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紅背朝他拜拜手:“今天晚上哪都不去,我到要看看,哪個王八蛋不把老孃放在眼裏。”

回到房子,我拖地做家務,薛紅做飯。

進了浴室,我準備清理水泥和瓷磚時,發現何凡掏出的牆壁裏,一根黑色的髮絲在飄蕩。

我不知道髮絲哪裏來的,按照道理說,何凡應該全部拔出來纔對。

有人趁着我和薛紅上課,重新放了一些進去?

我從兜裏掏出一張紙巾,用紙巾夾着,想把裏面頭髮拽出來,薛紅不知何時站在我身後,喊道:“別動。”

她上前一步,手從那一根飄蕩的髮絲扯出一團子黑髮,放在鼻子下一聞,當場罵了。

“麻痹的,是誰要整老孃,髮絲是隻厲鬼的,百年鬼齡。”

我問她:“是不是人爲的?”

薛紅搖頭否認:“一開始進門,房間裏沒有出現過鬼氣,人氣,妖氣,屍氣都沒有。”

我想起君無邪的話,說冥界那個幕後黑手盯上我了。

還有凌幽在我耳邊威脅的話語,一時愁容滿面。

薛紅手心幻化一團火光,將黑髮燃盡,安慰我道:“別想了,先吃飯。”

我點頭:“嗯。”

………

晚飯後,我用自己的血專心畫符錄。

薛紅在我身邊唸叨:“何凡那小子,靠不靠譜,這麼久了還沒來。”

我看了薛紅一眼,若有所思的笑道:“你不是說不喜歡他來嗎?”

“這件事沒這麼簡單,不然小幽,我打電話給鳳子煜,讓他來一趟?”

我皺眉道:“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再說多大事,還用的着他出馬?”

薛紅站起來,在客廳裏走來走去的唸叨:“可我這心裏,怎麼就這麼不平靜,音樂聽不進去,電視也看不進。”

我寧靜精神,專心畫符錄。

大致十點多時,還是昨天那個時間,門口傳來嘟嘟嘟的敲門聲。

“一定是那小子過來了,我去開門。”

薛紅三兩步走到門口開門,當她把門一拉開,一陣巨大陰風颳進來,把我畫在桌面上的幾十張符錄全部吹了起來。

我一下站起來,迅速念上清心咒,把陰風屏蔽。

與此同時,手一張靈符朝門口射去:“萬鬼伏誅,身形具散……滅!”

薛紅閃開,躲過我衝向門口的靈符,就見走廊上冒出耀眼火光。67.356

火光中,我看見一隻白漆陰森的手,是個女人的手。

手指甲腥紅尖銳,手背全部是傷,血肉模糊,森森白骨可鑑。

那手拔着門口,拖出一隻鮮血淋漓的手指印,想要從走廊上進來。

薛紅哪裏會如她所願,擡腳,往門外狠狠一踹,把那隻鬼踹出去。

我還沒來得及看見那隻鬼,薛紅就和鬼打出去了。

嘭一聲,大門關上,我朝薛紅大叫:“薛紅,回來。”

房間內,依然陰森森冷颼颼的,空氣中瀰漫濃郁的陰氣。

盛大陰氣沒有隨薛紅把那厲鬼打出去降低,房子裏還有更強鬼魂存在。

我警惕的看沙發,牆角,地板……沒有!

她在哪?

到底在哪裏?

我手指伸到腰間的乾坤袋上,凝神問道:“馨兒,在哪?”

陰陽乾坤袋直接掙脫我的手,朝天花板竄去,張開巨大嘴巴。

我瞬間擡頭!

頭頂吸頂燈上,冒出一截漆黑長髮,茂密頭髮下,我看見一個滿臉是血的女人,腥紅的眼珠子,死死盯着我。

她手指甲很長,尖銳鋒利,像一把小鋼刀,對我虎視眈眈。

馨兒張開袋口往上竄去,正是她要撲下來殺我之時。

嘭!

門口打開了,我瞬間朝門口望去。

何凡手心握桃木釘衝進來,正巧遇見馨兒吞噬厲鬼一幕。

他睜大眼睛,驚愕的看馨兒把整隻厲鬼吞入腹中,過程不過兩秒時間。

他進來,伸手想去觸摸馨兒,馨兒一個旋轉,飛到我身後揹包裏。

何凡收回手,雙眸熠熠生輝,燦如若星辰,興奮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陰陽乾坤袋?”

我點頭,把揹包斜背到身上。

他低頭看下滿地的靈符,撿起幾張來:“你會畫符早點說,害得我畫了一百多張,現在才畫完。”

他執靈符放鼻子下聞了聞:“血符?你用自己血畫的?”

我沒時間跟他討論靈符的事情,爲什麼在外面打鬥的薛紅,沒有聽見半點聲響。

我問他:“你進來時看見薛紅沒?”

“那隻紅狐狸?沒有啊?”

我聽見他的話,叫道:“糟糕。”

我心急如焚的打開大門,一打開門,我就傻眼了。

外面,走廊,小巷,樓房……全部不見了,成了一片曠野燎原。就像冥界的地勢一樣。

啟稟王爺:王妃她又翻牆啦! 沒有日月星光,黑霧如墨的大地,看不到半點光線。

陰冷的寒氣只撲到我臉上,冷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不敢踏出門外,我怕腳下是懸崖峭壁,是空中高樓,一腳踩空,我會摔得粉身碎骨。

何凡走到我身後,望門外。

他突然喊到:“草,這麼多厲鬼怨魂,都是來取你命的,你到底得罪誰了?”

我擡眼一看,黑霧中,無數的鬼魂,密密麻麻的像幽靈一樣,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

他們雙腳不沾地,半漂浮在空中。

一個個眼露紅光,詭異的盯着我的胸口,好似我在他們眼中,是上等可口的美味。

是誰?

難道冥王殿的出動了嗎?

他沒有像夜冥在背後來陰的,而是更殘忍的出動這麼多鬼魂來找我。

何凡嚴聲厲色道:“我抓鬼這麼久,從來沒有看過這副架勢,五十萬,少一塊錢都不行。”

他還在繼續說着,我已掏出紫電拘魂網,放置在手心,只要他們撲過來,就全部收掉。

在他們後面十米遠的地方。我看見一個熟臉。

沒錯,是凌幽那小賤人,她在這羣鬼魂後面得意的窺視我。

她嘴角勾起,杏眸陰惻惻的冷笑。

我對身後的何凡說:“孤魂後面的那個女人,你看見沒有?”

他問我:“跟你長的很像那個?”

“對,你要拿下她的命,五十萬一個子都不會少你。”

“這羣鬼魂呢?”

我把玩手中的紫電拘魂網:“我有辦法,你把那女人拿下。”

他爽快道:“好,成交!” 前方,密密麻麻的鬼魂越來越近,他們很快堆集在門口,虎視眈眈窺視我。

我雙手拉開紫電拘魂網,對何凡說:“退後。”

何凡驚奇道:“喂,你真不要我幫忙?”

盛世醫女:王爺別放肆 我不耐煩道:“你只要把那個女的拿下就行,快點閃開。”

他乾脆的應下:“就那個女的是吧,好,我現在就把她收了。”

說完,他手裏飛出一隻桃木釘,勢如破竹的朝凌幽飛過去。

桃木釘穿過幾只怨魂的身體,將他們身體射穿,直射到凌幽面前。

凌幽距離我們十餘米,當桃木釘飛到她面前時,她沒像之前用龍形匕首把我靈符斬斷那樣。

而是雙眼挑釁的朝何凡一望,單手把桃木釘接住。

何凡見狀,頓時駭然道:“譁……單手接下我的桃木釘?這麼厲害?”

我擡眼一看。

她桃木釘雖是接住了,但是被刺穿手心,以她的手心爲中心點,一圈黑色漸漸蔓延。

她臉色瞬間變的煞白,眉頭緊皺,看錶情是痛苦的。

這何凡,不同凡響!

何凡在我身後驚愕道:“我桃木釘是用黑狗血浸泡,在太陽底下暴曬了七七十四十九天,她溶血爲水,不是人!難道是半人半僵?”

我點頭:“是殭屍!”

“如果是殭屍,那她死定了。”

Wωω ¸t t k a n ¸c○

那方,凌幽杏眼朝我凌厲一掃,當我面把手心的桃木釘給拔出去,甩在地上。

何凡對我小聲道:“你把這些鬼魂料理了,我跳窗戶出去,繞道把那個女人逮了。”

我點頭。

門前的那些鬼,全部圍集過來,距離門口不過幾米遠。

他們雙目露出腥紅,貪婪的盯着我胸口,對這顆帝王心虎視眈眈。

有的鬼張開嘴,露出尖銳獠牙,獠牙下滴着黑色血液。

有的鬼伸出腥紅的舌尖,舌尖舔着蒼白如紙的嘴脣。

還有長相奇醜的鬼魂,放置在身側的手,手指尖長出銳利指甲。

他們蠢蠢欲動,隨時都有可能撲上來,把我一塊塊的撕碎吞噬。

站在最前面的那隻厲鬼,眼眸露出陰森紅光。

他篤地伸出黑色利爪的雙手,嘶吼一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我撲過來。

以他爲首,後面的鬼魂像上百年沒有吃過東西一樣,全部腥紅眼眸的撲過來,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塊。

他們距離我半米時,我掏出紫電拘魂網,朝他們撒下去。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收!”

天地混沌,風雲大變!67.356

無數的陰風嗚嗚嗚的朝門口灌進來,我死死的揪住紫電拘魂網的一角,扒着門口。

轟隆隆!

房頂上幾道巨大的紫色閃電直劈下來,劃破暗夜天空,把天空撕成兩半。

紫電拘魂網一出手,朝我撲過來的鬼魂,全部被吸收入內。

他們惶恐的尖叫着,吶喊着,咆哮着,

他們面容猙獰,手指甲被紫電拘魂網攪碎,身上被紫電拘魂網來回串動的電光,滋滋滋的狠打。

鬼齡低的鬼魂,就幾道紫電,直接劈成一縷黑煙,煙消雲散了。

剩下的鬼魂,紫電拘魂網一收縮變小,將他們慢慢勒成火柴盒大小。

不消一刻,全部灰飛煙滅。

過程不過幾秒時間,我利索的把紫電拘魂網一收。一切又迴歸原樣。

月光冷清的直泄下來,照亮走廊前的一棟樓房,樓房窗戶上還亮着幾盞燈。

樓下的小巷子,昏暗路燈照射下,看不到一個路人。

可是,薛紅和何凡呢?

我頓時警鈴大作,關上門,往房間裏窗戶跑去,從窗戶往下望。

Prev Post
“好疼。”
Next Post
銅鎖到了洗浴中心,找了一圈沒找到王凱,便跟服務生打聽。服務生聽了王凱的長相說,是有這麼個人,記得很清楚,這個人就像喝醉了酒,迷迷糊糊出了大門。當時服務生親眼看見,門外站着挺漂亮的一姐兒,好像是那個人的對象,挽着他的手就走了。具體上哪就沒看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