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知道,一場大戰就要一觸即發。 “主人,不對,這鬼氣好像不是尋常鬼氣!”

李天霸似乎發現了什麼,驚恐異常地說,臉色在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秦巖皺起了眉頭,他也發現這鬼氣不是普通鬼釋放出來的。

剛纔秦巖以爲這鬼氣是毛家鬼僕釋放出來的。

這鬼氣比普通鬼氣要陰森,要陰冷,就像來自地獄的寒風。

“這是什麼鬼氣?”

“主人,吾也不知道!但是我能感覺到,這鬼氣異常厲害!”

“主人,這鬼氣極有可能是鬼捲風。我們快跑!”

慕容雪菡趕快給秦巖傳音。

鬼捲風?

聽到這三個字,秦巖臉色大變。

他之前在一本陰陽古籍上看到關於鬼捲風的記載。

鬼捲風就像龍捲風一樣,所過之處,無論是人還是鬼,三魂七魄全部都會被捲走。

“那還等什麼,趕快跑啊!”秦巖衝上車,坐在了副駕駛上。

李天霸也衝上車,坐在駕駛座上。

“主人,不好,鬼捲風是從北向南吹過來的,可是我們現在所在的高速只能從南向北行駛。”

高速路是不容許逆向行駛的。

如果秦巖他們現在從南向北行駛,那就相當於往槍口上撞。

“不要管那些了,我們趕快逆向行駛。”

“好的!”

李天霸調轉車頭,一腳油門下去,邁巴赫就像閃電一樣向前駛去。

一路上,秦巖他們遇到好多車。

當這些車看到秦巖逆向行駛的時候,立即給秦巖閃大燈。

李天霸根本不管這些,開着車,沿着緊急通道飛速向前駛去,也不管什麼交通法規了。

現在命最要緊。

那些與秦巖他們擦肩而過的車,剛剛行駛到秦巖他們身後一百米的時候,立即失去控制,“砰”的一聲撞在護欄上。

很多司機和乘客當即車毀人亡。

不過這不是秦巖他們造成的,而是鬼捲風捲走了車上人員的三魂七魄。

“主人,這鬼捲風好像是衝我們來的,它居然一直跟着我們!”慕容雪菡心驚膽戰地說。

秦巖也發現這個情況了,但是卻無能爲力。

因爲鬼捲風的威力太大了,別說是他,就是馬騰飛和馬澤洪來了,也只能逃跑。

秦岩心中好奇,這鬼捲風爲什麼會跟着他們。

“主人,不行了,速度已經爆表了。不能再往快開了!”

“天霸,我記得這裏離九窈公主墓比較遠,我們趕快躲進墓中。”

秦巖覺得鬼捲風再厲害,也不可能跑進九窈墓中吧。

即便鬼捲風真的跑進墓中,他們也能讓蔣婉兒對付。

到目前爲止,蔣婉兒是秦巖見過的實力最強的鬼王。

“對呀!我怎麼沒有想到!主人,前面兩公里距離九窈公主墓最近,一會兒我停下車,你和雪菡立即趴到我的後背上。”

鑽石婚約之至尊甜妻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慕容雪菡也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李天霸開到了目的地,他大喝一聲,一腳踹飛了邁巴赫的門。

秦巖下了車,當即跳到了李天霸的後背上,抱住了李天霸的脖子。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飄到秦巖的身上,一把抱住了秦巖的脖子。

李天霸雙腳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向前彈射出去,眨眼間就跳出十幾米的距離。

但是鬼捲風一點也不比李天霸的速度慢,甚至比李天霸的速度還要快上一些,緊緊地追在秦巖他們身後。

秦巖轉過頭向鬼捲風望去。

鬼捲風看不見也摸不着,就和其他的風一樣。

不過其他的風能吹起沙塵,但是鬼捲風卻什麼都吹不起,只能感覺到陰森的鬼氣就像寒冰一樣,向他們席捲而來。

“該死的!這東西爲什麼跟着我們?”

“不知道啊!主人,按理說這鬼捲風只在冥界地府之中有,我從來沒有聽說人間還有!”

慕容雪菡苦笑起來。

停頓了一下,慕容雪菡接着說:“主人,如果我們有幸能夠躲過鬼捲風,你最好讓你師傅去冥府問一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巖點了點頭,覺得慕容雪菡說的非常對。

馬澤洪與冥府的鬼差有交情,應該讓馬澤洪幫着打聽一下。

“李天霸,你再快一點,鬼捲風距離我們不到五十米了。”

慕容雪菡緊張地說,她現在能感覺到,龍捲風裏面傳過來一陣陣強大無比的吸力,似乎能將她吸進裏面似得。

“我已經盡力了!”

李天霸一邊跑一邊說,根本不敢回頭。

他害怕自己回頭會影響速度。

秦巖此刻也感覺到了鬼捲風的威力。

鬼捲風傳過來的吸力,就像一隻只無形的小手,抓住他的胳膊,他的腿,甚至是身上的每一寸肌膚,要將他拉進漩渦的中心。

特別是自己的三魂七魄,在體內焦躁不安,不停地翻騰着。

重活官路錢途 隨着鬼捲風越追越近,這種吸力就越大。

四十五米。

四十米。

三十五米。

三十米。

當鬼捲風距離秦巖他們不到三十米的時候,秦巖覺得自己的三魂七魄就像被什麼東西拉住一樣,強行向外扯去。

魂魄上立即傳來一陣撕裂之痛。

秦巖忍不住輕聲痛呼起來。

“主人,你再堅持一下,我們很快就到了!”

李天霸感受到了秦巖的痛苦,立即大聲安慰秦巖。

秦巖顧不上回答李天霸,在心中大聲地吟念起安神咒。

就在鬼捲風追到秦巖他們不到二十米的時候,“轟”的一聲,李天霸一腳踩在之前塌陷的墓宮上,鑽進了九窈古墓中。

緊接着,鬼捲風從墓宮上空席捲而過。

周邊的孤魂野鬼當即就像白紙一樣被撕成殘魂,被捲進漩渦之中。

“砰”的一聲,秦巖他們落在墓宮之中,摔在地上。

過了一會兒,秦巖揉了揉腰,從地上站起來,擡起頭向四周望去。

墓宮的牆壁上,繪滿了壁畫,每一幅都栩栩如生。

這些壁畫,畫的是九窈小時候和皇兄皇姐一起上課的情景。

就在這時,壁畫上的所有人都動了。

秦巖發現自己居然就是其中一位國子監的老師,正坐在一個位置上供皇子皇女挑選,而且還穿着唐朝十分寬鬆的衣服。

這些皇子皇女中就有九窈。

九窈正悄悄地看着秦巖,眼中滿是異彩。

嗯?我這是怎麼了?我這是在哪裏?

秦巖擡起頭向四周望去,四周不是國子監的老師,就是皇子皇女。

難道我產生幻覺了?

秦巖念動咒語,再次向四周望去。

這一次他的目光透過一層薄霧,看到自己的肉身站在墓宮中,目光呆滯地看着壁畫。

李天霸和慕容雪菡站在他身邊大聲呼喊着。

不過秦巖聽不到他們在叫什麼。

“既來之,則安之!”

一道渾厚的聲音突然從秦巖的背後傳來,語氣中充滿了威嚴。 秦巖轉過頭,看到一個鬚眉皆白的老者從房門外走進來。

皇子皇女,以及國子監的衆多老師紛紛站起來,畢恭畢敬地叫道:“祭酒大人!”

在唐朝,國子監屬於最高學府,祭酒屬於國子監的最高領導,和現在的校長一樣。

國子監除了祭酒之外,還有主丞和主薄兩名領導。

其中主丞負責學習管理老師和學生,和現在的教導主任一樣。

主薄負責一些其他雜項,比如說老師的錄取,學生的錄用等等,和辦公室主任差不多。

祭酒對着衆人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然後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秦巖,想不到咱們又見面了!”

祭酒目光深邃,秦巖覺得他似乎能看穿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一樣。

“你認識我?”

秦岩心中疑惑無比,詫異地看着祭酒。

“當然了”祭酒摸着花白的鬍子,大有深意地看着秦巖。

奇怪,我的三魂七魄是剛剛被擄進來的,祭酒怎麼會把我當成他的屬下?

莫非我的樣子變成了國子監的某位老師?

秦巖之前看過一些穿越重生小說,某人死後,靈魂穿越過去,附身在另外一個人的身上。

他以爲自己也是如此。

不過當秦巖藉着牆上的銅鏡看到自己的樣子後,卻發現自己就是自己,根本不是別人。

“可是我……”

“可是你是被我揪進來的,所以你覺得我不應該認識你對不對?”不等秦巖說完話,祭酒打斷秦巖的話。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想到祭酒居然還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秦巖,還是剛纔那句話,既來之,則安之。”

“祭酒大人,可是我不想呆在這裏面。請問,這裏怎麼出去?”

“出去?哈哈哈!秦巖,你在開玩笑嘛?我既然把你拉進來了,就沒有想着讓你出去。”

祭酒搖了搖頭,覺得秦巖說的十分好笑。

“祭酒大人,如果你不願意讓我走,那我就只能硬闖了!”

秦巖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祭酒。

我怎麼可能留在這裏,和你們一羣邪靈待在一起。

秦巖此刻發現,無論是祭酒,還是現場的老師和皇子皇女,它們都是邪靈。

原本它們都是壁畫上的人物,沒有任何生命力,但是因爲在墓中呆的時間太長,經過數百年,甚至數千年吸收日月精華,獲得了生命。

“硬闖?哈哈哈!”

末世之這貨什麼鬼 祭酒就像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邊搖頭一邊說:

“秦巖,既然我能把你抓進來,實力自然就比你高出一籌,你說對不對?”

聽到祭酒的話,秦巖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剛纔自己被抓進來的時候,他什麼都沒有感覺到,由此可知這邪靈的實力至少達到了邪靈王,與鬼王、妖王以及天師一個等級。

否則秦巖不可能那麼快就被抓來。

不過秦巖肯定不能待在壁畫裏面。

否則三天三夜之後,自己的肉身一旦死亡,自己就變成了鬼。

Prev Post
「你知不知道一家叫新家和的幼兒園?」樂天問。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