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父親的魂魄,回到宗門以後,用秘術加以救治,還有一絲鑄體重生的希望。」少女幽幽說道,畢竟有希望就比沒有希望要好。

「什麼?你們巽木門竟然有起死回生的法術?是打算進行奪舍嗎?」燒火童子驚詫地問道。

「奪舍?哼!那是魔道中人常用的法術,用亡者的魂魄去搶佔別人的軀體;我們仙派之人卻對此嗤之以鼻,即使奪舍成功了,也會為同道所恥笑,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少女不懈的冷哼一聲道。

「不是奪舍難道還有別的還魂秘術?」燒火童子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我們巽木門有一種還魂樹,只要把人的魂魄融入進還魂樹里,等果實成熟后,落到地上,人就重生了。」

「還有這種法術?真是太神奇了。」燒火童子口中嘖嘖稱奇。

「那當然了,修仙界里的奇功秘術還多著哪!你的那種變身術也是一種,原來我以為只有金仙期的前輩才能修鍊此術,沒想到像你這樣的金丹期修士也能修鍊,還真是不簡單啊!」少女稱讚道。

「哪裡!我也是只學會點皮毛,不然也不會被人看穿的。」燒火童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

「剛才多虧了有你出手相救,我才沒有被辱,還沒來得及謝你哪!」少女一雙美目感激地望向燒火童子,然後飄飄施了一禮。

「青檸師姐不用如此客氣,你的青鷹不是也救了我嗎?咱們彼此互不相欠。」

「話雖如此,但是我始終覺得欠下你一個人情,我就將那十八顆神豆贈與你吧!」

說完,用手一招,地上那十八顆神豆就都飛進此女的手裡。

「師姐!這可使不得,這可是你門中的鎮派之寶啊!」燒火童子連連搖手拒絕道。

「我們現在能不能有命從這裡出去,都還不知道,哪還在乎這些身外之物?再說,我也只是懂得修鍊的法訣,並沒有進行修鍊,就送給你暫時圖個心安吧!」

少女說完,將縴手一揚,那十八顆神豆就飛進了燒火童子的掌心裡。

少女又用傳音之法,將驅使神豆的修鍊法訣傳授給他。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燒火童子記在心裡,急忙施禮表示感謝,將神豆小心翼翼地收進儲物袋裡,這可是靈寶級的寶物啊!每一顆神豆都相當於一名金丹期修士的實力,而且不怕刀劈斧砍,又能生生不息,要是以後能控制隨心的話,還真是威力無窮啊!

「這種神豆的威力會隨著你的修為增加而越來越大的,不要在人前輕易使用,以免讓人起了覬覦之心。」

少女神情凝重的叮囑道,畢竟因為燒火童子的阻攔她才沒有被侮辱,這種恩情對於一名女子來說是最大的,所以才會心甘情願將這種重寶相贈。

燒火童子連連點頭,將此女的叮囑記在心裡。

「不知道青檸師姐有什麼辦法從這裡逃出去?」

少女略一思索,嬌聲說道:「這裡有三個荒古巨人,兩個巨人在打坐修鍊,一個巨人護法值班,趁其他兩個還沒有蘇醒之前,就得想辦法儘快離開這裡。」

「我們之前已經試過許多方法都沒有成功!」燒火童子神情沮喪地說道。

「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那個值班的巨人吸引過來,然後鑽進他的鼻子里,才有希望從這裡逃生的。」少女終於說出了逃生的方法,竟然與百變神君想出的辦法不謀而合。

燒火童子剛要再說什麼,忽然聽見遠處雁群發出一陣驚鳴,急忙扭頭望去。

只見那隻巨大的青鷹此時正衝進雁群當中,兩隻利爪各按住一隻灰雁,大口地吞吃著血肉,其它灰雁嚇得連聲哀鳴,四散奔逃。

燒火童子眼珠一轉,立刻有了主意,馬上傳音給少女。

少女頓時愁容一展,連連點頭贊成。

「這樣的話,我父親的遺體和那隻青鷹就沒有辦法帶走了。」 恨嫁豪門:撒旦老公戲甜心 少女望了一眼虯髯大漢的屍體,幽幽輕嘆一聲。

燒火童子先把百變神君遺留下來的黑色小盾和白色小劍收起來,然後放出一個火球將百變神君的屍體化為了灰燼。

此人畢竟曾經傳藝給他,不能任憑他的屍體遭到青鷹的吞食,先前由於害怕招來荒古巨人,沒敢直接將他火化,現在不同了,此刻正想把巨人引來。

燒火童子又從青鷹的利爪下面,把兩隻灰雁搶了下來,然後伸出兩隻手掌,放出兩團火焰炙烤起來。

功夫不大,一股撲鼻的烤肉香味立刻飄散開來。

忽然聽見一陣騰騰的腳步聲傳來,大地好像都在微微顫動,那個巨人果然再次被烤肉的香味吸引過來。

一隻毛茸茸的遮天大手伸了下來,抓起燒火童子和那兩隻烤熟的灰雁就要收縮回去。

燒火童子急忙一摟少女的柳腰,兩個人被一起帶離了石碗,被荒古巨人送進大嘴裡。

兩排猶如小山一般巨大的牙齒咬合過來,要是被巨齒咬上,立刻就得粉身碎骨。

燒火童子急忙抱住少女的身體用力一滾,掉進了巨人的咽喉里。

兩個人一直往下墜去,緊接著,身體重重摔在地上,眼前一亮,好像掉進了一個巨大的山洞裡,這裡竟然有火光閃現。

原來這裡有一個幾十丈寬闊的岩漿湖,不斷往外噴發著火焰,他們掉在一塊不大的空地上。

「壞了!我們沒有進到巨人的鼻子里,而是掉進了他的肚子里了,荒古巨人的肚子里怎麼還有熔岩啊?」燒火童子驚呼道。

「你先放開我啊!」少女嬌呼一聲。

燒火童子這才想起,原來自己此刻還緊緊摟抱著少女的柳腰沒有鬆開,掉下來時,燒火童子的後背首先著地,少女掉在了他的身上,所以並沒有受傷。

燒火童子急忙將手鬆開,後退了兩步。

「雖然和預想的不一樣,但是不要緊,我正要進到這裡尋找一樣東西。」

少女此時不但沒有害怕,反而面上露出一絲喜色出來。

「尋找東西?巨人的肚子里能有什麼東西啊?難道是這個女人瘋了不成?」燒火童子用一種疑惑的目光望著眼前的少女。

少女看到他的神情,莞爾一笑,不慌不忙地說道:「其實,我這次和父親冒險進入洪荒古境,就是為了尋找一種叫作瞌睡蟲的靈蟲,這種靈蟲就生長在荒古巨人的肚子里。」

「瞌睡蟲?這是什麼靈蟲啊?以前並沒有聽別人說起過。」燒火童子疑惑地搖了搖頭。

「這也是一本上古秘籍里所記載的,據說,如果能夠得到這種靈蟲,就會具有傷敵於無形的大神通,對敵時,只要偷偷放出去,敵人就會立即摔倒,昏睡過去,任憑你處置!」

「什麼什麼?這麼厲害啊!我要是也能有這樣的靈蟲就好了,師姐!我一定幫你找到這種瞌睡蟲。」

燒火童子的熱情一下子被點燃起來。 燒火童子聞言,頓時來了精神,這世上竟然還有這麼稀奇的東西啊!自己要是能僥倖得到這樣的一條靈蟲,那就誰也不怕了,急忙放出神識仔細搜尋起來。

可是掃視了數遍也沒有什麼發現,於是收回神識,朝著青檸少女望去。

此時的少女由於忍受不了熔岩的高溫,早已香汗淋漓,急忙從儲物袋裡取出一件暗紅色的避火衣,穿在身上,連頭帶腳全都遮擋得嚴嚴實實,只露出兩隻眼睛,有了避火衣的保護,那種難耐的灼熱感才稍減了一些。

燒火童子修鍊的是火屬性功法,根本不在乎這裡的高溫,和少女相比反而顯得輕鬆許多,他的衣服此刻也已經變成了暗紅色,因為變形獸的靈皮會隨著外界的顏色變化而改變,這也是一種保護色。

「青檸師姐!這裡也沒有什麼靈蟲啊?你是不是記錯了?」燒火童子忍不住問道。

「小傢伙!你急什麼呀!還需要有一番布置,靈蟲才會出現。」少女說完,又從儲物袋裡取出一隻大口徑的白色玉瓶,和一張暗紅色的絲網,布置起來。

此女首先打開玉瓶放在地上,立刻有一股甜甜的異香從玉瓶里飄蕩出來,那股香味沁人肺腑,使人聞了舒服極了。

然後此女對著那張紅色絲網打出一道法訣,紅色絲網一下子飛在空中隱匿不見,布置完這一切,此女輕移蓮步,離開玉瓶幾丈遠的距離才停住。

燒火童子也走到少女的身旁,耐心的等待起來。

「那隻白色玉瓶里裝的是什麼呀?能將瞌睡蟲引出來嗎?」燒火童子傳音問道。

「裡面裝的是玉蜂蜜,據說是瞌睡蟲最愛吃的東西,只要這裡有瞌睡蟲,就一定能出來。」青檸少女也傳音解釋道。

接下來,兩個人都不再言語,而是盤膝坐下,閉目調息起來。

大約過去了一個時辰左右,燒火童子將體內的靈力運行了一周,忽然睜開了眼睛,因為他隱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出現了。

一隻半透明的飛蛾從熔岩湖裡飛了出來,它輕輕煽動翅膀,圍著那隻白色玉瓶飛了幾圈,那半透明的微小身軀忽明忽暗,時隱時現,十分奇幻。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瞌睡蟲?樣子也不像啊?這個小東西雖說也能夠隱蔽身形,但是剛一出現就被自己給發覺了,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厲害!」燒火童子暗自思量著。

此時,坐在燒火童子旁邊的少女也感應到了,神情緊張地注視著眼前這個小東西。

寵婚撩人:嬌妻帶球跑 那隻半透明的飛蛾圍著白色玉瓶飛了幾圈之後,看到沒有什麼危險,終於抵擋不住香味的誘惑,一頭扎進白色玉瓶里,大吃了起來。

青檸少女一見機會來了,立刻伸出縴手朝著白色玉瓶的上方打出一道法訣,那張隱匿的紅色絲網憑空出現,一下子罩在了白色玉瓶的上方。

那隻半透明的飛蛾感覺到了危險,想要煽動翅膀逃走時,卻被罩在了紅色絲網裡,被困住了。

「青檸師姐!抓住了!抓住了!」燒火童子十分興奮地叫了起來。

少女也是一臉激動的神情,走過去,把手伸進絲網裡,輕輕抓住飛蛾的兩翼,將其收進一隻事先準備好的靈獸袋裡。

「青檸師姐!難道這隻飛蛾就是傳說中的瞌睡蟲嗎?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像啊!」燒火童子忍不住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少女聞言,莞爾一笑:「這隻飛蛾叫做幻顏蛾,當然不是瞌睡蟲了,瞌睡蟲乃是這種飛蛾的進化蟲體,是要經過一段時間的餵養進化,才能用秘術馴化使用,否則成年的瞌睡蟲,已經掌控了空間之力,我們又怎麼會抓得到啊!」

燒火童子用手一拍腦袋頓時恍然大悟,自己還真是一隻菜鳥!還有這麼多東西需要學習。

青檸少女又從新布置了一番,才有回到原地繼續打坐,可是,又過去了兩個時辰,熔岩湖裡再也沒有什麼別的東西飛出來。

少女的美目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難道這裡就只有這麼一隻飛蛾?不過這已經很不錯了!這種天地靈物又怎麼會奢望太多?還是我自己有點太貪心了。」此女自嘲地笑了笑,喃喃自語道。

「既然如此,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燒火童子急忙建議道,畢竟這裡十分兇險,還是儘早離開為好。

「本來要是能抓到兩隻的話,我們一人可以分到一隻,可是現在只有一隻,可就不好分了啊!」青檸少女有些歉意地說道。

「小弟只不過是來此湊個熱鬧,即使真的分給我一隻,我也不會飼養,還得勞煩師姐代勞,這隻幻顏蛾就當作是咱倆的,由你馴化。等到小弟以後遇到大敵時,再去找師姐幫忙就是。」燒火童子十分真誠地說道。

青檸少女聞言這才暗鬆了一口氣,她還真怕這位南海派的師弟突然翻臉,出*奪,她可沒有把握一定能打敗他。

於是急忙說道:「那是當然,就看在一同生死患難的情分上,到時候,師姐也會鼎力相助的。」

燒火童子聞言,十分高興,二人於是收起布置,思索逃生之策。

在巨人的肚子里,五行遁術是不靈了,燒火童子略一思索,身上一陣靈光閃爍,竟然變成了一隻青色巨鷹,模樣和神態竟然和青檸少女所乘坐的青鷹一模一樣,這也是他通過仔細觀察所得。

「青檸師姐!快點上來,我帶你飛出去。」從巨鷹的嘴裡傳出來燒火童子的話語聲。

少女頓時驚喜萬分,不及多想,飛身跨到了青鷹背上。

青色巨鷹一拍翅膀立刻騰空飛起,從巨人的肚子里飛進巨人的大嘴裡。

燒火童子看見前方出現了兩個寬大的通道,猜想應該就是巨人的鼻孔,於是就從一個通道里飛了進去。

這個荒古巨人忽然打了一個噴嚏,那聲音簡直響徹天地!

燒火童子所變的青色巨鷹和他背上的少女就被一股無形的颶風給吹了出來,飄飄蕩蕩飛出去數百丈遠,才「撲通」一聲,掉落到地上,青鷹身上一陣靈光閃爍,現出了燒火童子本來的模樣。

燒火童子身體強橫,沒有被摔壞,青檸少女騎在他的背上,也沒有受傷。

二人望著荒古巨人轉身離去的山嶽般高大的身形,心中暗叫一聲「僥倖」,在巨人眼裡,他們根本就是蒼蠅一般的存在,不可能注意到他們。

「師弟!我們趕快離開洪荒古境吧!」青檸少女嬌聲說道,畢竟這次大難不死有很多僥倖的成分,還是儘早離開為妙。

「青檸師姐!我現在還不能就此離開,我還要去探一探其他兩個巨人的石碗,去尋找一樣所需的東西。」燒火童子十分淡定的說出了石破天驚的話語。

那名嬌美的青檸少女嬌軀微微一震,一下子驚呆在那裡,心想:「難道這個小傢伙是瘋了嗎?」 「怎麼?你剛逃出來還想回去?你是不是瘋了?」青檸少女張大了小嘴,美目中全是驚詫的神情。

「我進入洪荒古境也是為了尋找一隻靈獸,應該在剩下的那兩個巨人的附近。」燒火童子十分平淡地說道。

「是什麼靈獸啊?值得你這麼去冒險?」少女驚異的問道。

「我也是替別人尋找的,也不知道是什麼靈獸,對了,好像叫做什麼炫焰神龜的,師姐!你聽說過此獸嗎?」

少女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依我看,你還是不要去的好,其他兩個巨人那裡不一定能找到啊!」

「師姐放心,我會多加小心的,不會出事的。」

「你要是非去不可,把這瓶玉蜂蜜和紅絲網帶上,說不定會有些用處。」少女說完,取出那隻白色玉瓶和那張絲網法器遞了過來。

燒火童子急忙伸手接了過來,畢竟要是遇上幻顏蛾,這兩件法器都很管用。

「這次我就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師弟多加保重。」

燒火童子點了點頭,將兩件法器收進儲物袋裡。

「對了,我問你一件事情,聽說天道盟給了你們南海派三件寶物,後來據說被一名雜役給盜走了,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青檸少女忽然開口問道。

燒火童子聞聽此言不由得一愣,一時間呆在那裡,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才好。

「聽說盜走寶物的是一名童子,不會就是師弟你吧?」

「哪能哪!我怎麼會有那麼大的本事,我出來歷練很長時間了,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燒火童子紅著臉說道,暗想:「原來這位巽木門的師姐早就知道此事,只是一直未說罷了,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你別說,我還是挺佩服這名少年英雄的,年紀這麼小,就敢幹出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出來,以後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少女的俏臉上露出一絲敬佩的神情。

燒火童子心中平靜了不少,問道:「師姐!你真是這麼想的?偷東西的也能成為英雄?」

「那要看什麼事情,就此事來說,此人就是一個大英雄,南海派並沒有說出什麼,而是約束門下弟子,不準下山進行追捕,我是臨來時聽騰雲長老說的。」

「他還說了些什麼?難道是那名少年一個人盜走寶物的嗎?」燒火童子試探著問道,他很想從少女的嘴裡知道一些玉兒師妹的消息,那個小丫頭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就在此妖一愣之際,燒火童子一把將其腰間的乾坤袋拽了下來,此妖一直將其掛在腰間的鱗片上,沒來得及打開。

燒火童子把乾坤袋打開,五鼠立刻跳了出來,一個個相貌猙獰,十分恐怖。

「你怎麼會變身術?這種天地大法根本就不能在短時間學會的。」青蛇用詫異的目光盯著眼前突然出現的少年,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情。

「嘻嘻!這種法術很不好修鍊嗎?我也是進了一次荒古巨人的肚子,出來以後,就會此術了。」燒火童子笑嘻嘻地說道。

「這不可能!」青蛇有心過去拚命,對方一下子變得高深莫測起來,而且又突然多出了幾個怪物幫手,雖說這幾個怪物的修為不算太高,但是看其兇惡的模樣,一定都有非凡的本領,貿然動手,一定會吃大虧。

此妖想明白了這一點,不進反退,身體迅速往後遊離了數丈,才停住身形,臉上滿是驚慌的神色,對方一下子變得這麼強大,那顆蛇珠就更沒有希望奪回來了。 三眼道士正在密林里閉目打坐,忽然好像感應到了什麼,一下子睜開了眼睛,自言自語道:「我種在那小子身上的金剛印怎麼突然消失了,難道是他找到了那隻老烏龜?一定是這樣,除了那隻老烏龜,別人根本就不可能把天罡元氣給吸走。」

一時間,道士的臉上露出十分複雜的神情,時而興奮,時而緊張,時而又低頭思索,顯得惴惴不安起來。

正在這時,一條半人半蛇的妖魅忽然游進樹林里,對著道士飄飄施了一禮。

「仙子去了這麼久,可有什麼發現?」三眼道士開口問道。

「恭喜金禪子道友了,你要找的炫焰神龜終於有線索了。」青蛇朝著道士拋了一記媚眼,然後嬌滴滴地說道,樣子嫵媚極了。

「那隻老烏龜藏在哪裡?」道士神情有些激動,一下子站了起來。

他苦苦尋找的炫焰神火終於有消息了,炫焰神火只要和自己的天罡元氣相融合,就會煉製成堅不可摧的金剛罩!可以抵擋住金仙期高手的全力一擊,而且,自己停滯上百年的瓶頸,很有可能會一舉突破。

炫焰神龜和三眼金蟾都是天地異種,本是天生的冤家對頭,相互吞併就能進階,這是道士心底一直埋藏的秘密。

Prev Post
而賓士雖然看起來蒼老,但那只是表相。作為丹師及醫師,他對自己身體的調理很好,至於還有數十年以上的壽命。加上紋力修為精深,哪怕講解個三天三夜也不會累。
Next Post
方昊天見到這般模樣,只是搖頭笑著,因為他知道這個傢伙根本不能完全恢復,因為塔內的靈氣已經用完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