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青冥到底在哪兒呢?

其實青冥不在他處,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小童……小童……”

青冥的聲音是那麼的近,可童言遍尋周圍也沒有看到他的蹤影。

“難道是我聽錯了?難道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覺?”童言這樣想着,輕輕的搖了搖頭。

可沒想到的是,正當他打算不理會這件事時,青冥的聲音竟又一次的響起了。

“小童……小童……我和強良快……快撐不住了……”

這一次童言不再懷疑,他可以百分百的確定,青冥和強良在自己的附近。

他循聲看去,還是沒有找到青冥和強良。但一件事卻讓他很是懷疑,什麼事呢?他隱隱覺得青冥的聲音彷彿是從面前那黑色怪獅子的體內發出,難不成……難不成青冥在那怪獅子的肚子裏?

這種可能並非沒有,甚至說可能性非常大,不然的話,童言進入這裏又怎麼會看不到青冥和強良的蹤影呢?

不過倘若真是這樣的話,童言現在不能繼續堅守不出了,他必須得抓緊時間,將青冥和強良救出來。

進入這裏之前,他做好了放手一搏的準備,現在已到了不得不出手的關頭,縱然有性命之危,他也沒得選擇。

穩定心神,他的臉露出堅毅之色。“青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們出來!”

說完這句話,他直接散去了身體周圍的星辰罡氣,身形如電,猛地衝向了面前的黑毛怪獅。

那黑毛怪獅距離童言不足十米,現在童言突然出手,它想躲都來不及了。可這裏畢竟是它的地盤兒,而且此獸極其善戰。

童言這邊雖是突襲,但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那黑毛怪獅還是舉起了獅爪,向童言一爪子扇了過來。

狹路相逢勇者勝,童言沒想退縮,也沒想躲避,他倒要看看,這黑毛怪獅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黑毛怪獅一爪子拍來,他直接一拳迎了去。

只聽到“噗”的一聲響,沒曾想他的一拳竟輕而易舉的將那黑毛獅怪的利爪擊得粉碎。不過這聲音聽起來着實很怪,好像打碎了空氣一般,或者說壓根兒是打了個空。

看去童言好像佔據了主動,可他心的不安又有誰知呢?

他本認爲擊敗這兩頭怪獅子,從它們的肚子裏能將青冥和強良救出來。可經過剛纔的較量,一個不爭的事實卻擺在了他的面前。那是這兩頭怪獅子恐怕並沒有真正的身體,它們的身體是氣體所化,它們本身是兩團氣。

而既然它們是氣體所化,也不存在將它們的肚子撥開,也不存在從救出青冥和強良了。

這樣一來,彷彿一切又都回到了原來的死角之。

童言很是鬱悶,也很是憤怒,之前無法除掉柏勇老賊,現在竟又對這兩個怪獅子束手無策,照此下去,他真的沒有翻身的可能了,青冥和強良恐怕也必死無疑。

可到底該怎麼辦呢?他真的快要瘋了!

但算如此,這一戰也不能這樣停止。縱然那兩頭怪獅子是氣體所化,他也要將它們打的粉碎,以解心頭之恨。

“兩個畜生,我今天饒不了你們。給我受死!啊……”

隨着他一聲怒吼,他的身猶如迸發出強大的能量一般,不管不顧的立刻猛衝而。

在憤怒火焰的灼燒下,他這面前的兩頭獅子還像獅子,他的眼滿是寒光,眉心處的星辰印記內也射出白光。

眼見他虎撲而,那被打碎爪子並且後退開來的黑毛獅子不曾膽怯,僅用一個爪子竟與他撞在了一起。

童言現在殺氣騰騰,剛一接觸,他便雙拳連出,猶如擊打沙包一般的狠狠砸在黑毛獅子的身。

這黑毛獅子固然長得嚇人,可論戰力,和童言相簡直是天壤之別。

僅僅幾秒鐘不到,它在童言的鐵拳之下砸得粉碎。一旁的紅毛獅子見此,也兇狠的撲了過來。可它跟黑毛獅子實力懸殊不大,仍舊被童言輕易的砸成氣團。

當然,無論童言如何擊打,都不足以將這兩頭怪獅子徹底除掉,但童言除了這麼做之外,他也實在別無他法了。

一通暴打之後,兩個氣團很快退離了此地。可童言卻不肯這樣放過它們,於是緊隨其後,追了去。

只等那兩個氣團再次化爲獅子模樣,童言也恰好再次追,接着又是一通暴打,一通發泄。

獅子被砸成氣團,只得再次逃離,可仍舊沒能逃過童言的“毒手”。

於是這麼一次次的重複着,轉眼間,那兩頭怪獅子已經被童言打碎了十多次不止,甚至一看到童言都有些畏懼起來。

童言現在徹底癲狂,眼除了殺意別無其他。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是無法救下青冥和強良,至於他,永遠的待在這裏,直到徹底的將這兩頭怪獅子除掉。雖然這是一種執念,一種很難做到的妄想,可他還能怎樣呢?他不是萬能的,他也有很多辦不到的事,與其苦思冥想,不如瘋狂一回來的灑脫。

“我一定要救出青哥他們我一定要替他們報仇。兩個孽畜,我殺定你們了。”

兩頭怪獅子真的被打怕了,一看童言衝來,嚇得掉頭跑,可它們的速度又不童言,暴揍也不可避免。

興許是被童言打的太多了,興許是知道童言不是一個容易擺平的主,終於,這兩個孽畜口吐人言了。

“仙饒命,饒命!我們知錯了,我們真的知錯了。還請仙離開此地,我們一定滿足你的要求!”

話聲剛落,這兩頭怪獅子竟在童言的面前低下了頭。

童言一度以爲自己聽錯了,直到那兩頭怪獅子一動不動,他纔回過神來。

“剛纔是你們在說話?你們什麼意思?是向我認錯嗎?”

其的紅毛獅子趕忙答道:“仙,我們真的知錯了。還求仙放過我們,我們雖然擁有長生,可這一次次的破碎重組,對我們的修煉百害而無一利。仙,你說你想要什麼吧,我們一定答應,絕不推辭!”

這真的是意外之喜,意外到童言一時間都有些愣神。

既然這兩頭怪獅子認慫,那他是不是可以解救青冥和強良了呢?

但沒想到的是,事情似乎並沒有這麼簡單…… 不管這兩頭怪獅子是否真的有心服軟,但對於童言來說,卻是難得的機會。

“好,既然你們認錯,那我饒了你們。不過你們必須立刻放出我的兄長和朋友,他們平安無事,你們也平安無事,如若不然,絕不輕饒!”

兩頭怪獅子聽此,彼此看了一眼,接着黑毛獅子開口問道:“仙,我們吞下的魂魄衆多,可否告知,哪兩個纔是你的兄長和朋友啊?”

童言聞此,頓時怒聲道:“他們果真被你們吞了?莫不成被收入此地的魂魄都被你們吞了去嗎?”

黑毛獅子輕輕地點頭道:“確實如此,所有進入這裏的魂魄,都被視爲主人賜予我們的食物。我們能夠維持形魂不散,正是因爲吞食了各種魂魄才勉強達到。如果仙的兄長和朋友確實進入這裏,那他們恐怕已經與我們融爲一體了。”

此言一出,童言眼兇光再起,咬牙切齒的道:“你說什麼?融爲一體?它們難道已經魂飛魄散了嗎?”

未等黑毛獅子開口,紅毛獅子先行答道:“魂飛魄散倒也不至於,但是……但是他們至少應該是陷入了永眠之,很難再醒過來了。”

“永眠?在你們的肚子裏永眠?我不管那麼多,也不管他們是清醒還是永眠,我現在要看到他們,立刻給我把他們放出來!”

童言徹底的憤怒了,額頭青筋暴出,眼滿是殺意。

兩頭怪獅子見此,知道無論如何都得把吃進肚子裏的東西“吐”出來了,不然的話,怕是真的要被面前這傢伙攪得雞犬不寧了。

“好,仙,我們這把他們吐出來,但我們吃的實在太多了,也分不清它們到底哪個是哪個,還得靠你自己分辨!”

說到這裏,兩頭怪獅子全部張開大嘴,接着有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看到一顆顆與它們皮毛顏色相同的珠子在它們一陣乾嘔之下,“嘩啦啦”的從它們嘴吐了出來。僅僅一會兒工夫,吐出了千顆之多,密密麻麻,看得人目不暇接。

童言盯着這些珠子看了看,隨即不解的道:“這都是些什麼東西?與我兄長和朋友有何關係?”

黑毛獅子聽此,趕忙解釋道:“仙,這些珠子是我們曾吞噬過的魂魄所化,每一顆珠子都代表一個靈魂。如果你的兄長和朋友確實進入了這裏,那他們應該也變成了這樣的珠子,並在這其。至於能否找到,還請仙親自動手吧!”

童言不認爲這兩頭怪獅子還會欺騙自己,或許青冥和強良真的在這之。

事不宜遲,他也顧不了太多,當即彎身將那些珠子拿起來一一查看。

這些魂珠,每一顆大概只有彈珠那麼大,拿在手很輕,好像完全沒有重量似的。

童言將魂珠放在眼前仔細的向裏面瞧去,果然有了發現,他在這顆魂珠之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坐着的人。

他雖看不清這人的面容,但可以肯定,這是一個人的魂魄。

有鑑於此,他趕忙仔仔細細的逐一排查。

他根本無需看清這裏麪人的面目,他只需要找到青冥的龍魂,找到強良的魔魂。無論是龍魂還是強良的魔魂,都與人魂大不相同,這樣一來,想找到他們,也相對容易的多。

兩頭怪獅子倒是十分配合,童言這邊看過的魂珠,它們都好好的歸攏在一起,不至於與其他魂珠搞混。

童言無心與它們有過多交流,一門心思的在這些彈珠之搜尋青冥和強良的魂。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振奮人心的時刻終於來臨。

在他的努力之下,他終於率先找到了強良的魂珠。強良在珠子裏的形象是他原本的樣子,他已經化爲本體,但卻只是躺在珠子裏一動不動。

這絕非強良的本性,強良不是一個能夠輕易認輸或者服軟的人,但他此刻卻如此安靜,可見他已心生絕望,或者再無半點鬥志了。

先找到強良,也算是有了一個好的開始,童言沒有過多糾結於強良現在的狀況,而是繼續排查,尋找青冥的魂珠。

天隨人願,在所剩不多的魂珠之,童言終於是找到了青冥的魂珠。

與強良不同的是,青冥的龍魂並沒有放棄努力,童言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條小青龍在這珠子裏橫衝直撞,看樣子是想突破束縛逃出生天。

一看到青冥的龍魂,童言忍不住的欣喜道:“青哥,我終於找到你了,我終於找到你了。你還好嗎?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但可惜的是,無論童言如何呼喊,裏面的小青龍是沒有半點回應,仍舊不停的撞擊着魂珠的堅壁。

童言見此,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照此來看,莫非是裏面的青冥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也聽不到外面的聲音嗎?

那也是說,這魂珠如同一間間牢房一般,把人的魂魄關進去之後,讓裏面的魂魄再也無法逃生。

這樣一來,算不是魂飛魄散,卻也將靈魂用錮於此,生生世世都無法進入輪迴,永生永世都將長眠於此!

如此歹毒的東西,實在不該存留於世,否則的話,只會有更多的人遭到此物所害。

雖然有驚無險的找到了青冥和強良的魂,但童言卻不想這樣放過這兩頭怪獅子。只要這兩頭怪獅子一日奉那柏勇老賊爲主,一日便是禍害。既然是禍害,豈能留在人世?

不過在此之前,他必須得先喚醒青冥和強良,唯有喚醒他們之後,他也才能沒有後顧之憂。

眼見童言選擇了兩顆魂珠,那黑貓獅子立刻開口問道:“仙,你找到了嗎?”

童言聽此,當即答道:“找到了,可是我該如何放他們出來?我想你們應該有辦法吧?”

兩頭怪獅子聞此,一下子都陷入了沉默之。

它們不沉默還好,它們這一沉默,童言更加確信,它們肯定有辦法救出青冥和強良。

可正當童言打算進一步的詢問之時,柏勇老賊卻也在此刻進入了法寶之。

誰能想到,這最後的決戰,竟會是在這法寶內分出勝負,而童言的星魂也在這裏徹底覺醒! 看着兩頭怪獅子一言不發,童言心滿是冷笑。 如果不知,大可以直接否認,而沉默恰恰是默認。

“你們當真不知道如何救他們從這珠子裏脫身嗎?我看你們是不想說實話吧!事到如今,你們以爲還有退路嗎?不如實相告,可別怪我手下無情!”

說到這裏,他臉露出兇相,眉心處的星辰印記也隨之泛起白光來。

兩頭怪獅子見此,雖沒有瑟瑟發抖,可也嚇得有些四肢發軟。

童言冷笑,當即再次怒聲道:“我看你們真是不知死活,我已給過你們機會,既然你們不珍惜,那我只能成全你們了。”

話聲剛落,他要出手。

可未曾想,在此刻,一聲狂笑卻在他們頭頂方突然響起。

“哈哈……童言小兒,我當你已魂飛魄散了呢,沒想到你竟在我這玄冥羅盤之活到現在。也罷,在外面我殺不了你,那在這兒將你結果掉吧。正好我這玄冥二獅也在,我想它們一定對星宿之魂很感興趣。”

聽聞此聲,童言立刻擡頭去看,只見一紅色多腳怪物從天而降,不是那柏勇老賊又是何人。

童言咬了咬牙,接着高聲回道:“惡賊,你的命倒也夠硬,這樣都弄不死你。不過還好,你現在自己送門來,這法器之,便你的殞命之地!”

兩頭怪獅子一看自己的主人前來,當即趴下高呼道:“我等拜見主人!”

柏勇老賊未作迴應,而是直接在它們的身前落了下來,然後用那七顆腦袋的七隻眼睛,死死的盯住了童言。

常言道,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童言與柏勇老賊有着血海深仇,此次再遇,自然更添怒火。

“童言,你當真是膽大包天,旁人視我這玄冥羅盤猶如洪荒猛獸,可你卻不請自來,我真不知道你是愚蠢至極,還是你壓根兒不想活了。不過你放心,無論是哪個原因,這一次,我都不會再讓你活着離開!準備受死吧!”

童言聽此,冷哼一聲道:“真是大言不慚,自古邪不壓正。想殺我,憑你也配?”

柏勇老賊輕蔑一笑道:“死到臨頭還敢如此猖狂,罷了,與你一個將死之人,我又何必糾纏。來啊,給我要了他的命!”

他這最後一句話明顯是對那兩頭怪獅子說的,可這兩頭怪獅子聽後,卻完全不爲所動。

柏勇老賊差距到此,當即怒聲道:“你們兩個聾了嗎?難道沒有聽到我的命令嗎?莫非你們想叛主不成?”

兩頭怪獅子聽此,其的紅毛獅子趕忙回道:“主人,不是我們不想取他性命。 棄婦要休夫:將軍請接招 只是……只是他靈魂太過強悍,仿若有一股神祕力量護佑一般,在他面前,我們根本使不出半分本領。還請主人明鑑!”

這話一出不僅讓柏勇老賊倍感意外,讓童言也很是驚訝。

將重生鬥爭到底 童言一直都沒有想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是,爲什麼其他被收入這裏的魂魄全部被這兩頭怪獅子吞下,而他卻能夠完好無損呢?這真的是他本領高強嗎?

其實並非如此,青冥乃是青龍後裔,進入這裏的乃是龍魂,龍魂尚且難逃“虎”口,何況他呢?

那是什麼原因導致那兩頭怪獅子對他束手無策的呢?

童言想到了在虛幻之境內發生的事情,女媧娘娘曾賜予他一顆綠珠,而那綠珠又與他的靈魂融合,從那之後,他的靈魂便非尋常,即使受損也能自動恢復。既然這兩頭怪獅子提到了他靈魂裏有一股莫名強大的力量,童言猜想,應該是當日女媧娘娘所賜予的神綠珠了。

不管怎樣,這對他而言,都是有利的。他的靈魂異常強悍,連這法器內的器靈都奈他不何,這場靈魂與靈魂之間的較量,他至少有五成以的勝算。

童言這邊底氣十足,可柏勇老賊那邊卻是盛怒難消。

“真是兩個廢物,你們是這玄冥羅盤的器靈,在你們的地盤,難道你們還拿不下他?”

兩頭怪獅子無言以對,只能低頭不語。

柏勇老賊本指望這兩頭怪獅子能助他一臂之力,現在看來,他只能親自出手了。

童言將青冥和強良的魂珠握在手,另一隻手則是攥緊拳頭,然後冷冷的道:“柏勇老賊,你還要等什麼?你我終有一戰,想用陰謀詭計勝我,你覺得有這種可能嗎?我已說過,這裏是你的埋骨之地,你的死期要到了!”

柏勇老賊聽此,怒目圓瞪的道:“好,那來決一死戰吧!”

事到如今,多說什麼都是廢話,唯有廝殺,方能平息他們的心頭之火。

不等柏勇老賊出手,童言一個箭步前,揮拳便向着柏勇老賊七顆腦袋的一個砸了過去。

柏勇老賊一看童言攻來,哪裏還敢耽擱,立刻身體一轉,四條手臂的紅色骨棒輪番向童言打了過來。

童言現在身爲魂魄,再加靈魂有自動恢復之能,這區區骨棒又怎能奈何得了他呢?

他幾乎無視骨棒,繼續向前,接着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柏勇老賊的一顆腦袋。

至於那四根骨棒,卻也擊了他的身體,可都從他身體穿過,猶如打在空氣一般。

Prev Post
慕容明月說道:“這是自然,福星高照,查文斌命中果真是有貴人相助,蓮兒你太早就能參破天機,爲師有些擔心啊……”
Next Post
「千夜君少年英豪,說話擲地有聲。」柳夷光粲然一笑,「我現在還沒有想好。等我想到了再向你討要!」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