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演技不好,別待會兒再聽見什麼驚人的話,會直接忍不住噴笑出聲。

夜冰依會向別人屈服?他們就呵呵了。

這女人毒舌又腹黑,他們可是了解的很!

紫雷見夜冰依就這麼妥協了,滿意的點了點頭,算她識相。

正欲說些什麼,然而還沒有來得及開口——

倏然,有什麼東西『咻』的一聲,夾雜著一道勁風,直接朝著他飛了過來。

那速度之快,紫雷都來不及反應,躲無可躲……

「啪!」一道響亮的巴掌聲落下。

紫雷的臉上,落下了一個大大的鞋印子。

而對面的夜冰依,彼時,正光著一隻腳,得意的挑眉看著他。

……

一臉懵逼的紫雷看了看剛才襲擊他的『利器』!

一隻鞋……女人的?

目光下意識看向唯一在場的女人。

夜冰依可不是正光著一隻腳嗎?!

紫雷瞬間勃然大怒,臉色黑成了鍋底,怒吼,「臭女人!你竟敢打我?」剛才還裝模作樣的欺騙他!

夜冰依無語,「傻缺,這都被打了,還說廢話!」

「哈哈哈,就是就是,傻缺!啊哈哈哈!」帝玄御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看到紫雷臉上的鞋印子,越笑越激動,一發不可收拾,捂著肚子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夜清陌幾人也抽了抽嘴角,同情的看了紫雷一眼。

藍天雲眼角微抽,看了看那隻鞋,突然將視線轉移到一言不發的帝玄胤的臉上,目光中,隱隱閃過一抹期待……呵呵。

紫雷氣得頭頂直冒煙,氣急敗壞道:「左一左二,給我上!殺了她們!!」

夜冰依揚起下巴,清亮的眼眸微閃,她觀察了,這個紫雷是八重靈境界,和她一樣,而他後面的人,最高是七重靈境界。

她一人若是對付一個同階的紫雷,還差不多,若是他們一起上……哼,那她也有辦法對付他們。

總之,敢欺負她夜冰依的人,她絕對不會放過他!

正在夜冰依準備出手時——

一隻溫暖的大手突然扣住了她的手腕。

夜冰依轉過身,眼眸便對上男人一雙妖魅瀲灧的紫眸。

「我來。」帝玄胤對上夜冰依驚訝的眼眸,淡淡的說。

夜冰依微微一愣,「你……」

「他們不配你來動手,乖,你看著便好,嗯?」帝玄胤握住她的手,輕輕捏了捏。

「好吧……那就交給你了!」夜冰依清亮的眼眸微微閃動,快速將自己的手抽回,也不跟他客氣。 陳志凡道:“不要叫人把我的信息泄露出去,要是我知道是你們傳的,我保證以後蘇老闆見不到一個我寫的字兒!”

對於陳志凡威脅的話語,蘇有利立刻保證:“我不會外傳,不會外傳,我會把陳大師包裝成爲一個神祕的人!”

陳志凡拿着盒子準備走出門後:“裝裱費……”

蘇有利立刻說道:“以後凡是陳先生拿來的字畫,我全免費!”陳先生拿出來的就是陳大師的字,他就是隨便拍一張照片都能值錢。

陳志凡不置可否!坐回到車裏,他將手裏的盒子放在膝蓋上:“好了。”

文青古猜到這是剛纔那捲字,不過他並不知道這字是陳志凡寫的,一邊開車,他一邊說道:“我們家那位老人是真的有三百多歲了,您信嗎?”

“信!”陳志凡簡短的回答道,他死了都能化身爲殭屍,未來還能擁有心跳,這世界很多玄奇詭異的事情,他都親身經歷了,一個能長壽的女人,有什麼稀奇的,大不了那個女人還是他的同類。

文家住的別墅很幽靜,很別緻。

今天是文家小妹的重要日子,別墅裏除了文家的父母,六個兄長之外,還有幾個年老的幾乎走不到的老人,文青古小聲的給陳志凡解釋:“這些都是文家的長老!”

一個家族,還有長老,這倒是有些奇怪。

文青古將陳志凡引到了父母身邊:“爸媽,這就是小妹的恩人!”

文爸和文媽看見陳志凡,立刻熱切的說道:“謝謝你救了我的女兒!”文家有個女孩兒是很寶貝的事情。

看見站在一起的夫妻二人,陳志凡突然很羨慕他們,更羨慕文家六兄弟和文小妹,他們是多麼溫暖的一家人。

而他……

陳志凡掩去眼中的苦澀,將手裏的盒子遞給文媽媽:“這是我給小妹的見禮!”

聽見陳志凡把自己的妹妹叫做小妹,文青古咧嘴笑起來:“我媽爸就喜歡字畫!”

文媽已經打開了盒子,從其中拿出那捲字,頓時驚叫了一聲:“陳大師的字!”

一個蒼老的女人聲音說道:“韓束,把那字畫給我看看!”

陳志凡立刻發現了被文小妹攙扶着的一個年老的女人,她看起來只有八九十歲,但是身體的衰老卻是不止百歲,陳志凡立刻猜測道這就是文家那位老人。

韓束將字遞給了老人:“祖婆,這是陳大師的字!”

老人看見字,蒼老的眼中,精光一閃,隨即她看向陳志凡:“陳大師還真是年輕!”

陳志凡笑了:“祖婆,您是怎麼知道這字是我寫的?”

被稱爲韓束的文媽當即捂住嘴,一邊的文爸也是驚訝的看着這個只有二十出頭的“陳大師”

老人道:“每個人的氣息不同,這字上的氣息和這孩子身上遺留的氣息完全一致,你又是這孩子的救命恩人,那就只能證明是你寫的,好孩子,韓束,把陳大師引到上座!”她顫巍巍的摸了摸文小妹的腦袋:“你是個有福氣的孩子,遇到了貴人!”

圓圓胖胖的文小妹好奇的看向陳志凡:“貴人可以做丈夫嗎?”

聞言,所有的人刷的一下將目光看向了陳志凡,陳志凡頓時無語,k,他死了一回怎麼就變得這麼吃香了?

老人咧嘴笑:“當然可以!不過他的桃花太重,你還是別想了!”

文小妹哦了一聲:“其實男人喜歡桃花也不算什麼啊?”

文家的幾個哥哥頓時一起幹咳,其中一個說道:“小妹,祖婆的意思是恩人陳先生有很多女朋友。”

“哦!”文小妹道:“我知道你,你是肖然的同事,哥哥們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她指着陳志凡:“爸媽,我要把他留在家裏,我在他身邊,感覺很舒服!”

文小妹屬性是冰,陳志凡身帶陰氣,他們雖然不是同一類人,但是屬性都是陰冷的。

聞言,所有的人都瞭然的笑了笑,沒人注意陳志凡的尷尬,文青古卻是膽子大了起來:“陳先生,給我做妹夫把!”

我來治癒你,你去愛別人 陳志凡乾咳一聲:“咳咳,我是來觀禮的!”

文爸和文媽則是互相對視了一眼,文媽小聲問女兒:“你要是真的選了,就不能後悔了!”

“那,爲什麼要後悔?”文小妹拉着老人的衣服:“祖婆,你說的儀式快點開始,我還有事!”

她大膽的直視陳志凡:“救命恩人,我長的不漂亮,你不會嫌棄我吧?”

她性子是單純,但是不傻,陳志凡救了她的命,她有感覺只有在陳志凡額身邊,她才能輕鬆,不會被寒冷凍死。

陳志凡道:“你是小妹嘛,多一個哥哥,當然是可以的!”

文小妹哦了一聲,哥哥也是能天天在一起的。她主動的抱起一個蒲團,跪在了老人的面前:“祖婆!”

滿臉周圍的老婦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陳志凡,隨即表情溫和的看向了文小妹:“寒玉門第九十八代門人文田今天代師門將衣鉢傳給文蘭兒,此後文蘭兒將是寒玉門第九十九代掌門人,希望文蘭兒將寒玉門發揚光大!”她拿出一個玉石的手鐲,給文蘭兒待在手腕上,她拿起一把刀,把文蘭兒另一隻手的手指割破,滴出幾滴血,滴在了手鐲上。

看在陳志凡的眼中,卻是另外一種景象,文小妹的血液滴在手鐲上,手鐲發出了一道濛濛的白光——這是滴血認主!

雖然手鐲還是待在文小妹的手腕上,陳志凡卻是很肯定,這手鐲除了文小妹,別人用不了!

文田就是文家那位三百餘歲的老人,陳志凡和老人接觸這一段時間,確定了老人不是他的同類,她是正統的修煉門派的傳人,雖然不知道寒玉門爲什麼傳到了九十八代,就只剩下了文田一個人,到九十九代文蘭兒依舊是隻有一個人。

雖然是掌門的傳承,卻是沒有門人弟子!

儀式結束之後,文田看了一眼文爸:“文山,把蘭兒的恩人給我請來。”她挺身昂立,朝着一扇門走了出去。

除了年齡,皺紋,文田根本不像是三百餘歲的老人。 反正在路上她還救過他一命,現在他出手幫助她,算是扯平了。

更重要的是,她雖然可以對付得過來這些人,但是卻會很吃力。

識時務者為俊傑……何況有便宜不賺,可是要遭雷劈的!

紫雷打量著眼前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美得不像話的男人,他渾身強大的氣場,讓他有些心悸。

沉聲道:「你是誰,難道你想要多管閑事不成?」這傢伙看上去不像是個好相與的,若是可以,紫雷不想和他為敵。

帝玄胤濃密纖長的睫毛微動,琉璃般的紫眸閃過一抹妖冶的紫氣,紅唇輕挑,邪魅的嗓音道:「我是誰,你還不配知道,不過可以告訴你,我是要你命的人。」

魅惑的嗓音,妖邪的面孔。

紫雷看著眼前的男子,眉心皺的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敬酒不吃吃罰酒!

「呵!哪裡來的小白臉,口氣這麼大,你確定要多管閑事?」紫雷眼睛微眯,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威脅。

帝玄胤聞言,慵懶的抬了下眼皮,淡漠的打量了紫雷一眼,這一眼,讓紫雷覺得渾身都涼了個透徹。

帝玄胤紅唇微勾,妖異的魅眸閃過一道精光,磁性的嗓音狂傲霸氣道:「你當眾勾搭老子的女人,你說老子管不管得著?嗯?」

話音一落,別人還沒反應,帝玄御卻先是忍不住一個趔趄,嘴角眼角狂抽!

怪異的看了帝玄胤一眼,天啊!老二,形象啊!

他家溫文爾雅,風度翩翩,清貴絕塵,雲端高陽的老二,何時會自稱老子了?這簡直太驚悚了!

他怎麼感覺,他家老二被夜冰依附體了呢?

藍天雲聽到從帝玄胤嘴裡蹦出的那兩個字,也是一臉懵逼。

靠,這人怕不是個假的帝尊大人吧?

夜冰依看著眼前突然精分的男人,還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不過看藍天雲他們的表情……

紫雷聞言,臉色瞬間陰沉的猶如烏雲密布,原來這死女人是這個男人的女人,難怪她如此囂張。

哼,那又如何,都去死吧!

左一左二都是七重靈境界的實力。

兩人抬眼打量著眼前矜貴的男人,心中暗道,他們兩人一起出手,他再多麼厲害,也一定不是他們的對手吧?

不過帝玄胤身上淡淡的氣息還是讓他們有些心慌慌。

兩人對視一眼,突然揮起拳頭,狠狠地向帝玄胤砸來。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帝玄胤優雅站立,似乎沒有看到兩人一樣,墨黑的髮絲邪氣飄揚,散落在雪白的衣袍上,紅唇微抿,狹長的紫眸中閃過一抹妖魅紫芒。

左一左二的拳頭已經快要揮過來了,卻見帝玄胤還站著一動不動,兩人還以為他是嚇傻了,手中動作不停——

只是,當在他們的拳頭離得帝玄胤三米外,兩人的身體,再也無法前進一步。

帝玄胤不緊不慢的抬手,如雪的寬大袖袍輕輕一揮,左一左二兩人的身體,瞬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直接跪在了帝玄胤的腳底下。

左一左二渾身一陣抽蓄,身體狠狠的顫抖著,不一會兒……便沒動靜了。 嘶……

震撼!絕對的震撼!

紫雷背後的那些人,齊齊倒抽一口涼氣。

一個個目光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雪衣男子,心頭都有一個疑問。

他真的是個人嗎?他們從未見過如此殺人狠絕快速……

夜冰依:「……」

他要不要這麼叼?再怎麼說,左一左二兩人也是七重靈境界。

然而他們在帝玄胤的手下,卻毫無縛雞之力。

就連他的一根頭髮絲都沒有碰到,便上了西天。

夜冰依不由抬眸,認真的打量了帝玄胤一眼。

俊美妖孽的男人一襲如雪白衣,端的是雲端高陽,氣質飄渺,清貴絕塵,渾身透露著一股不染纖塵的仙氣當中卻又夾雜著許些邪魅。

他就那麼站著,就算不動一下,也讓人難以忽視。

夜冰依心中有些微漾。

帝玄胤很強,強到什麼地步,她根本就看不出來。

星墜 他要是想要殺她,恐怕一個手指頭,就能將她捏死了吧。

……

似乎察覺到夜冰依的注視,帝玄胤淡淡的抬眸,然後撿起了地上的鞋子,步伐優雅的向她走了過來。

夜冰依的心中倏然緊張了起來,有些慌亂……

帝玄胤卻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蹲下。

淡淡邪魅惑人的嗓音道:「依依,抬腳。」

夜冰依猛然回過神來。

然後就發現,帝玄胤要給她穿鞋?!!

Prev Post
看我不哭了,父親語氣和藹的說:“雖然這地府之行,十八重地獄遊,在世人看來機會難得,但對我崔家人而言並非什麼大事,不必激動如此,如果想去的話,經常去也不是什麼大事。”父親和藹的表情搭配這麼殘忍的話,我頓時就軟了。
Next Post
段風說我有一堂叔在江城,以前的時候曾經跟陸左打過交道,知道一些疤臉怪客的事情,大哥,我這次是認栽了,您說什麼,我都答應,只求留我一條性命,成不?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