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發戶頂個屁用啊,人家安辰可是安氏集團的少董事長。”

“就是,自不量力,還英雄救美唄。”

“英雄最終變成了狗熊。嬉嬉……”

……

“啪–”

突然,熱鬧的教室傳來一聲講課桌被猛然推翻的聲音,但見冷雪鷲憤怒的走向講臺將跨在肩頭的黑色跨包在黑板上狠狠的一甩,而後俏臉一黑、犀利的伸出手指咬牙切齒的指着全教室正在鬨笑的同學罵道:

“媽的,誰在叫?在叫老子砍死你們。告訴你們,李揚可是我冷雪鷲的哥們,以後誰敢笑話他就是笑話我冷雪鷲,不想活的給姑奶奶站出來。”罵道激憤之處,冷雪鷲猛然將頭頂的灰白色鴨舌帽突然狠狠的摔到一位同學的臉上繼續叫道:“猴子、王八,你們兩個給我滾出來。”

“老……老大……”冷雪鷲的話音剛落,便看到一胖一瘦的王八與猴子鬱悶的吐了吐舌頭後快速跑到冷雪鷲的身邊獻媚的笑道。

“你們兩個,給我看看誰還在偷笑?如果看到誰還在笑,一腳給我踹死他。”用黑色跨包將眼前的王八與猴子各自狠狠的甩了一下,冷雪鷲冷哼一聲拉起門口爲了自己而被安辰那夥人揍到鼻清臉腫的李揚便向教室外衝去。

“哎–,冷雪鷲同學,現在是上課時間,你向哪裏去?”門口,戴着巨大黑框眼鏡的女語文老師與冷雪鷲走了一個對臉。

“老師,你的廢話太多了。”冷雪鷲連頭也沒有擡便撂下一句話與女語文老師擦肩而過。

“哎–,冷雪鷲同學,現在可是上課時間啊。”女語文老師鬱悶的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卻看到冷雪鷲已經拉着李揚跑到無影無蹤。

“唉,現在的學生都是怎麼了?”想起冷雪鷲今天上午大鬧會場那一幕驚心動魄的場景,語文老師無奈的吸了吸鼻子嘆了口氣道。不過,當她想到主席臺上那個帥得一塌糊塗的安辰之時,她一張塗得慘白的臉竟是悄然飄上了兩朵紅雲彩。

“哄–”

看到冷雪鷲根本不買語文老師的帳,教室裏那一幫活閻王皆大聲的嘲笑起來。

“你們……你們……上課

。”語文老師氣急敗壞,粗糙的妝梳以及土氣的打扮也在此時顯得格外的不合適宜。

此時,已是夕陽西下,桂花的香氣將整個窄小的院落蔓延。迎着傍晚的夕陽,冷雪鷲慵懶的躺在小院中那把竹椅之上,偶有微風吹過,有飄零的桂花落於冷雪鷲靈動的睫毛之上……

而在院落中的另一角,秦菊花正愛憐的爲李揚擦拭着傷口。

“唉,我說冷雪鷲,是誰竟然出手這麼狠將李揚打成這樣?”秦菊花鬱悶的蹙着眉,一幅比打傷了自己親生兒子還要心痛幾倍的痛惜模樣。

“伯母,沒事的,一點小傷而已。”秦菊花對自己的好李揚很感動,但爲了不使冷雪鷲難堪,李揚故意隱瞞了事實的真相,只是告訴秦菊花是自己與同班同學發生了誤會。

“唉,這一羣小王八蛋,出手也太狠了。”忍不住再次嘆了一口氣,秦菊花看向李揚的眼神中越發顯得慈愛。

然而,冷雪鷲卻對於秦菊花的發問聞所未聞,只是半瞌着眼眸一幅很享受十月暖風的愜意。

“我說,你這個死妮子,老孃不是在問你的嗎?”看到李揚受了傷,冷雪鷲卻一幅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姿態,脾氣一向暴躁的秦菊花“蹭”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便衝到冷雪鷲的面前一把揪起冷雪鷲的耳朵罵道。

“秦菊花,你是母老虎啊!!!”冷雪鷲被秦菊花搞的鬱悶不已,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便險險的躲過秦菊花的霹靂掌。

“對,我就是母老虎,如果沒有我這個母老虎,怎麼可能會生出你這個知恩不圖報的小老虎。如果你聽話一點以你第一名的成績肯定能夠得到獎學金,現在看看,看看……估計連個屁也沒有。”眼瞅着今年臨川高中的獎學金又要下來了,而在這個節骨眼上自己這個惹事生非的寶貝女兒又在學校打架,要知道臨川高中那筆豐厚的獎學金可是足夠他們一家四口三個月的開銷,而如今冷雪鷲卻偏偏惹事生非,牽連了李揚不說,哪個老師還願意爲冷雪鷲投贊成票啊。

越想越急,秦菊花拿起院落中的掃把便向冷雪鷲猛撲過來。

“唉,伯母,您不要怪罪冷雪鷲,我知道伯母您拉扯冷雪鷲姐弟三人不容易。要不這樣,我給父親寫信讓他下次多寄些錢來好給您補貼家用。” 三千鴉殺 李揚趕緊拉住已經火冒三丈的秦菊花,當下勸道。

“唉,李揚啊,你知道的自從冷雪鷲父親去世以後,我是多麼不容易,又是當爹又是當孃的……嗚嗚嗚……”聽到李揚說要救濟冷家,秦菊花當真是感激涕零,可是指望李父給李揚多匯那千兒八百的零花錢根本不夠啊。越想越覺得冷雪鷲不爭氣,越想越覺得自己太委屈,秦菊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泣道。

“秦菊花,你不要哭了,你知不知道家醜不可外揚,你怎麼不扯個大喇叭告訴全夏威市的市民我們冷家欠你的。說句實話,這幾年你那年不是靠我們姐弟的獎學金過日子的?告訴你秦菊花,我以前能得獎學金,我今年還能得,哼!!!我後天就把獎學金給你拿回來。”冷雪鷲最見不得秦菊花哭,她一哭冷雪鷲便覺得心裏像貓抓一樣難受。自從父親去世以後,家中的日子是越來越拮据,好呆冷迪與冷亞都聽話懂事,學習又好。所以臨川高中的獎學金都快變成冷家的撫卹金了。

當然,如果這次安辰沒有出現,冷雪鷲相信就憑她打幾個人的小事校長以及班主任斷不會斷了自己今年的獎學金,但如今冷雪鷲得罪的偏偏是安辰–安氏集團的少董事長安辰啊!!! 越想越鬱悶,冷雪鷲抓狂的大叫一聲而後抓起院中的黑色跨包不顧李揚的阻攔便向臨川高中奔去,而冷雪鷲如野草一樣的性格也在此時大爆發。

話說,她就是給校長下跪也一定要得到今年的獎學金。

“校長,我可以進來嗎?”來到臨川高中已是萬家燈火初上,看到校長辦公室內的燈光微亮,冷雪鷲輕輕的將校長的辦公室敲了幾聲後輕聲道。以前校長總是說自己是個瘋丫頭,進他辦公室總是像山洪爆發一樣直接衝進去,而今天既然有求於人家,怎麼說冷雪鷲也得有禮貌一些。

然而,當冷雪鷲將校長的房門再次敲了幾聲以後,卻依舊沒有人應聲。

“校長?校長?”冷雪鷲歪着腦袋又喊了兩聲,然而卻依舊沒人應答。

“難道校長不在?”想到這種可能,冷雪鷲歪了歪嘴便欲離去。

然而,就在冷雪鷲欲轉身離去之際,她卻從校長的辦公室裏聽到了一種微妙的異樣聲音。

“恩~~,恩~~”

……

這是什麼聲音?聽到這種怪怪的女人的叫聲,冷雪鷲此時確實校長一定是在辦公室內不假,可是校長在幹什麼吶?裏面怎麼會有女人的叫聲?而且這女人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些熟悉。

“恩~~,恩~~”

……

異樣女人的叫聲依舊在輕微的響動,尤其是在此時老師們都已經基本下班的時候則顯得格外異常,而這種叫聲讓冷雪鷲聽來就像在骨頭裏放了萬千只螞蟻,令人聽了身上不免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然而,他們到底是在幹什麼呢?

冷雪鷲很好奇……

算了,不管了,推門進去看看。

冷雪鷲的好奇心一向很重,女人不斷的異常叫聲越發勾起了她欲瞭解校長辦公室內情景的好奇心。反正一腳跺開校長的辦公室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再多踹一次相信校長也不會怪罪自己的,最多也是懲罰掃廁所一天!

打定主意,冷雪鷲便擡起一隻腳“咚”的一聲將校長的辦公室直接踹開。

“恩~~,恩~~”

……

ωwш¸ ttκΛ n¸ ℃O

隨着房門被踹開,女人的叫聲變得清晰起來,而與此同時卻也嘎然而止

“呀–”

“啊–”

緊接着,有兩聲驚異的呼聲代替了女人那聲聲怪異的叫聲。

“校長,對不起啊,你們繼續,你們繼續……”一秒鐘的愣神,當冷雪鷲看到校長辦公室內那張單人牀上兩具緊緊纏繞的赤身luo體的身體之時,鬱悶的吐了吐舌頭,而後抱歉的留下一句話後迅速轉身跑出校長的辦公室。

“奶奶的,校長竟然與校務總監偷情。”校長身下緊緊壓着的那個女人即使是撥了她的皮冷雪鷲都認識,就是這個可惡的校務總監老是喜歡找自己的薦子……

“嘿嘿,自己可否用此事要挾一下校長與這個老女人吶?”轉念一想,冷雪鷲由最初發現校長祕密時的叫苦不迭到此時的嘿嘿壞笑一聲便準備敲詐校長與那個老女人一次,反正臨川高中的獎學金誰得不是得?又不是校長家裏的錢,給誰不是給!

只是,當這個壞注意打定,冷雪鷲的腦子中竟然在下意識中不爭氣的想到了安辰那具黑銅色的結實身體……

“咦!!!”想到那個如惡魔一樣的男人以及今天上午像地獄一般的場景,冷雪鷲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身體,難不成自己與安辰也是在偷情?靠,是他強姦自己纔對。對,自己一定要找個機會報警,一定要將安辰繩之以法自己才能解恨。

只是下意識裏,疼痛感早已經過去的冷雪鷲卻感到下體處那種令人難以啓齒的隱痛又再次來襲。

而就在冷雪鷲正隱入鬱悶之際,卻聽校務總監“彭”的一聲迅速拉開校長辦公室的門,臉色蒼白而慌張的望了一眼門口的冷雪鷲,而後校務總乾咳一聲理了理凌亂的長髮便倉皇離去。

“阿姨,請問您是校長夫人嗎?很榮幸見到您。”誰料,就在校務總監的身影即將轉向拐角之際,冷雪鷲突然對着校務總監的背影惡作劇的大聲喊道。

而校務總監那個老女人在聽到冷雪鷲的這句話後身子不僅猛然一頓,臉色則顯得更加的蒼白,校長不是說他的女人根本不會來學校嗎?怎麼就……

“哈哈……”看到校務總監狼狽的模樣,冷雪鷲幾乎笑彎了腰。

“媽的,這個死丫頭。”驚恐的望了一下週圍並未發現有其他人,校務總監將冷雪鷲恨的咬牙切齒:沒想到這死丫頭竟然敢公開挑恤自己這個堂堂的校務總監!

“咳–咳–”

突然,正笑得上不接下氣的冷雪鷲聽到耳邊傳來兩聲乾咳聲,校長已經站在了辦公室的門口。

“嘿嘿,校長好。” 早安,顧太太 看到校長極其鬱悶的摸了摸頭頂稀疏的頭髮一臉的落魄之色,冷雪鷲趕緊向校長獻媚道。話說,這要是在以前,以冷雪鷲的性子早就將校長取笑得一塌糊塗了,而今天冷雪鷲卻要因爲獎學金的事情來裝孫子……

唉,不管了,大丈夫做事能屈能伸麻,既然有求於人,索性就做一次孫子吧。

想到這裏,冷雪鷲便掏出口袋裏的香菸趕緊雙手遞給校長而後獻媚的將其點着,儼然一個辦事老道的老江湖。

“冷雪鷲,找我有什麼事情?”老奸巨猾的校長一看冷雪鷲的低姿態便知道冷雪鷲一定是有事有求於自己,吐了一菸圈校長也開始在心裏打起了小小九,這死丫頭一定是爲了獎學金的事情,不過只要她能守住自己與校務總監的祕密……反正臨川高中獎學金花的是安氏集團的錢,給誰不是給?與其給別人,還不如給冷雪鷲這個死丫頭,自己也好保了清潔的名譽

“嘿嘿,其實也沒有什麼事。”看到校長轉身回到辦公室,冷雪鷲跟在校長的屁股後面直打哈哈:“其實就是因爲……”

“因爲獎學金的事情?”校長一屁股坐進自己的老闆椅上故意翹起二郎腿一幅高姿態的模樣再次吐了一口菸圈道。

“恩恩恩,還是校長智商高。校長,咱們做個交易怎麼樣?如果你讓我得了今年的獎學金,我冷雪鷲就會把你與校務總監偷……”聽到校長猜透了自己的心思,冷雪鷲習慣性的扶了扶頭頂之上的鴨舌帽索性一屁股坐在校長的辦公桌上繼續獻媚的道。

“什麼?我與校務總監怎麼了?冷雪鷲我還告訴你了,我與校務總監之間只是普通的同事關係。我告訴你啊冷雪鷲,如果你不想得到今年的獎學金,你大可以繼續留在這裏。”聽到冷雪鷲這死妮子竟然要以此事做要挾,校長旋即故意板起面孔對着冷雪鷲吹鬍子瞪眼睛。

“啊??哈哈,那是那是,校長您與校務總監只是同事關係,是吧??”聽明白了校長話裏的意思,冷雪鷲“騰”的一聲從校長的辦公桌上跳下來而後將手中的整拿香菸“啪”的一聲拍在校長的桌子上即可打了一個勝利的姿勢後迅速轉身奔出校長辦公室。

當然,冷雪鷲爲能夠得到獎學金幾乎興奮得要死,一路上她高興得手舞足蹈。

然而,她卻不知道,她的快樂卻被恰巧停在林陰小道上一輛黑色的凱迪拉克的車主看得一清二楚。

“安總,等會準備去哪兒HAPPY?”從凱迪拉克的後座中突然伸出一雙蔥白的纖手,一位嫵媚的女人在繫好胸前最後一顆鈕釦後將正坐在凱迪拉克駕駛座中安辰的頭曖昧的抱在自己飽滿的胸前。

“下車,我還有事。”對着倒車鏡將自己脖間兩個鮮亮的紅脣給隨意的擦去,安辰淡然的道。

“安總,您怎麼能?”聽到安辰這樣說,嫵媚女人的俏臉旋即一沉,飽滿的胸脯氣憤的劇烈起伏着。

“下車!!!”看到這個女人竟然欲想賴上自己不走,安辰不耐煩的將女人摟在自己肩頭的一雙纖手狠狠推開而後再次命令她快點下車。

安辰的冷漠性子早在整個夏威市試圖接近安辰的女人圈中傳開,誰都知道安辰一向不喜歡女人纏着他,如果哪個女人敢一二再再二三的纏上他,那麼這個女人從此以後便不會再有好日子過。

想到此,嫵媚女人便極不樂意的狠狠打開車門下車。

“譁–”

突然,安辰毫無留戀之色的從車口扔出一沓人民幣,而後瀟灑的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哼,不就是一個富二代嗎?”嫵媚女人鬱悶的望着地上的人民幣悻悻的拾起來不滿的暗自嘀咕道。

滿園的桂花香撲面而來,冷雪鷲蹦蹦跳跳的在巷子深處奔跑,聞到不遠處自己院中飄來的桂花香,冷雪鷲再次滿意的狠狠吸了吸鼻子。

“秦菊花,本小姐回來了,伺候本小姐沐浴

。”“咚”的一聲推開自家的大門,冷雪鷲對着正在廚房裏洗碗的秦菊花得意的道。

“哼,你這個死妮子還知道回來啊。”看到冷雪鷲得意的表情,秦菊花是罵在臉上卻喜在心裏:這妮子的獎學金肯定是有眉目了,她每年只要得到獎學金便會得瑟成這樣。

“什麼廢話,這是我的家,我不回誰回?”冷雪鷲對秦菊花歪了歪眼睛,看到院中桂花樹下正冒着熱氣騰騰的洗澡水,冷雪鷲滿足的笑了笑。雖說秦菊花平時是兇了一點,但對自己姐弟三人卻是沒得說,除了愛護還是愛護。

這不,她知道冷雪鷲總喜歡在院裏洗澡,今天就已經爲冷雪鷲準備好了洗澡水。

“老媽,還是你好。”跑進廚房在秦菊花已經失去了光澤與丰韻的臉上留下一個香吻冷雪鷲快樂的奔進院中,迫不及待的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冷雪鷲“哧溜”一聲便迅速鑽進了面前巨大的木盆之中。

十月的天氣,不冷不熱,有微風吹來令人感到愜意無比。

而今天恰好冷迪也不在,冷雪鷲便大可以美美的在院中洗上一翻。

“姐,這道題我不會。”突然,就在冷雪鷲準備閉目養神之際,冷亞卻沮喪的捧着書本向冷雪鷲求救。

“你呀,笨死了。”看到冷亞已經來到了身邊,冷雪鷲愛憐的嘆了一口氣道。

“冷雪鷲!!!”冷亞學習一向努力,在考試時卻總是隻拿第二。而冷雪鷲在初中段時卻總是在沒日沒放的貪玩之中還總在考試中穩拿第一。所以,在秦菊花的心中,冷雪鷲就是冷亞以及冷迪的榜樣,如今因爲一道題再次將冷亞難住,而冷雪鷲又以此取笑冷亞,冷亞當下小臉一暗便顯得非常不高興。

“哎,對不起麻。來,讓姐姐看看。”看到冷亞不高興,冷雪鷲趕緊從水中鑽出來接過冷亞的書本笑道。話說,冷亞與冷迪就像冷雪鷲的命一樣珍貴,她一直記得父親臨終前的話:父親要她一定要好好照顧弟弟與妹妹。所以,對於冷亞以及冷迪的寵愛,冷雪鷲甚至比秦菊花更甚三分。

“啊!!!姐,你這裏是怎麼了?”然而,就在冷雪鷲將注意力完全放在冷亞的書本上之際,卻聽冷亞突然一聲尖叫,旋即冷雪鷲便看到冷亞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上午被安辰在胸部狠狠留下的那一個血齒印驚恐的道。

“噓–”意識到冷亞至所以驚呼的原因,冷雪鷲迅速用一隻手緊緊的捂住冷亞嘴巴的同時示意她不要聲張。

“唔–,姐?”被冷雪鷲死死的捂着嘴巴,更加靠近冷雪鷲身體的冷亞越發將冷雪鷲胸前那個血齒印看得清楚,而隨着冷亞的一陣嗚裏哇啦,她睜大的眼睛突然爆發出兩道驚濤駭浪的光芒,難道姐姐跟其他男同學同居了?

這個想法令剛滿14歲的冷亞大吃了一驚,14歲看似年齡尚小,但在現今這個開放的社會,14歲的冷亞當然知道同居意味着什麼……

“怎麼了?”廚房裏的秦菊花聽到院中姐妹二人的異常,將頭探出廚房詫異的問道。

“啊!!!媽,沒什麼……”聽到秦菊花問話,冷雪鷲趕緊將捂着冷亞嘴巴的一隻手鬆開,而後迅速將裸露在水外、還像兩個尚未發育成熟的青蘋果一般的小胸脯淹進水裏。

“真的沒有什麼?”秦菊花看到冷亞瞠目結舌的表情面露疑色。

wWW ●тtκan ●¢○ “真沒有什麼。”冷雪鷲再次搭訕一笑,用眼睛狠狠的瞪了瞪身邊的冷亞。

“那個,姐背上長了一個粉刺……”冷亞一向最聽冷雪鷲的話,看到冷雪鷲瞪自己,冷亞趕緊吐了一下舌頭撒了一個謊。

“姐,你那裏到底是怎麼了?”看到秦菊花當真信了自己的話又重新在廚房裏忙活起來,冷亞壓低了嗓門心有餘悸的道,話說那裏可是女孩子最爲敏感的部位啊,姐怎麼能讓男生……

“貓抓的。”冷雪鷲的臉一紅,再次怒視了冷亞一眼,示意她不要再問下去。

“可是姐,那明明是一個牙齒印。”冷亞很好奇,姐姐的胸部絕對不是貓抓的,那明明是一個人的牙齒印麻。

“臭丫頭,姐說過了,是貓抓的。”冷雪鷲迅速用浴巾將赤。裸的身體包裹起來而後向屋內走去。

“姐,你是不是同李揚哥哥戀受了?那牙齒印……”冷亞跟在冷雪鷲的屁股後面死勁粘着冷雪鷲。

“聽誰說的?”冷雪鷲回過頭,用清澈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冷亞,她突然感覺到此時的冷亞再也不是幾年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了。

“童子哥哥說,李揚哥哥是因爲你才被別人打的。”冷亞撲閃着她兩隻好看的眼睛乖巧的道。

“丫的,這個死童子,怎麼什麼都說。”聽到童子什麼都跟冷亞講,冷雪鷲不禁怒從胸中來。

迅速鑽進裏屋換上了一條白色小吊掛外加一條只裹住了小屁股的牛仔短褲,腳踏一雙白色運動鞋,冷雪鷲抓起院中的牛仔鴨舌帽便向門外衝去。

“唉,姐,你哪裏去?”冷亞望着冷雪鷲怒髮衝冠的身影不僅吐了吐舌頭,這下童子哥哥又該倒黴了。

桂花的香氣越來越遠,十月的天氣,晚上已經有了些涼意,微風將冷雪鷲牛仔鴨舌帽下微乾的長髮吹起,夜間的冷雪鷲就像一個黑夜精靈敏捷的穿梭在黑暗的巷子中……

遠處,正有三位十六七歲的少年在一家小賣部前吆五喝六的打紙牌,其中有一個人高馬大、皮膚黝黑的少年正吊着菸捲、眯着眼睛、口中還含糊不清的罵着髒話。

“媽的,六子,不許耍賴,出,快點出牌,眼看老子就要贏了

。”突然,童子甩掉嘴裏的半截香菸罵罵咧咧,而後迅速抓起身邊一位身材略微削薄的少年便是迎面一拳。

“童子–”突然,在靜謐的巷子深處傳來一聲鬼魅的聲音,緊接着三位少年便看到有一位身材修長、形象狂傲不羈的少女站在巷子盡頭。

暗淡的路燈將她尚未發育成熟的身體愣是映襯出了幾份性感與妖嬈,修長的長腿配上她不羈的氣質整個人就像“野蠻女友”再世,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的同時卻又不得不忘而卻步。

此時,但見她一張完美的薄脣向上戲虐的拋起一個邪惡的弧度,而後以一個百米衝刺的速度便迅速衝到童子的面前。

“呀,原來是冷雪鷲啊,我當是誰呢?”看到冷雪鷲氣呼呼的衝過來,童子黝黑的臉頰迅速堆上討好的笑容,他眼睛的餘光卻是有意無意的撇向冷雪鷲在緊身白色小背心的包裹之下,在其胸部形成了一個明顯小起伏的小胸脯。

Prev Post
就在尹琿莫名其妙看着這個比五星級大酒店還要豪華的幹部病房的時候,一陣砰砰砰砰的響聲接二連三的傳來。尹琿那仍舊在麻醉劑麻醉下的大腦保持着最後一絲清醒,想看清來着到底是何人。
Next Post
щщщ◆ttka n◆CΟ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