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片刻后,他才稍稍斂神,平緩而問:「事已至此,長公主多猜也無用。不若,靜觀其變。到時候當真發生什麼了,也非長公主獨自面對,微臣,與東陵上下,皆會與長公主並肩作戰。」

思涵目光微微一沉,思緒翻轉,僅是勾唇自嘲而笑,仍未言話。

展文翼這話,倒是勸慰十足,只不過,卻過於勸慰了,並無幾許實際。

先不說國中百姓本就僅喜安樂日子,誰主江山都是一樣,是以,所謂的國之興亡匹夫有責這話,落在東陵的百姓頭上,無疑是一句笑談。再者,朝中百官,牆頭之草,一丘之貉,縱是近些日子略有改觀,奏摺也上得比較勤了,但卻猶如完成她吩咐的任務一般,上奏的奏摺所列的事,全無巨細,甚至有雞毛蒜皮之事都已呈上,如此,東陵興亡,又如何靠得住那些百官,如何,能靠得住。

思緒蜿蜒,一股股複雜涼薄之氣,也在四肢八骸中流轉,大抵是情緒越發的低迷,胃中的火辣與疼痛,似也尤為的被放大不少。

思涵逐漸皺了眉,略微冰涼的手指,也稍稍捂在了腹上。

大抵是察覺到了什麼,展文翼平緩的嗓音頓時積攢了擔憂之意,「長公主,可是身子不適?」

思涵滿目清冷,搖搖頭,未作言話。

展文翼深眼觀她,「微臣當前,長公主無需強撐什麼。長公主既是信任微臣,便也不該太過疏離微臣。」

平緩擔憂的嗓音,無疑是話中有話。

思涵沉寂嘶啞的道:「說了無事便無事,難道皇傅便這般盼著本宮有事?」

大抵是酒氣上涌,心緒嘈雜,再加之突然間聯想起東陵的國情與幼帝之事,一時之間,情緒控制不住的波動開來,連帶脫口而出的話也變得抑制不住的低沉惱怒。

展文翼神色微動,略微擔憂的望她,並未言話。

思涵眉頭一蹙,抬眸掃他一眼,心緒越發起伏。

身上的鳳袍下擺,早已被她逼出的酒水濕透完畢,而今貼在腿上,莫名的涼意刺骨。亦如這展文翼說的一般,她的確是有些醉了,也的確是醉了。

縱然心底還強行的綳著一根弦,強行鎮定著,但四肢的虛軟與胃中的翻騰,也著實令她難受至極。

今夜的落魄,無疑是與常日里城牆而來的威儀成為鮮明的對襯,而今在這展文翼面前,似也落魄悲涼,猙獰頹然,似是連帶骨子裡的骨氣與威嚴,都在他面前徹徹底底的碎了一般。

她不願這樣的,不願。如此落魄之態,自己承受便是足矣,何來,何來還讓這展文翼同情。

思緒翻轉,腦袋也略微發暈,而越是往下想,思緒便越發的魔怔起來一般,惱怒,自嘲,猙獰,甚至,震怒。

胃中的火辣,越發高漲,情緒,也開始劇烈開來,似是全身都積攢了冷氣,似要將整個身子驟然撐破宣洩一般。

展文翼靜靜觀她,眸中的擔憂越發明顯,眼見思涵突然間氣喘不及,他驀地一驚,當即擔憂而問:「長公主,你怎麼……」

后話未出,思涵心緒受擾,莫名的,森冷涼薄的瞳孔頓時朝展文翼鎖來,滿身的脹裂與繁雜之氣突然似是找到出口一般宣洩。

她抑制不住的拍掌一起,瞬時,面前的矮桌驟然散架。

桌上的酒盞跌在了展文翼身上,頓時灑了展文翼滿身的酒。

展文翼面色當即變了變,噎了后話,微詫的朝思涵望來,則見思涵滿面陰沉,瞳色起伏,似如癲狂震怒一般朝他吼道:「我顏思涵,歷來不喜旁人憐憫施捨!你這般關心我作何?群臣都走了,你還留在這裡作何?你滾,滾出去!」

許是從未見過如此猙獰癲狂的思涵,展文翼當即將思涵驟然滿面通紅的臉掃了兩眼,而後強行按捺心緒,平緩而道:「長公主,你醉了。」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思涵越發惱怒,脫口的話越發的控制不住,「便是醉了,也與你無關! 穿越之貓咪不好惹 我顏思涵,本為無情無義之人,世人道我冷狠,道我夜叉,這又如何!我顏思涵本就冷血無情,本就森冷無意,而你展文翼,也無需關心我,在意我,我顏思涵,不會知恩圖報,是以,手起你那憐憫與靠近之意,我顏思涵,不需要。」

說著,嗓音一挑,「出去!」

展文翼面色起伏,目光也沉寂複雜開來。

他靜靜的望著思涵,並未言話。

思涵越發惱怒,「出去!」

展文翼瞳孔一縮,面上的擔憂也濃了一層,待見思涵惱怒至極,他欲言又止一番,片刻終歸是全數噎了后話,緩緩起了身,一言不發的出了禮殿。

待得不遠處的殿門被合上,思涵才渾身脫力,整個人朝地上一趟。

思緒翻騰起伏,嘈雜震怒之意十足。

而待在地上躺了半晌后,情緒才稍有回攏,心口深處鬱積著的,是一方深深的哀涼。

或許,今夜的展文翼並無過錯,但唯獨一點,他不該看見她的窘迫,不該,關心她。

如今,或許是當真魔怔了,又或許是當真怕了,是了,她害怕別人的真正靠近,倘若公事公辦,一切皆可,但若存了尋常之人的情義與親近,她便抵觸不安,全然不想去觸碰半許。

曾經對東方殤愛得多深,而今,便有多麼的害怕人情的親近,而曾經,有多麼風華無憂,而今,便有多麼的複雜沉重,甚至於,沉重得不敢讓旁人真正的靠近她,關心她。

有時候,冷狠絕然,才可冷血無情,從而,才可威儀強勢,無堅不摧。是以,今日若對展文翼發了脾氣,若讓他對她不敢再存靠近之意,如此,也未有不妥……應該,或許是,也未有不妥。

思緒一遍一遍的翻轉,強行執拗的想要為自己今夜這般突然剋制不住的動作找一個牽強的理由。

而待兀自沉默許久后,胃中的火辣依舊,心口的繁雜依舊,思緒的凌亂,依舊。唯獨,心底深處,竟是莫名的增了半許後悔。

果然是,酒後誤事。

半晌,癱軟的身子稍稍可動彈半許,隨即,思涵嘶啞的出了聲,「來人。」

這話一落,有宮奴當即小跑入殿。

思涵清冷道:「扶本宮回鳳棲宮。」 傾盆之雨覆蓋,風大雨大,宮奴們齊齊撐著傘將思涵護著,全然顧不上早已濕透的自己。

展文翼並未言話,滿身濕透的背著思涵迅速往前,腳步穩實,待得許久后,才低聲而道:「不必客氣。」

短促的幾字,驟然淹沒在風雨里。

一行人迅速離遠,猙獰狼狽。

正這時,小道一旁的涼亭,光影暗淡,亭內的紗幔也被雨水全數打濕。

這時,一抹隱隱雪白的人正坐在涼亭之內,身旁身材頎長的男子靜靜的撐傘為他避雨。

待得半晌后,那雪白之人才將目光從思涵消失之處收回,幽幽而問:「伏鬼,那展文翼,面相如何?」

伏鬼一怔,惜字如金,「小白臉罷了。」

展文翼神色微動,清俊的面容,也逐漸漫出了幾許複雜。

待得片刻后,他才稍稍斂神,平緩而問:「事已至此,長公主多猜也無用。不若,靜觀其變。到時候當真發生什麼了,也非長公主獨自面對,微臣,與東陵上下,皆會與長公主並肩作戰。」

傾盆之雨覆蓋,風大雨大,宮奴們齊齊撐著傘將思涵護著,全然顧不上早已濕透的自己。

展文翼並未言話,滿身濕透的背著思涵迅速往前,腳步穩實,待得許久后,才低聲而道:「不必客氣。」

短促的幾字,驟然淹沒在風雨里。

一行人迅速離遠,猙獰狼狽。

正這時,小道一旁的涼亭,光影暗淡,亭內的紗幔也被雨水全數打濕。

這時,一抹隱隱雪白的人正坐在涼亭之內,身旁身材頎長的男子靜靜的撐傘為他避雨。

待得半晌后,那雪白之人才將目光從思涵消失之處收回,幽幽而問:「伏鬼,那展文翼,面相如何?」

伏鬼一怔,惜字如金,「小白臉罷了。」

展文翼神色微動,清俊的面容,也逐漸漫出了幾許複雜。

待得片刻后,他才稍稍斂神,平緩而問:「事已至此,長公主多猜也無用。不若,靜觀其變。到時候當真發生什麼了,也非長公主獨自面對,微臣,與東陵上下,皆會與長公主並肩作戰。」

傾盆之雨覆蓋,風大雨大,宮奴們齊齊撐著傘將思涵護著,全然顧不上早已濕透的自己。

展文翼並未言話,滿身濕透的背著思涵迅速往前,腳步穩實,待得許久后,才低聲而道:「不必客氣。」

短促的幾字,驟然淹沒在風雨里。

一行人迅速離遠,猙獰狼狽。

正這時,小道一旁的涼亭,光影暗淡,亭內的紗幔也被雨水全數打濕。

這時,一抹隱隱雪白的人正坐在涼亭之內,身旁身材頎長的男子靜靜的撐傘為他避雨。

待得半晌后,那雪白之人才將目光從思涵消失之處收回,幽幽而問:「伏鬼,那展文翼,面相如何?」

伏鬼一怔,惜字如金,「小白臉罷了。」

展文翼神色微動,清俊的面容,也逐漸漫出了幾許複雜。

待得片刻后,他才稍稍斂神,平緩而問:「事已至此,長公主多猜也無用。不若,靜觀其變。到時候當真發生什麼了,也非長公主獨自面對,微臣,與東陵上下,皆會與長公主並肩作戰。」

思涵目光微微一沉,思緒翻轉,僅是勾唇自嘲而笑,仍未言話。

展文翼這話,倒是勸慰十足,只不過,卻過於勸慰了,並無幾許實際。

先不說國中百姓本就僅喜安樂日子,誰主江山都是一樣,是以,所謂的國之興亡匹夫有責這話,落在東陵的百姓頭上,無疑是一句笑談。再者,朝中百官,牆頭之草,一丘之貉,縱是近些日子略有改觀,奏摺也上得比較勤了,但卻猶如完成她吩咐的任務一般,上奏的奏摺所列的事,全無巨細,甚至有雞毛蒜皮之事都已呈上,如此,東陵興亡,又如何靠得住那些百官,如何,能靠得住。

思緒蜿蜒,一股股複雜涼薄之氣,也在四肢八骸中流轉,大抵是情緒越發的低迷,胃中的火辣與疼痛,似也尤為的被放大不少。

思涵逐漸皺了眉,略微冰涼的手指,也稍稍捂在了腹上。

大抵是察覺到了什麼,展文翼平緩的嗓音頓時積攢了擔憂之意,「長公主,可是身子不適?」

思涵滿目清冷,搖搖頭,未作言話。

展文翼深眼觀她,「微臣當前,長公主無需強撐什麼。長公主既是信任微臣,便也不該太過疏離微臣。」

平緩擔憂的嗓音,無疑是話中有話。

思涵沉寂嘶啞的道:「說了無事便無事,難道皇傅便這般盼著本宮有事?」

大抵是酒氣上涌,心緒嘈雜,再加之突然間聯想起東陵的國情與幼帝之事,一時之間,情緒控制不住的波動開來,連帶脫口而出的話也變得抑制不住的低沉惱怒。

展文翼神色微動,略微擔憂的望她,並未言話。

思涵眉頭一蹙,抬眸掃他一眼,心緒越發起伏。

身上的鳳袍下擺,早已被她逼出的酒水濕透完畢,而今貼在腿上,莫名的涼意刺骨。亦如這展文翼說的一般,她的確是有些醉了,也的確是醉了。

縱然心底還強行的綳著一根弦,強行鎮定著,但四肢的虛軟與胃中的翻騰,也著實令她難受至極。

今夜的落魄,無疑是與常日里城牆而來的威儀成為鮮明的對襯,而今在這展文翼面前,似也落魄悲涼,猙獰頹然,似是連帶骨子裡的骨氣與威嚴,都在他面前徹徹底底的碎了一般。

她不願這樣的,不願。如此落魄之態,自己承受便是足矣,何來,何來還讓這展文翼同情。

吃雞奶爸修仙傳 思緒翻轉,腦袋也略微發暈,而越是往下想,思緒便越發的魔怔起來一般,惱怒,自嘲,猙獰,甚至,震怒。

花好孕圓:國民少校攜妻跑 胃中的火辣,越發高漲,情緒,也開始劇烈開來,似是全身都積攢了冷氣,似要將整個身子驟然撐破宣洩一般。

展文翼靜靜觀她,眸中的擔憂越發明顯,眼見思涵突然間氣喘不及,他驀地一驚,當即擔憂而問:「長公主,你怎麼……」

后話未出,思涵心緒受擾,莫名的,森冷涼薄的瞳孔頓時朝展文翼鎖來,滿身的脹裂與繁雜之氣突然似是找到出口一般宣洩。

她抑制不住的拍掌一起,瞬時,面前的矮桌驟然散架。

桌上的酒盞跌在了展文翼身上,頓時灑了展文翼滿身的酒。

展文翼面色當即變了變,噎了后話,微詫的朝思涵望來,則見思涵滿面陰沉,瞳色起伏,似如癲狂震怒一般朝他吼道:「我顏思涵,歷來不喜旁人憐憫施捨!你這般關心我作何?群臣都走了,你還留在這裡作何?你滾,滾出去!」

許是從未見過如此猙獰癲狂的思涵,展文翼當即將思涵驟然滿面通紅的臉掃了兩眼,而後強行按捺心緒,平緩而道:「長公主,你醉了。」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思涵越發惱怒,脫口的話越發的控制不住,「便是醉了,也與你無關!我顏思涵,本為無情無義之人,世人道我冷狠,道我夜叉,這又如何!我顏思涵本就冷血無情,本就森冷無意,而你展文翼,也無需關心我,在意我,我顏思涵,不會知恩圖報,是以,手起你那憐憫與靠近之意,我顏思涵,不需要。」

說著,嗓音一挑,「出去!」

展文翼面色起伏,目光也沉寂複雜開來。

他靜靜的望著思涵,並未言話。

思涵越發惱怒,「出去!」

展文翼瞳孔一縮,面上的擔憂也濃了一層,待見思涵惱怒至極,他欲言又止一番,片刻終歸是全數噎了后話,緩緩起了身,一言不發的出了禮殿。

待得不遠處的殿門被合上,思涵才渾身脫力,整個人朝地上一趟。

思緒翻騰起伏,嘈雜震怒之意十足。

而待在地上躺了半晌后,情緒才稍有回攏,心口深處鬱積著的,是一方深深的哀涼。

或許,今夜的展文翼並無過錯,但唯獨一點,他不該看見她的窘迫,不該,關心她。

如今,或許是當真魔怔了,又或許是當真怕了,是了,她害怕別人的真正靠近,倘若公事公辦,一切皆可,但若存了尋常之人的情義與親近,她便抵觸不安,全然不想去觸碰半許。

曾經對東方殤愛得多深,而今,便有多麼的害怕人情的親近,而曾經,有多麼風華無憂,而今,便有多麼的複雜沉重,甚至於,沉重得不敢讓旁人真正的靠近她,關心她。

有時候,冷狠絕然,才可冷血無情,從而,才可威儀強勢,無堅不摧。是以,今日若對展文翼發了脾氣,若讓他對她不敢再存靠近之意,如此,也未有不妥……應該,或許是,也未有不妥。

思緒一遍一遍的翻轉,強行執拗的想要為自己今夜這般突然剋制不住的動作找一個牽強的理由。

而待兀自沉默許久后,胃中的火辣依舊,心口的繁雜依舊,思緒的凌亂,依舊。唯獨,心底深處,竟是莫名的增了半許後悔。

果然是,酒後誤事。

半晌,癱軟的身子稍稍可動彈半許,隨即,思涵嘶啞的出了聲,「來人。」

這話一落,有宮奴當即小跑入殿。

思涵清冷道:「扶本宮回鳳棲宮。」

宮奴們不敢耽擱,七手八腳的將她扶起。

思涵毫無反應,任由宮奴們肆意將她扶著,待出得殿門,冷風迎面而來,雨聲簌簌,才覺此際的夜雨依舊極大。

殿外的廊檐上,全數濕透,不住有雨水被夜風吹拂入廊檐。

宮奴紛紛撐傘,盡量為思涵遮擋,而待出得廊檐,思涵的雙腳瞬時濕透,加之風大雨大,宮奴的傘全然遮擋不住,則是片刻,思涵整個人,驟然被淋得狼狽。

一行人焦急的朝前挪動,然而即便有心加快速度,但地上的濕滑卻肆意阻擋前行的步伐,則是不久,突然有宮奴腳下一滑,身子當即朝地下跌去,瞬時之間,他下意識的朝身旁之人一拉,不料身旁扶著思涵的宮奴也未站穩,頓時朝那跌倒之人傾去。

剎那,思涵一側當即失了力道,另外一側的小廝也頓時獨自扶她不住,待得一片驚呼之下,思涵也抑制不住的摔落在地。

瞬時,滿身泥濘,雨水沖刷。

「長公主。」宮奴們頓時慌神,紛紛七手八腳的扶她,卻也正這時,突然有人速步而來,當即而道:「我背著長公主,爾等全數為長公主舉傘而護,莫再讓她受雨。」

依舊是醇厚的嗓音,但卻極是擔憂與焦急。

則是片刻,思涵手臂被人用力一拉,瞬時,癱軟的身子趴在了一方略微溫熱的脊背,剎那,雙腳離地,竟被人徹底的背了起來。

Prev Post
最關鍵的是,那兩位聖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竟然抱!在!一!起!了!
Next Post
盛折玉入選是沒有什麼懸念的,她那樣的容貌,不說是絕世美人,但也絕對是人間少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