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我就對大家說:“大家小心點,我一個人過去看看。”

叮囑完,我就拔出桃木劍,就慢慢的朝那前方的那個巨人走了過去……

一到近前,我這才發現,前方竟是一個石臺。

石臺很大,足有上百平米,石臺分爲三階,像個祭壇似的,而那個巨人就站在祭壇的是中央。

定眼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尊石像。虎頭獸面,獸首人身,頭上有盔甲,雙手握着以人頭做裝飾的石斧,鐵面獠牙的,樣子十分猙獰可怕。

這時,身後不遠的陳二狗就喊話,問我這邊是什麼情況?

我對他說,這只是一尊石像,於是就叫他們一起過來。

他們過來後,也被這尊詭異的石像給嚇到了,龍哥問我知不知道這尊石像雕的是什麼來頭?

我搖了搖頭,還真認不出來,只知道它的首是虎,身是人。

這時,一旁的陳二狗卻好像看出了什麼名堂,指着眼前這尊石像就說:“這……這應該是白虎神!”

“白虎神?五行護法鎮的白虎神?”

聽到這話,我不由一愣。於是就說:“這不可能吧?”

陳二狗卻一臉肯定的道:“奇門遁法,陣法篇裏我見過這玩意,絕對沒錯。”

一旁的龍哥和胖子,聽得一頭霧水,趕緊問我們,什麼是白虎神,什麼又是五行護法鎮?

見他不懂,於是我就說:“五行護法鎮,傳說是可以讓死人永生的陣法,分爲金木水火土五行,共五個鎮臺,分別設有守護神。正所謂,東之青龍爲木,西之白虎爲金,南之朱雀爲火,北之玄武爲水,中央黃龍爲土,所以這白虎神就是代表西方金的守護神。”

“哦?這麼神奇!那怎麼看你們好像很害怕的樣子?”龍哥見我們一臉的凝重,就好像見了鬼似的,不由十分的好奇。

見他不懂,於是我就解釋道:“五行護法鎮,顧名思義,就是有護法作用的,看護主人不被他人侵犯。據說,每座鎮臺,都要用無數的活人生祭,有的是在祭臺砍頭祭祀,有的是活埋,有的是放血做血池,總之每座鎮臺冤死、枉死者無數,怨魂凝聚鎮臺不散,誰若是敢侵犯其主人,自然就會遭到這些怨魂的攻擊。因此,它才稱之爲護法鎮。”

“臥槽!你可別嚇我們!”

胖子嚇了一跳。

龍哥也被我口中所說的五行護法鎮給嚇住了,然後看了看左右,就說:“這裏好像也沒有你說的血池,和被砍頭生祭的痕跡。會不會是搞錯了?”

陳二狗也有些不敢確定,說:“只不過,五行護法鎮,需要七十二地煞的配合,通過五個鎮臺凝聚地煞之氣,方可求永生不死。這七十二地煞又在哪?”

“七十二地煞?”

聽到這話,我眉頭一皺,頓時想到了一件事,於是立即對龍哥道:“快,把你的地圖拿給我看看。”

龍哥不知道我要地圖幹嘛,但是也不敢多問,趕緊將地圖遞了過來。

我將地圖張開一看,頓時恍然大悟,不由驚道:“原來竟然是真的,曹操真的是想死後得永生!”

陳二狗一愣,趕緊問我:“師弟,你難道看出七十二地煞了?”

我點了點頭,就說:“你們知道曹操爲什麼要設七十二座疑冢嗎?”

龍哥他們一愣,問我:“爲什麼?”

當下我就指着地圖上用紅筆標註的那七十二座疑冢,道:“因爲那就是七十二地煞!”

PS:第二章奉上,大家晚安,祝週末愉快。 “啊?你說什麼,七十二座疑冢就是七十二地煞?”

陳二狗聽到我的話,大吃一驚。

“是的,這七十二座疑冢就是按照七十二地煞的位置排列的。” 史上最強的血脈 我點點頭。

地圖上龍哥幾代父輩們標註出來的七十二座疑冢,全是按照七十二地煞的位置,圍繞在這野鬼嶺的四周,近的就在太行山下,遠的直跨州省,河南、河北,各地都有,簡直是把中國華夏當成了一個大陣壇,七十二地煞在神州大地上星羅排列,地煞之氣皆聚集於此。

這時,陳二狗趕緊將地圖搶了過去,一看,然後這才罵了起來:“我日他孃的,曹操真是他娘奸詐,擺了個七十二地煞,騙人說是七十二座疑冢,既能隱瞞他死後求永生的真相,還能隱藏真正埋骨之穴,一箭雙鵰啊。”

“誰說不是呢,這曹操把天下人都給玩了,千百年來沒有一個人發現,全被他的七十二座疑冢給玩得團團轉。”想到這裏,我也不由打心眼裏佩服曹操的心計之深。

試問,誰能騙盡天下人呀?

你騙一人容易,騙天下人難,可曹操不僅騙了全天下人,而且愣是騙了上千年。難怪歷史上說曹操奸詐,如今看來真的是古人誠不欺我啊。

龍哥和胖子二人也是非常的吃驚,他祖上盜了幾輩子的曹操墓,七十二座疑冢都摸遍了,如今才發現那隻不過是曹操設的陣法,所以龍哥和胖子也直接翻起了白眼,一陣無語。

如今確定了七十二地煞,那眼前的這個祭壇,自然就能確定是五行護法鎮的白虎鎮了。也就是說,五行護法鎮是成立的。

想到這裏,我就不由眉頭都緊鎖了起來,嘆道:“這下就難辦了!”

“怎麼了?”龍哥不解。

我指着眼前的白虎鎮,就對他說:“護法鎮,護法鎮,就是保護墓主人的陣法。也就是說,如果不先破了這五個鎮壇,咱們是別想靠近曹操墓的。可是要破鎮壇,談何容易!”

龍哥聽到我這麼說,眉頭也皺了起來,趕緊問我:“那要怎麼才能破?”

我看了看陳二狗,就說:“陣法的事,我師兄比我懂。”

陳二狗果然瞭解五行護法鎮,於是就說:“五行護法鎮,分爲青龍鎮、白虎鎮、朱雀鎮、玄武鎮、黃龍鎮,這五方鎮臺匯聚七十二地煞的煞氣,加上無數生祭的怨魂,個個都兇險無比,別說破了,就是靠近了都會撞邪,生人勿近。”

“臥槽,這麼厲害!那就沒辦法破嗎?”

胖子一臉的驚駭。

龍哥也聽得臉色一陣發白,雖然害怕極了,但是還是不甘心,就說:“五方鎮臺都找到了,就說明咱們這次是真找對了,曹操墓絕對就在林子深處,難道咱們就這樣放棄嗎?”

陳二狗嘆了口氣,就說:“也不是沒有辦法。”

我翻了個白眼,道:“師兄,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大爺的能不賣關子麼?到底該怎麼破鎮,你能一次說完嗎?”

陳二狗嘿嘿笑了下,就說:“每個鎮臺都有陣眼,放着鎮物,只要取掉就算是破了鎮臺。只是……”

“只是什麼?你是不是非逼我們打你,你才能一次性講完?”胖子也被這陳二狗給整得沒脾氣了。

“只是史記也說了,每個鎮臺煞氣沖天,怨魂厲鬼無數,要想找到陣眼,取走鎮物,可不容易。”陳二狗終於算是把一切都交代清楚了。

聽到他這麼一說,我又有疑惑了,就問他:“那陣眼會在哪裏?”

陳二狗兩手一攤,就說:“你以爲我是神啊,人家的陣眼自然是藏起來了,要不你們去問一下曹操,估計他會告訴你們。”

聽到這話,我一頭黑線,好想把陳二狗這貨先打一頓再說。

既然陳二狗也搞不清楚陣眼在哪裏,於是我只好對大家說:“那咱們就到底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

接着,我們就在鎮臺周圍尋找了起來。

整個鎮臺就是一個祭壇,背靠大山而建,前面建是荒草。

我們在鎮臺旁邊找了一遍,結果什麼也沒發現,不過好在邪門的事也沒發生。

就當我們不知道鎮物到底會被藏在什麼地方的時候,突然,我們帶進山來的大狼狗“汪”的一聲吠了起來,然後“呼”的一下就往前方竄了出去。

我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嚇了一跳,知道肯定是大狼狗見到了什麼,於是我立即就朝狼狗竄去的方向看了過去。

一轉頭,我就嚇了一大跳,只見一個人站在鎮臺後面的山腳下,在月光下直勾勾的盯着我們。

與此同時,陳二狗他們也發現了那個人。不由驚叫了起來:“那是誰?”

“那是……李大牛!”

雖然離得遠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是身形我還是認得出來,那一定就是失蹤的李大牛。

認出那個人是李大牛,我心裏很是驚訝,這李大牛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他就是闖入了這裏,所以才撞邪的?

“快,快追!”

不過,此時我已經來不及想這些東西了,當下,我就趕緊招呼大家朝那邊追了過去。

可是,就在這時,那個李大牛卻人影一閃,就不見了。等到我們跑到那個鎮臺後臺的山腳下時,早就不見他的蹤影了,就連大狼狗也不見了,不知道追去哪了。

這下我們都傻了,剛纔明明就在這裏的,怎麼眨眼就不見了呢?

“大黃!”

“大黃!”

當下,我就趕緊呼喚大狼狗,它的名字叫“大黃”。

可是,一直喚了好幾聲,都不見大黃迴應。

要說起來,這大黃其實被村長訓養的很厲害了,進山的時候我們就有試過,每次他去前面探路,或者捕捉野兔子的時候,只要我們一喚它名字,立即就會回來。這一回,無論我怎麼喚它,都沒見它回來,那就只有兩個原因,一就是它跑遠了,聽不見我喚它,二就是它出事了。

事情的發展是越來越詭異了,這時,我就準備在山腳下去找一找。

結果,沒走兩步,身後就傳來一聲驚呼,我們猛的回來一看,我去,胖子不見了。

這一下,我們大家都嚇壞了,胖子走在最後面,怎麼一聲驚呼就不見了呢?就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直到我們回過身去一看,這才發現,在我們的後面,地上露出了一個好大的洞。拿電筒一照,是一條向下而去的甬道,有兩米多寬,裏面是青石砌成,也不知道有多深,反正是看不到頭。

我們知道,胖子肯定是剛纔掉進洞裏去了!

鑽石嬌妻:首席情難自禁 PS:第一章奉上,稍晚有第二章。 這一下我們都傻了眼,這他媽的怎麼會有一個洞呀?而且還是人工挖出來的,而且這個洞陰風往外直冒,呼呼作響,一看就很不對勁。

“張賢成!”

“張賢成!”

我對着深幽幽的洞裏面喊了兩句胖子的名字,可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下我們可都擔心起來了。

龍哥說:“難道胖子沒在裏面?”

我搖了搖頭,就說:“人剛剛眨眼就不見了,肯定就是掉進這個洞裏去了。看來咱們得趕緊下去找找,但願他不會有事。”

說完,我們三個人,就魚貫而入,我在前開路,陳二狗和龍哥在後跟着。

洞口很潮溼,我們小心的鑽了進去,起初通道很陡,人都坐不穩,一路往裏滑。大概滑了有六七米深吧,終於是到了底。

這時,通道是平的了,而且空間也大了很多,像是個地宮似的。

只不過,我們卻並沒有見到摔下來的胖子,也不知道他掉進來後,去了哪裏。

龍哥都有些發火了,口裏罵着胖子怎麼能這麼不懂事,掉進來了不趕緊從洞口爬出去,竟還往裏面亂闖。

是的,其實我心裏也十分的生氣,這不是純粹自己找麻煩嗎?這個洞裏一看就不是什麼好地方,萬一遇到麻煩了怎麼辦?

不過,此時再怎麼來火,也沒有辦法,只好趕緊去將他找回來才行。

接下來,我們就只好硬着頭皮往裏走了。

大概往前走了不到二十米,我就感覺前面好像有東西,拿手電仔細一照,只見黑幽幽的深處有一雙發着綠光的眼睛。

當我往前走近一些,這才發現,那竟是失蹤不見的大狼狗大黃,它竟然也進到這裏面來了。剛纔大黃是去追李大牛纔不見的,也就是說李大牛估計也在這個洞裏來了。

見到大黃,我趕緊走了過去,接着就在這時,通道的深處突然傳來了一道呼救聲:“龍哥救我,龍哥救我啊……”

“是胖子的聲音!”

龍哥立即就反應了過來,於是對着通道深處就大喊:“胖子,是你嗎?你在哪?”

“救我啊,小史,救我啊,小史……”

其實,我也聽出來了,那的確是胖子的聲音。只不過,那聲音忽遠忽近,若有若無,說不出來的奇怪。

龍哥當下就大吃一驚,暗叫一聲:“不好,胖子果然是出事了。”

“聲音好像是從那邊傳過來的,咱們趕緊過去看看。”

我也心中大急,聽這聲音,顯然是遇到危險了,要不然不會呼救。於是,我趕緊就朝那通道的深處跑了過去……

可是剛一跑,陳二狗就叫道:“龍哥,師弟,你們等等。”

“怎麼了?”我回頭問道,同時腳下還是朝前方快步趕去。

陳二狗就說:“大黃把我的褲腳給咬住了,好像不讓咱們過去啊。”

“啊?”

我和龍哥皆是一愣,眉頭都皺起來了。

仔細一看,還真是,只見大黃咬着陳二狗的褲腿,不斷的往一旁拉。

而就在這時,前方又傳來了胖子的呼救聲:“龍哥,小史,快來救我啊……”

聽見胖子的聲音,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就叫陳二狗在那兒等我,於是我就快步往前方跑去。

可是,這次還是沒跑幾步,身後的陳二狗又喊了起來:“等等,你們等等,胖子就在這裏。”

一聽這話,我真是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只好又停了下來,回頭問道:“你剛纔說什麼?胖子在哪?”

陳二狗就說:“你們快回來,胖子就在這裏。”

“啊?”

隱婚老公惹不得 這一下,我和龍哥都傻眼了,下巴都快驚掉了,一臉不可思議的叫道:“你說胖子在你那裏?”

是的,我他媽的明明聽見胖子的呼救聲就在前方,怎麼陳二狗卻說他找到胖子了?這不可能呀?

不過我也知道,陳二狗肯定是不會騙我們的,於是我只好對龍哥道:“走,我們回去看看。”

於是,我們兩個人又掉頭跑了回去。

一看,果然,在陳二狗身旁的地上躺着一個人,這個人赫然就是失蹤的胖子。

這時,陳二狗就說:“是大黃咬着我褲腿拉着我過來的,結果就發現了他。”

“那在喊我們的那個人是誰?”

龍哥一愣,臉都僵了。

是啊,既然胖子就在這裏,那前面一直在喊我們名字,讓我們過去救他的又是誰?想到這裏,我們都感到脊背一陣發寒。

當下,我們心裏都很明白,那前面在喚我們過去的肯定不是人,而是鬼。

不過,此時我們已經沒時間去分析這件事了,因爲此時的胖子,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明顯已經昏死過去了。

Prev Post
講了川軍出征。
Next Post
小丫頭激動過後,仰起頭來,笑道:“可算是抓到你了!這次你別想跑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