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估計得花費極大的精力,也許他需要很多幫手。

他將伊迪絲帶到了葬神山脈里,他不清楚冥神騎士會不會被視為邪神信徒,因此決定對她做一個實驗。

冰雪之城有著太多的檢測法陣,他相信其中一定有檢測邪神信徒的法陣。

看著倔強中帶著敵意的伊迪絲,李奧微微一笑。

「放心,苦難很快就會結束,你將會迎來自已的新生。」

李奧直接將他的奴隸契約撕得粉碎,同時摧毀了她的控制符文。

伊迪絲先是一臉的驚喜,但是很快就變得恐懼起來。

新生是什麼意思?這種東西對巫師來說有著太多的含義。

比如說靈魂被抽離,成為一個傀儡,甚至比這還要可怕萬分……

「我的家族是一個強大的巫師家族,你最好放了我,不然會有人追殺你的。」

伊迪絲說道。

李奧不屑地一笑,只要她成為冥神騎士,伊迪絲自然會為他阻止什麼家族的追殺。

冥王印記從李奧的額頭浮現出來,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看著李奧額頭上的印記,伊迪絲感到一絲恐懼。

她急速念頌著咒語,但是一隻大手扼住了她的喉嚨,讓她的動作嘎然而止。

「你最好不要反抗。」

李奧冷冷地說道。

一條黑色的射線射向伊迪絲的額頭,伊迪絲變得驚恐起來,她拚命地反抗,但是這種反抗在李奧看來是如此的無力,甚至連攻破他的天賦力場都做不到。

一個冥王印記非常緩緩在她額頭緩緩形成,這個過程比葛蘭仙妮的時候慢多了,應該是伊迪絲強烈抵觸的原因。

但是隨著冥王印記的生成,伊迪絲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她驚訝地張開自己的雙手。

她感覺到了力量,強大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斷地滋生。

冥王印記正在對她的身體進行改造,釋放著她的潛力。

大量的信息從冥王印記傳了過來,讓伊迪絲知道了一切。

這時候李奧在伊迪絲眼中已經變了,他就像是這世界的中心,她生命中唯一的意義所在。

「你現在的感覺怎麼樣?」

李奧放下了自已的大手。

「我的感覺非常好,請原諒我以前的愚昧。從此之後我將成為主人的劍,主人的意志即為我劍之所向。」

伊迪絲單膝跪地說道,她的眼裡已經只剩下一片的狂熱。

李奧點了點頭,「以後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能在外人面前提及任何關於冥王的東西,包括冥王印記。」

「知道了,偉大的主人。」

伊迪絲說道。

李奧問了下伊迪絲所在的家族,沒想到伊迪絲的家族竟然有著一名二級巫師,只是距離這裡有些遠,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

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這件事甚至會影響到冥神騎士團的成敗。

李奧拿出一塊符文水晶,正是從溫妮莎那裡搶來的能夠鑒別邪神信徒的水晶。

「拿著它。」

李奧說道。

伊迪絲聽命接過了符文水晶,但是讓李奧驚訝的是符文水晶沒有任何變化。

李奧的額頭一熱,伊迪絲的冥王印記立刻浮現出來。

伊迪絲先是一驚,但是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符文水晶沒有任何變化,這讓李奧驚喜到了極點。

也就是說他們不算是邪神的信徒,甚至使用冥王印記也不要緊。

危險的只是一些對不死軍團有所了解的人,但是聖尼斯大陸的傳承往往並不長久,很多學院對上古之戰的記載只有隻言片語,相信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李奧帶著伊迪絲回到了冰雪之城,就這樣李奧煉金店多了一個名叫伊迪絲的店員。

對於這個同齡人,露西婭非常喜歡,總算有個能談得來的朋友了。

但是很快她就發現了一件讓她苦惱的事情。 那就是起初伊迪絲的實力遠遜於她,但是很快伊迪絲的實力以一個令人震驚的速度暴漲著。

只有和她朝夕相處的露西婭才能明白這種速度有多麼恐怖。

一個月不到的功夫,伊迪絲竟然晉級巫師了……

這個消息差點把露西婭打擊到崩潰,大家是同樣的資質,怎麼伊迪絲這麼厲害呢。

每當問起這個問題,伊迪絲就是一臉的神秘,說是李奧的功勞,並且勸說她認李奧當老師,對此露西婭一直十分糾結。

事實上伊迪絲實力增長之速連李奧也感到一陣汗顏,起初伊迪絲的成長完全是冥王印記改造之功,但是到了後來就完全靠自己的本事了。

沒有辦法,伊迪絲的修鍊方法太好,直將李奧的基礎冥想法甩出十幾條街。

李奧甚至感覺,如果不趕緊找到一種增長精神力的煉金配方,伊迪絲能夠在他之前晉陞二級。

為此李奧感到有些坐不住了,到底去哪裡弄煉金配方呢,到現在他還沒有任何頭緒。

李奧讓露西婭將大量的藥劑裝好,然後交給了一名相貌英俊的年青巫師。

「拉曼大人,我上次提供的藥劑你們還滿意吧。」

李奧笑咪咪地說道。

「滿意,當然滿意。李奧大師你提供的藥劑質量上乘,價格低廉,我們當然是再滿意不過了。」

這名年青巫師笑著說道。

拉曼是冰雪之城的一名巫師,上次城主府邀請冰雪之城的煉金大師參加一次會議,希望他們能夠長期穩定地向冰雪之城出售一部分藥劑。

很多煉金大師們都不同意,他們知道巫師大戰很快就要爆發,冰雪之城是打算囤積一部分藥劑。

到時候一旦開戰,那藥劑肯定會漲到天上去。

現在看著不賠,到時候可就賠大了。

只有李奧和另外一個煉金師答應了下來,就這樣李奧搭上了冰雪之城的線。

冰雪之城為李奧提供了一個煉金配方,可惜並不是他急需的提升精神力的煉金配方。

「拉曼大人,最近你們提供的魔葯越來越少了,這是怎麼回事?」

李奧問道。

「還不是有些人想要發戰爭財,拚命地囤積貨物,不然我們怎麼會連收購魔葯都變得這麼困難。不過你放心,我們已經派出大量的巫師學徒前去採集魔葯,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恢復正常供應的。」

說到這裡,拉曼就就是一臉的怨氣。

但是李奧卻知道他說的混蛋里有很多都是冰雪之城的大家族,他們都看到了發財的機會,於是就像是貪婪的禿鷲一樣撲了出來。

「是嗎,這真是太好了。」

李奧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等拉曼離開后,露西婭有些猶豫地看著李奧。

「有什麼事嗎?露西婭?」

李奧問道。

「伊迪絲變得這麼強是因為你嗎?」

露西婭說道。

「沒錯,我傳授了她一套特殊的修鍊法門。」

李奧淡淡地說道。

「你能將那套法門傳授給我嗎?我和我的老師說了,他說不介意我成為你的學生。」

露西婭咬著嘴唇說道。

「我想沒有問題。」

李奧笑著說道。

「謝謝你了,李奧大人。」

露西婭興奮地說道。

她本來以為會費上一番口舌,甚至李奧會提出簽訂巫術契約,但是沒想到李奧什麼也沒有提。

難道他就不怕她將這種修鍊方法傳出去?

***

***

葬神山脈之中,李奧身披黑袍,臉上戴著一個黑色水晶面具,面具上刻著能夠隔絕精神力窺測的符文法陣。

在他前方一公里處,三名身穿灰色法袍,上面有著冰雪之城印記的巫師學徒正在拚命逃竄。

就在他們的身後,一隻身體有些透明的藍色巨狼正緊追不捨。

它的眼中充滿了殘忍和戲謔,就像是在戲弄眼前的三個獵物一樣。

它的速度越來越快,距離三人也越來越近。

「該死,怎麼會在這裡碰到一隻瓦爾西,而且竟然是巫師級別的,有人在我們身上施展了厄運詛咒嗎?」

一個棕色頭髮,藍色眼睛的小個子驚恐地說道。

「不好,它快要追上來了,我們還是分頭跑吧,不然都會被他殺死的。」

豪門家族:替代你的新夫人 一個金色頭髮的高個女生說道,說完就向左邊跑了過去。

「朱蒂!」

看到那名女生跑了,小個子不由大驚。

「亞伯,我也走了,你保重。」

說完另外一個巫師學徒向右邊跑了過去。

「你們……算了,只能看各自的運氣了。」

小個子巫師學徒說道。

他拚命地向前逃出一段距離,然後回頭一看,差點嚇得魂飛天外,因為那頭瓦爾西仍然對他緊追不捨。

他的心裡不停詛咒著,那裡還有兩名巫師學徒,你為什麼只追我一個人啊。

重生五零致富經 「救命啊!」

亞伯拚命地大吼道。

那兩名巫師學徒不由一陣慶幸,他們腳下的速度更快了,希望瓦爾西吃了亞伯之後不要再來追趕他們了。

就在亞伯感到絕望的時候,他發現前方一個身穿黑袍,臉上戴著面具的巫師緩緩走了過來。

看到這裡,亞伯不由大喜。

「這位朋友,救命啊。」

「救你當然沒有問題,只是你拿什麼報答我呢?」

李奧一臉戲謔地說道。

亞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還想要什麼報答,只要禍水東引不就行了,他就不信瓦爾西只會盯著他不放。

亞伯從李奧身邊跑過,同時一臉的竊喜,這下瓦爾西該轉換目標了吧。

李奧一臉的古怪,「真是個不可愛的小傢伙啊。」

亞伯向後望去,但是發現的景象讓他嚇得亡魂直冒,那隻瓦爾西完全沒有理會李奧,而是直向他撲了過來。

「不要啊!」

亞伯發出悲慘至極的慘叫聲,就像是要馬上被一群大漢輪*X一樣。

瓦爾西直接將他撲到在地,然後一聲低沉的狼嚎向四面八方傳去。

亞伯差點被叫聲給沖暈過去,當他以為自已要完蛋的時候,卻沒有任何痛楚傳來。

他小心翼翼地張開眼睛,發現李奧正緩緩向這邊走了過來。

瓦爾西從他身上下來,對李奧不停搖晃著尾巴,一臉討好的樣子。

「你們……你們是一夥的?」

亞伯一臉震驚地說道。

Prev Post
噗!
Next Post
而賓士雖然看起來蒼老,但那只是表相。作為丹師及醫師,他對自己身體的調理很好,至於還有數十年以上的壽命。加上紋力修為精深,哪怕講解個三天三夜也不會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