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一晃過去三天了,自從公主狩獵的任務結束後,地獄使者一直沒在羣裏說過話,羣裏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甚至有人建議夜總會要不要重新開業,可以說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發展。

我呢?每天都和林素膩在一起,不是啪啪,就是還在啪啪的路上。

程智則是天天跟在陳旭屁股後面,學習把妹的招數。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

有一天晚上他忽然給我發了消息,興沖沖道:“小白,我終於脫離單身狗行列拉!哈哈!”

我愣了一下,問道:“哪家的姑娘啊?”

程智好像特別激動,直接給我發了張他跟那個姑娘的照片。

我一瞅,當時心裏就是臥了個槽!這tm不是歐陽娜嗎?

“你沒跟我開玩笑吧?她可是蘇飛的人啊!”我當時真的不理解,這傢伙腦子是不是被門擠了。

“沒事,我從大師那裏得到真傳了,肯定把她套路成我們的人,你放心吧。”程智向我保證道。

“哎,你自己看着辦吧,別反手被人套路了。”我嘆了口氣,只能將希望寄託在陳旭的套路上了。

就在我們兩個說話的時候,羣裏突然有人喊道,地獄使者出來了,然後我馬上打開了羣。

地獄使者在沉寂了三天之後,終於發佈了新的任務!

【第十三個任務】:紅黑喜好度投票。

【任務說明】:每人一張紅票、一張黑票,紅票投給你最尊敬的人,黑票投給你最討厭的人。

【紅票獎勵】:成爲死亡遊戲羣真正的羣主,每次任務發佈前,可以在兩個任務中選擇一個進行。

【黑票獎勵】:未知的恐怖!

伴隨着地獄使者的話語落下,羣裏一片寂靜,久違的死亡遊戲重新出現,讓大家都說不出話來了,而我更是驚愕的望着手機,腦中不斷思索着。

這次的任務看上去是一個大衆喜好度的投票,每個人投出自己喜歡的人和討厭的人。這種情況下紅票最多的人,肯定會成爲羣裏的領袖,不只是因爲大家都喜歡他,更主要的原因是羣主的特權。

兩個任務二選一的話,羣主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意願保護一些人。

至於黑票的話,就比較尷尬了,因爲這是一個大部分人都討厭的人,沒有人願意成爲這樣的人。

羣裏在經過死一般的寂靜後,下一刻瞬間炸鍋了……

“這任務有點意思啊,投出來一個在天堂,一個在地獄啊。”

“是啊,你們說未知的恐怖是啥?聽起來好嚇人啊!”

“嗯,不會是什麼滿清十大酷刑吧?什麼車裂、銅烙之類的,那也太嚇人了。”

“你們千萬別把黑票投我啊,拜託了。”

羣裏的人七嘴八舌的討論着,這時候蘇飛忽然在羣裏喊道:“你們把紅票都投給我吧,我成爲羣主後,保證帶領大家活到最後。當然投我票的人我不會虧待他,不僅在以後二選一的任務中,儘量不讓他參加,還會額外獎勵他五千塊錢,怎麼樣?”

聽到蘇飛的話,我愣了一下,他想用金錢收買人心,如果讓他成功了的話,以後他的團隊在死亡遊戲中肯定會佔據主導權,那麼對我將非常不利,我肯定不能讓他得逞。

我思考了一下,金錢收買這種辦法我明顯用不了,因爲我窮,像他那個做法,一人五千,四十多人就是二十萬,把我賣了也拿不出這麼多錢。

當然!林素上次獲得的那個鑽石皇冠看起來挺值錢,可是那玩意不能賣,林素再獲得皇冠之後,地獄使者就私聊她如果賣了會被抹殺,不然我倆早賣了,過好日子去了。

我思前想後,最後決定用文字遊戲忽悠他們,於是在羣裏打字道:“你們別亂投票,這遊戲叫喜好度投票,意思就是你們都要憑自己的本心去投,而不是被收買投出違心的一票,那樣很可能遭受未知的噩運。”

我現在是羣裏公認腦袋最好使的人,我的話,他們不敢馬虎,當下也是議論起來。

“吳小白說的有道理啊,這地獄使者確實喜歡玩文字遊戲。”

“嗯,五千塊雖然不少,但也要有命花,我還是投給自己心裏想的那個人吧。”

一番議論之後,沒有人理會蘇飛的提議了,他被我氣得夠嗆,可是也沒辦法質疑我,因爲我說的有理有據,甚至是他自己都懷疑了,於是他在羣裏問我道:“吳小白,你打算投誰?”

“我投林素,這麼善良的女孩,肯定值得尊敬啊。”我發了個理所當然的表情回道。 可是這點我想錯了,從古至今,善良的人,永遠都是被欺負的那個,而不是受到尊敬的那個。

很快,投票結果被統計出來了:

紅票第一:鄧少彬27票。

黑票第一:張康44票。

看到這個結果,我挺無語的,不過也不是太意外,鄧少彬的性格跟林素差不多,都是聖母類型的。唯一的區別是林素比較博愛,而鄧少彬只對自己人聖母。選鄧少彬當羣主的話,我是沒意見,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了。

而黑票第一的張康,就不用說了,羣裏46個人,有44票投給了他,刨去他自己的一票,只有一個人沒投他,完全就是衆望所歸!不是我們孤立他,而是這傢伙被人討厭是有原因的。

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變態,最大的愛好就是偷拍女人裙底,而且還被抓包過很多次。

按理說這種人應該早就被開除了,可是他偏偏是張若風的表弟,所以一直沒有受到懲罰。每次張康犯了錯,張若風都要替他給大家道歉,說什麼他家裏從小貧窮,導致性格上有缺陷,希望大家多多擔待。

張若風一個大經理親自道歉,我們自然不好說什麼,再加上張康只是偷拍,沒有做更過分的事,所以大家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只是厭惡的話,肯定是有的。

投票結果出來後,羣裏氣氛怪怪的,大家想恭喜鄧少彬,可是話說出來,卻有種嘲諷張康的意思,再加上張康馬上就要接受未知的懲罰了,大家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啥了。

“你們就那麼討厭我嗎?我只是喜歡拍照而已,這是罪嗎?”張康十分痛苦的說道。

聽到他這麼講,我們都覺得很荒誕,這是拍照的問題嗎?

一開始還有人擔心言語會傷害到張康,忍住沒吭聲,可是現在看到他這麼說,羣裏一下就炸鍋了。

“草!張康你說的是人話嗎?什麼叫喜歡拍照而已?”

“就是,你可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觀,我覺得我就夠變態的了,可是跟你一比,真的是打擾了!”

“死垃圾!你這種變態就應該去死,希望黑票的懲罰是最殘忍的刑罰,活活折磨死你!”

話到後面越說越難聽,甚至有個叫趙穎的小姐,直接詛咒張康去死。現在已經沒人在乎他跟張若風的關係了,而且說實話,張若風也沒啥影響力,自從徐然死後,他就已經涼了。

就在衆人紛紛加入咒罵張康的大軍時,地獄使者再次出現在羣裏,而當他的話語出現的一瞬間,所有人都傻眼了,緊接着剛纔罵的最狠的那幾個,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未知的恐怖】:張康被所有人孤立,獲得天煞孤星獎勵,化身死神,效果持續一天。死神狀態下,張康可以用語言殺死羣裏任何一個人,並且決定他們的死法!

看到這幾句話,我面色劇變,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林素看着手機愣了半天,纔對我憂心忡忡道:“竟然是這種獎勵,這下糟糕了!”

“是啊,給張康這種獎勵,就是對所有人最大的懲罰。”我臉上滿是擔憂的說道。

我很清楚一個心理扭曲的人掌控力量,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不僅如此,張康因爲長時間被我們孤立,早就對我們產生了怨恨的情緒,這種情況下,一個處理不好,可能會死很多人,甚至是團滅!

而就在這時,張康突然在羣裏艾特所有人,發了個哈哈哈哈的表情,激動道:“想不到還有這種反轉,真是太好了,剛纔那幾個罵我,詛咒我的,是誰來着?趙穎是吧?”

“張康,你想幹什麼?”趙穎在羣裏喊道。

“沒什麼,只是想用你測試一下,我記得你男朋友好像叫李毅吧?”張康說到這裏,發了一個陰險的表情,然後接着道:“那麼李毅原地螺旋爆炸吧!”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羣裏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幾秒鐘後,就看見趙穎在羣裏歇斯底里的咒罵道:“張康,你這個垃圾,你這個惡魔,我詛咒你,詛咒你下十八層地獄。”

聽到趙穎的咒罵,我們都知道,李毅應該是掛了。

“張康,你不要這麼做。”張若風這時候站出來,說了他一句。

“表哥,你別插嘴,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一夜纏情:女人,要定你! 張康冷冷的警告了張若風一句,然後繼續說道:“你們平常那麼對我,我不過小小報復一下,就受不了了?呵呵……有句話怎麼說來着,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對!就是這句話,現在是不是很貼切?”

羣裏雅雀無聲,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接話,因爲大家都看出來張康就是個瘋子。

“都啥意思?不吭聲呢?”沒人搭話,張康不願意了,他沉默了一會,在羣裏說道:“既然隔着屏幕都不願意說話,那我們就面對面吧,三十分鐘內,全部給我到夜總會至尊包廂集合,三十分鐘後我點名,沒到的我會讓你們死的很難看!”

“張,張哥,我家離夜總會要四十分鐘車程啊。”有人在羣裏焦急的說道。

“哦,那你去死吧。”張康直接冷酷回道,然後那個人就沒音了。

僅僅一分鐘時間,張康就處死兩人,他的心狠手辣,讓每個人都發自內心的恐懼!還有的人直接就崩潰了,比如趙穎,在羣裏憤恨的吼道:“張康!你這個垃圾,我就不去,你殺了我啊!”

“哦喲,很烈嘛! 影後有雙,初心唯一 這樣直接殺了你不是很無聊?”張康先是賣了個關子,然後淡淡道:“這樣吧,白山,我命令你把趙穎給我抓過來,時間到了如果我沒看到趙穎的話,我就殺了你!”

“……”白山無比鬱悶的發了一大堆省略號。

隨着張康的命令下達,所有人都懷着恐懼的心情,朝着夜總會趕去,沒有一個人敢於公開對抗張康,無論是蘇飛、白山、阿銀還是我,因爲敢在這種時候站出來的,不是英雄,而是智障! 我和林素趕到至尊包廂後,剛一進門,就看見張康如皇帝一般,坐在一個人的背上,趾高氣揚。

被他坐得那個人,屈辱的趴在地上,臉山滿是驚恐和羞憤。

這時候,已經來了很多人,一眼掃去,每個人臉上都帶着恐懼的神情,低着頭,一言不發。

我跟林素找了個不顯眼的地方坐下後,林素就小聲問我道:“小白,現在怎麼辦?”

“不知道,先等等看吧。”我低聲回道。

過了大概十分鐘,所有人都到齊了,在死亡的威脅下,沒有人敢抗命。

最後到的是白山,他幾乎是踩着點進門的,他的身後還跟着兩個小弟,正押着被綁住雙手的趙穎。

相比於一開始失去了理智,現在的趙穎冷靜了不少,她是幹小姐的,還是比較現實的,跟男友一起死這種事,也就當時衝動能幹一下,現在清醒了,反而是恐懼的情緒佔了更多。

而這時張康冷笑一聲,走到趙穎的面前,目光猥瑣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她。

趙穎恐懼的看着張康,結結巴巴道:“你……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張康呵呵笑了起來,邊笑還邊猥瑣道:“你不說我是變態嗎?那我會怎麼對你,你想象不出來嗎?”

趙穎看着他的樣子,聲音恐懼道:“別這樣,放過我吧。”

“哈哈!放過你?剛纔你不是詛咒我下十八層地獄嗎?”張康冷笑一聲,臉上的表情無比扭曲。

趙穎臉色一變,目光看着張康,猶豫了一下說道:“那件事情是我不對,我不應該那麼說。”

張康不屑一笑,看着她說道:“這就服軟了?真沒勁,本來還以爲你性格這麼烈,肯定很好玩,哪知道就是個鍵盤俠,躲屏幕後面可牛逼了,一站我面前,立馬就萎了!呵呵,我對你已經沒興趣了。”

聽到張康說對自己沒興趣了,趙穎還以爲他放過自己了,哪知道下一刻,張康忽然嘆了口氣,然後不耐煩道:“不好玩的話留着也沒意思,你就跟李毅一樣,螺旋爆炸吧。”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趙穎的身體忽然顫抖了一下,接着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托起,在空中旋轉起來。緊接着,她的皮膚上出現了一道道猩紅的血痕,當這些血痕覆蓋全身的時候,極度血腥的一幕出現了!

砰!

只見趙穎的身體忽然爆裂開來,無數的血液、內臟混着皮膚組織噴的到處都是,周圍那幾個人,都跟着倒了黴,身上沾着血淋淋的碎肉,讓他們驚恐無比。

整個包廂頓時陷入了恐慌,就算大家已經經歷了不少可怕的事情,可是卻從來沒有見到如此殘忍的畫面。每個人都低下頭,臉上滿是不忍,還有幾個小姐被嚇的叫出了聲。

張康當時就站在趙穎的面前,他幾乎被趙穎的血噴了一身,肩膀上甚至還掛着一條腸子。

可是面對這種情況,張康竟然不清理自己身上的污穢,反而跟個變態似的,揪起那根腸子舔了一下。

總裁狂寵軟萌妻 嘔!

看到這一幕,我胃裏翻江倒海一般差點吐出來,而林素的臉色也難看的嚇人,轉過頭將臉貼在我的胸口,不去看那慘不忍睹的畫面。

說實話!來之前我就想過可能會發生一些可怕的事情,可是真正經歷後,我才知道張康帶給我們的恐懼,遠遠超過了我的想象。

一個性格扭曲的人,在掌控力量後,竟然這麼恐怖!

不少人都被張康的模樣嚇到腿軟,生怕下一個就輪到自己,很多小姐都哭出了聲。

張康不耐煩的揮揮手,嘴裏罵咧道:“都哭什麼哭,一個個不想活了?”

他的話很有用,在死亡的威脅下,沒有一個人敢發出一點聲音。

這個時候張康才滿意的掃了我們一眼,然後他用手摸了摸嘴脣,嘀咕道:“接下來,我們玩什麼呢?”

看到這傢伙又在想怎麼弄死人,大家都嚇壞了,其中張若風臉上帶着哀求的表情,勸道:“張康,適可而止吧,你沒必要這樣做的,任務並沒有規定你需要殺人。”

他的話讓大家不由點點頭,因爲這次的任務,完全可以避免死亡。

可是張康卻冷哼一聲,狠狠瞥了張若風一眼,聲音扭曲道:“我爲什麼要適可而止?你知道嗎!每次看到他們看我的眼神,我都感覺自己好像活在地獄中一樣,那麼冰、那麼冷,那個時候我只能卑微的躲在角落,不敢讓他們看見我。”

說到這裏,張康目光兇殘的掃過所有人,跟他對視的人,一個個都低下了頭,任何人都一樣。

看到這裏,張康冷笑着,表情越發的囂張起來,猙獰道:“但是現在我不怕他們了,因爲我有力量,你看看,我現在多厲害,所有人都怕我。”

張若風看着他那張扭曲的臉,看了半天,最後嘆了口氣,不再言語了。

而這時張康冷笑一聲,來到了蘇飛面前,目光玩味的看着他。

蘇飛沒想到這麼多人,他竟然盯上自己了,暗罵倒黴的同時,聲音惶恐道:“你,你想怎麼樣?”

“怎麼樣?當然是跟你好好聊聊了。”張康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直勾勾看着蘇飛說道。

蘇飛聲音顫抖的看着他,聲音驚恐道:“聊什麼,我沒得罪你吧?”

“哈哈,你沒得罪我,我能找你事?忘了劉露那個事了?”張康笑的無比猙獰。

說起來那個事很多人都知道,劉露是蘇飛的女朋友,長得那是相當的漂亮。張康按耐不住悸動的心,就用手機偷拍人家,可是偏偏還讓人家抓住了。蘇飛知道這個事情後,氣壞了,讓張康跪在劉露面前,給她磕頭認錯,那個時間正是上客高峯期,幾百人目睹了張康下跪磕頭的場景,可以說非常丟人。

現在張康舊事重提,讓蘇飛臉色大變,他目光顫抖的看着張康,卑微道:“那件事是我錯了,抱歉。”

“抱歉?”張康一聽這兩個字就來氣,擡手就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嘴裏罵咧道:“我把你媽殺了,再給你說聲抱歉行不行?” 這一巴掌扇的力量很大,把蘇飛嘴都打破了,可是他看上去一點都不生氣,仍是垂着頭,一副做錯事的樣子,嘴裏還討饒道:“真的對不起,請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

本來張康挺生氣的,都準備弄死蘇飛了,可是聽到他這麼說,心裏一下就舒服了。

“我讓你做什麼?你都願意?”張康用手摸了摸下巴,聲音戲虐道。

“願意,願意。”蘇飛連連點頭。

“好吧,那我就給你一個補救的機會,你現在把劉露叫過來,我跟她聊聊。”張康說道。

“啊?”蘇飛愣了一下,正想說些什麼,可是當他看到張康逐漸冷下來的眼神,馬上一個激靈,麻溜的從兜裏摸出手機,給劉露打了過去。

約莫二十分鐘後,劉露推開包廂門,走了進來,我只看了她一眼,就被驚豔到了。

劉露長的特別嫵媚,一米六多點的身高,留着一頭如瀑的長髮,身材玲瓏有致,一條黑色鏤花長裙上,披着一件白色的修身西裝,腳上踏着一雙繫帶黑高跟鞋,十足的嫵媚女總裁範。

只是可惜,女總裁今天怕是要變成女伮隸了……

劉露進屋後,看見滿地的血液碎肉,頓時愣住了,望向蘇飛問道:“老公,這是怎麼回事?”

蘇飛低着頭沒有說話,反而是張康眼神戲虐的走到劉露面前,冷笑道:“你猜猜是怎麼回事?”

“是你!”劉露看見張康愣了一下,接着眼神變得無比厭惡道:“你這個變態怎麼還在這裏工作。”

Prev Post
不過他知道,一場大戰就要一觸即發。 “主人,不對,這鬼氣好像不是尋常鬼氣!”
Next Post
周圍的蛇羣見我和常棕藍毫不避諱的直接動手,也都不在怠慢。全都在第一時間加快速度,迅速的跟了過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