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折玉入選是沒有什麼懸念的,她那樣的容貌,不說是絕世美人,但也絕對是人間少有。

最重要的是她冷清的氣質,就宛如污濁的泥潭裡一隻挺立的荷花,叫人耳目一新,根本無法抵擋這樣的誘惑。

瓏五站在皇帝寢宮的房頂上,終於見到了這位傳說中的皇帝。

他和鍾明秋至少有五分相似,只是他已經三十歲,有著和鍾明秋不同的沉穩端正。

果然,系統提示[觸發隱藏劇情:九五之尊。]

這個劇情看完,瓏五隨遇系統的劇情是徹底不再有一點希望了。

這個皇帝,也是穿來的,若果說盛折玉是意外穿越的倒霉孩子,那這位就是十足十的幸運之星了。

他是未來世界的一個窮屌絲,有一天在廟裡燒香拜佛,祈求他買的彩票中獎,誰知道竟然被佛像上掉下里的一顆佛珠砸中,獲得了一個九五至尊系統,從此開啟了他的開掛人生。

這個系統就是通過吸收別人的氣暈來增加他的氣運,並且兌換各種解決麻煩的辦法。

從一個窮屌絲變成了可能是未來的儲君,他立刻就飄然起來。

先後吸收了安親王,先帝,和不少人的氣運,即殺人於無形,也讓他獲得了各種各樣的神奇技能。

盛折玉是這個世界的偽女主,而未來的盛折玉本身也是自帶光環的人,雙重光環的作用下,皇帝的系統一下子吸收不了那麼多光環值。

於是他就授意宮妃們欺辱她,以此來獲取一定的光環值。

他看過這本小說,盛折玉會跳崖的消息他早就知道了。

他原本是想趁那個機會救了她,來換取光環值,可她居然真的跳崖了。

他知道后,第一時間就派了人去藥王谷,卻沒有遇到盛折玉。

盛折玉就像憑空失蹤了一樣。

他喜歡盛折玉嗎?答案是肯定的,盛折玉那麼漂亮,單憑這一點就已經壓倒了許多人了。

殿選結束后,盛折玉不出意外,入選了。

當時皇上也很是意外,仔細的調查了她的身世,不過瓏五做的滴水不漏,皇上並沒有查出端倪。

而且盛折玉學了醫術和毒術,也學了一點易容之術,不需要什麼人皮面具,只需要稍作修飾,就會讓她和從前的皇後有許多分別,當然那些標誌性的東西,都已經去掉了。

盛折玉被封為純貴人,聽說是皇上贊她如同冰雪一般的純潔氣質。

她一入宮,就是頭一份的恩寵,侍寢七日便被晉為嬪。

要知道這次進宮的九人中只有兩個貴人,另一個乃是國公府的小姐,還沒有封號。

所以她原本就是這一批入宮的秀女中位分最高的,如今晉了位份那就和現在宮裡位分最高的庄妃僅有一步之遙了。

就算庄妃現在正暫時管理著後宮,但她只生下了一個公主,地位不見得就有多穩固。

這下她可是成了宮裡的紅人了。 盛折玉原本和另一個常在住在一起,現在升了位分,被賜住進了永安宮。

永安宮乃是高宗最寵愛的德妃的住處,德妃病逝后這裡一直只是被妥善保護著,從未有人住進來。

當然這跟先帝和皇帝嬪妃都少也有關係。

只是她比較只是剛剛進宮的嬪妃,家世又算不上多好,能得到如此恩賞,著實叫人羨慕。

後宮沒有太后,也沒有皇后,有兩個年邁的太妃,卻不是能管事的,外朝又不能干涉內宮。

所即便是庄妃,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深夜,永安宮。

華貴的裝飾和門前的金桂,無一不昭示著這裡主人的身份。

盛折玉一身素白羅裙,頭上也只有些冷色的寶石和素釵,倒顯得和這裡格格不入似的。

門外太監喊話,「皇上駕到。」

盛折玉並不起身迎接,皇上進來了見到她也不怪罪,似乎對於她冷淡的態度很是包容。

直至皇上走的跟前,她才站起身來,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臣女參見皇上。」

「不比多禮,起來吧。」皇上對他的稱呼並不在意,反而趕緊上前扶起她。

「謝皇上。」盛折玉淡淡的一句。

「怎麼樣?這裡住的還習慣嗎?」

「永安宮過於奢華,不適合臣女居住。」盛折玉對於他的好意並不領情。

「你呀。」皇上對於她的好脾氣,叫跟隨了多年的首領太監都無比驚訝,看來這位確實是深得聖心了。

從前皇上對於皇後娘娘其實也是真愛,只是皇后是太后的近親,太后的娘家勢力強大,而皇后自己也是功高震主,才落得了那個下場。

想想也是可憐,如今這位新進的純嬪長的和皇後娘娘如此相似,怕是正好圓了皇上的心思吧。

但不管是因為什麼,只要這位純嬪娘娘不做什麼不可饒恕的大罪,這輩子的榮華怕是跑不了了。

這位公公跟了皇上多年,對皇上的心思最了解。

「朕知道你不是自願入宮,但你也要知道,既然來了,就不可能再回去了,與其過於執著過去的事情,不如好好的跟朕在宮中。」皇上就是皇上,他怎麼包容盛折玉都可以,只是他不會低頭向盛折玉就範。

而盛折玉,她自然不是真的要離開,不過是叫皇上愛而不得心中想念罷了。



「那個不是放在哪裡的。」瓏五在旁邊嘖嘖的感嘆著吳暉的棋藝。

「郡主,要不您親自來。」吳暉無奈的道。

「和你們下還是算了。」瓏五擺擺手。

吳暉:……

您這麼鄙視我們的棋藝你倒是別插嘴啊!

吳暉也不知道該說她什麼,你說她想下棋吧,也不是,他覺得她就是故意攪局。

一會兒這裡不對,一會那裡錯了,甚至想也不想就會喊錯了。

偏偏她的身份擺在那,他們也不能說他什麼。

「你又逗他們幹什麼?」鍾明秋從後面過來。

這一年多瓏五養的好,鍾明秋不僅腿好了,身高也像抽條一樣長的飛快。

雖然看上去還不夠成熟,但儼然已經是一個青年了。

「主子。」

「主子。」

吳氏兄弟起身問安。

「他們棋藝不好,還不許我說了?」瓏五撥著手裡的小花環道。

鍾明秋無奈,「比又不是誠心下棋,何苦逗他們?」

「那你陪著我。」瓏五看了他一眼。

鍾明秋覺得身邊這麼好的資源,不利用實在可惜了,所以在盛折玉學習的同時,他也在努力的學著這些年落下的東西。

「你又不治理天下,學那麼多幹什麼?」他不叫瓏五在跟前,瓏五這兩天正煩他。

「我總不能叫你養一輩子吧?」鍾明秋撫了撫她的頭髮。

「我也不是養不起?」瓏五覺得他這就是借口。

鍾明秋無言,他對於被她養著其實並不是很排斥。

但將來若是面對什麼風雨,難道還都要她一力承擔嗎?

他心疼她。

瓏五站起身來,她如今也長高了,兩人底子都還算好,雖然中間欠缺了一段時間,但現在完全可以補回來。

也許手因為長高了,瓏五越顯得纖瘦了不少。

當然她精神奕奕,面色紅潤,完全是健康的狀態。

「明天就是中秋了,我們去東院賞月,你給我做月餅,我要吃十種不同的,少了一種唯你是問。」瓏五伸出一根手指畫了個圈。

鍾明秋要說學什麼,那瓏五一定不會放過的就是培養他的廚藝了。

「好。」鍾明秋自然不可能說一個不行。

「你也是,怎麼吃了這麼多一點也不見長肉,都吃的哪裡去了?」鍾明秋看著她顯瘦的身子就發愁。

瓏五看了看自己,她倒是不在乎胖不胖,只是她吸收的多,剩下的營養總是不夠身體,不然憑她吃那麼多,總會有些發胖。

可她是吞噬體,吞噬是她的天性。

鍾明秋每每想盡了辦法,就是不奏效。

好在她身體健康。

「純嬪這樣得寵,庄妃怕是不會一直這麼安靜吧。」鍾明秋看著京城的方向,若有所思。

「她要是連這點事都應付不了,那就白費了她那一身的本事了。」瓏五對於京里的事情半點也不上心。

她說的隨意,冷漠兩個字就差寫在臉上了。

「你還真是。」冷血。

最後這兩個字鍾明秋沒說出來,但他就喜歡她的冷血不是嗎?

除了自己她誰也不關心。



果然剛過來中秋,京城那邊就傳信來,二公主病了。

皇上只有兩個孩子,大皇子未及五歲就夭折了,庄妃的二公主是現在皇上唯一的孩子,自然格外受關注。

好在庄妃沒有被嫉妒沖昏了頭腦,她知道現在盛折玉正得盛寵,她必然不會主動對皇上唯一的孩子下手。

不過,花開百日,也總有要謝的那一天。

有她,也總會有別的新人,她就是再像皇后又能怎麼樣,皇上也不過是拿她當個替身。

殊不知這位替身,就是正主。

庄妃以公主博得盛寵,手段雖然卑劣了一點,但管用就是了。

雖然重獲盛寵,但庄妃其實心裡也是有些不憤的,要是她這一胎生了皇子而不是公主,那必然不是現在的結果,只恨她肚子不爭氣。

這邊庄妃和純嬪聖寵優渥,誰知道只得了兩次寵幸的新進端貴人,居然懷孕了。

庄妃起的牙痒痒,她一時不查,只顧著純嬪這個賤人,居然忽略了別的新人,她們都是年輕的時候,最易有孕,是她疏忽了。

可她現在總管後宮後宮孩子這麼少,她絕不能讓這個孩子有什麼差池。

「端貴人看著安安靜靜的不愛說話,沒想到倒是個好生養的。」

皇上又有了孩子,自然高興,但他卻沒有去招端貴人,而是來了純嬪這裡。 「端貴人運氣好。」盛折玉還是從前的樣子。

皇上在宮裡,所以的人都只知道巴結他,偏偏盛折玉一個,對他愛答不理的,男人都有征服欲,她越是這樣,皇上越是放不下她。

當然凡事都要有個度,她看似對皇上愛答不理,但還是會時不時的給他一點甜頭,忽冷忽熱,叫他摸不著規律。

「其實朕還是希望第一個孩子是我們的。」皇上端起酒杯,看著盛折玉道。

「皇上。」盛折玉加重了語氣。

「好好好,是朕不好,朕願意等,等你願意的那一天好吧。」

別看皇上時長來永安宮,但其實他們還沒有圓房。

這也是為什麼盛折玉一直沒有傳出懷孕的消息。



八月一過,天氣就不那麼炎熱了,最近幾天更是鍾明秋做的月餅還在瓏五的腰包里。

「郡……主……」老嬤嬤拉著瓏五的手,費力的想要說什麼,可卻說不清什麼話了。

入了夏,老嬤嬤的身體就一天不如一天了,過完了中秋節,她便支撐不下去了。

「放心,我會過得很好。」瓏五回握住她的手,很平靜的道。

可操了一輩子心的老嬤嬤還是不能放心,她的郡主還這麼小,她的未來還有那麼遠的路要走。

沒有她在身邊,萬一郡主受委屈了怎麼辦?

她雖然說不出話來了,可她還是緊緊的盯著瓏五,不舍的把目光移開。

「嬤嬤您放心,我會一輩子對安和好的,我鍾明秋髮誓,一輩子只娶她一人,一輩子愛她,護她。」鍾明秋也在床前。

他知道老嬤嬤所說說是瓏五的教養嬤嬤,但她真心把瓏五當成自己的孩子疼愛,她一輩子沒有成家,鍾淺果,就是她的所有。

似乎是鍾明秋的話讓老嬤嬤放下了心,勞累了一輩子的老嬤嬤,終於緩緩的合上了眼睛。

瓏五鬆開她最終也捨不得鬆開的手。

你走好,這輩子鍾淺果和你無緣,原來生你們正能做一對母女,平平安安度過一生吧。

瓏五把老嬤嬤給鍾淺果百天時時做的荷包取出來,放在她的胸口,裡面有她給鍾淺果求來的一道平安福。

「安和。」鍾明秋不知該怎麼安慰她,「人總有這一天的,嬤嬤也算是壽終正寢,你別太難過。」

瓏五沒有說話。

Prev Post
待得片刻后,他才稍稍斂神,平緩而問:「事已至此,長公主多猜也無用。不若,靜觀其變。到時候當真發生什麼了,也非長公主獨自面對,微臣,與東陵上下,皆會與長公主並肩作戰。」
Next Post
「第二件事就是我們以後的道路,我們不能止步於東山,我們的短時間目標是整個亞洲,最後我們要把整個世界踩在腳下,願意和我一起賭博的,你們留下,不願意的,你們現在可以離開,我保證不會有任何人能傷害你……」黃然看著下面的人,慢慢的說。而那些人一個個眼睛裡面露出了狂熱的神色,年輕人哪一個不是充滿了野心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