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晚膳以後,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那名叫彩兒的女子已經醒過來了,醒過來之後就吵着要回去。

沐雲軒便吩咐青楓把彩兒送回玉龍村。

而因爲彩兒的事情,蘇齊成功的逃過一劫。

此時蘇齊正喜滋滋的窩在房間裏看書,也不敢打擾在一邊修煉的蘇櫟。

只是那看書的姿勢,讓人笑掉下牙,據說屁股上長火的人永遠在凳子上做不住一柱香的時間,蘇齊就是其中一個,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已經把所有能換的姿勢都換了一遍,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啪!”蘇齊把醫書扔到牀底下去。

倒看着牀榻上仍然在修煉的蘇櫟。

“哥,剛剛我跟你說的話你倒是聽見了沒有,孃親很奇怪啊!幾個月才增階一次的人,短短几個時辰的時間就成了聖玄期一階的高手,你說這是不是太奇怪了,咱們那老孃會不會是被人給冒充了。”

蘇齊翹着二郎腿,顯得有些吊兒郎當了,心裏後悔沒有帶着黎小暖一起來,有的時候欺負欺負黎小暖也挺有趣的。

蘇櫟猛的睜開清明的眼眸,微微的看了蘇齊一眼,一團晉升光圈懸在了頭頂。

蘇齊一看,瞪大眼睛,猛的翻身起來。

“哥,你又要晉升了,你們這都是要逆天的節奏。”

蘇櫟來不及回答弟弟的話,快速凝神,意念合一,準備晉升。

“神玄期七階?”蘇齊猛的往後倒去,自己從上次晉升以後,再也沒有晉升過,大半個月了,一直停留在神玄期二階的修爲。

哥哥這一次晉升,既然又超過了他五階,五階,他天天修煉也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才能趕上哥哥,更何況他最近一點修煉的心思都沒有,更別提趕上哥哥了,蘇齊瞬間覺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人生滿是悲劇。

蘇紫陌風描淡寫的和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說了雲龍村發生的事情後,就和沐雲軒回房間休息。

蘇紫陌心裏一直在想雲龍村發生的事情,根本就沒有心思去訓蘇齊。

其實對於玉龍村的事情,蘇紫陌的心裏一片茫然,她不知道要怎麼去理解整個事情。

“陌兒,還在爲玉龍村發生的事情苦惱嗎?”

沐雲軒給他到了一杯茶,看着她臉上苦惱的表情,心裏一陣心痛。

“這件事情很懸乎,我去魔獸大陸的時候,看到了簡陌的一生,而我自己敢確定,自己不是簡陌,至於是不是蘇紫陌?其實我自己也弄不清楚了。”

猛的,沐雲軒深邃的眼眸裏升起了一抹深深的疑惑,不解的看着蘇紫陌。

“陌兒,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只是叫蘇紫陌,並不是真正的蘇紫陌。” 愛已涼 半步情錯,上司滾遠點 蘇紫陌偏頭,看向沐雲軒,決定說出事實,要不然真相永遠解不開,自己從封頂崖那麼高的懸崖上掉下去,爲什麼沒有死,而那麼晚了,師傅和師兄又爲什麼剛好出現在她掉下去的地方。

“其實,六年前……。”

“孃親。”蘇櫟在門外喊道,也打斷了蘇紫陌接下來要說的話。

蘇紫陌起身去開門。

沐雲軒卻滿臉驚疑的看着她的背影!

“櫟兒,你又晉升了?”蘇紫陌滿心歡喜的看着蘇櫟,櫟兒就是勤快,每天都要修煉,一身修爲,完全是靠自己的毅力晉升的,不像她,都是在機緣巧合之下才能晉升。

“孃親,櫟兒只是晉升了一階,聽齊兒說,孃親出去回來之後,晉升到了聖玄期一階了,櫟兒一晉升完,就過來看孃親了。”

蘇紫陌柔柔一笑,抱起蘇櫟回到屋裏,“孃親都是全靠運氣。” “孃親,不管靠的是運氣還是什麼,櫟兒都希望孃親能快速的強大起來,只有孃親能保護好自己,櫟兒才放心。”

“櫟兒,你孃親有爹爹保護呢?”

沐雲軒揉了揉兒子的頭髮,柔和的笑容散發着溫潤如玉的光芒,櫟兒最近和他親近了很多。

“爹爹,你不能隨時隨地保護孃親,孃親只有自己強大起來才行。”

蘇櫟偏頭看着沐雲軒,粉雕玉琢的小臉上,多了一份溫和,少了很多冷冽。

“看着孃親和爹爹安全回來,櫟兒就放心了,櫟兒累了,就不打擾爹爹和孃親了。”

“嗯!要是餓了,就去叫點東西吃了在睡。”

蘇紫陌把蘇櫟放下,櫟兒的懂事,讓她很開心,也很放心。

等蘇櫟出去以後,沐雲軒又再次看向蘇紫陌。

“陌兒……。”

“對了,雲軒,你對魔都瞭解多少?”

兩人同時問出身。

蘇紫陌:“……”

兩人相視一笑,沐雲軒壓下心裏的疑慮。

“陌兒,魔都之巔的存在已經有百年之久了,他們是最早的四大世家之一的莫家。”

四大世家,她不是沒聽說,在明月谷的時候,白傾君偶爾會提到,“說起來,你們沐家也是四大世家中的一家。”

“不錯,四大世家現在只有沐家和莫家還存在了,其他兩大世家,在很多年前就落寞了。”

“四大世家中的雲家,本是四大世家之一,他們雲家個個天賦異稟,但那又如何?對於自幼便是修煉天才,長大就是殺手之魔的雲家來說,落寞是遲早的事情,而四大世家中,只有沐家是以做生意爲主的,武家以煉丹爲主,可是最終還是落敗了,而且沐家祖先有規定,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得參與朝中的事情,我父親娶我孃的時候,也曾經遭祖輩過強烈的反應。”

“那魔都一直都是我師傅在掌管嗎?”蘇紫陌從來沒有聽師傅說過魔都的事情,只是聽白傾君提過,師傅是魔都的人,有一子,名叫莫無涯,自己也曾經問過師傅,而師傅也默認了,可是師傅對魔都的事情不聞不問,她也不好過多的去問。

“陌兒,對於莫雲天,天下人知道的少之又少,而且沒有多少人見過他,江湖上相傳,他是一位活了百年之久的人,也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歲,他和他的摯友白傾君是一樣的歲數,修爲都到了登峯造極的地步,兩人是很多很多年前的醫聖和神尊,沒想到他們兩位和你有緣,一個成了陌兒的師傅,一個成了櫟兒和齊兒的師傅。”

蘇紫陌走到窗邊,一抹月光照射在她絕美的容顏上,她垂眸,尋事着沐雲軒的話,這樣說來,師傅是有很多事情沒有告訴過她,腦海中突然想起冥毓秀對穆欣妍說的話,她的丈夫指的是誰?逆天的行爲是什麼?穆欣妍口中的她的爹爹又是誰?

突然,蘇紫陌體內玉龍珠也跳動起來,蘇紫陌心下疑惑不已,清涼之意瀰漫全身,讓她如同浸泡在涼水中,渾身舒暢無比,體內的細胞也異常活躍起來。經脈不斷跳動,丹田開始鼓脹起來,隱約間,有一股氣流在她的身體裏油走,暢通無阻,似乎在吞噬着月華之力。

沐雲軒一看,目光一閃,問道,“陌兒,你怎麼了?”

蘇紫陌擡頭,有些驚訝的說道:“雲軒,玉龍珠好像能感應月華之力,在有月光的地方,它好像很興奮,而且我體內的玄氣也感覺是源源不斷的灌入丹田,讓整個身子非常的舒服。”

“陌兒,太好了,玉龍珠在誅記中有過記載,玉龍珠能吸食月華之力,讓擁有玉龍珠的人修爲突飛猛近,誅記中記載着各大修煉玄器的存在,其中最爲邪惡的就是靈瑕和乾坤魔天戒。”

“靈瑕和乾坤魔天戒?”

“對,靈瑕和乾坤魔天戒是魔煞的修煉法寶,在加上巫山的混沌之氣,一但修煉成功以後,世間將無人能敵,可是靈瑕和乾坤魔天在魔煞死後也失去了蹤跡。”

“就連八大玄器也對付不了靈瑕和乾坤魔天戒嗎?”

蘇紫陌心下疑惑,不是說八大玄器是世間最厲害的寶貝嗎?

“八大玄器雖然是世間最厲害的玄氣,不過在看八大玄器在誰的手中,只有在五陽之體的人的手中,才能發揮它強大的力量。”

沐雲軒解釋道,蘇紫陌扶着窗邊,看來她只顧着做生意,野史也忘記去了解了。

窗外傳來馬蹄聲,蘇紫陌低頭一看,一張華麗的馬車後,更着一羣護衛,看着馬車有些熟悉,蘇紫陌這纔想起齊兒今天闖下的禍根。

蘇紫陌眼眸一冷,聖玄期一階的威壓瞬間席捲而來,人瞬間從窗外跳出。

沐雲軒也一樣,當兩人剛剛落地。

在大廳中吃夜宵的蘇櫟,蘇齊,納蘭憶,被一羣人圍在了一起。

蘇紫陌和沐雲軒站在他們身後,蘇紫陌皺了皺秀眉,全部都是金玄期巔峯的人,這一個小小的碧泉鎮上,也有金玄期巔峯的高手。

“讓開!別擋住小爺的光線。”

蘇齊緊繃着小臉,他最討厭別人打擾他吃飯了,而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心思去陪他們玩。

蘇櫟一臉面無表情,眼眸裏噬着狂風暴雨。

一羣侍衛毫不相讓,蘇齊蠕動了一下脣角,神玄期二階的修爲瞬間釋放施壓。

金玄期巔峯的人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卻仍是堅定的站着。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修爲已經到了金玄期二階,真是難得一見的神童,可不不管你有多厲害,欺負了我的女兒,就要付出代價,我簫十九的女兒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欺負的。”

一個身材矮小,全身肥肉的中年男子朝着蘇齊走來,隨着他的一行一動,身上的肥肉抖動得厲害,那脖子上的肉都是一層一層的。

“那你想怎麼樣?”

沐雲軒森冷的聲音從身後傳出。

簫十九快速的轉身去看,當看到沐雲軒冷冽的目光時,他心裏生出強烈的懼意,臉上依然保持着鎮靜。

“你們又是誰?你去整個鎮上問一問,有誰敢在我簫十九的地盤上撒野。”

“我敢。”

蘇紫陌從沐雲軒身後走出來。

簫十九也是金玄期五階的高手,五大三粗的,看起來就像一個暴發戶。

可是看到蘇紫陌冰冷的眼眸,在加上沐雲軒盛氣凌人的氣勢,他到是真的有些怕了!

怕也是一瞬間的事情,看到蘇紫陌的天容之姿,簫十九瞬間色心大起。

他本來就好色,府中妾室有十幾個,可是沒有一個像蘇紫陌這樣漂亮的,頓時色心湮滅了一切。

“看你長得不錯,今天認下這錯,本大爺就把這鎮長夫人的位置給你許下了……。”

猛的,沐雲軒轉身,眉頭一皺,敢打他女人的主意,活膩了,隨後猛的躍起一腳,一腳踹飛簫十九龐大的身體。

“咚……!”的應聲撞入一旁牆壁,雖被磕得是頭破血流,但卻沒有致命。

蘇齊搖了搖頭,在他爹爹面前都敢說這樣的話,不死也是半殘廢了。

“老爺。”

“爹爹。”

兩人不停的聲音驚叫起來,一個肉團飛奔而去。

“爹爹,你沒事吧!”簫盈盈扶着簫十九。

一旁的隨從也上前扶着他。

“哼!爹爹,讓你來給盈盈報仇的,不是讓你來找女人的,你還想娶那個女人做夫人,回頭我跟我娘說去,看你怎麼辦?”

簫盈盈鼓着腮幫子,氣鼓鼓的看着自己的爹爹。

“哎喲!我的小祖宗啊!你每良心啊?老子都差點摔死了,你還這這裏落井下石,你安的什麼心啊?”

簫十九哭喊這,肥大的臉上血流不止,看起來很恐怖。

蘇紫陌搖了搖頭,這仇還沒報呢?這就窩裏反了,不過一看這鎮長就是一個懼內的。

看着蘇紫陌臉上諷刺的笑意,簫十九屈辱全部涌上心頭,將全身緊緊籠罩,肥碩的身體上覆蓋上一層陰霾!怒火在心裏熊熊燃燒,他簫十九什麼時候丟過這樣的臉了。

“你是誰?既然敢打本大爺?”

簫十九怒視着沐雲軒,怒心裏的怒火讓全身都燃燒起來了!

簫十九小心翼翼扯動身體,試着把痛楚降到最低,可是他的手臂好像是斷了,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

“爹爹,你不會要死了吧?”簫十九細弱蚊聲,緊張問道,眼中滿是恐懼。

“老子死了,你就等着過苦日子去吧!”簫十九惡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女兒一眼。

“若非,給本大爺把他們都給收拾了。”

突然,一個黑影出現在簫十九的面前。

只見這個突然出現的黑影,全身上下穿着黑色的勁裝,除了兩隻眼睛以外,其他的地方全部用被黑布遮住了。

蘇紫陌看到這名男子,不知爲何?體內的玉龍珠開始有了反應。

“主人,要小心,這個男子身上有一股很大的煞氣。”

突然冒出來的聲音讓蘇紫陌冒出了一身冷汗,這個叫她主人的東西是誰?

“你是誰?”蘇紫陌在心裏問道。

“主人,我是玉龍珠啊!現在已經和主人合爲一體了,可以替主人分辨好人,識別人的修爲,也可以幫助主人打壞蛋。”

玉龍珠的聲音很興奮,蘇紫陌聽了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還有比這個更狗血的嗎?

“若非,給本老爺把他們全部殺了,本老爺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窩囊氣呢?”

最強終極兵王 簫十九憤怒的大吼,臉上的肥肉抖動得厲害!

“鎮長,今日之事,恐怕鎮長要忍一忍了。”

男子漆黑的黑眸,平淡無奇的看着蘇紫陌和沐雲軒,聲音如同驚世之音,彷彿能瞬間驚醒沉睡的人!

蘇紫陌和沐雲軒相視一眼,兩人心裏都明白,這個黑衣蒙面人不簡單。

“若非,你在說什麼混話,你沒有看到本老爺快死了嗎?”

聽到若非拒絕,簫十九臉上滿臉漆黑陰霾。

若非回頭,平淡的看了簫十九一眼。

“鎮長大人,有若非在,鎮長大人死不的。”

淡淡的聲音很好聽。

蘇紫陌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玉龍珠說他身上有煞氣,可爲何她沒有感應到。

“若非,你敢武逆本老爺的意思?”

“我說什麼鎮長大人,小爺勸你還是聽這位神祕人的勸吧!別說我爹孃了,就是小爺想要殺你,那也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這大晚上的你不去折騰你的十八房小妾,跑到這裏來找死,你不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那就怪不得別人了。”蘇齊實在是忍不下去了,爹爹剛纔那一腳爲什麼不把他給踹死呢?

蘇紫陌抽了抽脣角,齊兒什麼時候知道這鎮長大人有十八房小妾的,還有他說的那些話,她還真懷疑自己這個兒子是不是真的纔有五歲?

納蘭憶有些瞠目結舌,剛剛齊兒向客棧的店小二打聽的就是這些事情嗎?人家有幾房小妾他都給打聽到了。

“小混蛋,你給本大爺閉嘴!”

Prev Post
土門村遠遠不是之前那般的人跡罕至,此刻的土門村幾乎是處處都是站着人,我一眼望過去,葛青峯、楊天一等人赫然在其中,衆人看到了我歸來都是紛紛的靠攏。
Next Post
他和靳夙瑄他們去了買了曼珠那家人,結果一番威逼之下才知道他們只是受王、趙兩家的委託出面買曼珠,幾番曲折之下才找到這裏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