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咱們有話好好說,你先把刀放下來。」

「我們之間沒什麼可說,你只有順從一條路,否則我就只有給你喂葯了。」

「別別別,我不吃藥。」

上一次被自家老爺子坑了,那種滋味直到現在她都還記得。

「那你們就開始。」

「嗚嗚嗚,大哥,這種事情又不是吃飯買衣服那麼簡單,要不你給我一點心理準備時間。」

「沒必要,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我弟會對你好,木家也會厚待你。」

顧柒氣得咬牙切齒,她什麼時候被人逼成這個樣子了?

「咳咳……那好歹你們給我一點吃的吧,我都快餓死了,做這種事不需要體力的嗎?萬一我又暈了怎麼辦?」

「不影響!」

「木傾,你是個狠人!」顧柒冷冷瞪著他,之前在自己面前完全是他偽裝出來的,這才是他的本性。

「哥,你看我們坐船也挺久的時間,小柒應該餓了,反正她在這也逃不了,先讓她吃飽吧。」

「還是小胖懂的心疼人。」顧柒感動極了。

被她這麼一誇,小胖臉一紅。

「那就給你準備一點飯菜,我弟弟有名字,他叫木之,不叫小胖。」

「好好好,木之。」

顧柒見木傾離開鬆了一口氣,木之坐在她身邊,少了那些肥肉,現在乾淨得就像是一個陽光少年。

「喂,你真的為了我減了一百斤?」

「是啊,減肥下來的皮都是松的,我又花了不少功夫去健身,小柒,如果沒有你作為我的動力,只怕我現在都沒有辦法減下來。」

看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單純,顧柒引誘道:「木之,我手好疼,你幫我把這個鐵鏈鬆開好不好?」

「不可以小柒,我哥交代過我,任何情況都不能給你鬆開。」

「你看我只是一個女人對吧,還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你們都把我帶到海島上來,害怕我會跑嗎?」

木之撓了撓頭,「可是我哥哥……」

「顧柒,你就死了這條心,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多狡猾,我說了,除非你懷上我弟弟的孩子,我就帶你去顧家提親,除此之外我不會給你解開。」

顧柒瞪了他一眼,「那我要方便呢?」

「這個鏈子是活動的,在洗手間有固定鏈子的地方,你的活動範圍只有一米五。」

「夠了,木傾,你以為你是誰,你憑什麼這麼對我?你弟弟是要找老婆,不是找犯人!」

顧柒脾氣再好也被氣得上頭,他們算是什麼人,連穆南樞對自己都是寵愛有加,他們憑什麼這麼對自己?

「要怪就怪你太聰明,我弟弟又太喜歡你。」

聽說了顧柒的發小為她跳海,這女人還能一臉淡定,對她就不敢太溫柔。

顧柒雙拳捏得咯吱作響,她都快氣死了。

有人端上了飯菜,木之察覺到事情不對勁,趕緊開口:「小柒,你不是餓了嗎,我喂你吃,你喜歡吃什麼。」

顧柒一手將吃的打翻在地,當她真的沒有脾氣是么。

「小柒……你是不是不喜歡吃這個?那我給你做你喜歡吃的。」

「顧柒,這是你不吃的,餓了就不要怪別人。」

顧柒冷冷看著站在床邊的木傾,她一字一句道:「你一定會後悔你今天的所作所為!」

對上少女那倔強的眼神,木傾也是根據顧柒的性格才制定出這個辦法。

畢竟顧柒和一般的姑娘不同,你對她再好她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只有讓她有了孩子也許才能讓她安定一點。

木傾鋌而走險,想著這一年來弟弟健身減肥吃的苦,為的就是這個女人。

「既然不想吃,那就現在開始。」

「哥,床都髒了,再說小柒這麼生氣,好歹讓她先緩緩,一會兒泡個澡換身衣服心情好點再說吧。」

木傾最是難拒絕自己弟弟要求,「讓人給她換床單。」

「顧柒,你耍脾氣可以,我再給你幾個小時和我弟弟培養感情。」

說著木傾離開了房間,顧柒抱著雙腿蹲在床上。

從小到大她都是家裡的心頭寶,就算是穆南樞不也疼著她愛著她,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

「小柒,你怎麼了?你別哭,我發誓,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你放了我行嗎?」顧柒淚眼婆娑的看著他,木傾不是邁克會吃自己示弱,那個男人鐵了心。再這麼下去,她就真的完了。 顧南滄腦子還是渾渾噩噩的,沒有聽到安楠的聲音,只有一個念頭,涼一一走了。

顧錦隔得老遠就聽到了顧安楠的大嗓門,見她氣得不輕加快了腳步過來。

「這是怎麼了?安楠,你不能這樣對哥哥說話。」

「姐姐,你知道哥哥幹了一件什麼事!他把一一嫂嫂給氣走了,你看,一一嫂嫂寫的後會無期。

也不知道哥哥做了多過分的事情,一一嫂嫂會連夜離開,甚至還留下這樣絕情的話語。」

顧錦拍了拍顧安楠,「別著急,事情或許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糟糕。」

她見顧南滄的表情複雜,眼中有些失落,很顯然他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洒脫。

「哥,你對一一做什麼了?」

顧南滄有些無奈,「錦兒,如果我說我什麼都沒做你信嗎?」

顧安楠氣得跺腳,「哥,你怎麼就不能做點什麼呢?一一嫂嫂那樣的大美女啊!」

「安楠,你別生氣了,哥有自己的難言之隱。」

「哼,什麼難言之隱,就是個笨木頭,活該打光棍。」

原本應該其樂融融的早餐時間因為一一的離開而失去了生機。

小七並不知道這裡面發生了什麼,只是有些惋惜。

「一一嫂嫂那麼好,為什麼哥哥不喜歡?」

本來沒人提的話題,她這麼一提瞬間氣氛變得更冷。

穆塵給她夾了一筷,「嘗嘗這筍,很嫩的。」

小七掃了一眼在場所有人的表情,立馬又低下了頭,她說錯話了。

唐茗心情倒是挺好,不停的給顧安楠夾菜。

和她同樣心情不好的還有顧柒,那個賭是顧錦贏了。

顧柒直接將顧南滄拉到一旁,「弄成現在這樣,你真的開心了?一一還要怎麼對你?她身為一個女孩子做到這個地步。」

顧南滄無奈的搖頭,「媽,正是因為她是女孩子,我才不想隨隨便便要了她的清白,這樣對她不公平。」

「你這個傻小子,只要兩人都是真心相愛的,哪要什麼公平不公平?」

「我並不能確定我對她是男女之情,一開始我幫她僅僅只是覺得她很像妹妹們。

後來和她離開也只是為了應付你們的逼婚,我以為她和我是一樣的心思,昨晚她突然對我表白,我沒有一點準備,在那種情況下,如果我真的要了她我就是禽獸。」

顧南滄有自己的考量,「我沒想到她會連夜離開。」

「人家一小姑娘鼓起勇氣給你表白,甚至連最珍貴的東西都要給你,你拒絕就是在打她的臉,試問她哪裡有臉面來面對你,別說是她,換成是我也會離開。」

顧南滄看著蔚藍色的大海,「走了就走了吧,她一個女孩子天天跟著我也不成樣子。」

「喂,我說,你不去找她?人家走了還是可以追回來的。」

顧南滄搖頭,「等我確定自己對她的感情再說,我不能害了她。」

「你真是固執!」顧柒都不知道怎麼會生這麼一個固執的孩子!

「人各有志,媽,我已經找了人來接我,我先回國了。」

先前顧柒覺得顧南滄是不像穆南樞的,這件事卻讓她有了其它想法,這不是穆南樞的種是誰的種。

兩人骨子裡的那種冷漠無情是一樣一樣的,如果那人沒有進他的心,再做什麼都是白搭。

「渾小子!」

顧安楠不甘心道:「媽,我這就將哥哥揪到一一嫂嫂身邊去。」

「如果心不在,就算是將他人帶過去了也會像是昨晚一樣,安楠,不要再做讓一一尷尬的事情了。」顧錦緩緩走來。

「可是姐姐,真的要讓哥哥錯過那麼好的一一嫂嫂嗎?」

顧錦摸了摸她的頭,「如果她們真的有緣份,是無法錯過的。」

「算了算了,我不管了,本來我也管不著。」

顧錦突然笑眯眯道:「媽,安楠,這個賭你們可是輸了,按照賭注,你們得備孕了。」

「錦兒,媽咪年紀大,高齡產婦生孩子是很危險的。」顧柒連忙找了個借口。

「媽,你猜我信不信?我已經將賭注內容告訴爸了,爸可一直想要和你再生一個。」

顧安楠在一旁看笑話,「反正爹地體力好,又不缺錢養活,媽咪,你就乖乖再生一個吧,可別浪費了爹地給你吃了那麼多珍貴的藥物改變你的身體。」

顧柒看向她,「我也給唐茗說了,安楠想通了要生孩子。」

「媽,不帶你這麼坑人的。」

不遠處的海平面上,顧南滄已經乘坐船隻離開,顧南滄這麼快離開的原因也是不想幾人在他面前提到那個名字。

他對涼一一真的有男女之情嗎?

涼一一經過漫長的飛行時間終於周轉回家,許久不見的經年已經從阿才口中得知了事情經過。

她並沒有責備顧安楠,而是將她擁入懷中,「寶貝,你終於回來了。」

涼一一沒忍住哇的一下哭了出來,「媽……」

「傻孩子,回來就好,瞧你出去了這麼久都……」

經年剛想說她都瘦了,哪知這仔細一打量,涼一一不但沒有瘦,反而還胖了。

涼一一忍著眼淚,「我是不是變胖了?」

「咳,也不是特別胖,就……還好,看樣子你吃得不錯。」

一提到吃就想到顧南滄,經年哭得更傷心,「因為老闆很寵我,每天都帶我吃好吃的,嗚嗚,老闆。」

「不哭不哭,我們一一最乖。」悠悠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溫柔的安慰著她。

「小姨,你也知道了?我太慘了吧。」

「哪有很慘,南滄是個很好的男孩子,他沒有碰你那是對你最大的尊重,你是個女孩子,以後千萬不能這麼傻了。」

悠悠想到自己當年,有時候一旦遇上了對的人,你又怎麼會顧及那麼多。

阿才提醒道:「一一路上辛苦了,先回去休息休息,倒倒時差。」

「也是,小一一,姨給你準備了你喜歡吃的小零食,對了,你別看你媽咪平時對你凶,特地給你請來了你上次喜歡的脆脆甜心餅的師傅。」

「媽咪,你真好,我要吃脆脆甜心餅。」

「吃吃吃,都給你吃,我的傻孩子。」經年扶著她回房。 回家后的涼一一併沒有想象中快樂,她沒有告別直接離開,她本以為顧南滄會追來,然而並沒有。

她一直拿著手機等待著他的電話,他真的就這麼絕情?哪怕自己離開他也不聞不問?

涼一一趴在浴缸邊緣,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顧南滄就是不喜歡自己。

手機響起獨特的音樂鈴聲,涼一一聽到這聲音,激動得差點跳起來,是他!

手上還有一些泡泡,剛拿起手機就滑到了浴缸里。

涼一一趕緊抓起來,電話在這個時候掛斷,再想要打過去手機已經自動關機。

「這是什麼破手機!」氣得涼一一將手機直接丟到了垃圾桶。

顧南滄見電話久久無人接聽,心裡有些悵然若失,她還在怪自己吧。

顧南滄轉頭給阿才打了一通電話,「阿才叔,你們到了?嗯,我就是想確認一下是否到家了。」

阿才禮貌的回答:「謝謝少爺關心,我們平安到達。」

顧南滄張了張嘴,「她……一一,還好嗎?」

「挺好的,能吃能喝,剛剛才吃了一大盤餅乾。」

「她喜歡吃甜食和冰淇淋,阿才叔記得提醒她不要貪涼吃太多冰的。」

顧南滄說完才意識到一個問題,涼一一好不好和自己有什麼關係?畢竟是自己先拒絕她的,他又是以什麼立場來說她?

「好的,我一定會提醒她。」

「阿才叔,抱歉。」顧南滄聲音一片低落。

「南滄少爺千萬不要有負擔,你沒做錯什麼,事實上我覺得你做得非常好,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會因為衝動而做出讓彼此都後悔的事情。

倒是一一這些天給你添了不少麻煩,我身為她的父親以後一定會好好管教她,一定不會再讓她來打擾你。」

顧南滄一聽他這話,頓時心裡一慌。

Prev Post
血獄王臉色驚愕,難以置信,隨即便是流露出了一股悲憤沉痛之色,剛才他可以聽到一聲清晰的『咔嚓』之聲傳遞而來,他心知那是血煞王的咽喉直接被掐斷而爆發出來的聲響,那絲聲響聽在他的耳中竟是那麼的刺耳,讓他的靈魂都要為之戰慄起來。
Next Post
做好了決定,柳塵開始了自己的嘗試,首先就是從神祕瓶子裏面倒出一滴黑物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