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蛇羣見我和常棕藍毫不避諱的直接動手,也都不在怠慢。全都在第一時間加快速度,迅速的跟了過來。

我們相距那三隻沙漠黑蠍十幾米,所以並不算太遠。不到十秒鐘便來到了那沙漠黑蠍的面前!

而我們剛一動手,那三隻沙漠黑蠍也發現了我們。此時見我們我們這些外侵的敵人,全都在水底發出了一聲低吼,然後舉起了一對大鉗子,同時豎其了一條有倒鉤的蠍子尾。

不過我卻絲毫不放在眼裏,如今走到了這一步,沒有什麼能阻止我離開陰山。

我直接拔出腰間的長刀,同時身體中猛的運轉道行。就在和常棕藍距離那沙漠黑蠍不足五米的時候,我當場在水中發出一聲悶吼:“給我去死!”

話音剛落,我藉助常棕藍的後背,舉起長刀,便彈跳了出去。

其中一隻沙漠黑蠍見我對準了它直接襲來,也是揮舞着大鉗子,一副要你命的模樣。

可是想要我命,就這些三隻沙漠黑蠍能行?顯然不可能,長刀揮舞,道氣激盪。

直接在水底掀一波又一波的亂流,然後只聽“咔咔咔”連續數聲,我直接斬掉了那隻沙漠黑蠍的毒尾和一隻大鉗子,最後一刀刺入它的腦袋,讓其當場斃命。

同時藉助這黑蠍身體做跳板,轉身躍起,長刀直指另外一隻沙漠黑蠍。

因爲我的速度太快,同時周圍的兩隻沙漠黑蠍被我的至陽道氣震懾到了神魂,所以根本就不等這隻蠍子反應過來,另外一隻便被我一刀刺入腦門,當場死亡。

而第三隻沙漠黑蠍則在常棕藍、龍辰等的合力下,直接被砍殺當場。

如今前方已經沒有了“攔路狗”,而且時間緊迫,我們已經耽擱了二十秒左右,所以我們不能在過停留。

只見我再次在水底低吼一聲:“動手!”

所有蛇魂聽我低吼動手,全都不敢怠慢。腦袋轉上,直接加速往前行,隨後只聽“砰砰砰”連續數十聲破水之聲響起,所有蛇魂們全都騰空躍起。

最後全都在半空之中化作人的模樣,直接跳站了八卦祭壇之上。

如今所有人來到祭壇之上,我們就好似事先演練過的一般,沒有出現混亂。全都按照之前設計好的陣型,一一列隊。然後由龍辰和柳如煙動手完成陣法開啓。

而我和常棕藍,則負責指揮周邊的蛇魂,和負責保衛龍辰和柳如煙的安全。

也就在我們剛落在八卦陣上,周邊的沙漠黑蠍也都注意到了我們。

而我也在打量周圍沙漠黑蠍的數量,此時放眼望去,周圍的沙漠黑蠍數量的確減少了不少。

但也都在二百隻左右,這二百隻沙漠黑蠍雖然在數量上也就比我們多四倍。但其戰鬥力卻呈現幾何增加,一會兒打起來,我們的壓力一定會很大。

也就在我打量周圍沙漠黑蠍的數量時,周圍的沙漠黑蠍也都反應了過來。

全都扭頭對準了我們,然後不約而同的舉起了它們特有大鉗子和一條毒尾。

不過這還完,那些沙漠黑蠍在舉起大鉗子之後,全都對着我們發出一陣陣怪異的嘶吼,聽的人只感覺頭皮發麻。

雖說這般,但沒有一個蛇族高手後退,此時全都站好了隊形,沒有一絲慌亂。

如今在大家的心裏,只有一個字,那便是“戰”!

總裁暮色晨婚 龍辰和柳如煙此刻已經運轉道行,雙雙拍在了八卦圖中第一位,乾位之上。

見龍辰和柳如煙已經動手,我心中倒計時便已經開始。三分鐘,只要我們撐過了三分鐘,陣法就可開啓,到時候我們就能離開這該死的放逐之地了!

但我們此時所面臨的壓力也很是巨大,因爲沙漠黑蠍已經像瘋狗一般,全都向着我們急速前行而來。

看着它們六條腿急速奔跑的模樣,以及頭頂上六隻大眼睛,我們直接沉下了臉。我知道,接下來我們將迎來沙漠黑蠍的瘋狂進攻。

想到此處,爲了一震士氣,我猛的大吼一聲:“狹路相逢勇者勝,我們是戰無不勝的!”

話音剛落,我舉着長刀便對着即將衝上來的沙漠黑蠍便是咆哮一聲。

而周邊蛇族高手們在聽到我這般大吼與嘶吼之後,也全都附喝着一聲咆哮。

“啊……”

如今我們五十人發出震天嘶吼,本來最後的一絲畏懼,此刻也變得蕩然無存。

也就在我們發出一聲聲震天咆哮的時候,第一波沙漠黑蠍羣迎上了我們。

此時我運轉道行,直接把道氣提到了最大化,同時一點也不隱藏自身的至陽道氣,直接對着衝向我們的沙漠黑蠍釋放而出。

大戰一觸即發,我們奮力的揮砍手中長刀,我的至陽氣道氣、蛇魂和蠍子們的陰氣、妖氣混雜在一起,糾纏不清。

慘叫與嘶吼更是連綿不斷,但即使如此,我們五十人連綿殺意,也是無可抵擋的。

而沙漠黑蠍不僅數量上佔據絕對優勢,而且每一隻的道行也不低,與大多蛇族高手不相上下。

所以我們的壓力極大,就算我單個的道行高出這些沙漠黑蠍很多,但此時也架不住羣毆。

大戰不過一分鐘,我們的防線便出現了鬆動。很多蛇族年輕族人,更是被當場被絞殺。結果造成防線脫節,而如今的態勢,我們已經處於潰敗的邊緣。

此時的三分鐘,我TM感覺是那麼的難以慢,三分鐘,老子抽根兒煙的時間。

可現在,現在竟然每一秒鐘過得都是那麼的漫長…… 也就在這危機關頭,我旁邊的三隻蛇魂竟突然大吼一聲,直接變化出了他們龐大的本體。

見到這兒,我感覺很是奇怪,不解他們爲何如此?

在場的都是蛇族年輕高手,每一個的實力都很是出衆,都有化成人魂的能力。

很顯然,他們在化成人形的時候,戰鬥力纔是最高。如果化作原始形態,在戰鬥方面,還真不如人形。

也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時候,我終於知道這三條蛇魂爲何會變化出本體。原來是他們旁邊的數條蛇魂被擊敗,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導致一旁的防線直接出現了漏洞,如今它們化出本體,就是爲了利用龐大的身體,擋住防線中出現的漏洞。

見到此處,我猛的瞪大了雙眼。沒想到蛇族族人們竟然這麼拼,甘願用身體去擋住即將奔潰的防線。

不過即使如此,我們的防線也抵擋不了多久。

就算蛇魂們化出他們的本體,用他們碩大的身體擋在前面。其戰鬥力會下降很多,最後被沙漠黑蠍殺死,也是遲早的事兒。

想到此處,我更是奮力的拼殺襲來的沙漠黑蠍,想以此降低防線的壓力。

不過我一個人的力量始終有限,我們打得也是越來越吃緊。一分鐘後,便有二十多條蛇魂傷亡。

導致我們的防線直接縮水了一半,此時被我們圍在中間的龍辰和柳如煙也是滿頭大汗,看樣子啓動這個陣法所消耗的道氣的確很大。

他二人如此修爲,此時都有些力不重心。但一分多鐘過去,我們腳下的八卦陣已經有四個陣位亮了起來。

只要我們繼續拖延,在堅持一分多鐘,等其餘四個陣位閃爍出亮光,那我們就可以真正的離開這裏了。

不過剩下的一分鐘卻變得極其艱難,沙漠黑蠍一波接着一波的對我們進行“狂轟濫炸”,我們的人數也是驟減了近一半。

如果在等上一分多鐘,我們真的還要付出二十幾條生命了?

要知道這是蛇族最後的希望,整個蛇族就剩下了現在這些年輕高手了。如果他們全都折損在了這裏,我怎麼對得起蛇母臨終的遺言?

而我這個“主人”,也TM當得不稱職!

想到此處,我只感覺一股熱流直衝我的腦門,一股無名火驟然上升。

這該死的黑沙蠍,殺了我這麼多的同伴,我怎能讓他們好過?我要力量,我要得到更強大的力量!

心中剛一出現這個想法,我只感覺一股道氣至英魄開始,直插氣魄脈輪而去。

而我身體之中,也是突然爆發出一陣炙熱的道氣。同時間,我周圍更是直接出現了一聲空爆,隨着“砰”的一聲悶響。

我前方的三隻沙漠黑蠍直接被震飛了出去,而我周圍的蛇魂們,也都在我這股道氣的釋放之下,直接被震得連連向後倒退了幾步。

此時我感覺到了力量,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一股來至氣魄脈輪之中的力量。

硬核悍妻:楚少步步緊逼 “氣魄”,我已經在剛纔的“不屈與渴望”中明悟,直接突破了最後的一層隔膜,徹底打開了氣魄脈輪。

如今達到氣魄道行,全身四肢百骸如同被重鑄了一般。心念所想,力發所至。

此刻真正的打開了氣魄脈輪,我才明白,之前的一步之遙,相隔的完全是鴻溝天越。

現在我才體會到,往日的上官仙是多麼的強大,那種心念所想,力發所致的超強威勢。

如今我,也能辦到了!

就在這一聲空爆之後,我突破到了氣魄脈輪。我手握長刀,運轉自身超強道氣。

以不可戰勝的之態,直接就殺進了沙漠黑蠍的蠍羣之中。

衆人見我如此,全都露出了一臉驚訝的表情,同時有幾個蛇族高手,更是連連顫抖的低喝道:“氣魄,氣魄,炎哥突破到了氣魄道行!”

旅行體驗師 之前的一聲道氣空爆,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現在聽到有人吼出我突破到了氣魄道行,所有人的身體都是一震。

氣魄這個級別的強大,幾乎只能仰望……

此時我殺進蠍羣之中,長刀揮舞、道氣激盪,我以無敵之態縱橫蠍羣。

這種超強的視覺震撼,和周圍突然減輕的防線壓力。這讓剩餘的蛇族高手們,全都露出了一抹興奮的笑容。

他們看着我“無敵”般的背影,好似看到了勝利的曙光。一個個本就要消失的戰意,現在重新被燃燒。

本被壓着打的他們,這會兒竟然在我的帶領下,直接進行了“反攻”。

一個個蛇族高手面帶激動之色,手舞長刀、鐵劍。此時猶如吃了春藥一般,竟然都不在防守,直接就向着沙漠黑蠍碾壓了過去。

閃婚厚愛:誤嫁天價老公 此刻我心中不僅有一股無名火,還有一個美麗的倩影在我心間環繞。

那個倩影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妻子,上官仙。

我要逃出陰山,這是我來到這裏時,給她最後的誓言。

如果我把關於黑蓮的一切消息全都帶出了此地,然後告知崔判或者閻王,想必我也不會再被打入陰山。

到時候我求崔判或者閻王也將我打入十六層火山地獄,也算一種別樣的重逢吧!

不過那會兒我可沒想那麼多,我只想着弄死這些該死的沙漠黑蠍,然後快些離開這,有事兒沒事兒就降該死天罰的放逐之地。

如今我以高出這些沙漠黑蠍兩個高段位的道行,直接力壓羣妖。以無敵的姿態,打得沙漠黑蠍節節敗退。

雖然它們的數量衆多,可是這些沙漠黑蠍就中樞上下的道行,其道行完全不能和我在同一個層面上。

此刻看來,我就好似一個拿着刀的成年男子,這些沙漠黑蠍就好比一羣兩三歲的孩子。

而去我還有幾十個蛇族精英做幫手!現在這種情況,這怎麼打?這二百隻沙漠黑蠍不是找虐嗎?

我們二十多人馳騁此地,在我的帶領下,已然佔據了絕對上風。

此刻的我們都無比的興奮,自從放逐之城開始,老子就一直被壓着打,知道現在才“翻身做主人”。

而蛇族也是如此,族羣被滅,一路被黑蓮追殺。

現如今可以放開了手腳大戰,他們壓抑了很久的怒火,今日終於得到了釋放……

很快,剩餘的一分多鐘過去了,而躺在我們面前的已經有八十多具沙漠黑蠍的屍體。

而且滿地都是它們的殘肢斷臂,隨處都是它們噁心難聞的黑血。

不過就在我們殺得興起的時候,龍辰用着很是虛弱的聲音喊道:“快,快離開這裏!”

雖然龍辰的聲音不大,但我卻聽得很是清楚。

此刻見八卦陣已經徹底啓動,八卦圖之中的陰陽魚已經出現,同時射出了一道直插雲霄的黑白光束。

見到這兒,我沒有繼續帶着衆人圍殺剩餘的沙漠黑蠍,而是扭頭的對着衆人說道:“時間到了,大家快走吧!不然陣法隨時可能關閉!”

說罷!我便警惕這那些沙漠黑蠍開始後退。

而那些沙漠黑蠍好似也很是害怕我,見我們後退,想上又不敢上!

不一會兒,我們便退到了八卦陣之中。我向着四周望了望,卻沒有發現青大的身影,不由的皺了皺眉。

不過我卻讓蛇族成員們先走,而蛇族成員們見此時我們佔據了上風,也不急着離開,只是送走了一些重傷的成員。剩下的都在翹首以盼,等待青大的歸來。

又等了兩分鐘,我見青大遲遲不來,又送走了龍辰和柳如煙。這二人在開啓陣法之後,已經很是虛脫,讓他們先走在合適不過了!

不過就在龍辰他們離開之後,另外一邊的沙丘之上,竟然出現了青大的身影。

它剛一出現,身受重傷,遲遲不肯離開的青二便大吼了一聲:“大哥!”

而此時的青大也發現了我們,正不斷向我們趕來。不過他剛一衝下沙丘。

只見它身後的沙丘突然發出一聲聲爆響“砰砰砰”,黑沙四濺,然後一隻只更大的沙漠黑蠍鑽出沙地。

見到這兒,我們所有人都是眉頭一皺,並且只感覺後背發涼。

這些沙漠黑蠍的道行竟然達到了力魄,有的甚至達到了力魄中期,沒想到青大竟然引誘走了沙漠黑蠍的主力,留下的只是一些弱小的蠍子。

要不然能否真的打開陣法,這又得兩說了。

不過青大速度極快,後面的沙漠黑蠍雖然強大,但好似也追不上他!

但這些強大的沙漠黑蠍剛一出現,之前那些已經不敢前進的沙漠蠍子,現在又向我們發動了攻擊。

此刻我們迎着壓力,守護在八卦陣中,等待青大歸來。

青大速度極快,不到一分鐘,便來到了八卦陣前,我直接運轉最強道行,當場爲青大殺出了一條血路,最後與之回合。

同時間,那些強大的沙漠黑蠍已經來到了我們身後不遠處不足十米處。

此刻只聽我一聲大吼:“快走!”

聽到這兒,所有人都不敢再過久留,全都開始鑽進黑白光束中。畢竟強大的沙漠黑蠍殺到了,就連陰陽魚中的黑白光束,馬上也要消失。

不過即使如此,我與青大也在黑白光束消失之前,徹底的沒入了陰陽魚釋放出的黑白光束之中。

在那一刻,我只感覺眼前一黑,剩下的便是無盡的黑暗……

感受着周圍無盡的黑暗與無聲,我知道我已經離開了陰山背後、徹底的逃出了放逐之地…… 此時的無盡黑暗,有些像我和上官仙一同來到半步多時的一般,聽不到聲音、也無法說話。

無聲、黑暗,也不知道是在往下墜,還是在往上飛。

不過即使如此,我的心裏卻是澎湃得很。我就要離開這裏了,所以異常的高興。

我此時心裏默默算這時間,當時我從陰山山巔直接躍下的時候,大約用了兩個小時以上才落到最底部。

至於真實的時間是多久,我已經不知道了。畢竟當時滿腦子都是上官仙,和我才重逢不久的師傅。

Prev Post
……
Next Post
講了川軍出征。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