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箇中年大媽挎着菜籃子,另一箇中年大媽手中空空如也。

“喂!小朋友?你是誰家的孩子?”挎菜籃的大媽對秦巖招了招手。

“在下秦家家主秦巖,特來拜見妖族族長,還請兩位行個方便通稟一聲!”秦巖聲音高亢有力地說。

聽說對方是秦巖,兩個大媽對視了一眼,分別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訝。

“你就是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秦巖啊?”

“想不到你比想象中的還要年輕還要帥!”

原來秦巖最近鬧茅山派,敗龍虎山,更是年紀輕輕就晉升秦家家主,並且帶着秦家打敗衆多門派的事蹟早就傳遍了神州大地,就連妖族的族人聽到秦巖的名字也是如雷貫耳。

“不才正是在下!”秦巖依舊彬彬有禮。

“好說!你等着,我幫你通稟一聲。”既然對方的分量這麼足,兩個大媽當然要行個方便了。

如果是一般人,兩個大媽不但不會行方便,而且還會將對方趕走。

他們妖族族長雖然沒有什麼事情忙碌,但是也不會閒到什麼人都接見。

挎菜籃的大媽從菜籃裏面拿出一個笛子,悠揚地吹起來。

笛子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很好聽,而且穿透力極強,秦巖估計至少能傳到幾公里之外,甚至是更遠。

因爲這個弟子是用死去的竹妖的身軀製作的,可以說是上等的法器了。

不一會兒,妖族森林裏面傳出來一陣悠揚的笛聲。

聽到笛聲,挎菜籃的大媽笑起來:“恭喜秦家主,我們族長說要和您見面!”

說罷,兩個大媽從中間分開,給秦巖讓出一條路,並且同時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秦巖點了點頭,從兩位大媽中間走過去。

當兩位大媽轉過身後,他們三個人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這讓準備悄悄跟上去的秦浩然兩人楞在當場。

這是怎麼了?他們怎麼會憑空消失了。

原來剛纔那兩位大媽給秦巖讓開路,其實是打開了一扇門。

一旦秦巖和兩位大媽走進去,這扇門就會自動關上。

不管這扇門是隱形的門,無論是誰都看不到。

“浩然,這可怎麼辦?家主怎麼會突然消失了?”秦邱緊張地問。

其實此刻秦浩然比秦邱都緊張,因爲秦巖是他的兒子。

秦浩然想了想,故作鎮定地說:“這裏面肯定有某種陣法,可以遮住我們的視線。我們等一會兒再過去。”

與此同時,遠在兩百米之外的張長老也愣住了,他怔怔地看着秦巖消失的地方,在心中鬱悶地罵起來:該死的,掌教怎麼消失了?這可怎麼辦? 秦巖卻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以爲秦浩然他們此刻已經跟來了。

兩個大媽帶着秦巖兜兜轉轉,繞了很多彎終於來到了一個小村落。

幸虧秦巖對方向的辨識度非常高,否則他此刻早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這裏的樹木和花草好像都是按照某種陣法栽種的,人走在裏面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

而且這些陣法是由一個個小陣法組成形成一個個大陣法,再由一個個大陣法組成一個更加巨大的陣法。

可以說妖族森林裏面就是陣法套陣法。

至於一個陣法裏面包含着多少陣法,秦巖也搞不清楚。

看到兩個中年婦女來了,坐在村子門口的一個大爺,擡起眼皮瞟了一眼秦巖:“這就是族長要見的人嗎?”

挎菜籃的大媽點了點頭說:“沒有錯,他就是最近名震道門的秦巖。”

“好的,跟我來吧!”大爺站起來面無表情的對秦巖招了招手。

這時兩個大媽轉過身離開了。

大爺帶着秦巖一邊走一邊從後背上解下一杆煙槍,他就像變戲法似的在煙槍的頭上塞滿菸絲,然後吧嗒吧嗒的抽起來。

緊接着,大爺自言自語的說起來:

“有很多年輕人即便修煉到了極點,也依舊想尋求突破,所以就想跑來偷我們妖族的千年血玉,只可惜這些天才們都太小看我們妖族了,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所以一個個都死在了我們妖族的聖地中。”

大爺看似在自言自語,其實秦巖知道他是在含沙射影的說自己。

“哦,對了,秦巖,你是不是和其他人也一樣,拜見我們族長是假,想偷千年血玉是真?”

大爺突然轉過頭笑眯眯的問秦巖。

秦巖沒有想到大爺會這樣說,他一時非常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如果你有這個打算,我勸你還是不要想了,我們妖族的千年血玉如果那麼好偷,早就被人偷走了。”

說罷,大爺自顧自向前走去。

秦巖被說的特別不好意思,因爲他的的確確是爲了血玉而來。

進了村莊,秦巖被大爺帶到了一間木頭房子門口。

“你在這裏等着,我去稟報族長大人。”大爺散漫的對秦巖說,對秦巖一點也不尊重。

他轉過身走到木門面前,富有節奏的敲起了門。

秦巖趁機開始打量四周,他發現村子裏面的所有建築都是木頭做的。

不過每一個建築上面都隱隱中散發出一道道符光,這說明每一棟建築上面都被加持了符文。

“請進!”房間裏面傳出了一個女孩的聲音。

大爺熄滅煙槍上的菸絲,然後恭敬的走進大門。

“祭祀大人,秦巖來了。請問族長現在方便嗎?”

“讓他進來吧!族長大人正在等他。”

大爺走出門對秦巖點了點頭,示意秦巖進去。

秦巖走進了房間裏。

他看到一箇中年男子坐在一把太師椅上,他的身後站着一個極其漂亮的小姑娘。

只是看到這個小姑娘後,秦巖不由睜大了眼睛。

這個小姑娘居然和狐小媚長得一模一樣,一眼就能看出來她是狐狸精。

看到秦巖盯着自己,小姑娘不由冷哼起來,誤將秦巖當成了色棍。

秦巖回過神知道自己剛纔失禮了,於是趕快解釋起來:“祭祀大人,對不起,你長得太像我一個朋友了,所以我一時失禮還請你諒解。”

“哈哈哈!無妨無妨,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咱們是男人。”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人擺了擺手,表示並不介意剛纔秦巖的無禮。

“族長大人,讓您見笑了。”秦巖不好意思的說。

族長指了指旁邊的椅子,對秦巖說:“秦家主,坐吧!”

秦巖點了點頭,坐在了椅子上。

“秦家主這次來不知道所爲何事?”族長開門見山的問。

“族長,是這樣的,最近鬼域的秦廣王給我們道門發出邀請函,讓我們聯合起來一起對付殭屍,我想知道這是爲什麼。”

前來拜會肯定要找個藉口,秦巖找不到特別好的藉口,就用這件事情作爲藉口。

“這件事情是祖訓,至於爲什麼我也不清楚。”

“族長,我想打破這個祖訓,不知道你怎麼看?”秦巖一邊說一邊看着族長臉上的表情,想看看族長有什麼反應。

族長顯得非常吃驚:“哦,爲什麼?”

“因爲我的一個朋友就是殭屍,所以我不願意對他下手。”秦巖覺得與其編造謊言,不如實話實說。

因爲謊言一旦被別人拆穿,別人以後就不會信任自己,還不如實話實說。

說實話的時候,也許剛開始別人難以接受,但是最後當他們想明白了其中道理,自然會慢慢接受。

聽到秦巖的話,族長眯起了眼睛,他突然轉過頭向女祭司望去:“你覺得呢?”

女祭司搖了搖頭說:“族長,我只是一個祭司,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聽到女祭司的話,族長嘆了口氣說:“秦巖,恐怕你今天要白來了,我們是不會摒棄祖訓的。 穿越之凰臨天下 要知道祖訓能流傳下來,必然有它的道理。”

其實秦巖也知道他根本不可能說服妖族的族長,所以也並不在意。

他現在最在乎的是妖族聖地在哪裏?千年血玉又在聖地的哪裏?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叨擾族長了,不過因爲路途遙遠,我今天想在貴地借住一宿,不知道族長是否方便?”

秦巖想留下來悄悄的打聽妖族聖地。

族長搖了搖頭:“秦家主,對不起,我們妖族已經將近百年沒有在族內留過外人了,所以不能破壞規矩。”

雖然族長沒有明說要趕秦巖走,但是他的意思卻表達的非常明白。

“既然這樣,那好吧。”

其實秦巖也知道妖族不可能留自己,不過他還是想試一試。

當然了,即便妖族不留自己,秦巖也早就記住了來時的路。

他準備出去後趁着夜色悄悄的潛伏進來,然後通過搜魂找到妖族聖地。

當秦巖離開後,一道鬼影突然閃現出來,他臉上露出了陰霾的笑容:“族長大人,我想殺了秦巖,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

“秦廣王,我們妖族和道門沒有仇,希望你去我們妖族外面解決私人問題!”女祭司冷笑起來,根本不買秦廣王的賬。 “你算什麼東西?敢和我這樣說話。”秦廣王冷笑起來,不屑一顧的看着女祭司。

“大膽,秦廣王,你居然敢對我們的人這樣說話,我限你十分鐘內馬上給我滾出妖族森林,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妖族族長霍然從椅子上站起來,滿眼陰冷的看着秦廣王。

秦廣王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妖族族長爲了女祭司居然和他撕破了臉。

這讓秦廣王既覺得沒有面子,又十分詫異。

他覺得以他和妖族族長的關係,妖族族長不應該這麼對他說話。

“怎麼?你還不走嗎?難道想讓我將你送出去?”妖族族長冷笑起來,眯起眼睛看着秦廣王。

“天源,你確定你要這麼做?”秦廣王擰起眉頭。

天源伸手一招,手中多出一個沙漏。

他看着沙漏說:“現在已經過去半分鐘了,你想離開妖族森林只有九分半了,你確定你在九分半內能離開妖族聖地嗎?”

總裁前夫判出局 聽到天源的話,秦廣王咬住了嘴脣,一字一句的說:“天源,算你狠,咱們後會有期。”

不等天源說話,秦廣王化作一道鬼風,衝出房間向妖族聖地外快速吹去。

當秦廣王走後,女祭司冷笑起來:“一個想偷我們千年血玉的人居然敢這樣猖狂。”

原來女祭司一眼就看出了秦廣王的陰謀。

她對於敢來頭血玉的人都十分憎恨。

苿莉黑 “祭祀大人,我們守護血玉已經幾千年,可是一直沒有有緣人能取走,莫非祖上的預言是錯的嗎?”

原來妖族的掌舵人不是妖族族長,而是妖族祭祀,她纔是妖族真正的老大。

只不過妖族對外宣稱族長統治着妖族。

爲了守護千年血玉,妖族在妖族森林已經呆了幾千年,這種沒有自由的生活讓他們非常反感。

“今年是最後一年了,如果還沒有人能取走,我們就離開妖族森林,讓血玉永遠沉淪到妖族森林的地心去。”

天源點了點頭,無奈的說:“也只能這樣了,我們總不能讓一塊破玉囚禁我們千年吧。”

妖族森林的陣法都是在血玉的基礎上組成的。

這個陣法非常有意思,它不限制外面的人進來,卻限制妖族的人出去,每年只容許很少一部分妖族的成員離開,所以整個妖族算是被限制在了妖族森林裏。

不過這個祕密只有妖族的高層知道,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秦巖出了妖族森林,剛準備聯繫秦浩然,秦浩然和秦邱就出現在秦巖的面前。

看到他們兩人,秦巖特別詫異:“你們怎麼沒有跟進去?”

秦浩然苦笑起來:“你剛剛走進妖族森林,就消失不見了。我們根本找不到進去的路。”

“怎麼會這樣?” 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 秦巖十分詫異,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就在這時,一股陰風吹來,秦廣王閃現在秦巖三人面前。

看到秦廣王,秦巖他們立即呈三角形將秦廣王圍在中間。

秦廣王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剛出來就被秦巖等高手圍住了。

就在秦巖他們準備動手的時候,地面上“嗖嗖嗖”的閃現出十幾個鬼影,這些鬼影又將秦巖他們三人圍了起來,並且還組成了一個陣法。

“秦巖,你想殺我是不可能的,你看看我的這些親兵。”秦廣王一邊說一邊指着十幾個鬼影說。

秦巖眯起眼睛向這些鬼影望去,發現他們的實力都很高,如果雙方真的動起手,只會兩敗俱傷。

“秦巖,我知道你來的目的,你想拿到千年血玉是不是?”

不等秦巖說話,秦廣王笑眯眯的說:“其實我也是,不過僅憑我們一家之力是很難找到的,不如這樣,我們雙方聯手,一起來尋找妖族聖地,然後憑本事拿走千年血玉。如何?”

“你覺得我們會和你合作嗎?”秦浩然冷笑起來,不屑一顧的看着秦廣王。

但是秦巖卻伸出手沒有再讓秦浩然說話。

他想了想對秦廣王說:“據我所知,想找到妖族聖地必須同時使用陽術搜尋法以及陰術定位法,而我們道門精通陽術,你們鬼域精通陰術,莫非你想合二爲一?”

Prev Post
慕熙笑得溫和,「曦禾果然聰明。」
Next Post
楊暖暖一進來就看到在積滿一層厚厚灰塵的地板上有一串長長的腳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