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千微微一愣,看着我,突然笑了起來,但很快,笑容又散去,看着我再次說道:“這裏已經沒你的事情了,就算是你要幫我,也幫不了,回去吧。”

“我……”

“對不起,我遲到了。”我剛想再說,一聲熟悉的聲音卻打斷了我的話。

我看了過去,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叫做思思的女孩。

我看着她,目光多了幾分警惕,張千不止一遍說過這女孩很危險,讓我不要招惹,張千不會騙我,這女孩肯定有問題。

而且我也看到了,此時張千臉上帶着幾分莫名之色,很顯然,這個女孩的出現,很讓他意外。

“我打擾到你們了麼?”思思看着我和張千。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走了過去,看着她。

“你真想知道呀?”她歪着腦袋看着我。

“告訴我!”我說道。

“那你先請我吃半分熟的牛排。”她笑着說道。

我一愣,隨後便火了,直接吼道:“半分熟,又是半分熟?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偏偏要吃那什麼狗屁的半分熟的牛排,給我發信息的到底是不是你,還有冒充安倩打電話給我的,是不是你!”

我一邊吼道,一邊抓着她,狠命的搖着她的身體。

然而,很快我便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爲我發現,她的身體十分的冰冷,就好像是死人一般,沒有絲毫的暖意。

我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手,看着她,“你不是人!”

“張凡!”張千這時候突然朝我吼道。

我看向張千,更是不解。

女孩卻又笑了起來,打量着我,說道:“你這人好奇怪耶,難道吃份牛排都有問題麼?”

有問題麼?

沒問題!

但是問題是,爲什麼偏偏是半分熟的,這段時間,我被這半分熟折磨得夠嗆,讓我如何能不懷疑?

而且,張千知道這女孩,但是葉欣卻不知道,這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張千還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種種疑問縈繞在我的心中,比英嫂的事情更讓我不安。

如果說英嫂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那麼,這喜歡吃半分熟食物的女孩呢?

我看着她,有點無言,現在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我有點無力的搖了搖頭,轉身慢慢的走回去。

不解,還有點不安。

回去的時候,師父看到了,臉上露出了一絲放心的笑容。

這個笑容讓我心裏微微一暖,這個時候,如果真要說什麼是值得我笑的,那就只有這麼幾個人了。

張千也跟着回來了,走路有點蹣跚,叫思思的女孩也跟着來了,臉上始終帶着笑容,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現在我已經放棄了再問什麼,張千不告訴我,思思也不說,就好像什麼都不關我的事,又好像什麼都和我有關。

而且我心中也有點鬱悶,思思之前告訴我,十二點他她來了,我就什麼都明白了,只是我現在,卻更加的不明白。

徐英華的事情雖然解開了,都是英嫂做的,但是,半分熟的牛排呢?

這纔是我現在最關心的事情。

我看着他們,走到了師父的旁邊,師父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微微一笑,沒有多言。

張千走到葉欣身邊,將葉欣緩緩抱了起來,面色很平靜,似乎並沒有因爲葉欣的死亡而傷感。

“張凡,這段時間,店裏就交給你了,我要離開一段時間。”張千抱着葉欣走到我跟前說道。

“去哪?”我問道。

“這你就不要多問了,總之,店就交給你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想怎麼弄都可以,但是記住,注意安全。”張千說道。

“那你之前說的呢?台山,長青觀呢?”我又問道。

張千讓我活着就去,我現在活着,張千又把店交給了我,那我還怎麼去?

張千聞言,沉默片刻之後才說道:“店我交給你了,你要怎麼做,去哪,關門不做生意,都可以。”

我不由得愣住了,這算怎麼回事?

張千就這樣當甩手掌櫃了,還是說,張千不回來了?

“太好了,以後我就住在這裏了,那樣就天天都有牛排吃了。”一旁的思思突然喊道。

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看着思思,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尼瑪就要賴在這裏了?

“我可以拒絕麼?”我看着她。

“不可以!”思思堅決的說道。

“住下來是要交租金的。”我說道。

“好!隨意!”思思不以爲意的說道。

“我……”

“張凡,就讓她住下吧。”張千打斷了我的話,說道。

我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再說什麼。

張千這才抱着葉欣的屍體,走進了飯店。

“我也走了,你好自爲之,我給你的引魂術好好修煉。”師父在這時候又看向我說道。

“您也走了?”我看着師父,有點感動,我出事了,師父來了,而現在,事情解決了,師父又走了,就連我一聲謝謝也沒有討要。

而我卻一直在嫌棄他,因爲引魂術我並沒有學到什麼。

“是啊。事情告一段落了,現在你暫時是安全的,爲師也沒什麼好幫你的了,現在時候也不早了,爲師也困了。”師父點頭說道。

“有件事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我猶豫了一下說道。

“什麼事?”師父看着我。

“引魂術的手抄本,被我燒了。”我說道。

師父微微一愣,看微低下了頭,有點不好意思。

前夫你滾:總裁的七日離婚契約 然而師父卻沒有罵我,而是笑了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燒得好,哈哈!”

“師父!”我有點無言,燒得好?這是什麼意思。

手抄本沒了,那我還怎麼學引魂術?

那我還怎麼算是引魂師?

“引魂術,其實你已經會了,一法通,萬法通,手抄本沒了,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好自爲之吧。”師父說完,轉身直接離開了。

我還沒來得及多問,師父已經走遠了,我愣愣的看着師父的背影,心中的疑問,更多了。

一法通,萬法通?難不成,我剛纔所用的便是引魂術?會了就什麼都會了?

我擡起左手,看了看,好像也不是這麼回事啊?

“小子,今天你躲過了一劫,不代表事情已經結束了,好自爲之吧。”麪館老闆突然看向我說道。

“還沒結束?”我微微一愣,這話,就像是驚雷一般,讓我的心再次提了起來。

“這才只是剛剛開始。”麪館老闆說道。

我懵了。

馬勒戈壁的,這纔是開始就差點要我命,那以後還了得?

我回過神來,麪館老闆卻也已經離開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

張千雖然還在,但也有走了,師父更是已經走了,現在麪館老闆也走了。

我身邊就只剩下了思思一個人。

然而,這對我來說,卻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我看了思思一眼,直接扭過頭去。 斗羅之造梗抽獎系統 現在我還感覺思思並不簡單,雖然看現在這情況,事情跟思思並沒有什麼關係。

我回到了店中,思思沒有跟來,而是看着我,臉上始終帶着笑容。

我背對着她,卻始終覺得,有種似曾相熟的感覺。本書的讀者粉絲羣,喜歡的可以加

羣號:473978606

在裏面,隨時可以和三點一起賣萌打滾聊天打屁。

歡迎你們的到來。

無圖小說網(WwW.Wutuxs.COm) 接下來的時間,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熬過去了,思思就這樣賴在店裏面不走了,而張千也答應了讓思思留下來,所以我也不好說什麼。

現在,師父,麪館老闆已經離開了,張千也帶着葉欣的屍體走了,百宴飯店一下子變得冷清了起來。

我算是勉強度過了這一劫,在師父他們拼命的情況下,得以活下來。

“我要吃牛排,半分熟的。”思思跟在我後面,說道。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行,我這就去給你做。”

其實我是很想拒絕的,因爲我現在對於思思的身份還很懷疑,最主要的是,那幾封信息,還有那一個電話,到現在我還沒有解開其中的謎團,我總有種感覺,沒有解開,就代表着我還沒有真正擺脫危險。

不過看現在這個情況,要解開,似乎並不那麼容易。

我到了廚房,給思思做了一份半分熟的牛排,思思看上去很滿意,臉上的笑容跟一朵花似的。

原本有這麼一個女孩在眼前,自己看着也應該高興纔對,然而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沒辦法,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牽涉的太多,我要是能夠高興得起來,那纔怪呢。

現在已經快一點了,我坐在大廳中卻沒有絲毫的睡意,思思坐在我旁邊吃着牛排,我看着外面。

外面很安靜,沒有了那些鬼怪,自然就沒有那些喧鬧之聲。

“不要胡思亂想了,過一天,是一天,爲什麼非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煩惱呢?”思思突然開口說道。

我聞言,微微一愣,看向思思,有種恍然的感覺。

是啊,何必呢,糾結那麼多,只能夠徒增自己的煩惱,與其這樣,倒不如過一天是一天,該來的總會來。

我嘆了口氣,站了起來,長長的吐了口濁氣,這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就是要比之前好很多。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聽到了外面一陣腳步聲傳來,我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了從兩側衝來了不少人。

黑暗中,我隱約能夠看到那些人穿着警服。

是陳天華他們來了。

“事情怎麼樣了?”陳天華看到我,直接走了過來問道,安倩跟在陳天華的身邊,也看着我,眼中帶着幾分擔憂。

“算是解決了吧。”我嘆了口氣說道。

“那葉欣前輩呢?”陳天華問道。

“走了。”我說道。

wWW▲ тt kan▲ ℃o

“走了?”陳天華抓着我,片刻之後嘆了口氣,“看來葉欣前輩還是沒有接受我的提議留下來。”

我看着陳天華,張了張嘴,沒有多做什麼解釋。

陳天華這是誤會了,不過誤會也好,要是讓陳天華知道葉欣死了,保不準會出什麼事。

而現在我也不想在有什麼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們怎麼現在纔來?”我又問道。

“我們已經來很久了,不過之前葉欣前輩不讓我們來,讓我們在附近守着,直至剛纔,我聽到這裏沒有動靜了,這才下令過來,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葉欣前輩竟然已經走了。”陳天華說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之前始終沒有看到陳天華他們的身影,原來一開始葉欣就不讓他們來了。

“她怎麼在這裏。”這時,安倩突然指了指思思說道,眉頭微皺着,面色有點古怪。之前她查過思思,知道思思根本就沒有買下徐英華的別墅,而且也知道思思的身份有問題,現在又見到思思在這裏,她如何能夠不驚訝。

我猶豫了一下,說道:“這事說來話長,不過你放心,不會有事的。”

“真的?”安倩皺眉問道。

“我騙你做什麼。”我微微一笑說道。

安倩這才收回了目光, 一手捂着嘴,顯然有點不好受。

“張凡,我還要!”思思這時候吃完了,擦了擦嘴喊道。

我嘴角微微抽搐着,但還是點了點頭,說道:“好,這就給你做。”

“砰!”一聲,就在我剛轉身的那一刻,一聲槍響傳來,“啪!”又是一聲,門邊的玻璃直接歲開。

我微微一愣,感覺背後一陣火辣辣的疼,轉身一看,我的後背衣服已經被擦破,而旁邊的門已經破開了一個洞。

Prev Post
“小姐,你帶的可都是女裝……”
Next Post
我眉毛挑了挑,說道:“可惜啊,你還是棋差一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