狸就留在了九重天,又因為她是九重帝的救命恩人,被封神女也沒有人反對。

最後,墨九狸是幫助九重帝帶兵和魔族大戰的時候隕落了!

墨九狸隕落後,那名九重帝十分的鬱悶,他要是早知道墨九狸會隕落,他就先把墨九狸吃干抹凈,再讓對方去打敗魔族了!

但是後悔也沒有用了,人都已經死了,有什麼辦法啊!

但是,沒有想到千年之後,墨九狸竟然轉世重生在九重天,還成為了當時九重天除了九重帝之外,另外兩個隱世帝君天陽帝和天星帝的徒兒!

九重天一直以來都有三位帝君,明面上勢力最大的就是九重天宮的九重帝,另外還有兩名隱世得帝君,天陽帝和天星帝!

天陽帝是九重天諸多宗門的開山老祖,雖然不問世事,但是地位超然!

天星帝則是九重天中九重海域中的始祖,九重天有三分之一的地界是海域,其中兇險無比,少有人能生還,而天星帝卻是在九重海域中,建立了天星島,一直都是九重海域的霸主,就連九重帝和天陽帝都十分忌憚!

所以在那時的九重天中,九重帝,天陽帝和天星帝三人,可以說在整個九重天中算是三足鼎立!

天陽帝和天星帝交好,兩人一直避世不出,兩人名下的勢力,也從來沒有佔據九重天的意圖,因此九重帝也因為忌憚兩人的實力和勢力,又看在兩人避世的面子上,一直和平相處!

直到那時的九重帝,無意中在一次盛會上,看到兩人身邊轉世的墨九狸后,九重帝再也壓抑不住心裡的邪念,開始打起了墨九狸的主意!

可轉世回來的墨九狸根本不記得九重帝,而且又是天陽帝和天星帝的弟子,九重帝根本無從下手,最後九重帝只能來陰的,一點點蠶食天陽帝和天星帝下面的勢力!

並且勾結魔族底下的人,換取到魔界的劇毒,來對付天陽帝和天星帝還有墨九狸。 契約新娘:酷總裁奪愛 但是九重帝怎麼也沒有想到,最後墨九狸不知道怎麼回事,和魔界的魔主帝溟寒好上了!

不僅讓九重帝沒能得到墨九狸,還被帝溟寒重創,差一點隕落了,不過好在他的陰謀得逞了,不僅害的天陽帝和天星帝不得不轉世重生,還讓帝溟寒和墨九狸隕落了!

九重帝不久后就隕落了,在隕落之前因為憤怒留下了詛咒傳承,凡是接受他完整傳承的人,必須要殺死墨九狸,天陽帝,天星帝和帝溟寒,否則接受傳承者,將會遭受到傳承反噬而魂飛魄散! 鬼腳七的案子隨着他的自殺塵埃落定,不過這樁案子所帶來的影響和真相背後的故事,卻不曾因主角的死而塵封。—.

鬼腳七當年的傳奇事蹟、聚榮樓神祕的掌舵人以及五年前坊區的那場熊熊烈火,一時間在整個州府內傳得沸沸揚揚,各種版本的故事出現在茶樓裏,說書人的口中,街頭巷尾的八卦閒談……

金元這些天頂着巨大的壓力,埋頭苦幹,將四起併案處理的血案卷宗資料一一整理校對妥當,準備上交刑部。

至於偵探館後續的收尾工作,則一向是交由慕容瑾完成的。

由於蘭郡主和辰靖從帝都回來了,因案子而受驚的金子略微休息了兩日,便隨着辰逸雪和辰語瞳兄妹一道趕回了仙居府。

龍廷軒作爲按察使,聽聞桃源縣出了鬼腳七這麼個影響頗大,性質惡劣的大案,自然沒有理由不過問。因而他出巡的第一個落腳點,便是桃源縣的縣衙門了。

龍廷軒現在的身份比起英宗朝時期要微妙尷尬,但畢竟他郡王的身份未變,且他與生俱來的冷凜氣質,尊貴逼人,沒有人敢因此輕視於他,對他有一絲一毫的陽奉陰違。

金元初聞逍遙王大駕光臨,驚得臉色都蒼白了,努力穩住氣息,這纔在張師爺的陪同下,出了府衙大門接駕。

龍廷軒穿着一襲深紫色的圓領窄袖錦緞長袍,長身玉立於衙外的石階下。和煦的陽光照耀在他白淨如玉的面龐上,隠見融融光暈在流動,只一雙幽深冥黑的瞳眸。顯得有些冷峻。

金元將頭頂的烏紗帽扶正,整了整袍服,快步下了石階,斂衽施禮,恭聲道:“未知王爺駕臨,有失遠迎,還望王爺見諒!”

張師爺也跟着拱手作揖。唱了福禮。

“都起來吧!”龍廷軒揹着手,目光淡淡掠過金元已添少許歲月痕跡的面容,繼而道:“本王此次乃是以按察使身份替陛下巡視各地政吏。聽說桃源縣纔剛剛出了個極爲轟動的大案,本王身負皇命,少不得過來看看!”

金元忙恭敬的道了一聲是,揚手請龍廷軒入衙。一面道:“下官剛剛纔將卷宗整理完畢。王爺請移步入內查看!”

龍廷軒嗯了一聲,闊步拾階而上,阿桑緊跟其後,在與金元擦肩而過的時候,略微點頭爲禮。

後衙的書房內。

金元小心翼翼的將卷宗奉上去,龍廷軒隨意的翻開了幾頁,這個轟動一時的大案,在毫無現場證據可提取的情況下能在短時間內確定偵查方向。他知道這其中自然少不了辰逸雪的手筆。

撇開私人的感情不提,龍廷軒對辰逸雪的敏慧之纔是萬分欣賞的。身懷如此才學。卻能做到淡薄不爭,這份胸襟就遠非他所能比。

龍廷軒心腔微微發苦,任他殫精竭慮、謀算人心,可蒼天不庇,最終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爲了他人做嫁衣,還將自己折騰得心力交瘁,現在想來,倒是辰逸雪那樣的人生更有意思一些。

他終於明白金子爲何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辰逸雪,並不是自己能力不如他,而是他由始至終能將她放在心頭的第一位,而自己不能,在權勢地位和兒女情長面前,他知道自己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也不怪金子不選擇自己,感性如女子,自然知道什麼纔是對自己最重要的。

龍廷軒的眼神仿若凝着虛空,視線落在卷宗上,神思卻已經飄向了遠方。

金元親自奉了一盞茶上來,輕聲喚了幾句王爺,龍廷軒這才醒過神來。

“嗯,放着吧!”龍廷軒示意金元將茶盞放在几上,隨後才問道:“能完全確定這個黃七就是二十多年前叱吒江湖的鬼腳七?”

金元點頭道:“是,這個完全可以確定!”

他說罷,嘆了一口氣,拱手躬身,“下官有罪,此次悲劇的起源,源於五年前西湖灣畔坊區的那場火災。那時候若下官力查到底,興許今日的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Prev Post
“呵呵,你真的想知道嗎?”
Next Post
“不是!不管哥哥姐姐的事情。”此時的麗麗也自己覺得有些失態,不好意思的抹了抹臉上的眼淚,跟我們說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