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眼張少聰,緊跟着和陳浩偉站到了一邊,隨後張少聰看着我和陳浩偉說道:“你倆在病房呆着吧,櫃子裏有吃的喝的,你們想吃什麼自己弄吧,我先去檢查檢查去。”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行,那我和浩偉就在病房裏等你了。”

“好!”

張少聰說完了話以後,張少聰便被醫生護士推着車子推出了病房裏。

我和陳浩偉在病房裏互相對視了一眼,陳浩偉嘆了口氣說道:“小道,你有沒有感覺少聰的這個病症有點怪啊?”

我緊跟着點點頭說道:“說實話,我一進來的時候就感覺出來了。”說到這的時候我跟着開口說道:“我在想我要不要問問我身邊的朋友。”

“等看看待會醫院的結果吧,醫院如果沒有結果的話,你倒是可以問問你的朋友,看看他是不是惹了什麼邪祟之物了。”陳浩偉說道。

我嗯了一聲,緊跟着點點頭說道:“確實是得問問了,畢竟少聰的這個事情不是小事情。”

就這樣我和陳浩偉坐在病房裏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對於張少聰的冰卿,我和陳浩偉也不知道,只能等着待會醫院的結果出來了。

而張少聰做完檢查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張少聰的父母也都了醫院裏,而我和陳浩偉此時再繼續在病房裏呆着顯然有些不合適了,隨即我和陳浩偉便跟張少聰說下午在來看他,我們兩個人出去吃口飯去。

張少聰也沒多想,倒是張少聰的父母一個勁的挽留我和張少聰,但是我倆在這裏吃飯總歸是不合適的,隨後我倆便拒絕了張少聰父母的好意。

我倆下了樓以後,便找了一個小飯館走了進去,一人要了一份蓋飯又要了一瓶啤酒,天氣已經有些熱了,我和陳浩偉吃完飯的時候已經是一點多了。

我和陳浩偉正坐在一個鮮奶店裏和奶茶的時候,大概是兩點左右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拿起來手機直接按了接聽鍵。

只聽見電話裏的張少聰開口說道:“小道,你們在哪呢?我這邊的檢查結果出來了。”

我聽着張少聰的語氣不是特別的開心,很顯然檢查結果他並不滿意,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怎麼樣了?醫院怎麼說的?”

“醫院說什麼都沒有檢查出來,讓我實在不行就先住院觀察,不過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了,不打算在繼續住院觀察了,我想明天就走了。”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頓了一下“今天晚上你和浩偉一起過來,咱們好好的喝點酒吧!”

我聽完以後心裏不禁有些壓抑,張少聰此時明顯是失去了最後的信心了,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說道:“少聰,你相信我不?” 122 李叔的辦法

電話裏的張少聰聽見我這麼一說,明顯楞了一下,隨即張少聰跟着開口問道:“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咱們這麼久的兄弟了,你說什麼我都會信你的。”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說道:“這樣,你先在醫院住院觀察,你的事情,我找其他人問一問,看看是不是別的什麼原因,而且我和浩偉都感覺這個病有些不對勁。”

張少聰聽到我這麼一說以後,他可能也感覺出來什麼了一樣,緊跟着開口說道:“小道,你真的有辦法?”

我想了一下搖了搖頭,對着電話說道:“不是說我有辦法,現在已經到了這一步了,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我找人問問看看你是不是惹了什麼陰邪之物了,如果是的話,那就好辦了,如果不是的話,那你這病症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我也沒有敢把話說的太滿,畢竟對於現在張少聰來說,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想到這以後我便沒有在繼續說下去了。

而此時電話裏的張少聰彷彿是抓住了什麼希望一樣,緊跟着說道:“那行,小道,你先幫問問吧,如果你能幫我的話,這次我一定好好的感謝你。”

我跟着搖了搖頭,輕嘆了口氣,對着電話說道:“你不用謝我,誰讓咱們是兄弟呢。”

“行,那我在醫院等你消息!”張少聰說道。

我嗯了一聲以後便把電話掛斷了,而這個時候陳浩偉喝了口奶茶以後,便杯子放在了桌子上,看着我,神色有些認真的問道:“小道,說的怎麼樣了?”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以後,看着陳浩偉說道:“該說的都說了,晚上了咱們去醫院看看他去,現在我得去找個人去。”

說着話我便已經起身了,準備結賬去,而這個時候陳浩偉也站了起來,看着我問道:“小道,找誰去?我跟你一起去吧!”

我想了一下緊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吧,咱們一起去吧。”

結完賬以後,我和陳浩偉便走出了奶茶店了,這次的事情我打算去問問李叔,畢竟劉易現在在外面呢,他不一定能幫得上我什麼忙,想到這以後我點了一支菸,找到了李叔的號碼撥了過去。

很快,李叔那邊便接聽了電話,跟着電話裏的李叔笑了笑說道:“小道,你小子可是消失有一段時間了吧?”說到這的時候電話裏的李叔爽朗的笑了起來“怎麼想起來給我這老骨頭打電話了?”

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我已經很久沒有給李叔聯繫過了,基本上每次聯繫李叔也都是有事情才聯繫的,想到這我剛剛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李叔便把我打話打斷了“說吧,小道,這次又是什麼事情。”

我聽見李叔這麼一說,頓時感覺不好意思了,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其實也沒什麼事情,我就是想看看您老人家最近忙什麼呢,看看您老人家在家呢沒有,準備買點東西看看您老人家去。”

我並沒有說什麼事情,反正這些事情在電話裏也說不清楚,倒不如買些東西去李叔家裏看看李叔去,順便打個電話看看他老人家在家呢沒有。

而這個時候李叔在電話裏卻笑了起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行了,李叔,你在家呢沒有?”

“在呢,你直接過來就是了。”李叔對着電話說道。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妥了,我這就過去。” 武主星域 說完以後我就掛斷了李叔的電話。

陳浩偉看我掛了電話以後,看着我問道:“小道,你給誰打的電話?”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說道:“你還記得之前林軒被害的時候,那個把咱們帶到警局的警察不了?”

陳浩偉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印象了快。”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想了一陣, 緊跟着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看着我說道:“你說的是那個救你命的警察是嗎?”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對,就是他,只是我和他一直聯繫着呢,他對我挺好的,我也管他叫叔了就。”

“原來如此。” 你是我的唯一幸福 陳浩偉說完以後看着我說道:“那咱們現在趕緊去吧!”

我點點頭以後,陳浩偉順手攔了一輛出租車,我倆緊跟着就上了出租車,車子衝着李叔的家裏行駛了過去了,今天是星期六,想來李叔應該休息,快到李叔家門口的時候,我買了一些點心又買了一些水果,順手要了兩瓶金六福,因爲我知道李叔愛喝酒。

弄好了這些東西以後我和陳浩偉便奔着陳叔的家裏走了進去,到了門口的時候,我敲了敲門,隨後李叔便出來開門了。

李叔看見了我以後,高興的笑了笑說道:“一猜就是你,趕緊進來,趕緊進來!”

我嘿嘿的消息,撓了撓頭,跟着便和陳浩偉一起走了進去,進了房間以後,李叔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跟着開口說道:“嘿,我說你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送見面禮了?”說到這的時候李叔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我可告訴你了,你這東西拿過來事情要是辦不成我可不管退啊!”

我聽見李叔這麼一說以後,頓時心裏有些無奈了,不得不說,李叔這個嘴巴有點厲害,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李叔,你這話說的不是見外了麼?”說着話我便把手裏的東西放了下來。

李叔坐下來以後看了一眼邊上的陳浩偉,笑了笑說道:“你叫陳浩偉吧?”

陳浩偉也趕忙點點頭說道:“對,李叔,我們見過面的!”

“對你有點印象的!”說到這的時候李叔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還站着幹啥呢,趕緊坐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陳浩偉坐下來了,李叔給我和陳浩偉一人倒了一杯熱水以後,看着我們兩個人開口說道:“小道,你還是直說吧,你這次來這裏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了?”

我跟着點點頭,也不在跟李叔繞彎子了,緊跟着開口說道:“李叔,我就不跟你繞彎子了,我是真的有事情想來找你了。”

陳浩偉也在一旁跟着點點頭,隨後我便把在醫院的事情跟李叔說了一遍,李叔聽完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這治病救人,你應該找醫院啊,找我肯定不管用啊!”

我聽到這的時候不禁長長的嘆了口氣“李叔,要是找醫院管用的話,我還來找您老人家幹嘛呢,這不是想讓你給我個法子,指點迷津一下,我看看是不是他招惹了什麼陰物邪祟的東西了。”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而且我感覺少聰那個事情肯定不簡單,醫院檢查說身體沒事,那必然就是邪祟這塊了,所以我想讓你幫幫忙,給他看看,如果真的沒什麼事情的話,那他該出國就出國吧,如果是招惹了什麼邪祟的話,那麼咱們就出手幫幫他。”

李叔聽完的我話以後,摸着下吧思索了一下,隨即李叔點點頭說道:“也不是沒有辦法,你如果想試試的話,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幫你。”

我一聽有戲,緊跟着有些興奮的問道:“什麼辦法?”

“今天晚上的時候,你弄壺白酒,找一顆柳樹,按照我之前給你招陰的辦法,你試一下,如果你能看見他身上有什麼陰物邪祟的話,那就是證明他招惹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如果看不到的話,那就證明沒有了。”說到這的時候李叔頓了一下“我就不去親自幫你了,我晚上還要出警,所以就不能陪着你耽誤時間了,你如果看到了什麼,切記,千萬不要說出來,一般能壓着人的邪物,都不是你現在能惹得起的,你要知道,人的陽氣很重,如果真的有邪物在人的身上壓着,那麼說明這個邪物也不簡單,聽明白了嗎?”李叔看着我說道。

我聽完以後緊跟着點點頭說道:“行,李叔,你說的我都記住了。”說完以後我看着李叔繼續問道:“那我該怎麼對付他呢?”

李叔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你得先看看你看見的是什麼東西了,如果真的是髒東西,你打電話給我,到時候你跟我說明情況了我在告訴你怎麼辦吧,畢竟想着還不能確定你同學是不是招惹了什麼髒東西了。”

我聽完以後想了一下倒也是這麼回事,反正我有李叔的號碼,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那行,李叔,麻煩你了!”

“這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李叔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擺了擺手。

我跟着坐在這裏和李叔寒暄了一陣以後,差不多到了六點多,李叔晚上八點要出警,所以我和陳浩偉也就不便久留了,我倆就早早的離開了陳叔的家裏。

隨後我和陳浩偉吃完飯以後並沒有着急回去看張少聰,而是在醫院裏溜達,看到了柳樹以後,我便把自己之前準備好的酒都倒進了一個小坑裏。

而這個時候陳浩偉看着我問道:“小道,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看看?” 123 佝僂的原因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緊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還是別了,你沒有燒白世福,萬一真有什麼髒東西被看見了,不一定是好事情。”

陳浩偉聽見我這麼一說以後,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我是爲了他好,想到這以後,我開始拿着沾過白酒的柳葉貼在了自己的面門上。

陳浩偉這個時候見我這幅奇怪的樣子,忍不住好奇的問道:“這樣就完事了?”

我在一旁跟着點點頭說道:“白酒是五穀雜糧釀出來的,有陰性,外加這柳樹本就是陰樹,所以柳葉和這白酒放在了一起,自然可以看見很多看不見的東西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緊跟着頓了一下“浩偉,說認真的,你千萬不要去嘗試這些東西,因爲你沒有燒過白世福,看見了這些東西對你未必有什麼好處。”

陳浩偉在一旁看了看那白酒又看了看我手裏的柳葉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行,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會的。”

我跟着點點頭,便和陳浩偉一起離開這柳樹下,到了醫院以後,我和陳浩偉直接坐電梯走了上去,上了電梯的時候大概是晚上九點多了,時間已經不算早了,我心裏其實對於張少聰的病情並沒有什麼信心,如果真的是有什麼髒東西的話,那還好辦,如果真的沒有,那就沒辦法了。

想到這以後我在心裏默默的嘆了口氣,陳浩偉按了一下電梯以後我們兩個人就一起上了樓,到了樓層的時候我和陳浩偉一起走出了電梯。

晚上醫院的人有些少,而我這個時候回過頭的時候,看見了一個詭異的人影站在那邊,穿着一身醫院的病號服,只是他飄渺的身體讓我知道,他不是人。

而我心裏此時心跳也非常的快,畢竟我現在可以看到很多我看不到的髒東西了,不過仔細想想,這醫院裏有這些鬼魂也是正常的,而那病號服的男人依舊是站在那裏,雙眼無神的看着我,陳浩偉見我不動了,跟着拍了我一下,有些好奇的問道:“小道,你看什麼呢?”

我這個時候纔回過神,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咱們趕緊去少聰的病房吧。”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回過頭又看了一眼,只見那穿着病號服的鬼魂此時已經消失不見了。

隨後我和陳浩偉一起走了,到了病房的時候,張少聰並沒有在病房裏,只有一個護士在病房裏,我和陳浩偉沒看見張少聰在病房裏,心裏有些好奇的問道:“您好,在這個病房裏的病人呢?”

“他去洗手間了。”護士說完以後手裏在收拾着一些器具。

想來是張少聰剛剛做完檢查,隨後護士便轉身走了出去。

我跟着張少聰便坐下來了,我摸了摸自己額頭的柳葉,發現柳葉還在呢,還有水分呢,想來應該可以撐到張少聰進來了。

零點電話 果然,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門被推開了,第一個進來的人不是張少聰,而是張少聰的父親,隨後張少聰也跟着走了進來。

張少聰進來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瞎懵了,張少聰的脖子上騎着一個嬰兒,半大的嬰兒渾身黑紫黑紫的樣子坐在張少聰的脖子上,看起來煞是詭異。

這該不會是張少聰得佝僂症的原因吧?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後怕,眼前這半大的嬰兒一定是個死胎,否則的話不會有這麼大的怨氣,我怎麼之前就沒有感受出來這股怨氣呢?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疑惑了起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按理來說,我也算是半個陰陽先生了,對於那怨氣陰氣的感覺應該比正常人都要強烈上許多,可是這死嬰我卻沒有感受出來,而是在我貼了柳葉酒以後我才感受到的。

而此時張少聰的脖子上騎着一個嬰兒,那嬰兒還在衝着我詭異的笑着,笑容顯得異常的滲人,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張少聰進來以後見我不說話,跟着邊上的陳浩偉推了我一下,問道:“小道,你想什麼呢?”

我趕忙搖了搖頭,把自己額頭的柳葉拿了下來,卻發現那嬰兒已經不見了,我緊跟着又把柳葉貼在了額頭處,發現那嬰兒我又能看見了。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有些怪怪的感覺,這個應該是張少聰得佝僂症的原因了,而就在這個時候張少聰看見我這幅奇怪的樣子以後問道:“小道,到底怎麼了?”

我擡起頭看着那嬰兒詭異的笑容以後,只能裝作沒看見的樣子,我衝着張少聰搖了搖頭說道:“沒,沒什麼事情。”

說到這的時候我看着張少聰的父親開口說道:“叔叔,您能不能跟我出來一趟!”

張少聰的父親聽見我這句話的時候明顯愣了一下,緊跟着點點頭說道:“好。”

隨後我便在張少聰和陳浩偉充滿好奇的眼神下和張少聰的父親走出了病房,張少聰的父親走出來以後看着我說道:“你是趙小道吧?”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叔叔,少聰應該也跟您說過我了吧?”

“說過了,少聰說了很多你們大學的事情,包括你的身份,以前少聰還跟我說如果公司有什麼髒東西,讓我儘管跟他說,他說認識你這麼個同學。”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的父親慈祥的笑了一下,順手遞給了我一支菸。

我緊跟着點點頭,接過煙以後看着張少聰的父親說道:“叔叔,我想跟你說件事情。”

“說吧,你和少聰都是好朋友,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張少聰的父親看着我。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叔叔,不管您信還是不信,少聰不是得了什麼佝僂症了,而是因爲他的脖子上騎着一個嬰兒,這個嬰兒應該是個死嬰,你們沒有陰陽眼,所以你們看不見,我剛剛看見了,所以我想跟您說說,您就別讓少聰出國了,他這是惹了什麼髒東西了。”

“什麼?!”張少聰的父親有些驚異的看着我。

我早就知道他父親會是這幅樣子了,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正常人聽見了這些事情,如果說不感覺詫異才乖呢,所以想到這以後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我說的應該沒有錯,這件事情我回頭要找個朋友問問。”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看着張少聰的父親,認真的說道:“不過您放心,少聰的事情我一定會盡力幫他的。”

張少聰的父親還是有些詫異的看着我,我見他這幅樣子也沒有說話,許久,張少聰的父親從詫異中緩緩的回過神以後,看着我說道:“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我非常肯定的點點頭說道:“絕對是真的。”

“那這麼說的話,少聰的佝僂症與身體無關了?”張少聰的父親看着我。

我點點頭,沒有繼續說話,張少聰的父親,默默的抽了口煙,緊跟着開口說道:“那這件事情你爲什麼不告訴少聰呢?”

我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叔叔,這個事情我不能告訴少聰,我怕驚動了他脖子上的那個死嬰,如果那死嬰知道了我們想對付他,我怕少聰就不會光是現在這個樣子,沒準命丟了都是有可能的。”我說的這些也不知道是對還是錯,但是目前看來還是先不告訴張少聰爲好,誰知道那死嬰如果知道了我要對付他,會做出來什麼事情呢。

而這個時候張少聰的父親在一旁默默的吸了口煙,半晌,開口說道:“那我該怎麼跟少聰說呢?”

我想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您就說他這病能治好就行了,我會在最短的時間裏問出來他這個到底該怎麼解決的。”

“行,小道,如果少聰的身體真的治好了,那你就是我們老張家的救命恩人,到時候你想要什麼,你儘管跟叔叔說就是了。”張少聰的父親,一臉誠懇的樣子我。

我一聽見這句話以後,趕忙搖了搖頭,拒絕道:“叔叔,我幫少聰是因爲我們都是同學,也不是貪圖什麼,如果我想貪圖什麼,大可直接跟你們要了。”

張少聰的父親聽完以後,情不自禁的搖了搖頭說道:“總之,不管怎麼樣,我們少聰的事情如果解決了,我們老張家都欠着你一個人情,而且你也知道,我們家裏就少聰一個,所以他就是家裏的全部了,也是你這次給了叔叔希望,叔叔在這裏提前謝謝你了。”

我看着張少聰父親執意這麼說了,我也不好說什麼,只好在一旁默默的點點頭,隨後我便和張少聰的父親一起走進了病房裏面。

到了病房裏面的時候,張少聰的父親衝着張少聰笑了笑說道:“少聰,剛剛我和小道在外面的時候,醫生說你這病有救了!”

“真的嗎?”張少聰一臉驚喜的樣子看着他父親。

我也在一旁笑着點了點頭,而這個時候陳浩偉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小道,你是不是看見了什麼?” 124 致命的死胎

陳浩偉這一句話說完以後,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稍稍的思索了一下我緊跟着開口說道:“我是什麼都沒看到。”說到這的時候我又衝着張少聰的脖頸處看了一眼,只見那死胎還坐在他的身上,周身聚集着一股黑色的怨氣。

看起來那死胎的怨氣還不小呢,而就在這個時候張少聰看着我和陳浩偉笑了笑說道:“小道,浩偉,你們放心吧,等我這次病好了,我一定跟你們倆好好喝點,麻痹,咱們都這麼久沒有見面了,必須好好的喝點。”

我聽完以後心裏跟着苦笑了一下,其實我對於張少聰現在脖子上的死胎還是沒有什麼辦法呢,我還是得問問李叔,看看李叔有沒有什麼辦法才能下結論,而張少聰的父親並沒有提是我的原因,所以我此時我必然不能開口說,如果那死胎髮覺了我要對付他,必然不會有什麼好事情。

而這個時候張少聰的父親有些嫌棄的看了一眼張少聰說道:“就知道喝酒喝酒,你小子怎麼天天就不能着調一點呢?”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的父親臉上也稍稍的有着一些欣喜的色彩。

畢竟我給了他們希望,而這個時候陳浩偉也跟着笑了笑說道:“那行,那我們就等你出院了,咱們好好的喝一次,大學畢業以後,咱們也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見面了。”

“是啊!”我跟着在一旁說了一句。

隨後這天晚上的時候我和陳浩偉在醫院也沒呆太久的時間,畢竟晚上還要回去睡覺呢,張少聰在醫院,醫院11點就熄燈了,所以我們也就約定明天再過來看他。

而我和陳浩偉告別了張少聰以後,陳浩偉看着我問道:“小道,我問你一件事情。”

我心裏正在盤算着陳浩偉的事情,並沒有在意到陳浩偉說什麼,陳浩偉見我不說話,跟着捅咕了我一下,我回過頭看着他問道:“怎麼了,浩偉。”

“少聰的身上是不是有什麼髒東西?”陳浩偉看着我問道。

我想了一下,點點頭,便把整件事情都和陳浩偉講了一遍,陳浩偉聽完了以後,緊跟着點點頭說道:“我就說你剛剛和張叔出去做什麼,原來是去商量這個事情去了。”

我跟着點點頭嘆了口氣說道:“說句實話,我現在心裏還沒主意呢,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少聰把那嬰兒從他身體上拿出來呢。”

娛樂之國粹大師 “那你打算怎麼辦?”陳浩偉看着我問道。

我想了一下,開口說道:“等我明天問問李叔就知道了,你也別想太多了。”說到這的時候我拍了拍陳浩偉的肩膀開口說道:“總歸現在知道是什麼讓他身體佝僂了。”

“那對。”陳浩偉在邊上說了一句。

當天晚上的時候我和陳浩偉就直接回家了,我回家以後,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多少都已經有些睏意了,我便盤算着明天給李叔打電話說一下呢,所以當天晚上回家以後就直接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以後,伸了個懶腰,看了看時間,大概才八點多鐘,我找到了李叔的號碼就撥了過去,李叔的電話嘟嘟的響了幾聲以後,李叔便接了電話“小道,怎麼樣了?”

Prev Post
碩大的頭顱,透明的頭皮像是透明的一般,甚至能看清腦袋裏亂七八糟的肉塊之類的東西,各種顏se皆有,像是觀摩解剖後屍體的感覺,令人作嘔。腦袋佔據了身體的大部分,軀gan像是個一兩歲的頑童一般大,四肢細短,但手腳碩大,像是有璞一般,這玩意簡直不能叫手與腳了,而是爪子。
Next Post
葉洛辰在觀察陣法的時候,不忘分神關注這雲賢尊者,見他在陣法上有些見解,卻不是特別精通,這讓葉洛辰判斷不出來,蕭楠布置的吸靈陣法到底有沒有暴漏,好在蕭楠的吸靈陣法外圍還有蕭楠用不起眼的靈草布置得迷陣,這才把陣法上面的光華全都遮掩住了,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這裡有陣法在運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