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這話一處,其他人又要吐血了。

何煊一句「別的卡」,本來並沒有什麼要額外裝逼的意思。

可是,他剛拿出一張能夠刷出二十一億現金的黑卡來,現在又張口閉口是「別的卡」,這潛在意思不就是在告訴大家,我還有其他的卡,全和剛才的卡一樣屌的,可以隨便刷出幾十億來的。

「額……很抱歉。何公子,我們的退款程序已經發起,是只能夠原路退回的。」

謝炳坤此時對何煊,才是真正發自內心的畢恭畢敬了,而不是之前的那種表面禮貌。

「哦!那算了。」

何煊攤了攤手,便放棄了這個大膽的念頭。

想來也是,就算謝炳坤他們可以將這些錢轉到自己私人的卡上,系統估計也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友情提示,宿主使用【無限黑卡】,只可以為顧客服務和使用,不得為自己謀利。同時,為了獎勵宿主在本次任務當中出色的利用道具,為顧客塑造出了超完美級別的男友形象。宿主可獲得利用【無限黑卡】維修的三輛世界頂級跑車的所有權。】

果然……

何煊剛轉身,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無限黑卡】是不能用來為自己的謀利的,但是……

系統也明確通知了他,那三輛跑車……哈哈!真特么歸自己了。

這可就爽了啊!

修這三輛跑車都要花費兩個多億,不說別的,等修好以後,開出去裝逼,那回頭率……

何煊想想心裏面就美美噠,但是臉上還是保持固有的高冷表情。

在眾人一臉傾慕的目光當中,何煊牽著蘇夢涵那滑溜溜的小手,走進了山莊酒店前台進行登記。

「您好!這就是我的同伴,何諧。」蘇夢涵禮貌地對前台工作人員說道。

「好的!蘇小姐,您可以帶何先生回房間先稍作休息了,午餐我們都會單獨送到每一個房間。房間里,也有接下來活動的事宜和安排……」

因為接到了K姐的吩咐,前台工作人員並沒有要求何煊要出示身份證什麼的。

所以,蘇夢涵非常順利地就拿著房卡,帶著何煊往房間去了。

冷少的逃妻 「啊!我們兩個人,怎麼只有……只有一張房卡啊?難道說,我真的要和何諧今天晚上睡在一起了?」

房間是25樓的2501,蘇夢涵也不是第一次出席這樣的活動了,可卻是第一次帶著伴侶一起來的。

而且,看這個樣子,恐怕……主辦方真的是默認地將主播和伴侶安排在同一個房間了。

這這這……這可怎麼辦啊?

何公子這麼帥又這麼有魅力,他要是真和我睡在一個房間,我我我我……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要是我忍不住,對何公子做了什麼,怎麼辦啊?

電梯里,蘇夢涵臉紅害羞得都不敢去看何煊了。

而且她的思維真是奇怪耶!

別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時候,都是女方擔心男的動手動腳對自己做什麼事情,結果到了她這……

反而變成了她擔心自己會忍不住對何煊圖謀不軌了,嘖嘖嘖……女人啊!

然而,似乎……

蘇夢涵擔心的點有點偏啊!

真正該擔心的事情,她卻對此一無所知。

如果她此時打開手機,點開之前的「共享男友」訂單網頁的話,她一定會被嚇死的……

因為,之前租金那一欄是一個∞的符號,可是現在已經發生了變化,變成了具體的金額數字了。

租金:576320000元人民幣

……

【蘇夢涵:各位讀者小姐姐們,我想問一下,和這麼帥的主角小哥哥睡在一個屋子裡。我要如何控制我自己呀!在線等,挺急的。

另外,新的一周到了,請大家推薦票和打賞都砸過來吧!】 話說,何煊這邊接到新的「共享男友」訂單,好不容易和顧客「蘇夢涵」接上了頭。

而另一邊,盛海市立醫院,小護士顏詩韻卻是處於一種似夢非夢的懵逼狀態。

「天吶!詩韻,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真的是大快人心啊!你沒看到,剛才張思泉被警察帶走的時候,多少護士和醫生都拍手稱快呢!」

在醫院食堂吃午飯的時候,謝彩芳一邊吃著一邊稱讚道。

「多行不義必自斃。他竟然可以如此下作,不顧醫德,利用病人的病症來威脅他人,達到自己的不法目的……」

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顏詩韻也是一陣后怕。

如果說,她不多了一個心眼用手機錄音的話,就極有可能和其他的護士一樣,要麼被張思泉給侵犯了,要麼就要承擔醫療事故的責任。

只是,在這整件事當中,顏詩韻覺得謝阿伯是最無辜的了,本來只是普通的腎積水,只要積極治療並不是什麼大問題,結果卻在一兩天之內就急性腎壞死……

幸好,現在沒事了。

顏詩韻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奇怪感覺。

謝阿伯的病,真的是自己治好的么?

「問你呢!詩韻,那謝阿伯的病又是怎麼回事啊?不是都說沒得救了么?怎麼……現在就可以辦出院手續了?剛才我還看到,謝阿伯都能自己上衛生間了。」謝彩芳很是好奇地問道。

顏詩韻卻是無奈地笑了笑:「這個……我也不知道,也許是之前張思泉誤診了吧!」

這句話,可以糊弄謝彩芳,但是卻糊弄不了另一個在場的目擊者。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市立醫院的黃院長。

「警察同志,整個過程就是這樣的。這件事,完完全全就是張思泉這個人為求一己私利,惡意加害病人。類似的事件之前也發生過幾次,但是苦於沒有絲毫的證據……」

在警察局裡,黃院長代表醫院方面做了筆錄和證人後,便匆匆趕回了醫院來。

「古怪!太古怪了……明明是將死的病人,怎麼會一下就起死回生了呢?這個顏護士的身上,看來……有大秘密啊!」

趕回了醫院之後,黃院長也並沒有大張旗鼓地去找顏詩韻,甚至在醫院裡面將這件事的影響給一力壓了下來。

作為一名資深的醫生,黃院長本應該是最相信科學和現代醫學的,然而這麼多年來,見過不少「神神怪怪」的事件,就讓他不得不相信這個世界還有許多未知的神奇現象。

比如說,曾經有一名癌症晚期的患者,從醫院放棄治療離開之後,吃了一個神婆開的偏方,半年之後複查竟然痊癒了,癌細胞消失得一乾二淨。

還有,不少發生在醫院太平間里的怪事,明明各項生理指標都已經明確病人已經死亡,屍體都保存在太平間了。

結果,病人家屬找來了一些「高人」,硬是不管院方的阻攔,在太平間里擺起了招魂的法事來,結果還真的將病人奇迹般的起死回生復活了過來。

也正是因為見過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之前黃院長在病房裡面,對謝阿伯的突然康復「見怪不怪」。

但是……

這個顏護士身上,一定有問題。

不然的話,她一個學護理的護士,怎麼可能那麼有底氣地說她能治好患者的病呢?

黃院長暗暗在心裏面多了一個心眼,要在暗地裡好好觀察觀察這位「特別」的顏護士。

……

「真的是我治好的謝阿伯么?我腦子裡的那個聲音,是幻覺還是真實存在的?」

匆匆吃過飯之後,顏詩韻便借著查房的功夫,一個人來到了重症病房當中。

這些重症病房裡面的病人,幾乎每一個的病症都不會弱於之前的謝阿伯。

比如說一號床的這一位,膀胱癌晚期,基本上沒幾個月好活的了。

顏詩韻悄悄地走過去,趁著病人在睡覺,一隻手給病人蓋被子檢查,另一隻手就偷偷摸到了病人的肚子上,心裏面默念了一句:「大治療術!」

然而……

這一次,什麼都沒有發生。

好奇怪啊!

為什麼會這樣呢?

破碎的面具之寵妻無度 顏詩韻有些搞不懂了,明明早上對謝阿伯的時候,她就是這麼做的啊!

為什麼現在又不行了呢?

難道說,這個「大治療術」無法治癒癌症么?

她不死心,又去其他幾個病床上,選一些不是癌症的患者做嘗試。

可是……

結果還是一樣,並沒有出現那一道可以治癒病人的白光。

「我的治療能力,消失了?不對!應該是這個帽子的神奇能力,早上快遞送來的那張紙上,就說了,是這個護士帽有治療效果的……」

將護士帽拿在手上,顏詩韻依舊沒有搞清楚到底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啊?

不過,那護士帽上淡淡地一個「何」字,卻讓她的心暖暖的。

「謝謝你,何必。如果不是這個護士帽的話,早上謝阿伯就危險了……你到底是魔術師還是魔法師呀!」

……

而另一邊,天皇巨星度假山莊。

何煊跟在蘇夢涵的身後,坐電梯前往二十五樓。

別看他現在是「億萬富翁」,可實際上他真是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高中生而已。

以前別說是這種豪華的度假山莊了,就是普通的三星級賓館,何煊都沒有住過呢!

所以,何煊對於度假山莊裡面的這些設施怎麼用,房間是用卡還是密碼,一概都是不知道的。

對於不清楚的事物,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接近不關心,裝作一副高冷的樣子。

一切,都有蘇夢涵在前面幫他做。

而蘇夢涵則是滿心的忐忑與歡喜,本來以她的長相和身材,在高中和大學的時候,就有無數追求她的男生。

其中不乏一些長得帥條件又好的,讓蘇夢涵也有一點好感的,但是蘇夢涵卻從來就沒有談過戀愛,那麼多的情書,也從來沒有接受過誰的表白。

是蘇夢涵不想談戀愛么?

才不是呢!

青春期躁動的荷爾蒙,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誰不渴望著唯美浪漫的愛情啊!

蘇夢涵性格上是大大咧咧的,就更不是那種不想戀愛的女生了。

可是為什麼,直到現在,蘇夢涵卻連一次戀愛的經歷都沒有呢?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蘇夢涵的一次童年陰影啊!

想當年,蘇夢涵還只是一個五六歲的超卡哇伊可愛的大眼睛小蘿莉的時候,有一天夜裡做了噩夢哭醒了過來,趕緊朝著爸爸媽媽的房間跑去,結果卻不小心撞見了……

少兒不宜的畫面。

尤其是媽媽痛苦的叫聲,給蘇夢涵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童年陰影。

她就躲在爸媽房間的門邊上,震驚又害怕地看著這一幕,然後嚇得趕緊又跑回自己的房間了。

甚至在那很長一段時間以後,蘇夢涵對自己的爸爸都非常非常非常地討厭,能不和爸爸說話就不和爸爸說話。

直到上了初中以後,蘇夢涵從生物書上了解了不少人生必學的知識后,才勉強在內心原諒了自己的爸爸。

然而……

那一段童年陰影,卻讓蘇夢涵對男生有一種莫名的警惕和恐懼起來。

在平常的生活和人際關係當中,這一點並不明顯,可是一旦蘇夢涵和某個男生的關係稍微好一點,她的內心就會變得無比緊張起來。

面對那些條件不錯,對自己表白的男生,蘇夢涵也很想嘗試一下戀愛的滋味,但是……卻根本不敢和這些男生做過多接觸,在鼓起勇氣去見過幾個男生之後,蘇夢涵無一不是掩面而逃,慌亂當中拒絕了別人的表白。

所以,蘇夢涵的朋友們,都對她條件這麼好,卻不找男朋友的事很是奇怪。

大家都覺得是蘇夢涵眼光太高,太高冷太女神了。

可蘇夢涵心裏面也鬱悶不已啊!

她也是有苦說不出來啊!

無數次的夜裡,她輾轉反側睡不著,看著小說或者偶像劇裡面的完美男主,痛徹心扉地在內心大聲地吶喊著:「好想談戀愛啊!卻又好怕被日啊!」

而現在……

蘇夢涵的小心臟砰砰砰直跳……

她這是真的要和一個男的開房去么?

哦!不對!

房間都已經開好了,現在正是去房間的路上。

怕怕怕……

可是現在不能退縮了啊!

Prev Post
但紙畢竟是包不住火的,只不過用了一炷香左右的時間,刑堂弟子故意挑釁,打傷慕容小卿的事情就已經被傳得沸沸揚揚。
Next Post
他估計得花費極大的精力,也許他需要很多幫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