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兒,上天厚待瑤兒,這剎魂鏡是和幽禁禁術一起修煉的上好玄器,能讓瑤兒的幽禁禁術發揮到極致。”

水倍巫師興奮的說着。

“可是我已經走火入魔了,它對我還能有用處嗎?”

庚桑瑤仔細端詳了一下。

“瑤兒,這殺魂鏡可以幫助你不用吸食人的玄氣,可是在你使用幽禁禁術的時候不會遭到反噬。”

水倍巫師似乎比庚桑瑤更加的興奮。

這殺魂鏡的玄氣正好可以控制瑤兒走火入魔時控制不了自己的時候用。

當時看到她走火入魔,她一顆心就像死了一樣,現在有了剎魂鏡,她的心又活了過來了。

“這鏡子當真有那麼大的能力?”

“瑤兒,你契約看看。”

“好!”庚桑瑤快速的用意念逼出一滴鮮血滴入殺魂鏡上。

血剛剛沒入,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庚桑瑤身體裏遊走,似乎是要把她的身體撕裂一般,痛的庚桑瑤臉色慘白,雙脣緊緊的抿在一起。

雖然痛,可是庚桑瑤心裏很開心,這個玄氣太龐大了,她快速的盤膝吸收這強大的玄氣。

而水倍巫師則是快速的在周圍設下屏障法。

永泰宮裏。

君臨天一身黑色的玄衣,他獨自坐在八角亭下喝着悶酒,微微斜靠的身影顯得十分的慵懶。

他想麻痹自己的心,自從見過蘇紫陌以後,他就在也忘不掉蘇紫陌。

就連新冊封的絮貴妃,他都沒有想碰一下的慾望。

君臨天知道,自己陷得太深了。

他自嘲一笑,又端起一杯酒如數倒入自己的口中。

他居然愛上了一個隨時可是殺了他的女人。

心裏即使明白,他此刻也只想醉生夢死。

“吾皇,絮貴妃求見。”

林普達站在君臨天身後,小心翼翼的稟報。 “不見,讓她回去。”

君臨天冷冷地道!

他只是娶回來當個擺設而已,也順便成全了雙方的利益。

“是,吾皇,普達這就去回話。”

林普達看了看君臨天孤寂的背影,心裏升不起一絲絲憐惜。

轉身離去之際,心裏還在腹誹,真是奇了怪了,這次君臨天是見到莊主了,卻記不得他和莊主的過往。

在君臨天多次記得又忘記,又不記得他家的莊主情況下,林普達只當君臨天抽風了。

疆海之王 明天風大一點,他沒準又想起莊主來了。

這幾日沒風,他又把他家莊主給忘記了。

“絮貴妃,請回吧!吾皇今日心情不好,誰都不見。”

林普達恭恭敬敬的站在陶子絮面前說道。

“既然心情不好,那就要多陪陪吾皇纔是,林管家,你就讓本宮進去陪陪吾皇吧!”

寵妃狂魔:土匪世子妃 絮貴妃一臉擔心,君臨天心情不好,會是因爲什麼呢?

對於昨天晚上她沒有去自己的寢宮,她慶幸之餘又非常的不甘心。

她也算生得極美,她一直很有信心,君臨天昨晚會去她的寢宮。

只是她多想了,君臨天居然獨自回了永泰宮休息。

“絮貴妃,現在進去可不是明智之舉。”

林普達微微提醒道。

陶子絮一聽,一臉識大體的笑了笑。

“林管家提醒得是,等吾皇心情好了一點以後,還望林管家通報一聲。”

“一定,一定。”

林普達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

只是,他心裏也在猜忌着這陶子絮入宮的目的,只要不針對他家莊主,她做什麼他都管不着。

“那本宮就先回宮去了。”

陶子絮笑了笑,帶着她的兩名宮女離開。

而林普達轉身回了永泰宮裏。

至於絮貴妃的事情,就是他不傳消息回去,赫管家應該也已經聽說了。

陶子絮帶着兩名宮女出了永泰宮。

她一雙漂亮的眸子裏瞬間染上濃濃的怒氣。

“清茹,你負責監視皇后的一舉一動,一有情況直接用藍音石稟報。”

陶子絮冷冷地吩咐!

左邊的清茹一聽,點點頭離開。

鳳儀宮裏。

庚桑瑤完全把她體內那股強烈的玄氣給收爲己用。

誅仙Ⅱ 體內強悍的氣息,讓她身心愉悅。

“瑤兒,怎麼樣?”

水倍巫師驚喜的看着她緩緩睜開雙眸的臉。

“水倍姨!這剎魂鏡簡直就是雪中送炭,它衝破了我的瓶頸期,幽禁禁術已經突破了五階了。”

“太好了,瑤兒,只要你在使用幽禁禁術的時候不會遭到反噬就好!”

庚桑瑤緩緩從軟榻上站起來。

嘴角邊泛着冷酷無情的笑意。

“水倍姨,體內這股強大的氣息,足以和蘇紫陌抗衡了。”

“太好了,瑤兒,這剎魂鏡還有很多的用處,這古書裏有記載,瑤兒你琢磨一下,後天就是開張的日子了,水倍姨會很忙,現在宮裏又多了一個女人,依水倍姨看,她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瑤兒你要多加小心。”

水倍巫師臉上浮着笑意,這樣她們又多了幾分勝算。

瑤兒修爲越高,越能保護好自己。 “放心吧!她只不過是陶將軍的女兒,她現在還沒有那個能力動本宮。”

庚桑瑤現在修爲大增,正想着要出去走走。

“瑤兒,那我就先走了。”

水倍巫師還有事情,簡單的交代了幾句以後,匆匆忙忙的離開。

赫雲霆和夜輕寒還有沐雲寒來到刑部,門口已經站滿了圍觀的百姓。

吳江已經被提審了。

公堂很寬敞,地上跪着一男一女,正是吳江和那名小姐的丫鬟,還有那位死去的小姐的屍體,用一張草蓆蓋着。

公堂上,柯大人一臉嚴肅看着底下的人。

兩邊站着穿着黑色公服的衙役威風凜凜的。

赫雲霆,沐雲寒的身份在皓月國京城,一般人都不敢隨意的阻攔他們,可是刑部柯大人是一個人秉公執法的人。

三人也很尊敬柯大人。

讓人稟報之後,那柯大人也沒有多加爲難,讓三人進去。

“見過柯大人。”

三人齊齊的行禮。

“二公子,赫管家,你們可是爲了吳江而來?”

柯大人雙眸銳利的看着三人。

“回大人,吳江是我明月山莊的人,吳江做事一向有分寸,而且吳江是孤兒,以他的人品,絕對不會亂殺無辜的。”

赫雲霆犀利的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藍衣丫鬟,正在爲她家小姐的死而抽泣着。

“絕不會亂殺無辜,他不是已經殺了我家小姐了嗎?”

吳江聽完之後,依然是一臉冷靜,他拱手行禮道:“柯大人,赫管家,人不是吳江殺的。”

“你還想抵賴,是我親眼看到你殺了我家小姐的。”

那丫鬟咬牙切齒的瞪着吳江。

隨一臉傷心的擡眸看着赫雲霆。

吳江卻依然面不改色,這麼明顯的陷害,對薄公堂,誰輸誰贏,很快就能見分曉。

在邊境,她和鴻翔可是跟在莊主身邊的人,這樣的事情多多少少見過一些。

“大人,可否容吳江說一下當時的情況?”

赫雲霆看着吳江的表情就可以肯定,人不是吳江殺的,而且以吳江的性格,他對陌陌非常的忠心。

“本官也剛好要審問,那就一起來聽聽吧!”

而夜輕寒則是看着地上的那位小姐的屍體。

怎麼回事?不是死了嗎?

他剛剛感應了一下,似乎還有氣息啊!

他可是神族的巫祝,一個人死沒有死他可是輕而易舉就能判斷出來的。

“吳江,這柳家小姐的丫鬟狀告你殺了她家小姐,你可知罪?”

柯大人鏗鏘有力的聲音迴盪在公堂裏。

“回大人,吳江沒有殺過人,當時吳江和鴻翔正好到了明月成衣店外邊,突然聽到試衣間裏傳來尖叫聲,吳江是職責所在,當時只想保證在成衣店客人的安全,就衝了進去,拉開試衣間的門以後,這位小姐已經倒在地上了,正想回頭叫人,就被這位小丫鬟擋住了去路,硬說吳江就是殺了她家小姐的人。”

吳江把所有的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可是我親眼看到是你殺了我家小姐的。”

兩人各執一詞。

柯大人皺了皺眉頭,吳江說自己沒有殺人,那小丫頭又說親眼看見了。 到底那一個說得纔是真的

柯大人雙眸犀利的看着兩人臉上的表情。

吳江一臉堅定。

那個小丫鬟,卻是強裝鎮定。

柯大人不由得眯了眯眼眸。

赫雲霆早已經聽明白了。

對方可真會挑時間,成衣店的生意非常好!而午時是午膳時間,人會少一些,對方挑了人少的時候下手。

不僅如此,對方是摸清楚了吳江和鴻翔到成衣店的準確時間。

“你們雙方各執一詞,那誰有第三方在場的證據!而這位小姐,經驗屍房檢驗,的確是因爲近距離的玄氣所殺,吳江,你說你沒有殺這柳家小姐,你可有證據證明自己?”

“回大人,當時吳江到了試衣間的時候,就看到柳小姐一個人,並未看到其他人。”

吳江照實回答,心裏即使是知道自己被對方陷害了,可他的確沒有證據證明自己沒有殺人。

“柳家丫鬟,你可有其他證據?”

柯大人看向那小丫鬟。

“回大人,當時在草民身後還有另一位買衣服的小姐,她就在小人身後,當時我們兩人都看到他的手放在了我家小姐的胸口。”

“大人,那柳家小姐正要往地上倒去,吳江是去扶柳小姐的,巧的是,刑部的李隊長當時就在成衣店外,他連現場都沒有看一眼,就斷定是吳江殺的。”

說完,吳江看了看他身旁身型微胖的李隊長。

“放肆,已經看到你現場殺人了,還用看現場嗎?”

那李隊長大聲對着吳江怒斥,沒想到吳江會說的這麼明瞭。

夜輕寒摸了摸下巴,猛的一擡頭,居然看到了站在人羣裏看熱鬧的水倍巫師。

等等,她怎麼會在這裏呢?

對了,地上的死去的柳小姐,巫族的異術……!

哎呀!看他這腦瓜袋,怎麼越來越不靈光了,剛纔怎麼就沒有想明白呢?

夜輕寒快速的用密音傳話給赫雲霆。

Prev Post
葉知秋搖搖頭:“都放了,鬼力太小,於我無用。以後你們抓鬼,非百年以上的,全部不要。”
Next Post
“小姐,你帶的可都是女裝……”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