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思右想,實在是放心不下,面對這通來自傅存背後勢力的警告,覃老五不敢輕視,馬上吩咐人去打聽景城的事情。

……

景城。

正在翻看從木兮那裡借來的書籍。

手剛伸向水杯,一旁的手機就響了。

撿起手機瞥了眼來電顯示人。

紀澤深怎麼會給他打電話?

想了一會,梁帥才接通來電。

「喂?」

「梁先生,不好意思,那麼晚,打擾你了。」

紀澤深門面功夫永遠都比紀澌鈞做的好,說話也是溫和,不像紀澌鈞冷言冷語,「紀先生找我有什麼事?」

「我準備跟梁淺領證。」

「嗯。」紀澤深應該知道他對梁家的態度吧,梁淺的母親還在,為什麼要給他打這個電話,目的何在?

他知道梁帥跟梁家的人不和,但是梁帥現在身份非同小可,他怎麼都得先給梁帥打個電話知會一聲,「什麼時候有空,一塊吃個飯?」

「不好意思,我的行程,助理都安排好了,其次,為了避嫌,我想我們還是不宜私下見面,不好意思,我還有事。」

「那不打擾了。」

「嗯。」

說完后,梁帥沒等那邊回話就把電話掛斷。

端著補品進來的項立升,將東西放在桌上,「梁先生,紀澤深對木小姐有養育之恩,也許可以跟他有些來往,會對你追求木小姐有幫助。」

他並不認為紀澤深在這件事上會對他有什麼幫助,再加上,他現在也不適合跟這些人有過多的來往,否則只會落人口舌,「我會看著辦。」

「他要跟梁淺結婚,為什麼要給你打電話?」

這正是他反感的地方,紀澤深如果是先給梁家打電話再告知他,他反倒是覺得沒什麼,可紀澤深是直接給他打電話,用意可想而知,紀澌鈞對他不懼不討好,可紀澤深卻想藉機會跟他示好,這兄弟倆對他的態度截然相反。

梁帥瞥了眼旁邊的補品后,揮手讓項立升端走,「我身強力壯,不用吃這些,也別讓人做這些浪費錢。」

「梁先生,你最近太忙了,氣色不佳,到了紀澌鈞面前,只會顯得你更憔悴,適當的進補是要的。」

第一名門:總裁,試婚嗎 聽到這話的梁帥,拿起手機,黑色的屏幕上反照出的面容,讓聯想到紀澌鈞長相的梁帥忍不住皺眉。

是啊,他這張臉,跟紀澌鈞那個養尊處優的怎麼比。

雖然,他不在意這些外在的東西,可是他也不想輸給了紀澌鈞,最起碼也得處處都不能放鬆,儘可能的做到最好,也許哪一天,他與紀澌鈞不同的地方,會引起她的喜歡呢。

梁帥端過補品,拿起湯勺,低頭吃著東西。

「梁先生,我給明義打過電話了,他說紀心雨的項鏈是朋友借的,但是沒說是哪個朋友,要不要查?」

如果是朋友,就沒必要查了,「不用了。」

「另外,我查到,寶少爺要轉到沈氏旗下的陽光幼兒園,我已經跟小棟說了這件事。」

「嗯。」

梁帥沒有反對,是在他意料之中。

梁棟也是梁帥接近木兮母子的其中一個途徑,如果兩個人分開上學,那久而久之這個途徑就消失了,所以梁帥是不可能反對他這麼做的。

……

回到在景城暫時居住的房子,南老爺子立刻把伍成祥叫來,讓伍成祥幫自己計劃計劃怎麼讓南豐璇嫁去覃家。

而此時從司機那裡打聽到,南老爺子剛去見了覃家兄弟,擔心的南老太太去書房找人。

到了書房門口,就聽見裡面傳來伍成祥激動的聲音。

「這簡直就是太荒唐了,怎麼能把南總嫁過去。」

什麼?

要把她女兒嫁過去?嫁給誰?

「這有什麼荒唐的,沈東明已經不行了,董事會過後,沈氏集團就姓覃了,要是能聯婚,到時我們還怕那姓簡的嗎?」

知道勸不住人,伍成祥只能先拖延時間,再想辦法讓南老爺子改變心意,「我看,不如這樣,先答應這件事,穩住覃力,等董事會過後,再看看情況,如果真是像他們說的那樣,沈氏改姓覃,到時再答應也不遲。」

「嗯,你說的沒錯,就這樣辦。」要等到董事會過後再做決定,他怎麼都得給點誠意給覃力,好讓覃力相信他是有意要聯婚,既然覃力看中那塊地,就把那塊地先給覃力,反正也值不了幾個錢。

擔心南老爺子會先找上南豐璇,一旦到時南豐璇翻臉了,逼急了這件事就沒有迴旋的餘地,「我看,還是先不要跟南總說這件事,等到董事會過後,定了婚期,再從長計議讓她答應結婚,你看怎麼樣?」他得先去找南豐璇商量辦法,他是絕對不認可這件事,不止冒險,還得不償失,那姓覃的名聲跟沈氏的作風一樣臭遍大街,聯婚是得不償失的結果。

「好。」他跟南豐璇鬧得那麼僵,這件事還得是,「阿祥啊,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希望你能幫我說服她嫁到覃家去,這不管是對南家,還是對她自己都有好處,還有……」南老爺子特別叮囑一句,「千萬不能讓蔓菁知道。」

「我知道了。」

門外的南老太太氣得立刻掉頭去找南豐璇。

有事來找南老爺子的南清和,遠遠地看到在書房門口站著偷聽然後憤怒離去的南老太太,擔心母親身體的南清和跟了過去。

一直跟到南豐璇的房門口,看到房門被關上了,南清和伸手開了門,剛把門推開一些,就聽到房內傳來南豐璇憤怒的聲音。

南豐璇可不是沉不住氣的人,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就連南豐璇也氣成這樣了?

「媽,我看爸現在只要是能贏過簡氏,連骨肉親情都不顧了!」

「哎,這何止是他的錯,也是我的錯,當初,我要是能不顧及那麼多,讓她認祖歸宗,也不會被一個冒牌貨頂替,最後害的兩家反目成仇互相對付。」 虛空神殿上,各大秘境小世界高手全部老老實實坐了下去。

這個時候,他們別無選擇!

人皇林楠已然降低了門檻,若是他們再這麼不識好歹,那就是找不自在了。

不遵守的代價,全世界的人族已然給出了處置結果。

殺!

無數人請人皇斬殺這些不守規矩之人,人皇一旦動手,無人能敵。

連崑崙玄天宗皇甫氏族這些強大秘境小世界都選擇了認可,華夏秘境小世界哪個敢不認同。

至於先前還想抗衡一番的西亞高手,這一刻也老實下來,再沒有人反對。

虛空神殿上空,一塊巨大金色契約石懸空,一份樣板式的契約內容也在半空中展示著。

契約石一次次的懸在各大秘境小世界高手頭頂,等待著他們立下的契約協議。

認林楠為人皇之尊,不打擾普通人族生活,不對普通人主動出手,關鍵生死存亡之際接受人皇徵兆調遣!

四項內容,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

所有人都老老實實的發下誓言,代表各自背後的秘境小世界,一旦違背下場根本不需要多說。

死亡是必然的!

契約石的神奇之處林楠早就見識過。

在他們立下契約的瞬間,林楠便感覺到了。

雖然和奴僕掌控不同,但這些人受到的特殊的限制。

當上百座秘境小世界高手全部簽訂好之際,頓時一道道皇道之氣再度加身。

無數民眾的認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來自這些強者的認可。

此刻上千名尊者境以上高手的認可,林楠的人皇之位瞬間固若金湯。

一位尊者境高手的認可,比十萬普通民眾的認可更重要!

剎那間,無盡的皇道之氣湧現,將林楠的身形襯托的神聖之極。

在場之中,哪怕是無數尊者境高手此刻都忍不住帶著一股敬畏之意,有著頂禮膜拜之感。

饒是化靈境強者,也受到不小的影響,紛紛心中震動。

真若是交手中林楠展露出這一幕,只怕一些弱勢連出手的勇氣都不會有。

這就是皇者!

擁有著特殊皇道之威,不怒自威。

「見過人皇!」

頓時,虛空神殿中有人開口行禮,這是對皇者的尊重。

有人帶頭,其他人紛紛鄭重行禮,第一次對人皇拜謁。

「見過人皇!」

神殿上空,林楠懸空,被無盡的皇道之氣包裹,整個人顯得異常的舒坦,心中微動,方圓上千里盡在籠罩之中,甚至雙眼微閉,林楠甚至能夠探查到方圓萬里範圍內的一些情景。

有人在對著自己方向拱手朝拜,在祈禱,在發出內心的期盼。

無數人盼望著人皇給他們賴以生存之地一個和平與穩定。

這段時間一來,無數地方受到極大的危機。

而今,他們在人皇身上看到了希望。

這一刻,在林楠彷彿看到方圓萬里之內的虔誠之人瞬間,這些人也好似看到了渾身帶著無盡皇道之氣的人皇,一個個的忍不住躬身跪拜,虔誠之極。

「拜見人皇!」

一道道高呼聲,熱鬧之極,從方圓萬里內響起。

聲勢浩大,林楠身上的皇道之氣也越加的濃郁。

這一刻,他就是地球的人族之皇,萬里內更是看的真切。

「即日起,地球人族為一體,我為人皇,傳道授業,庇護人族!」林楠的聲音再度在方圓萬里內響起。

人皇出聲,庇護人族!

「地球開啟修鍊盛世!」

剎那間,方圓萬里內無數人沸騰起來。

人皇發話,盛世到來。

頓時,林楠身上的皇道之氣更濃郁了,達到了一種無與倫比的濃郁地步,虛空神殿中一些尊者境高手再也忍不住了,有人跪扶在地。

皇道之威對他們而言太強,林楠沒有收斂,讓他們受不住。

哪怕是化靈境強者,也覺得難以動彈,一個個的心中巨震。

這便是人皇之威,之前他們還不清楚,畢竟人皇屬於傳說,但眼下他們徹底明白了。

人皇,不可敵!

這一刻,哪怕是化靈境後期的高手,心中也升起了這股念頭。

這種情況,足足持續了一個小時才算是結束,林楠身上的皇道之氣不絕,方圓萬里之人這一刻無數人能『看到』人皇林楠,激動不已。

江南異境口附近方圓數百里內,人皇身影更是清晰可見。

人皇的身影,彷彿能穿透虛空,出現在各地。

華夏之人,這一刻無疑是最為激動。

雙石村這邊,林楠的身影出現在無數鄉民眼前,一些老人這一刻甚至忍不住的都要跪拜下去了。

「長河啊,了不起啊,小凡都成皇了!」一些老人激動。

雙石村的孩子,成人皇了。

雖然他們並不知道什麼是人皇,但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現在好像全世界的人族都歸他管。

「這是咱們雙石村的!」

這一刻,無數人大笑,無數人激動,若非林長河和林母一直在村裡攔著,不讓人下跪,只怕一些老頭子老太太們早就跪下去了。

這一刻的林楠,對很多人而言,和神靈無異!

渾身精光大盛,神聖之極,哪怕是不曾開口,但渾身上下讓人敬畏。

燕京,一群老頭子同樣看到了,一個個的滿是暢快。

不管怎麼說,華夏出了個人皇,是天大的好事,而且這天地的危機,這次也要徹底解決了。

「咱們一直提著的心,總算是可以放下了!」一群老爺子笑道。

「過幾天把陳聽雨喊回來,咱們這些老傢伙也差不多可以好好琢磨退休了,這修鍊盛世不是要來了嗎?咱們這群老夥計當年可都是殺出來的,現在總不能一直縮在後面吧,我反正是決定了,去雙流鄉的新城去,在那裡修鍊試試,說不得有朝一日,還有我為國征戰的一天!」一位老爺子笑道。

此言一出,其他一群老爺子頓時眼中一亮。

「那不行,要去一起去,我也想試試,現在家裡幾個小孫子小孫女都嚷嚷著要修鍊,搞得我也想去了,咱們組隊好了,就賴在人皇那裡了。」

「對對對,咱們馬上準備,把陳聽雨那小子喊回來,還有賴長風他們,趕緊的!」

一群老爺子,一個個的滿是期待的開始準備起來,準備好好利用自己的退休時間,目標雙流鄉新城。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不耐煩:"我現在真的要時時刻刻小心翼翼,你難道不懂嗎?被他們發現,我會是什麼下場!"

聽到秦未央徹底不耐煩了,季修的語調,似乎才恢復正常:"未央啊,這段時間,你跟路彥昭他們,在摩洛哥吧!"

秦未央悶悶的"恩"了一聲:"是,摩洛哥,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季修輕笑了一聲:"你可真兇,我也沒什麼大事,就是很好奇,你們怎麼還不回倫敦,我都有點想你了呢,你們在摩洛哥做什麼呢?"

秦未央想到,兩天後的鑽石交易。

Prev Post
秦絨對於自己的外表十分看中,房間里的護膚品買了一套又一套,每天晚上還要把補水保濕收縮毛孔全套流程做一遍,唐嬈看著都替她覺得的心累。
Next Post
在這裡轉了一下,張誠又回了偵探社,偵探社一如既往的清閑。尋找失蹤寵物以及失物的案子,這裡一律不接。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