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說明天羽閣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做好了被我突襲的應對準備,難道我們這次的行動都在他們的預料之中?”楊立安很是吃驚,不敢相信的開口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除了這個死屍大軍之外,不知道天羽閣還爲我們術士界大軍準備了什麼。我們本想來個突然襲擊大天羽閣個措手不及,沒想卻是被他們天羽閣的給擺了一道,他們很可能早就等着我們來自投羅網,陷入他們早就佈置好的陷進之中。

我已經不清楚自己到底對付了多少隻死屍,只看到還有死屍不停在從地裏爬出來,有種沒完沒了的趨勢,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被這些死屍大軍耗死在這裏。

“這不是我們養鬼一派的田雨麼,他之前被選爲精銳部隊提前來到了這裏,怎麼會變成死屍了?”這時,人羣中有人喊了一句,頓時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沒一會又連續響起了其他人的聲音,他們都發現那些失蹤了的精銳部隊人員,全都在這裏變成了死屍。

沒想到那些失蹤了的精銳部隊成員,全部都死了,而且還被煉製成了死屍,真的是太氣人,天羽閣的人現在讓他們以這樣的方式出現,無疑是想以此來羞辱我們術士界。

“可惡,天羽閣這些畜生,我一定要殺了他們!”

天羽閣的這一做法,無疑激怒了這些死去了的精銳部隊的同門,他們一個個都露出了憤怒之色。雖然有些對不起這些死去的精銳部隊的術士,但既然現在他們已經被人給控制住了,那我們也只能狠下心來,對付他們了,讓他們早點入土安息。

嘉靖元年 不過,精銳部隊的這些死去的術士和死屍還不同,他們的等級明顯要比這些普通的死屍高,甚至還能使出這些精銳部隊術士身前所學會的一些術法。

“看來他們還專門對這些精銳部隊死去的人,做了與其他死屍不同的手腳。”秦筱筱眼中也露出了怒意,冷冷說道,然後抽出自己的軟劍,運轉內力把手中的軟劍向前用力一劃,便震飛了不少死屍。

死屍還在不停的從土地裏爬出來,這樣下去我們真的要被這些死屍給拖垮在這裏。陳柏臉色凝重,轉頭看向了養屍一派的一名老者,問道:“這是你們養屍一派的術法,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能阻止這些死屍嗎?”

那名老者露出有些爲難的表情,說可以是可以,不過只要使出那種術法,那麼施術者就會被反噬,受重傷,所以他也不敢輕易使用。

“現在已經沒時間考慮這麼多了,你就放心的施展術法,有醫仙在,你的傷勢不用擔心。”陳柏一臉嚴肅,認真的說道。

養屍一派的那名老者聽了陳柏的話,恍然大悟,他估計已經忘了,這次我們術士界大軍有醫仙跟着。一般情況下在戰鬥中使出老者說的那種術法,他必定會被反噬,失去戰鬥的體力,只要在戰場死去了戰鬥的能力,那無疑是必死的。不過現在不同,就算老者真的被反噬了,有醫仙在場必定會盡最快的速度把他醫治好。

這就是爲什麼之前知道醫仙下山來幫忙的時候,整個術士界都因此士氣大振的原因,戰場上藥師的作用也極其重要。因爲有強大的藥師做後盾,那戰鬥的術士才能放心大膽的戰鬥。

那老者朝醫仙那邊望了一眼,醫仙剛剛也聽到了陳柏和那名老者的對話,於是對那老者點了點頭,意思是讓他按照陳柏說的做,加入真的被反噬了,醫仙一定會盡力讓他恢復過來。

得到了醫仙準確的答覆,那名老者也放心了,於是開始帶領着幾個養屍一派的弟子,做施展術法前的準備。

我原本想看看他們是怎麼做的,但死屍的數量突然之間就增多了,我根本就顧不上了,只能是專心的對付着那些死屍。這些死屍雖然不強,但是數量多起來,沒完沒了,真的是太煩人了。

大概過了將近十分鐘,一道紅光沖天而起,照亮峽谷的黑夜,不過瞬間就消散了,而那些瘋狂的死屍也在紅光消散的時候,統統倒在了地上,沒有了動靜。

低頭一看,地上還有不少剛要鑽出來,或者鑽出來一半的死屍都只露出了一部分在地面外,還沒完全的爬出來,但它們很顯然已經沒有機會了。 下午四點整,K城第一武者醫院門口。

唐宋跟陳英站在大門前等著,一輛黑色SUV停靠過來。車門打開,兩個拉風人從裡邊走出來。

一男一女,兩人都是身穿黑色風衣帶著墨鏡,而且還穿著皮靴,走起路來自動帶風,霸氣十足。

看著兩人走來,唐宋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個世界也能看到這種畫面,擺明了就是學電影!

走到跟前,兩人同時摘下墨鏡,動作整齊劃一,帥氣逼人。男才女貌,而且都是三十歲左右,實力也都不錯。

可惜,帥不過三秒。很快男子又垮下臉,咧嘴笑道:「唐先生,陳女士,你們好。我是聯邦神戰隊員黃剛,這是我搭檔李靜,嘿嘿……」

略顯猥瑣的上前握手,再配合他那一身黑衣,給人感覺就是個猥瑣男!

相反,李靜一直很高冷,完全沒把唐宋兩人放在眼裡的意思。

打了招呼,黃剛咧嘴道:「唐先生,你讓我們到這邊來,為啥?」

唐宋輕聲應道:「我想先了解一下這個武者醫院,包括所有藥方以及治療方案。」

「額……」

兩人愣了,尷尬的互相對望。李靜擰著細眉:「這不太好吧,雖然我們有這個權利,但是這樣會很麻煩。武者醫院一直都是比較嚴格的,這裡又是K城最好的武者醫院……你需要治病?」

唐宋搖著頭:「不是。你們先帶我進去看一下吧,等之後我再確認怎麼跟你們商量。」

這下兩人無語了,怎麼會提出這種要求?

不過他們也沒辦法,上邊都說了,一切要求竭盡全力滿足,他們也只能服從。

黃剛先打電話安排,幾分鐘后,幾人走進醫院,有專門的醫生過來接待。

醫院內人並不少,跟唐宋預想的差不多,這裡的病人幾乎都是瘦得皮包骨,每個人的生命力都在被磨損。

寵後來襲,實景紅包了解一下 上天其實挺公平,給了武者實力,可一旦他們生病,相對於普通人來說會非常難治療……

在醫生的帶領下,唐宋每個科室都走一遍,而且還要去看一些病人的病例和治療方案等等。黃剛跟李靜在後邊越來越奇怪,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幹什麼。

看起來,他倆也沒病啊,為什麼非要這樣折騰?

足足有一個小時,唐宋才走完了所有科室,包括重病醫護室。跟猜想的差別不大,這裡的醫學條件相對來說真的很差。環境是挺好,如果是針對普通人,那這邊的醫學應該算非常先進。可針對武者的醫學,簡直弱爆了。

武者丹田受傷,居然還想著用做手術的方式進行治療。雖然只是個初步探索,可方向明顯不對。

而且唐宋發現,他們始終沒有注意到根源問題,藥材內蘊含的力量……

一個小時后,醫院辦公室內。

看著對買的黃剛兩人,唐宋深吸了口氣,平靜道:「先說上面給我的安排吧。」

「額是這樣的唐先生,我想確認一下你們的實力……握草!」

都還沒等黃剛說完,陳英的周身已經燃燒起一股透明內力,讓他情不自禁驚叫起來。

李靜也傻眼了,這內力外放也太猛了,而且還這麼隨意,根本不是先天!

很快陳英收起內力,接過話:「我先聲明,我只是想當個老師,你們聯邦國的事情我不會管。」

咕嚕!

兩人同時吞咽著口水,目光落到唐宋身上,期待著他的展露。然而,唐宋並沒有釋放力量的意思,平淡道:「先說安排吧,我需要知道你們怎麼想,然後才能安排我的。」

李靜到底是冷靜一些,擰著細眉沉聲道:「是這樣的,我們聯邦國會給你們一切特權,但你們必須承諾服從於聯邦國的安排,必要的時候需要為國出力。按照我們神戰隊的規矩,每年需要積累一定的貢獻值,要不然沒辦法兌換特權。當然,特權也不是隨便濫用,需要提前申請。」

說話間,李靜將手機打開然後遞過去,「這是具體的條款,你看一下。」

唐宋低頭粗略的看了一眼,臉上沒有絲毫波瀾:「看來,你們其實沒有太大的決定權,我想跟你們的上司見個面。」

「額,這個,我們上司不在這座城市。」黃剛可算回了神,頭皮發麻的乾笑,「唐先生,其實條約都差不多,而且我們給你的是A級特權,這已經算是非常好的了。在我們聯邦國內,擁有特權的只是很少一部分。而且你也知道,特權這東西太過於誇張……」

不等說完,唐宋站起來:「你帶我去見你的上司吧。」低頭沖著陳英一笑,「你先回學校,或者去看看新房子那邊。」

陳英點點頭,隨後又忍不住嘆道:「我畢竟要在這裡當老師,還是給他們吧。」

黃剛兩人聽著尤為奇怪,站起來剛要說什麼,眼前忽然一花,隨後兩人又驚呆了。剛才唐宋明明在桌子對面,可現在卻已經站在黃剛的身旁。

我滴媽呀,原來周局說的都是真的,這人真的會空間跳躍?!

還沒等黃剛來得及反應,唐宋按住他的肩膀,隨後兩人就消失了。

李靜直接木了,獃獃的看著自己前邊,空氣中還殘留著一股體溫。可是,人已經不知道哪裡去了……

陳英站起來,輕抿著微笑:「麻煩你送我回學校好嗎?放心吧,他們去你們總部了,可能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回來。」

「去,去總部?」李靜拉長脖子,總部距離這裡十萬八千里,怎麼去?

另一邊,黃剛已經感覺自己要死了。可以清晰的看得到,周圍空間在快速轉化,還能看到周圍山林和城市的穿梭。那場面,讓他腦子一陣眩暈。

也就半分鐘,總算停下來了。定眼一看,黃剛雙腿發軟的直接坐在地上,胃部翻騰得厲害,表情卻更加木了。

竟然,回到總部大門外了!

怎麼可能,從K城到這邊可是非常遙遠,他們只是臨近K城,所以才能下午趕到。可現在,半分鐘的時間,回到總部……

啪!

黃剛忽然抬起手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疼,讓他更是木訥。

是真的,竟然不是做夢…… 那名養屍一派的老者帶領着幾位弟子成功施展了術法,結果很明顯,所有的死屍都已經沒了反應。

不過他們在施展往這個術法之後,都面色蒼白,額頭上滿是大汗,有的人甚至都已經站不穩了,搖搖晃晃的差點就要倒在地上了。旁邊的其他術士,趕緊扶住了他們。

看樣子他們正的被反噬了,於是醫仙帶領着肖龍他們過去了照看他們了。

現在死屍大軍算是被我們解決掉了,在這次死屍大軍的襲擊中,我們術士界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失,但也犧牲了一些人,還有不少人受傷了。而且剛剛死屍的數量太多,大家都花了不少力氣對付他們,消耗了不少體力。

再加上醫仙他們還在一直養屍一派被反噬的那幾個人,還有不少傷員在接受治療,所以陳柏他們只能是放棄讓我們繼續前進的想法,決定今晚我們就在原地休整一晚,明天一早再繼續出發。

陳柏他們宣佈原地休息的時候,所有人臉上緊繃的表情都放鬆了一些,然後直接原地坐到了地上。這一整天從我們進來峽谷開始,就不停的遇到狀況,大家的神經都緊繃了一天,肯定已經感覺到疲倦了。

現在終於有時間休息了,大家都在抓緊時間恢復體力和精力,讓自己恢復到最佳狀態。

當然,我們現在還處於峽谷之中,天羽閣的人在暗,我們在明,還是不能太鬆懈了。我們也輪流着安排人守夜,時刻注意着我們術士界大軍,四周的情況。

累了一天,不少人都是一坐下閉上眼睛就睡着了,我則是毫無睡意,而是盤腿坐下,運轉體內的內力,繼續着修煉。四周也有很多人做着和我同樣的事情,畢竟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想要徹底擊潰天羽閣的。

休息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感覺沒多久,天色就亮了起來。陳柏他們有商量了一會,然後讓我們把所有人都叫醒,準備一下我們要繼續前進了。

昨晚受傷的人通過醫仙他們的醫治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那幾個養屍一派被反噬的人,也恢復了不少,臉色不再像昨晚那麼差勁了,身上的氣息也穩定了不少。

我們在峽谷中走了大概將近一個小時,楊立安前輩派出去的蟲蠱,終於是帶回來了準確的消息,說是找到天羽閣在峽谷中的位置了。蟲蠱傳回來這個消息的時候,楊立安很激動,聲音變得比平時要興奮不少。

“太好了,終於找到了,而且位置離我們現在的位置不是很遠,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很快就能到達那裏了。”

大家聽到這個消息,精神都很振奮,畢竟這就是我們這次來的目的。陳柏一臉嚴肅,回過頭來,對術士界大軍的所有人說道:“很快我們就要到達天羽閣的位置了,只要到了那裏,真正的大戰定會爆發,希望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全力應戰。

“是!”大家異口同聲,迴應了陳柏的話。

就這樣,在楊立安的帶領下,我們又走了一會,終於我們看到了楊立安派出去的蟲蠱,已經在不遠處聚集了起來,飄在空中黑壓壓的一片。既然蟲蠱它們都聚在那裏,說明天羽閣差不多就在那裏,我們終於是到了。

等我們往那邊走的時候,感覺到了那邊傳來的壓抑氣息,看來天羽閣的人已經在那裏等着我們術士界大軍的到來了。

陳柏他們在距離蟲蠱還有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目光盯着對面看,可是對面什麼都沒有,不知道他們在盯着什麼看。楊立安也在這時候,召回了那些飛在空中的蟲蠱,蟲蠱化作幾道黑色細流,飛回了他的身上。

“都已經這樣了,還有必要搞這種小手段嗎?”陳柏對着我們對面空蕩蕩的地方開口說道,我心裏納悶,他到底在和誰說話。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對面的空氣忽然產生了扭曲,然後就看到了天羽閣的人都站在那裏。放眼看過去,應該有將近三百人吧。從人數上來說,肯定是我們術士界大軍佔優勢,只是天羽閣的術士都是高手,要真正的說哪邊的優勢大,還真的不好說。

站在天羽閣陣營最前方的就是那個帶着面具的護法:鉉衣,其他人都站在他後面。看來之前我們猜的沒錯,鉉衣果然是護法中最強的人,現在天羽閣那邊陣營的人,應該都聽他的。

“你們終於來了,我們等你們很久了,你們還真沒有讓我們失望,果然自己上門來送死了。”鉉衣面具下的雙眼露出譏諷之色,開口說道。聲音還是和之前一樣,十分的怪異,讓人聽了渾身不舒服。

他說完之後,身後那些天羽閣的人都哈哈哈的大笑起來,似乎根本沒把我們術士界大軍放在眼中。

我們都被激怒,都想要衝上去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陳柏趕緊擡手阻止了大家。陳柏在術士界的地位自然不用說,他的意思沒有人反對,都停下來,瞪着對面那些挑釁的天羽閣人。

“是麼,誰死誰活還不一定。不過天羽閣的閣主在哪裏,爲什麼只派了你們出來,他難道害怕了?”陳柏反問道,語氣沒有一絲一毫的客氣。

據我們術士界長久以來的打探,得知天羽閣有一位修爲實力強大的閣主,而且天羽閣所做的所有的事,都是這個閣主吩咐下去的,天羽閣的其他人員只不過是聽從他的吩咐罷了。

我對着天羽閣的閣主有些好奇,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修爲有多麼可怕,竟然能讓天羽閣那些人完全聽他的。

“哼,想要見閣主,先過了我們這關再說吧。”鉉衣冷哼一聲,大喝道。

鉉衣擡手猛的往下一揮,他身後那些天羽閣的人就大喊大叫着衝了過來。我們這邊陳柏同樣一揮手,所有人也都大喊着衝了出去,就這樣兩邊的隊伍衝撞到了一起,拼了起來。

終於,術士界與天羽閣的正邪之戰,開始了! 足足有三分鐘,黃剛才慢慢爬起來。擦拭著額頭冷汗,看著唐宋,吞咽口水道:「唐先生真是,神人,呵呵……」

唐宋微微聳肩:「走吧,帶我去見你們這的大佬,最好是能直接拍板的。」

「好,好。」黃剛一邊往前走,一邊慌裡慌張的掏出手機打電話,手都還在顫抖。

實在是太誇張了,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刺激的場面……

十分鐘后,大樓內的一個辦公室。

唐宋正耐心等著,門外傳來急促腳步聲,隨後幾個人火急火燎的走進來。領頭的是個中年男子,寸頭已經有些發白,不過還是顯得很威嚴。

浮生劫愛 實力很不錯,是唐宋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見過最強的了。當然,比陳英還是差的有點遠。

「唐先生你好,我是神戰局負責人,你可以叫我李局。」中年人快步走上來。

唐宋跟他握了手,輕抿著微笑:「抱歉,本來只是想在那邊解決,可後來發現他們沒辦法決定,所以還是親自到這邊來了。如有打擾,還請見諒。」

「沒有沒有。」李局搖著頭坐下,「唐先生真是,先前周局跟我說,我還覺得玄乎。如今真是,嚇了一大跳。想不到,這世間竟然真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武學無窮無盡,你們現在只不過是剛摸到門路而已。」唐宋說著便轉移話題,「談正事吧。我來這邊,不是因為你們給的條件不好,而是你們讓我看到了誠意。我也不啰嗦,我看過你們的武學醫院,說實話,很差勁。」

李局一怔,驚訝道:「哦?唐先生何出此言?我們聯邦國武學醫院相對來說可算是比較先進的了,畢竟現在武學和醫學的融合一直都是世界難題,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哪個國家能攻克。」

唐宋搖著頭:「其實你們走錯了方向……」

不等說完,李局豁然站起:「唐先生的意思,你已經攻克此等難題?」

唐宋擺了擺手示意他坐下,保持著微笑:「要不然,我來做什麼?你先冷靜,我先跟你說清楚。首先,我確實知道你們的難題怎麼解決;其次,我會盡量都給你們這些技術,不過我有個條件。」

「你說,你說。只要真能給武者治病……不是唐先生,你說的攻克,是哪方面?」李局感覺自己有點亂了。

唐宋停了三秒,露出笑容:「所有,包括治療丹田。」

轟!

李局腦子頓時炸了,旁邊幾人也是驚駭不已。如果連丹田都能治療,那可是真正的大技術,給世界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頭皮發麻,李局做了個深呼吸,極力壓制著內心的激動:「唐,唐先生可不是在開玩笑?」

唐宋右手一揮,桌子上出現很多書,讓眾人又看呆了。十幾本書,他是從哪裡放出來的?

如果唐宋告訴他們,其實這些書是趁著他們呆愣的這幾秒,唐宋利用神念製造而成,他們會更加木……

「這些對你們來說應該很重要,雖然對我沒什麼用。」唐宋微笑道,「我的條件對你們來說很簡單,開放。」

「開放?」李局牢牢握住自己的手,「唐先生的意思……」

「對,不僅是你們獨有,對其他國家也開放。」唐宋肯定的點頭,「你們可以做一些條件限制,但我不希望因為這些引起戰爭。你應該比我清楚,按照你們現在的情況,這些足夠讓你們失去平衡。我想救人,不是想殺人。」

這麼大的技術衝擊,如果不開放,一定會引發戰亂。這個世界科技又那麼發達,一旦發生戰爭,簡直是毀天滅地。

李局皺著眉頭沉思兩秒,深吸了口氣鄭重道:「唐先生放心,我可以代表聯邦國承諾,一年內開放給所有國家。當然,正如唐先生所說,我們可能會以有償的方式開放,但我代表聯邦國保證,絕不會引起戰亂。至少,我們不會做戰爭的源頭。」

唐宋頗為滿意的點頭:「希望你們能信守承諾,要不然遲早會後悔。哦對了,忘了還有個事。」

「你說。」李局的表情極為嚴肅,雖然還沒看到這些書的內容,可他知道唐宋不會騙自己。人家這麼強大的實力,根本就沒必要開玩笑。

「可能你們得給我點錢。」唐宋尷尬訕笑,「我來你們這邊,沒工作沒收入,但是喜歡揮霍,所以……啊哈,這個問題略顯尷尬。」

李局楞了一下,隨後露出笑容:「唐先生客氣了,錢都是小問題。包括身份,我也會給唐先生處理妥當。」

Prev Post
我一愣,這怎麼可能,我看着明明天還有點暗啊。
Next Post
碩大的頭顱,透明的頭皮像是透明的一般,甚至能看清腦袋裏亂七八糟的肉塊之類的東西,各種顏se皆有,像是觀摩解剖後屍體的感覺,令人作嘔。腦袋佔據了身體的大部分,軀gan像是個一兩歲的頑童一般大,四肢細短,但手腳碩大,像是有璞一般,這玩意簡直不能叫手與腳了,而是爪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