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老師好啊!”楊忠霖驚叫了一聲,然後又沉思了一會兒說道:“我知道啦!”楊忠霖說完,“滴滴滴”的撥通了電話號碼,“喂?李主任,你來我辦公室一趟,我給你們系介紹個學生!”,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看到那楊忠霖一臉欣慰的樣子,小八心裏一陣偷笑:“誰想當老師~老子是想泡老師纔對!嘻嘻~!”。

過了一會兒,推門進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聽了楊忠霖一陣囑託之後,畢恭畢敬的把小八請到自己那邊去了。很快,小八順順利利的被安排進了一個教育管理系的班級。

這個時候,班裏正在上自習,但是卻亂糟糟的,那個男人進門後才一下子安靜下來。

“來,小八,跟大家做個自我介紹吧~!”

聽到這話,小八看向了那羣大學生,見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頓時讓他感覺有些緊張。但是,僅僅是緊張了一秒,小八就反映了過來,對面的僅僅是一羣天真的學生而已,自己緊張個毛?

於是,小八就放開了心,走上了臺,開朗的說道:“大家好,我叫王小八~!今年十八歲,我習慣別人叫我小八,你們也叫我小八吧!”。

小八說完,臺下立馬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那李主任看完笑着點了點頭,就和小八揮了揮手走了。

李主任走後,臺下又響起了嘁嘁喳喳的聲音。

“哎?就是他是吧?!”

“對,就特麼是他!我親眼看見,跟一個小騷貨去了副院長辦公室!肯定是走後門進來的!”

“咿~,真不要臉...”

臺下議論紛紛。

小八臉上一臉的尷尬,雖然他並不知道自己是爲什麼尷尬。但是聽到大家都在議論自己,總感覺很難受。

“哎?你高中哪個學校的啊?”

“你高考考了多少分?!”

“你學的文還是學的理?!”

“牛頓的力學公式你知道嗎?”

座位後排頓時響起了一片很不友好的聲音,小八聽了手足無措,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更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

這時,講臺正下方“霍”的一下站起來了一個女孩,瞅了後面一眼說道:“戰國棟!你們不要太過分了!”,女孩吼完一聲,又一下子坐下了。

霎時間,小八對這個女孩心裏是一陣感激。那個女孩的樣子,小八也是完完全全看見了。活脫脫的一個美人坯子!看的小八是心花怒放,春心蕩漾。

聽到這個女孩的吼聲,後面起鬨的其中一個帶頭的男生,一下子站了起來,“妍妍,你就這樣對我啊?”

“那你讓我怎麼樣對你?!”女孩毫不客氣的一句話,頓時讓那個男孩感覺下不來臺了,氣得“呼哧”“呼哧”喘着粗氣,一屁股坐下啦。

這時,那個女孩,放下了手中的筆,扶了扶眼鏡看向了小八,“你叫小八對吧?”。

小八點了點頭。

“你就來我這兒坐吧!”,那個叫妍妍的女孩說着,示意了一下自己身旁的位置。

小八一看,在她旁邊還真的沒有人。頓時感覺春色滿園,屁顛屁顛的就坐了過去。

“啊~~”

班裏頓時掀起了一陣哀怨的浪潮。

班裏大多數都是男生,有極個別的是女孩。衆狼們看到小八坐到了他們的班花、乃至系花身邊,頓時感覺一頓羨慕嫉妒恨。

小八也感覺出來了,撓了撓頭,對班裏人抱以歉意的笑了笑。而朝他而來的,大多數都是那殺人一般的目光。搞得他笑都不敢笑了。

...

“叮叮咚咚~”

下課的鈴聲響起,教室的人霎時間幾乎走了個精光。蘇夢妍抱着一本書,逃似得走了。

這時,小八的手機也是響了起來。

“咚咚咚咚....”

“喂?” 最強紅包 小八接了起來。

昨晚小八研究了一晚上,才研究明白這個手機的玩法,現在用起來基本上沒問題了。當然僅限於接電話。

突然間,小八感覺衣領處傳來了一股大力!自己被人揪着衣領,拎了起來。

小八放下手機,回頭看去,原來是先前嘲諷他的戰國棟那羣人。

“你小子挺牛逼啊?!讓你坐你就敢坐!”

“就是!你也不看看妍姐是誰的人!”

戰國棟身後的兩個馬仔相繼嘲諷道。

“誰的人?”小八冷冷的撇着他們,冷聲道。

… 第445章我們肉肉很聽話的

「sorry,美麗的女士,打擾到您的休息,我們深感抱歉。」

「但是在半個多月前,您與戰盼夏女士在迪士尼樂園遊玩時,遺棄了兩隻包包。」

「如果您有空可以親自過來拿,不方便也可以由我們的工作人員負責為您空運過去。」

一道紳士的男音傳出來,聽到他說出來的話,姜南初深深的鬆了一口氣,這一關算是過去了。

「我說了,我不需要。」

「就是因為我和盼夏去迪士尼玩,才會導致被綁架,一點都不吉利。」

姜南初說完掛斷電話。

「議長閣下,松本小姐,你們現在聽到通話內容了,滿意了嗎?」

「滿意,其實我一開始就是相信你的。」

「好了,時間不早了,大家都回去吧。」

戰錚樺虛偽的說。

姜南初從議長府出來,被冷風一吹,整個人開始打顫。

陸司寒立刻脫下大衣蓋在她身上。

「你表現的很好,很鎮定。」

「放心吧,現在已經沒事了。」

陸司寒摟著姜南初上車后說。

「嗯。」

兩人回家后,姜南初利用其他手機卡撥通傅自橫的電話。

「哥哥,我現在到家了。」

「南初,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和盼夏沒事吧?」

傅自橫緊張的聲音傳出來,他一向謹慎,打通電話發現南初莫名其妙說了一堆,明白不是說事的時候,只能按捺住好奇心等待。

「都是松本葉子惹出來的事情。」

「也不知道她是從哪個渠道,得知我們在M國與無雙殿有聯繫。」

「今天晚上她點燃罌粟香薰,想要從盼夏口中逼問出我和你的關係。」

姜南初將今天晚上驚心動魄的經歷,用簡單的幾句話概括起來。

「盼夏,現在還好嗎?」

「當然,她的意志力比所有人都要堅定,哪怕身體遭受折磨,不該說的話一句都不會透露出去。」

「那就好,她的身體碰到罌粟反應會大些,你明天如果有空陪她去醫院檢查一趟。」

傅自橫自己都沒有發覺,這段話說出來裡面是濃濃的關心。

「放心,我有數的。」

姜南初應下,時間已經指向凌晨,互道晚安之後,她掛斷電話。

翌日清晨,姜南初與陸司寒一同起床洗漱。

陸司寒前往集團,而姜南初找了盼夏一起去醫院檢查身體。

「南初,其實沒那麼危險,我心裡有數。」

戰盼夏笑眯眯的說,到底是年輕,休息一晚上,臉上立刻光彩逼人。

「這是哥哥囑咐的,你敢不聽?」

「誰,傅自橫?」

戰盼夏壓低嗓音問。

姜南初點了點頭。

「他還說什麼了,他這段時間好嗎?他身邊有沒有不三不四的女人?」

提到心愛的人,戰盼夏有說不盡的話題。

「小花痴,等以後見到,你親自問他吧。」

「你說的倒是容易,我哪來的機會能夠見他一面呀。」

戰盼夏嘆了口氣,最終還是乖乖做完檢查。

體檢報告出來,一切指標健康,姜南初與戰盼夏前往住院部門看望容幼儀的母親。

還沒有進入病房就發現外面層層疊疊的圍滿人。

「怎麼了?難道是阿姨出事了嗎?」

姜南初與戰盼夏擠開眾人,發現駭人的一幕。

這裡是醫院,來送禮物都是希望病人能夠早日恢復健康,但是此刻秦阿姨的病房門口擺滿花圈,這不就是在詛咒她死嗎?

「這些都是誰放的,太過分了!」

姜南初直接將花圈推翻在地。

外面的聲音驚動容幼儀,她出來看到這一幕,早已經見怪不怪。

「南初,盼夏讓你們看笑話了,進來說話吧。」

「幼儀,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進入病房后,姜南初詢問道。

「這已經是這段時間第三次了,總是趁著所有人不注意,偷偷搞小動作。」

「是不是你得罪了什麼人?」

「不是,我看依舊是那位瘋狂的粉絲。」

「還記得前段時間,你建議我發條微博勸導粉絲不要送鮮花嗎?」

姜南初點點頭。

雍月誅心 「過了幾分鐘,我的後台就收到一條私信,那名粉絲說既然不想收到鮮花水果,那就送花圈。」

「簡直可惡,這人是心理有問題嗎?」

「或許是比較偏激吧,我拿他徹底沒辦法,只能選擇無視。」

容幼儀淡淡的說,她這段時間要照顧母親,要排練演唱會,也實在分身乏術,沒空管這件事。

幾人又聊了幾句,姜南初與戰盼夏一同離開。

回到別墅,姜南初與陸司寒吃過晚餐,發覺時間還早,帶上肉肉一起去附近散步。

「司寒,演唱會那天秦少帥會過來嗎?」

「以他的個性恐怕不愛這種熱鬧的場合。」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 陸司寒牽著東聞聞西嗅嗅的肉肉,思考過後說。

「我知道,但不是有你嗎?」

「你想想我難受的時候,幼儀二話不說來陪我,現在她只有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我忍心拒絕嗎?」

「所以就把麻煩推給了我。」

「老婆的請求算麻煩嗎,是不是不想一起睡了?」

「你今晚和肉肉在一起算了。」

姜南初將臉撇到一邊,她生氣也是很嚴肅的!

「怕你了,我只能拿槍逼著秦凌予過來。」

陸司寒最終還是站在姜南初身邊,兄弟很多,但老婆可就一個!

透視小邪醫 「陸先生,姜小姐,你們也來遛狗呀。」

兩人說話間,迎面撞上別墅區附近的住戶。

「嗯,晚上好。」

姜南初聲音柔柔的沖對方打招呼。

「對了,你們可要小心,這段時間不知道哪個傷天害理的經常毒狗,我認識不少住戶的寵物都死了。」

Prev Post
“你怎麼不去見見羅大警花?”李東好奇的湊了過來,很八卦的傷春悲秋了起來,“這可是你難得的機會,小風爺,你想過沒有,你和羅大警花分別之後,下次見面可是遙遙無期……”
Next Post
我怒火中燒,一時間也不知從哪來的力量,我竟然在圍攻中硬生生的站了起來。手中的碎裂的酒瓶口往前一刺,直刺到了一個人的大腿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