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怒火中燒,一時間也不知從哪來的力量,我竟然在圍攻中硬生生的站了起來。手中的碎裂的酒瓶口往前一刺,直刺到了一個人的大腿上。

鮮血崩流,那傢伙哀嚎一聲,慌忙向後退。

我返身飛起一腳,這一腳感覺就像武俠片裏的招式一樣,一腳踢在了殺馬特小子的臉上。這樣我還不解氣,快跑兩步,在他倒地的瞬間,我抄起地上的磚頭對着他腦袋就是一通拍。

這要是換做平時,我冷靜的時候,斷然不敢下這麼黑的手。但現在我已經失去了理智,我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乾死這幫混蛋。

那小子已經嚇傻了,用手臂擋着自己的頭,我一磚磚的拍下去,他的手指都已經被打的變形了。

其他三個傢伙看我如同瘋子一樣,也是被我的氣勢弄的有些膽怵,生怕再這樣打下去,會弄出人命。

他們在後面用力的拽我的衣服,我被他們拽開了兩三丈,緊接着他們背起那個昏迷的傢伙,呼喚了一聲,快速的逃了開去。

我依舊不依不饒,拿着板磚酒瓶在後面甩,直到他們沒影了,我這才冷靜下來。

剛纔那個是我嗎?

我有點迷幻的感覺,怎麼也沒有想到,我竟然能在以一敵六的戰鬥中,大獲全勝。

我望着自己的手臂,青筋暴起,渾身充滿了力量,這種感覺令我非常爽,一瞬間自信心爆棚。

“你怎麼樣?沒受傷吧?”

王詩琪站起來,關切的走到我身邊,柔聲問道。

我擦了把汗,轉身看她。她沒有什麼事,只是衣服有的地方弄髒了。

我從我的公文包裏取出溼紙巾,精細的替她擦衣服。她感動的很,也拿紙幫我擦。我們兩個感覺就像情侶摟抱在一起似的,離的非常近。

我聞着她身上的香水味,意蕩神迷,要不是從小接受四書五經的禮法教育,我很可能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我把王詩琪送到她家門口,她要我上去坐一坐,換件衣服。我當然是非常願意,可一打聽,原來這個時間她父母都下班了。心說算了,關係還沒確定,就見她父母,顯然會很尷尬。

道了別,我轉身回家。

這個時候,接到了房東的電話。

那是我在網上找的一個租房人,我們約定好了今天去看房,他已經早早的在那裏等待了,問我什麼時候能到。

我告訴他半個小時就能到,說罷掛了電話。

我在街上叫了輛車,然後打給大個,讓他也來那個地址,我們一起參觀一下新房子。

(本章完) 將近晚上六點的時候,我和大個同時到達了興隆小區。

我租的房子是一個商品樓,三層,格局很不錯,兩室一廳,而且是精裝的。

房東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挺高挺胖,看樣子估摸有二百來斤。經過簡單的介紹,我知道他叫高國正。

聽高哥說,他在這邊有好幾套房子,平常大多都是出租。這套房子原租客不久前退租了,所以在網上發消息,準備再租出去。

我跟大個都很滿意這房子,最終商量好了價錢,簽了合同,交了押金,這房子就是我們的了。

望着那一串精緻的鑰匙,我內心也是有一點觸動。

要是換了以前的我,這麼高的租金,我是絕對不會租的。但經歷過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我似乎是頓悟了,覺得人生在世,有很多比金錢更重要的東西。攢錢這種事情,真的是太傻的行爲了,因爲你攢着攢着,不知道什麼時候人就沒了。

老話講,養兒能防老,攢錢能防病。可事實證明,養兒未必能防老,攢錢也未必能治病。人活在這世界上,不管你多有錢,多有身份,總歸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孰是如徐德順那般,最終不也落得個無期徒刑的下場麼。

“二哥你看,這屋子裏還有電腦,俺可以上網玩遊戲了。”大個指着臥室裏的電腦,興奮的叫道。

我聞言一笑,心說電腦這東西,都八九十年代的產物了。現在年輕人,已經很少坐在電腦前了。手機、平板、網絡電視,相互發展,臺式電腦怕是要成老古董嘍。

“你會玩什麼遊戲?”

我們倆進了屋,往軟牀上一趟,那叫一個自在,甚至都不想回家了。

“二哥,俺會玩的遊戲可多了。俺們村就有個網吧,平常沒事俺就到那去玩,像什麼傳奇私服,半條命,紅色警戒,玩的可溜了。”大個一臉得意,就好像面試的時候在介紹自己最拿手的特長一樣,顯得非常驕傲。

我真是暴汗啊,心說這小子難道活在古代嗎?什麼紅警,半條命,傳奇私服,這些遊戲不是大清朝光緒皇帝玩的嗎?這TM也太老掉牙了吧。

“英雄聯盟,爐石傳說什麼的,你會嗎?”

大個搖了搖頭,語出驚人道:“爐石傳說沒聽過,英雄聯盟俺們那倒是有,不過俺們都不愛玩那破遊戲。打一局要殺好些個小兵,而且小兵還沒有什麼攻擊力,也不知道是哪個腦殘設計的遊戲,真是無聊死了。相比之下,還是傳奇過癮……俺跟你講,那次俺們十多個人,圍剿赤月老魔。結果不到五分鐘,全被‘突突’死了,場面老慘了。”

大個一說起遊戲,可來了精神,滔滔不絕,好一通白活。

我腦子上全是黑線,在旁邊不停地唉聲嘆氣,忽然感覺我和大個都不是同一個時代的人。

“二哥,你怎麼了,不舒服?”

“呵呵,沒有,只不過有點可惜。你要是英雄聯盟玩的好,那在家都能賺錢,根本不用去上班。”

“啊?還有這等好事?我天天就在那補兵,就能賺錢?”大個愣了,很是費解的問道。

“不是你想的那樣,來,我給你看看。在這個平臺上,當主播,直播遊戲,只要你玩得好,說話幽默,就會有人給你打賞。打賞就是錢,人家平臺按月結算,然後打到你銀行卡里。”

我知道光跟她解釋解釋不明白,索性將電腦開啓,然後在百度裏搜索直播網站,讓他進去看了看。

大個挨個的看了那些熱門主播的視頻,雙眼直放光,過了大概有十幾分鍾,他猛的一拍大腿,極度興奮的叫道:“二哥,我就來這個了,我喜歡這個。你教教我,我也要搞。”

我心裏竊笑,心說當主播想賺錢的人多了,可這玩意不是誰來都行的。你一沒長相,二沒名氣,就算手法好,也沒人看。

有心潑他一頭冷水,後來想想,這傢伙待着也是待着。玩玩遊戲,還能放鬆放鬆,反正我又沒指着他賺錢養我。

我給他註冊了賬號,開通了直播間,問他要玩什麼遊戲,他說玩打槍的。我又給他買了CSGO的激活碼,裝好遊戲,他就正式開搞。

這傢伙玩起遊戲來,就忘乎所以了。本來我們今天要回我媽家的,可他說什麼也不走,非要今天就入住。我拗不過他,只好自己打車回家取行李。

當我大包小裹返回新房的時候,大個一臉頹廢,但仍舊在激烈鏖戰。

“怎麼了,三分鐘熱血沒了?”我衝他笑道,並未生他的氣。

大個擡頭看了我一眼,苦笑道:“二哥,本來在俺們村,俺的準頭是數一數二的。可這裏面的人太厲害了,我打不過他們啊。這直播間裏的水友都罵我菜,根本就沒人給我打賞。”

“賺錢哪有那麼容易,技術不好就得慢慢練。除此之外,你還得跟他們溝通,說點有意思的事情,他們感興趣,看得人就多了。”

“哦,原來是這樣。”

我們倆一番折騰,都八點多了,我趕緊叫大個別玩了,出去吃點東西,明天我還要上班呢,不能睡太晚。

大個關了電腦,我們下樓吃了頓牛肉麪。

回來以後,我洗了個澡,胸口被打了那一指虎,都破皮了。我在抽屜裏找出藥膏,讓大個替我擦一擦。

“二哥,你被誰打嘍,告訴俺,俺幫你報仇!”大個一看我受傷了,就嗚嗷喊叫的要去找打我的那個人麻煩。

我心裏一陣感動,便把下班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大個聽完,對我直挑大拇指。以一敵六,而且還是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這風頭可是出大了。

“二哥,你說那幫小混混真是沈天佑派去的嗎?”

“我覺的很有可能,明天上班去確認一下,要真是他搞的鬼,我高低要給他點顏色看看。”

一提起沈天佑,我心中怒火中燒,腦袋裏一直回想王詩琪被踹了一腳的場景,拳頭就忍不住攥了起來。

“二哥,你千萬別

在公司裏動手啊,要是被你老闆發現了,肯定會處分你的。這樣,他不是暗算咱們嗎,咱們也暗算他。”

“暗算?你是說趁他下班堵他?”

大個神祕一笑,湊近我耳邊說道:“你忘了,俺會方術啊。你去查查他的生日,然後弄一根他的頭髮給我,接下來,就看我的吧。”

我聞言大喜,心說對呀,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整人未必要揍他啊,把他活活搞死,豈不是更爽。

我們倆祕密研究了很久,直到半夜才睡覺。

第二天,我一如既往的去上班。出乎意料的是,經過昨天的事情以後,王詩琪對我更加的關注了。早上不僅主動跟我打招呼,還特意買了杯拿鐵給我。

周圍的同事看在眼裏,一個個膛目結舌。白奇那小子一個勁的追着我問,究竟是施了什麼法術,讓女神芳心大動。

我神祕兮兮的笑而不語,很快一上午就過去了。

腹黑少將的火辣嬌妻 中午吃飯,我跟王詩琪一起去食堂,她幫我拿水果,我幫她拿奶茶。我們還特意找了個兩人的小桌,相對而坐,聊的火熱。

昨天那些蠢蠢欲動的單身小鬼,一看這情形,也都沒了脾氣。

在衆多道絕望嫉妒的目光中,我發現了一個陰毒且充滿殺意的冷芒。沒錯,那個人就是沈天佑。

我們兩個早已是水火不容,對於他的這種死亡凝視,我置若罔聞。

一頓飯,吃的很愉快。我想起昨天的事來,便讓王詩琪先走了。自己一個人,又點了點冷飲,在座位上慢慢品嚐。

同事們陸續離開,食堂裏除了工作人員以外,就剩下我和沈天佑兩個人了。

我們倆相距有十幾米,時不時的對視一眼,火花四濺。他又拿出他的好煙,在那抽個不停。

我以爲他會過來找茬,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矬了,一直沒敢靠近我。

第一女巫 我心裏冷笑,心說怕是昨天的事情嚇破了你的膽,老子一個打六個,就你這小身板,還敢給我比劃不成?

得意歸得意,但我看了看時間,午飯的時間都快過了。既然他不來找我,那我就得去找找他的岔了。

我站起身,很輕鬆的走到他的身邊,微微笑道:“天哥,你以後找人,找點靠譜的行不行?那幾個小混混,實在不夠看,我都怕自己下手太重,把他們給打死嘍。”

我說這話的同時,眼睛一直緊緊盯着沈天佑。我發現那傢伙叼在嘴上的煙抖了抖,心說果真如我料想的一樣。

“……”

他沒說話,在那刻意的保持平靜,但我知道,他心中不定在怎麼罵我。

想想也氣,我一把把煙從他嘴角拔出,然後按滅在了他的餐盤裏。

“食堂禁止吸菸,你難道不知道嗎?莫非是要我把趙總叫來,你給他也發一根?”

砰~

沈天佑憤怒的拍桌而起,看架勢想要動手打我,但我絲毫不懼,將胸膛一挺,同時做好了打架的準備。

(本章完) 沈天佑被我的氣勢嚇了一下,只見他拿起餐盤,冷聲哼道:“你小子別得意,我道上認識的人多了。你能一個打六個,下回我看你能不能一個打十個?你要還能打得過,老子下點本錢,給你他孃的找一百個,看你行不行。”

發下了狠話,沈天佑與我擦肩而過,便要一走了之。

許我向你看 我趁他不注意的時候,伸手在他頭頂捏了一根頭髮。

他顯然是有所發覺,回頭瞪了我一眼,但卻也沒敢再說什麼,氣哄哄的離開了。

我心說你小子也是個王八蛋,竟然還真要跟我鋼到底,我要是不弄的你跪地求饒,我明個就隨你的姓。

搞到了沈天佑的頭髮,緊接着我去搞他的生日。這件事非常容易,我買了盒蘇煙,到人事部就搞定了。

下了班,我再一次送王詩琪回家,這一次我們走大路,倒是相安無事。

等我回到新租的房子,便是將兩樣東西都交給了大個。

大個還在那崩槍,崩的他自己都要崩潰了。那哪裏是直播玩遊戲,簡直就是上演着一千零一種死法。

大個問我什麼時候做法,我想了想,說明天吧。讓他難堪的事情,最好留在公司裏,讓大夥就看到他出醜,那才叫爽。

一夜無話。

轉眼到了第二天中午。

大夥又一次聚集在三樓食堂,我依然和王詩琪坐在一起。

今天沈天佑來的晚,我的一眼看到他,就覺得他整個人昏昏沉沉的,好似沒睡醒一般。心裏暗道,可能是大個在家已經開始做法了,等會就看他好好的在衆人面前耍耍寶。

說來也巧,今天趙總回來的也晚。他們兩個前後腳進入食堂,排隊打飯,趙總就站在他身後。

按理說一般趙總來了,大夥多多少少的都會奉承一點。找個輒,說什麼趙總您事情多,別在這耽擱時間,插個隊插個隊之類的。久而久之,趙總也熟悉了這一套。

趙總拿了餐盤和筷子,下意識的就往前插隊,前面的人也都做好了準備。可偏偏沈天佑緊挨着趙總,一看趙總要插到他前面,這小子眼珠一瞪,大聲道:“幹什麼,插什麼隊,有沒有點公共道德。”

嘶……

他這一句話,聲音洪亮,整個食堂的人都聽到了。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說沈天佑這小子是瘋了,今天他媽吃錯藥了。這話你對別人說大夥都沒意見,但對趙總說,這不是擺明了讓趙總難堪嗎?

我暗自竊喜,偷眼再去看趙總,趙總面色通紅,一時間進退兩難。

暖冬 我看得出來,他心裏氣的要死。不過他又能說什麼?自己確實做出了插隊的動作,難道就因爲他是總經理,就能以大欺小嗎?況且這規矩都是公司定的,身爲總經理更應該以身作則。

“呵呵,天佑說得對,這一次是我做的不對,我給大夥道歉,給大夥道歉。”

趙總說話間,標準的衝四下鞠了幾個躬。他額頭上汗珠都下來了,當了這麼多年的總經理,經歷過大風大浪,卻怎麼也沒想到會有幾天這麼讓他下不來臺的事情發生。

更可氣的

是,對於趙總的道歉,沈天佑一點也沒有原諒的意思。小眼珠一斜歪,給了趙總一個白眼,然後就催促前面的人打飯快點。

這一下,整個食堂就好像被原子彈炸過了似的。大夥都蒙圈了,一個個的動作就好像機器人一樣。

“這傢伙怎麼了,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呀?”

王詩琪壓低了聲音,小聲對我說道。

“誰知道呢,可能腦子進奶了。”

“進奶?什麼奶?”王詩琪一時沒明白我話裏的意思。

我衝她一笑,道:“三鹿牛奶唄。”

我們倆在那輕鬆愜意,這時狀況又發生了。

本來經歷了剛纔的事情,大家都將目光落在沈天佑的身上,期盼着這傢伙可別再搞點什麼鬼,真把趙總惹惱了,大夥都好不了。

可惜,全場也只有我知道,這一切,纔剛剛開始。

前面的人都灰溜溜的夾完了菜,終於輪到沈天佑了。趙總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一樣,灰頭土臉的站在他身後,他沒夾完,趙總都不敢上前。

只見沈天佑拿着自己的餐盤,先是盛了半盤子米飯,然後走到菜品面前,問隔間裏面的廚師。

Prev Post
“當老師好啊!”楊忠霖驚叫了一聲,然後又沉思了一會兒說道:“我知道啦!”楊忠霖說完,“滴滴滴”的撥通了電話號碼,“喂?李主任,你來我辦公室一趟,我給你們系介紹個學生!”,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Next Post
慕熙笑得溫和,「曦禾果然聰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