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靳夙瑄他們去了買了曼珠那家人,結果一番威逼之下才知道他們只是受王、趙兩家的委託出面買曼珠,幾番曲折之下才找到這裏來。

卻是看到令他痛苦的一幕,這些狗膽包天的傢伙居然敢這樣對他的曼珠,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曼珠!”季筱筱和靳夙瑄是人,速度較慢,這才趕到。

“啊!混蛋!”季筱筱看到曼珠的慘樣,憤怒不下於尚雲索。

“這些人交給你了,我和娘子先帶曼珠去醫院。”靳夙瑄冷着臉,卻沒有失去理智。他知道尚雲索會替曼珠報仇,而曼珠的傷勢不輕,得趕緊醫治。

“好!”尚雲索看向曼珠,心頭的劇痛是那麼強烈。

“你們是誰?啊,鬼啊!”倒在地上的人,終於有人發現尚雲索是雙腳離地、飄浮在半空中的,一般人都知道只有鬼才會雙腳離地。

“今天,你們誰都別想活命!”要說尚雲索的底線,那就是曼珠,誰敢傷害曼珠,他絕不會輕饒。

說話間,尚雲索手中幻化出一把黑氣騰騰的鬼劍。

靳夙瑄見狀,臉色一變,普通人別說被鬼劍劈中,就是被劍氣波及都會魂魄破散。

這些人打了曼珠,但還罪不至死、死而不至魂散,而尚雲索顯然是怒到極點、不管不顧了。

“尚雲索,將他們打殘打廢就好。”季筱筱是非分得清楚,要是追究因果,趙雲豔雖不是曼珠親手殺的,卻與曼珠有脫不掉的關係。

這些人雖然可惡,卻是想爲趙雲豔報仇,確實不至於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再看他們嚇得瑟瑟發抖,抱成一團的窩囊樣,哪裏還有剛纔暴打曼珠的氣勢?

“讓開!”可不等尚雲索揮動鬼劍,曼珠突然大喝道。

她的眼睛瞪得清亮,沒有了剛纔的模糊之感,猛地從靳夙瑄懷裏掙脫,穩穩地站在地上。

“曼珠?”面對曼珠的突然反常,尚雲索幾個,都怔住了。

他們都非常不解,剛剛曼珠還是很虛弱,怎麼才一會功夫,就如恢復了活力一般?要不是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還在,他們肯定以爲曼珠沒有受傷。

“吼!”曼珠卻什麼都沒有過,就對着聚成一團的幾個人張開嘴,一道灼熱的烈焰就從她嘴裏噴射出來。

除了聽到這些人發出驚聲慘叫,尚雲索他們都靜默了,隨即又異常的激動、驚喜,曼珠這是恢復五行之力了嗎?烈焰可是火的力量。

就在烈焰要燒到這些人時,曼珠又憑空擊出一團土色的力量,在這些人腳下轟出一個深坑,他們掉下去後,被烈焰焚燒着。

曼珠並不是要燒死他們,而是要給他們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幫自己報仇。

其實她並不知道她身上怎麼會突然多出一股陌生的力量,剛纔全是因爲肚子一陣火熱,忍不住想要宣泄,這些人自然成爲了宣泄的對象。

一時之間,慘叫聲不絕於耳,他們在火中掙扎着,曼珠體內的力量分爲五股,分別是金木水火土,瘋狂的亂竄。

“你們處理!”尚雲索抱住曼珠,用鬼力探索出曼珠身體的狀況。

他拋下這句話,就抱起曼珠,直接採用北陰酆都大帝給他的特權,隨時隨地都可以不受限制下陰間的特權。

曼珠被暴打,竟因此衝破禁封住五行之力的封印,卻因爲封印太久,她不懂得壓制,而亂竄。要是不壓制下來,她的身體肯定會受不住,爆體而亡。

同時尚雲索心裏還有一個疑問,既然能因爲受到外界暴打而衝破封印,如此看來封印不難解、更不應該難倒北陰酆都大帝纔對。

北陰酆都大帝的實力深不可測,是恐怖的存在,擅長破解各種封印、煉製奇藥、研究奇品。

還是說曼珠身上的封印比較特殊?只一瞬之間,尚雲索憂急着要如何救曼珠。他知道現在唯一能救曼珠的,只有北陰酆都大帝,卻忍不住想到其中的關聯。

“父君在何處?”尚雲索衝到北陰酆都大帝的宮殿,逢鬼就問,得到的答案居然是北陰酆都大帝不在冥府。

怎麼會這樣?北陰酆都大帝不在,那還有誰能救曼珠?北陰酆都大帝平常都在冥府,很少離開,爲什麼就在這個時候離開了?太湊巧了。

“曼珠,你堅持住!我不會讓你有事的。”尚雲索見曼珠臉上呈五種顏色不斷地輪流變幻着,有些無助。

“疼!好疼!”曼珠的體內那五股力量拉扯着,扯得她痛苦不堪,這莫不是傳說中五馬分屍的感覺?她也覺得自己的身體就要被生生扯掉一樣。

“北陰酆都大帝!你給我滾出來,不然我毀了整個冥府!”尚雲索赤紅着眼,怒吼着北陰酆都大帝的名諱。

尚雲索的吼聲有一種恐怖的貫穿之力,震得整個宮殿、地面劇烈震動,還有修爲較弱的鬼忍不住發出驚恐的鬼嘯聲。

一時之間,衆鬼竟以爲尚雲索瘋了,基於他是北陰酆都大帝的親子,鬼們能避多遠就避多遠,竟無鬼阻止他。 曼珠篇 這就是真相

任憑尚雲索怎麼暴吼,就是不見北陰酆都大帝現身。

他底下幾個冥官隔着很遠勸喊道:“索殿下,帝君大概是有要事才未歸,不如您先等等?”

尚雲索臉色更冷,魂體如罩薄冰。空出一手直接就對說話的冥官轟出凝聚了十成鬼力的一掌。

可見尚雲索有多憤怒了,也怪這個冥官愚蠢、不懂得看臉色,他本就憤怒,豈還能等下去?拖得越久,曼珠就越危險。

“啊!”饒是那個冥官閃躲得及時,還是被尚雲索轟飛出去,鬼命差點就休矣。

“索殿下,您可以用寒冰池先——”有鬼突然想起北陰酆都大帝的療傷之所,提議道,話還沒有說話,尚雲索就如一陣風一樣,在衆鬼面前刮過。

尚雲索急急趕到寒冰池旁,本一心想要救曼珠,這會又猶豫了,寒冰池水性寒,曼珠體內又是有五股不同的力量。

噗噗。幾道聲響過後,整個寒冰池瞬間乾枯了,尚雲索有些不知所措。

寒冰池是一千多年前建造的,一直都安然無事,怎麼他需要用來救曼珠時,就突然乾枯?他就不信是個巧合,也因此覺得寒冰池可以壓制曼珠體內的五行之力。

“北陰酆都大帝!”尚雲索咬牙切齒,他心裏本來對北陰酆都大帝有怨。

他怨北陰酆都大帝當年將他們母子棄之不顧,辜負了他母親。要不是北陰酆都大帝救了他,蘊養了他的魂體五年。

再加上這些年他需要藉助北陰酆都大帝的力量來尋找曼珠、找到後幫曼珠研製可以恢復記憶的藥。他也不會承認和北陰酆都大帝的關係。

而此時,他暴怒了!他在逆天球就看到北陰酆都大帝是那把剪刀的主人,製造機會,讓曼珠拿到那把剪刀。

剪刀帶煞,會影響曼珠的氣運,所以曼珠自得到剪刀起,運氣變得非常差。本來以曼珠的特殊體質,一般的鬼見了曼珠就會自動退避三舍,心生畏懼。

可是卻因爲那把剪刀破壞了這一點,讓一般鬼物可以靠近她,她纔會坐上鬼車、鬼轎。

“北陰酆都大帝,你出來!我知道你在的,爲什麼要這樣做?口口聲聲說希望我和曼珠有情人終成眷屬。背地裏卻在謀害曼珠。”尚雲索沒有辦法救曼珠,也知道北陰酆都大帝不會出手救她,就不再顧忌什麼了。

尚雲索真的不明白。如果北陰酆都大帝真的那麼不喜曼珠,爲什麼還要將五行之力傳授給她?

而且北陰酆都大帝一直表現出喜愛曼珠,其喜愛之情也不像是作假,堂堂北陰酆都大帝又何必爲了害已成爲人的曼珠,而大費心機?

難道是爲了成全司卿?尚雲索突然想起那一次曼珠差點和司卿拜堂的事,如果是這樣,他更加不會原諒北陰酆都大帝。

低頭見曼珠痛苦不堪。五種顏色還在變換着,他有種深深的無力之感,要怎麼做,才能救她?只要能救她,就算豁出他的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放心,我死不了,是男人,就不準哭!”曼珠掀開眼皮,卻見尚雲索眼中含淚,心抽痛不已。

這麼一雙透着瀲灩之光的淚眼,讓曼珠再疼痛都無法移開眼,撼得她腦中那些零散的畫面快速拼湊在一起,還未完整,卻被一股突然涌來的外力阻礙了。

“阿索,放棄小鬼吧!”隨着外力來襲,北陰酆都大帝的聲音憑空響起。

曼珠和尚雲索雙雙望向門口,北陰酆都大帝高大的身形,逆着陰氣而站。

“爲什麼?” 極品鋼鐵大亨 尚雲索赤紅着眼瞪着北陰酆都大帝,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卻包含了太多不解的疑問。

“真的想知道?”北陰酆都大帝重重地嘆了口氣,望着曼珠的眼神多了幾分憐憫,本來他是想避而不見。

可他的鬼識太過強烈,遠遠就能夠聽到尚雲索的痛吼聲,一聲聲都顯得撕心裂肺,將他的心都震痛了,尚雲索是他的兒!最後,他還是現身了。

“是我催動小鬼、破除禁封五行之力的封印。”北陰酆都大帝不等他們開口,就自己承認了。

是他算到曼珠被暴打,就趁機破除她的封印,而並不是真的因暴打而衝破的。確實,沒有那麼多巧合,只不過他沒算到尚雲索會那麼快就找到曼珠。

“你一直在騙我,你是有辦法破除封印的。偏偏就故意在她沒有記憶,無法自己壓制時動手腳,你好狠的心!”尚雲索心裏是壓不住的失望,他錯信了北陰酆都大帝。扔記住技。

像曼珠這種情況,破解封印時,最好有修爲高深的人或鬼護法協助,而且還是要懂破解之法的人。

“我從未想過要她的命,也是真心喜愛她,錯只在你!”北陰酆都大帝的語氣很平緩,像是在直言一件事實。

“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說我連累她了?”尚雲索被北陰酆都大帝震住了,怎麼就是他連累曼珠?

“因爲我有心想讓你繼承我之位,代我管轄——”

“閉嘴!這是不可能的事,況且你是不老不死的存在。”北陰酆都大帝還沒有說完,尚雲索就怒聲打斷他的話。

北陰酆都大帝能在其位多少年,是難以估算的事,要讓尚雲索接替他的位置,這事算什麼?就因爲這樣,就處心積慮阻礙他和曼珠的情路?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別說尚雲索一心只想和曼珠在一起,一點也無意於權勢,就算沒有曼珠的存在,他同樣無心接替北陰酆都大帝的位置。

呵呵!尚雲索借逆天球看到真相後,沒有當面和北陰酆都大帝撕破臉,就是顧忌曼珠的安危,可北陰酆都大帝卻做得這麼絕。

尚雲索不知道就是因爲北陰酆都大帝發現他已經知道真相了,纔對曼珠動此殺機,本來他是打算給曼珠留一條活路的。

其實當初若沒有北陰酆都大帝的縱容,司凰又怎麼逃得出陰兵的追捕,肆意破壞尚雲索看中的肉身?

又如何能在陰間地界捉到曼珠?這一切都是北陰酆都大帝縱容的,他不想尚雲索真的爲了曼珠捨去一身修爲,重新爲人!

可笑司凰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成了他親生父親利用的工具,換而言之,北陰酆都大帝是用司凰的命來爲尚雲索日後鋪路。

同樣是親子,在北陰酆都大帝看來司凰的命遠不如尚雲索來得重要。

當然了,曼珠失蹤,北陰酆都大帝早就有能力破開隱息玉符,尋找曼珠的下落,畢竟那可是他的寶貝,可他卻騙尚雲索與靳夙瑄他們,他破解不了。

既然一開始,就想將尚雲索和曼珠分開,爲何後來卻又稱破解了隱息玉符,把曼珠的下落告訴尚雲索?

那是因爲北陰酆都大帝見尚雲索爲了尋找曼珠,日日東奔西跑、勞力傷身,有些不忍與心疼。

他知道要是不讓尚雲索知道曼珠的下落,尚雲索會永無止境的找下去,才告訴尚雲索。可他偏偏拖延時間、不讓曼珠太快恢復記憶,一面又想算計曼珠。

北陰酆都大帝曾想過將曼珠殺死,讓她和尚雲索做一對鬼夫妻,尚雲索又能接替他的位置,這算是兩全其美的方法。

可惜曼珠的身份太特殊,曾以詭嬰之體造了很多殺業、並與諸神對抗過,她不適合和尚雲索一同站在冥府的高處。

北陰酆都大帝在沒有更好的辦法的情況下,就安排了鬼擡轎這一出,讓曼珠嫁給司卿。

明王首輔 冥府有一則不成文的規定,一旦一鬼一人結了冥婚,除非另一方魂飛魄散,否則永不得解除冥婚關係。

北陰酆都大帝是料想尚雲索不會爲了曼珠殺了親手足,纔想讓曼珠嫁給司卿,可還是失敗了。

這一切,尚雲索是藉由逆天球知道的,可他怎麼都不明白北陰酆都大帝這麼做的原因,現在聽北陰酆都大帝親口說出來,心裏複雜而苦澀。

“你難道不知道,傷害曼珠就是在傷害我嗎?我不管你有什麼苦衷,也不能抹去你傷害曼珠、算計我們的事實。”尚雲索的聲音已經冷到了極點。

“若你沒有看逆天球,也許就能拖到我想到真正兩全其美的辦法,說到底是你連累了小鬼。”北陰酆都大帝語中有些淡淡的痛心,彷彿傷害小鬼不是他真正所想的。

“你害人猶不知悔悟,還想推到我頭上,真是可笑至極!”尚雲索死瞪着北陰酆都大帝,就像瞪着不共戴天的死敵一樣。

躺在他懷裏的曼珠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每聽一句,她的頭就多痛一分,那些破碎的畫面在不斷的移形換位,最後組成了一副副無比清晰、完整的畫面。

就是在那五股不同的力量壓擠下,刺激得她恢復記憶,這些記憶居然包含了前世、她與尚雲索所有、所有的愛戀糾纏,這樣的結果出乎北陰酆都大帝意料之外。

曼珠的淚水滾滾流涌而出,心裏五味雜陳,她竟將他遺忘了這麼多年,特別是回想這一年來她不認識他、一開始還因爲他是鬼,而排斥他,她心裏就悔恨不已。

尚雲索和北陰酆都大帝對峙着,並沒有發現懷中曼珠的異樣。

“帝君伯伯,你是不是活不長了?所以纔想讓阿索繼位?”曼珠擡起一張佈滿淚水的臉,說出了這句驚人的話

“曼珠,你、你恢復記憶了?”尚雲索非常震撼,猛然低下頭對上曼珠那雙溢滿濃濃愛意的眼,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得顫動。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就這樣恢復記憶?你又如何知道我的事?”遇事向來穩如泰山的北陰酆都大帝這時竟無法維持平靜的心態。

沒錯!曼珠說對了,早在二十年前,他就算到自己的大限將至,如果尚雲索沒有出現,那司凰就是他的繼定之選。

但尚雲索這個、他最愛的女人所生的兒子出現了,那其他的兒子又如何能與尚雲索相比?

於是,北陰酆都大帝在尚雲索留在冥府養傷就開始着手爲他鋪路。

鬼帝本鬼壽綿長不絕,但因爲當年北陰酆都大帝爲了救尚雲索的母親,逆天改命,耗費了近八成的修爲,最後失敗了,不但人救不活,還折損了鬼壽。

這數千年來雖然恢復了五成修爲、依舊難就有鬼能敵,可還是無法改變鬼壽折損的事實。

這事只有北陰酆都大帝自己知道,可曼珠、剛恢復記憶的曼珠又怎麼會知道?那時曼珠可還未現世,也未和尚雲索相戀。

“你怎麼會知道?”北陰酆都大帝見曼珠久久都不回答他,反而與尚雲索深情對視,這一次他真正的對曼珠動了殺機,這事絕對不能泄露出去,不然陰間將大亂。

“救我!幫我散去五行之力,我就告訴你。”曼珠勾起一抹諷笑,原本她一恢復記憶,就能自行壓制亂竄的五行之力。

可惜爲時已晚,只有將五行之力化散去,才能保住她的性命。現在能救她的只有北陰酆都大帝,可她又怎麼會傻傻地以爲他會出手救她?沒有立即殺了她,都是不錯的。

尚雲索聽到曼珠說北陰酆都大帝大限將至,被震住了,怎麼會這樣?北陰酆都大帝不同於一般的鬼,他若是大限將至,那就是要魂體徹底湮滅、永不超生的。

可是看北陰酆都大帝的反應,說明這事是真的,由不得尚雲索不信,不管北陰酆都大帝怎麼算計他和曼珠,對他卻是真心疼愛,勝過其他兒子。

“放心,他還有好幾年活頭,只不過是提前爲你鋪路,我就成了你的絆腳石。”曼珠擡起綿軟無力的手輕輕撫過尚雲索的眉目如畫的臉,自嘲一笑。

“胡說!你怎麼可能是我的絆腳石?他那個位置,我一點都不稀罕!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其他的我什麼都不想要。”尚雲索緊緊握着曼珠的手堅定道。

“要怎樣,你才肯救她?”尚雲索定定地看着北陰酆都大帝,他知道話都說到這份上,北陰酆都大帝怎麼可能會放過知道這重大祕密的曼珠?何況是救她?曼珠只不過是在放手一搏。 [番外]執子之情共美滿 曼珠篇 爲什麼要逼迫他們

“你接替我的位置,從此不再見她!”北陰酆都大帝緩聲道,瞥了曼珠一眼,竟沒有繼續追問曼珠怎麼知道他將逝的事。

“不可能!”尚雲索和曼珠異口同聲道,北陰酆都大帝這個要求,他們怎麼可能答應?深愛着彼此卻要生離,這比死別還要痛苦千百倍。

“難道你要把我們逼上絕路才甘心?你兒子不少,何必非要我?”尚雲索恨恨道,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等到曼珠記起他,怎就不能讓他們廝守?

“最入我眼的兒子只有你!”和最愛的女人所生的兒子只有尚雲索一個,其他女人生的又怎麼能和他相提並論?這是北陰酆都大帝的想法。

“哈哈!你的厚愛,我承受不起!我除了曼珠,什麼都不想要!你不要強行加諸給我,別讓我恨你!”尚雲索咬牙道,他從來都沒想到北陰酆都大帝會逼迫他離開曼珠。

北陰酆都大帝的身形一晃,臉色煞得更白,望着尚雲索,心裏一陣苦澀,呵呵!他只不過想將最好的東西留給阿索,這個位置是多麼至高無上?多少鬼連想都不敢想,阿索卻棄如敝履,到頭來還是怨上他?

“沒辦法了!非你不可!”北陰酆都大帝搖頭,他一切的準備都只爲尚雲索,還如何能更改?

“別求他了,大不了一死!”曼珠知道再求也無用,烈性一起,乾脆不再求北陰酆都大帝了。

“你不救曼珠,我也不會獨活!”尚雲索握緊曼珠的手,決然冷視着北陰酆都大帝。

“因爲你曾連喝五年陰靈菇湯,你的魂體穩固程度已經到了永生不滅,你死了還可以投胎轉世,而且記憶永不消褪。至於小鬼,五行之力本就源於自然,會把她的魂體摧毀不剩、化於自然,從此消失於六界之中。”

北陰酆都大帝的意思很明白,尚雲索的魂體永生不滅,可以再轉世爲人,並且是帶着記憶。而曼珠的魂體一旦被摧毀,那就是真正的不復存了。

活着的尚雲索纔是最痛苦的一個,生生世世帶着對曼珠的愛,卻永遠都無法再見她一面,只能飽受噬骨錐心之痛、永無止境………

“好殘忍!”曼珠悽悽一笑,最後痛苦的是尚雲索、而她湮滅了,卻什麼都不知道。

“你寧願我永生永世痛苦,也不願意成全我們嗎?”尚雲索此時恨極了北陰酆都大帝,明明可以救曼珠,成全他們,卻苦苦相逼,這就是他所謂的父愛?

“我一開始就將你定爲我的繼位者,已經沒有退路,你的幸福和——”

Prev Post
吃完晚膳以後,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那名叫彩兒的女子已經醒過來了,醒過來之後就吵着要回去。
Next Post
我一愣,這怎麼可能,我看着明明天還有點暗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