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賓士雖然看起來蒼老,但那只是表相。作為丹師及醫師,他對自己身體的調理很好,至於還有數十年以上的壽命。加上紋力修為精深,哪怕講解個三天三夜也不會累。

就這樣一天一夜過去,徐焰也是有點受不了。

賓士看出院子外,天色已黑。他能感受到眼前這孩子已經到了極限,縱是如此,賓士已經吃驚得說不出話來。只是一天一夜,他幾乎已經把丹道大師的學說解釋清楚,若是徐焰再不離開,他已是要把宗師的學說都搬出來了。

「妖孽!這是妖孽!」賓士里笑開花了!這樣的一個天才,註定是我賓士的衣砵傳人!但他面上不動聲色,他知道眼前這小子是無利不起早。若是發現自己的價值,這小子鐵定會坐地起價。

「好了,你先消化好這等知識。沈澱過後,把所有不解與疑惑來向我詢問。但是你最好仔細沈澱好才來,因為下一次,便是你需要煉丹之時。」賓士把一個黝黑不起眼的蒲團塞進他的懷裡:「這蒲團拿回去,好好休養精神。」

然後他把像趕蒼蠅的把徐焰趕走,令徐焰摸不著頭腦。

不是說要把自己收為徒嗎?怎麼現在一副嫌棄的樣子?

但他此刻腦袋有點發漲,思潮混亂,整個腦海中儘是丹道學說,已經容不下別的東西。所以他有點迷糊的向著平家自己所住之地走去。

走到半路,他卻發現有著一道身影站在自己身前等侯著。這身影卻不陌生,正是曾經在酒樓,那平清的護道者──一泉道婦。

一泉道婦看了徐焰一眼,聲音蒼老而冰冷:「平公子有請。」

…………

護道者,是家族與勢力中的天驕中的存在。這等天驕往往都代表著家族或勢力宗門的未來,而天才最害怕的便是夭折。 貴女 活不下去的天才,便是廢材。所以對於這等天驕,往往都會配備護道者。

像那天在酒樓,一泉道婦與慕容世的出現。

想了想,徐焰的思緒卻是瞬間的回到了丹道學說。直到這時,他才明白為何賓士能夠同時在丹醫兩道都是宗師境的強大存在。丹醫兩道,有著頗多的共通之處,特別是丹道。 ?第一百二十七章──黃泉

若是在學會了醫術的前題下,學習丹道卻是有著事半倍半之效。因為對於丹道而言,煉丹控火之術還是其次,最艱深的是草木與紋植之間的搭配。主材、副材,搭配混合之間,比例需要精準令人髮指的程度。哪怕多了一兩少了半兩,哪怕有再強大的煉丹技術,都是壞丹的下場。

而醫術本身便要學習這等草木紋植之間的搭配,所以每一日精通醫道或丹道的同時,另一道都會有著不錯的成就。如那神醫慕容燕,是神醫境界的同時,也是一名初入宗師境的丹師。

至於控火煉丹之術,對於徐焰而言反而是最容易一環。不屬於這世界的九重天火功以及傳自他那神秘的老師白燃的控火之術,在他眼中普天之下無人能出其右。

徐焰下意識的尾隨著一泉道婦走著,時而皺眉、時而苦思、時而開懷大笑、時而愁眉不展。

突然,他心頭一跳。

那不是他的心臟一跳,而是心臟的天火跳動。

那是……警兆。

當他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來到了南山的不知哪一處。

四周空無一人,此地似曾相識……

這裡,不正是那天平清遇襲的地方嗎?

噗。

一道沒入血肉的聲音。

徐焰下意識低頭一看,只見一隻白骨森森的爪子自背心通體穿過,從自己的胸口穿了出來。

陰冷的聲音傳來:「果然是一名奇才,明明沒有一紋境的紋力,卻能夠抵抗九幽之寒。只是那天,你不應該多管閑事。」

這次的陰冷聲音沒有那種模糊,卻是清晰可聞。

那是一名……老婦的聲音。

徐焰顫抖著的向後看去,正是一泉道婦。此刻一泉道婦面色陰冷,那張老臉卻是偶爾泛過一抹黑氣,看起來更加森然。而在她那如同雞爪子般的枯手中,卻是握著一根通體漆黑的骨頭。

徐焰精通醫理,一眼便看出,這是一根前臂骨。

只是在前臂骨的最前端,卻沒有看見指骨及掌骨,取而代之的是黑氣瀰漫、通體由黑氣凝結成形的黑氣骷髏爪子,也正是現在穿過他胸口的那隻爪子。那爪子通體穿過,還在不斷的扭動著,彷佛像是要抓住甚麼。

身後的一泉道婦聲音陰冷:「老道在此潛伏多年,只差一步。本以平家公子平清的處子精血便完滿煉製此寶具!為何你要多事!!」她那蒼老而混濁的雙眸變得凌厲及血紅,看起來就像棲息在黑暗的厲鬼:「既然你救了平公子一命,那你就代替他,成為我【黃泉鬼爪】七七四十九最後一道亡魂吧!」

「記住老道的名號,一泉所指,便是黃泉。老道黃泉道婦!他日老道名震天下之時,你作為黃泉鬼爪最後一道本命亡魂,也該自傲了!」

黃泉道婦凄厲的大笑著,此刻她已經不在意被發現。她潛伏在平南城,便是因為此寶具。而現在最後一道亡魂已到手,寶具大成。以她四宮境的實力以及此寶具【黃泉鬼爪】,哪怕碰到世間屈指可數的五宮境的紋者也能夠逃而不死。

天下四方盡皆可去!

想到這裡,她的笑聲更加震動!

天空中的圓月之色彷佛被吸引著,那天地陰氣化成道道黑氣,四方八面的朝那根漆黑的臂骨涌至。

如此陰毒恐怖的寶具,就此成形!

…………

徐焰只見身處冰寒徹骨的湖水之中,冰冷的感覺從四肢八骸中散發起來。他感覺身體漸漸不能動彈,那是死亡的感覺。這感覺並不陌生,因為他曾經真正的感受過死亡。

但他內心,卻是不甘心。

又死?

自己才活了十二年,我不甘心!

他內心無聲的咆哮著!

但卻像是無能為力。

那種寒冷把他徹底的凍結,他想要拿出腰間的黑色錦囊也辦不到。

突然,他感到身體的深處有著一抹溫暖。

那抹溫暖在最深深處……

那是天火。

…………

幽暗陰寒的鬼爪,如同恐怖的幽靈。

此前臂骨,是黃泉道婦從一處古墓中找出來的一名曾經五宮境強者的骸骨。這前臂骨經過那紋者生身紋力的溫養,本就已是刀槍不入之寶,而她更是以百種毒物以及陰寒幽魂之氣溫養多年,令其成為這等凶煞之物。

而最後融入七七四十九名少年的精血亡魂祭祀,令其成為介乎於陽界與陰界一線之物。

那在前臂骨的前端形成的鬼爪,正是由那四十八名鬼魂的怨氣而成。用此寶具進行攻擊,能夠同時造成物理性質的攻擊以及無形的靈魂攻擊,防不勝防,恐怖至極!

玫瑰前的懺悔 而此刻這伸了進徐焰胸口的鬼爪黑氣,正是找尋著徐焰的心臟。只要將其心臟掐破取其精血,便是此【黃泉鬼爪】大成之時!

那幽黑的鬼爪此刻在徐焰體內,彷佛找尋著甚麼。

當快要靠近到徐焰的心臟之際,突然一陣顫動!

那瘋狂笑著的黃泉道婦的笑聲陡然而止,面色大變:「那是甚麼!」

而就在她面色變化之時,那幽黑色的鬼爪彷佛發出無聲的嘶吼,瘋狂的想要逃出徐焰的身體。但那移動同樣停止,反而不停的被甚麼吸引著,鬼爪狀的黑氣倒退而飛。

那吸引力的來源,正是一縷只有指頭大小的火焰。

這火焰很小,卻很大。

在徐焰眼中,這隻有指頭大小。在那鬼爪以及黃泉道婦的感知中,這如同太陽般耀目的火焰,是所有幽冥詭異的剋星!

黑氣被天火吸進,發出滋滋的白氣,那些黑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著!

「啊!!!」黃泉道婦慘叫著!

https://tw.95zongcai.com/zc/53977/ 寶具與修者自身有著心神連結,此刻鬼爪黑氣被吞噬燒融,令她彷佛身同感受!她面露駭然,但卻也泛著狠辣之色:「死!」那空著的左手向著徐焰的頭頂抓去!

「老賊婆!你敢!」一道暴喝聲傳來!

遠處飛起一道身影,那身影飛來的同時,道道紋線瞬間凝結成形,化成一個圓罩瞬間出現在徐焰的身周。

轟!

黃泉道婦一擊轟在圓罩之上卻是紋風不動,下一刻徐焰連同那不斷被吞噬著黑氣的前臂骨被那道身影一招飛去。

「我的寶具!」黃泉道婦看得目眶欲裂,厲嘯一聲響徹整座南山! ?第一百二十八章──恐怖道婦

這一刻,整座南山所有一宮或以下的紋者及凡人盡皆眼前一黑昏倒過去!而哪怕是二宮紋者也是面色大變,一個個向著嘯聲衝去!

五大家族道鍾大響!

那是大敵來臨的聲音!

「把寶具還我!」黃泉道婦如同厲鬼,髮髻散開,一頭稀落的長發隨風飄揚,向著那圓罩追去!

「妖孽!屍紋道多年未現世,果然還沒有滅絕!」那身影隨手一拍,把徐焰的圓罩向著平家的方向落下。

那道身影,赫然正是賓士!

賓士是宗師境的丹師及醫師的同時,也是一名百紋境的紋師!

那次聽說徐焰險死還生,已把徐焰視作衣砵傳人的賓士自然不會再次容許此事發生。他悄然向徐焰落下一根紋線,那是他的一縷心神所在。只要徐焰在整個平南範圍內遇險,他都能夠馬上得知。

也正因此,他才是最先到達的人。

看著眼前的黃泉道婦,賓士的心神也是一陣猛跳,面色凝重,身前紋線縱橫交錯,赫然是一杖圓丹!

丹藥大多呈圓,若沒有外形顏色與丹香,很難辨別出是哪一種丹藥。但若是徐焰清醒的話,一眼便能夠知道眼前是何種丹。

極窮!

眼前的紋線交錯,竟是形成一枚極窮丹!

作為世間少有能夠煉出極窮丹的丹師,此丹對賓士觸動極大。並非其葯能夠奪天地造化,打通關口開闢六宮。而是那極窮之意。

那許上凡丹師自二階丹師境,已經開始研習及改良藥方。

貴在中和,不爭之爭。只追其丹道之極,奪天地造化之方。

窮其一生,創出極丹。

這種意志,令賓士將極窮丹的丹紋,轉化成紋圖【極窮】,同時也是他的本命紋符!莫看賓士看上去胸有成竹,但對付傳說中的屍紋道,賓士一出手便是最擅長的本命紋符!

這枚如丹如紋的【極窮】甫剛浮現,如同一座小山般向著黃泉道婦鎮壓而去!

黃泉道婦一抬頭,那如厲鬼般臉龐再次厲嘯一聲:「滾!」

她的雙足宮與右手宮率先亮起幽黑色的光芒,然後注入了心宮,化成她這厲嘯之聲!

嘯聲吐出,卻並沒有簡單,聲波震動之間竟化成黑氣,形成一道巨大的厲鬼,與那枚小山般的【極窮】撞在一起!

轟!!!

賓士面色一變,一口鮮血吐出,面如白紙!身形從空中搖搖晃晃的落下!

同等級別,黃泉道婦一聲厲嘯便破掉賓士的本命紋符!

然後便緊追著落向平家的徐焰而去!

她的眼中,只有徐焰、只有那根前臂骨、只有她的寶具!

那可是她花費了上百年、用了數以百計的天材地寶去溫養的寶具!

只是賓士讓徐焰落下的方向,是平家。

數道破風聲響起,那是平家的強者。他們看到光罩當中的是徐焰,而且其光罩中是賓士的氣息,自然沒有阻止。他們的身影越過徐焰,與黃泉道婦迎頭碰上!

當中便有平正修這名四宮境紋者以及平辰一這百紋境的紋師,另外幾位,都是平家的客卿長老。同為客卿長老,他們平日如黃泉道婦也是略有交流。作為平家的客御長老,除了銀兩之外,還有各種丹藥輔助修練,這也是為何他們這等實力卻要成為客卿的原因。

平家是丹道世家,各種丹藥在外界都是難得一見。

這是只有平家客卿才能擁有的福利!

但此刻看到黃泉道婦竟然便是那過往一個多月,在平南不斷行兇的兇手!他們一個個都憤而出手!

一名四宮境紋者、一名百紋境紋師,連同數名三宮境的紋者同時出手,此威滔天!

但黃泉道婦仍然沒有停止,她的右手一舉,那手臂的幽黑色光芒在此刻彷佛化成實質。當中隱見一道身影從中幻化而出。

那道身影通體漆黑,如同一直在地面的影子憑空站了起來,懸立在虛空,右手握劍。

下一刻,那握劍的手微動。

一劍斬出,呼嘯破空!

然後一道幽黑色的模糊身影從她的左足飛出,那是一道偉岸的身影,同樣通體像一個影子般,雙手不斷錘打著自己的胸口。隨著他的錘打胸口,氣勢不斷的暴漲,然後化成一道毀滅性的拳光!

這兩道身影都是堂堂正正,但身上卻始終瀰漫著陰森恐怖之意!

劍芒、拳光,與平家數名強者的攻擊碰撞在一起!

平家中平正修與平辰一同時口吐鮮血,而那幾名客卿長老更加是身形倒射而飛,面露駭然!

平正修失聲驚呼:「【一劍渡江】、【壓天之拳】!那是曾經的北方四季天的強者李人紹與洪家的強者洪盛的成名絕技!那兩道身影……天啊!」

而平辰一面色更加是陰沉不定:「屍紋道!都是該死之人!」

雖然平家等人受到重創,但黃泉道婦也因為這一次碰撞,身影被硬生生的止住!

嗖嗖嗖嗖……

無數道破風聲響起!

密密麻麻數百道身影圍在周遭,能在此地的,至少是三宮境或十紋境以上的強者。他們都是五大家族的強者,也是平南的底蘊。

他們一個個看向黃泉道婦如鬼如魅的模樣,都是驚疑不定。特別是剛才與平家的碰撞,以她只有四宮境的實力,竟然能夠略勝一籌!?

這時,平辰一的聲音已經響徹整個天空:「諸位!眼前此老婦,正是傳說中屍紋道之人!屍紋道,人人得而誅之!請諸位與我等,一起斬殺此老婦!」

「此刻,我不是代表平家請求諸位!而是以南朝修者的身份,而紋道天下修者請求!」

平辰一話語剛落,另一五大家族之一的孫家馬上開口:「平家主客氣!屍紋道為我輩之大敵,格殺屍紋道的修者,人人有責!」

Prev Post
他估計得花費極大的精力,也許他需要很多幫手。
Next Post
「這是我父親的魂魄,回到宗門以後,用秘術加以救治,還有一絲鑄體重生的希望。」少女幽幽說道,畢竟有希望就比沒有希望要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