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為洛森堡女王,話題度就很高了,加上她一個女性,獨自堅持了對盧威爾的救助,而且成功了,時代女性標籤貼得牢牢的。

最後讓他總結世界聞名的太太,他總結了一句看起來並不太搭邊的:君生你未生,你生君未老。

主持人微頓,然後終於忍不住笑開,「我總算明白今晚的專訪主題在哪了!」

寒愈這壓根就是來秀恩愛的!根本不是來講述人生成就的。

確實可以這樣說,因為在寒愈眼裡,他給了她全世界,而她是他的,那他自然是最成功的,不秀她秀什麼?

節目的最後,原本是要讓四位大少出場的,不過夜千寵擔心孩子太小露臉不好,所以只讓他們坐著當初婚禮上四輛機車繞了一圈,送回後台。

倒是多了一個環節,夜千寵自己提出來的,她想讓修羅上來跟他們坐一會兒。

修羅現在已經是盧威爾的形象大使,不設職,但意義如此,想巴結他的人不少,借著這個機會,夜千寵正好讓閑人不要打擾修羅,意圖通過修羅來討好她。 主持人:「觀眾特別想知道!」

神秘的笑了笑,寒愈才認真總結了一個詞:「太太指哪兒打哪兒!」

主持人微挑眉,似乎不太明白,「比如?」

男人眼神興味,「今晚回去,太太想在車上我絕對不反駁的。」

這話一出來,夜千寵差點被水果嗆到,可想而知,節目效果爆炸,錄影棚里就能感覺到,外圍現場觀眾沸騰,工作人員也是。

畢竟,寒愈這種人,在公眾面前開車,那是輕易能見識的?

主持人被他說得都不好意思細問,輕咳之後轉移話題,說她現在比寒愈的名氣更甚。

這一點,寒愈不否認。

她身為洛森堡女王,話題度就很高了,加上她一個女性,獨自堅持了對盧威爾的救助,而且成功了,時代女性標籤貼得牢牢的。

最後讓他總結世界聞名的太太,他總結了一句看起來並不太搭邊的:君生你未生,你生君未老。

主持人微頓,然後終於忍不住笑開,「我總算明白今晚的專訪主題在哪了!」

寒愈這壓根就是來秀恩愛的!根本不是來講述人生成就的。

確實可以這樣說,因為在寒愈眼裡,他給了她全世界,而她是他的,那他自然是最成功的,不秀她秀什麼?

節目的最後,原本是要讓四位大少出場的,不過夜千寵擔心孩子太小露臉不好,所以只讓他們坐著當初婚禮上四輛機車繞了一圈,送回後台。

倒是多了一個環節,夜千寵自己提出來的,她想讓修羅上來跟他們坐一會兒。

修羅現在已經是盧威爾的形象大使,不設職,但意義如此,想巴結他的人不少,借著這個機會,夜千寵正好讓閑人不要打擾修羅,意圖通過修羅來討好她。

28

從錄節目的地方離開,原本修羅跟他們同乘一輛車回去的,快到家裡的時候,寒愈拍了拍駕駛位的座椅。

「小叔有事?」寒宴稍微放慢車速,問。

寒愈一臉的正經,然後略頷首,道:「你帶著修羅步行回去,車子留下。」

什麼意思?

寒宴似乎不太明白,看了看他的表情,好像很嚴肅。

但是剛剛錄節目,明明心情不錯,這是打算兩個人單獨聊一聊基地的事?

那好像的確應該迴避一下。

不過,寒宴也十分』體貼』的建議,「要不,我開車把修羅帶回去,你和千千步行,一邊聊一邊往回走?」

邊走邊聊是不是要好一些?

可男人眉峰微蹙,一臉的嫌棄毫不掩飾,「什麼時候告訴你我們要閑聊了?」

「咳!」夜千寵好似有點明白這個男人的意思了,不自然的輕咳了一下。

寒宴卻還不明白,只覺得這兩人馬上可能會爭辯起來,「小叔……你們才剛從盧威爾回來好了沒幾天。」

「你操的心是不是太多了?」寒愈似乎是失去耐心了,橫了他一下,冷聲,「趕緊下車!」

又補充:「帶上修羅。」

修羅都不用寒宴帶,自己主動的先開車門下去了,還催了寒宴一句。 南都這個不夜城,晚上最繁華的要數會所「春江花月夜」了。

所以,想掙外快,當然也是這裡最豐厚,只是不太容易。

沈清水剛把服務生的衣服換上,管理她們兼職生的領班就一臉不悅的拿著手機過來,「沈清水,你電話響個不停怎麼回事?」

她急忙接過來,連忙道歉,「不好意思領班,我忘了關機了,馬上關!」

但是低頭一看來電顯示,愣了一下。

「愣著幹什麼?掛呀。」領班在催。

沈清水捏了捏手機,稍微吸了一口氣,鼓著勇氣帶著討好的笑,「不好意思領班,這個電話比較重要,我馬上接完就工作,可以嗎?」

「謝謝!」

也不管領班的臉色了,她轉身匆匆跑到那邊的拐角處接電話。

半捂著手機,下意識貼到牆邊,「喂?」

電話那頭安靜了兩秒鐘。

只是兩秒,她都能感覺他的不悅。

「你找我有事?」她趕時間,所以咬了咬唇接著問。

「你不在學校?」聽筒里終於傳來男人微挑的質疑。

沈清水心裡輕輕的「咯噔」了一下,他不是出差去了么,都快半個月了,難道忽然回來了?而且現在在她的宿舍下面?

想到這種可能,她喉嚨都發緊了,下意識的緊張了。

同時又有點生氣,雖然說,他是她的僱主,而且她也看在錢的份上答應過對他隨叫隨到,但是,他每次都是莫名其妙的消失,然後她問了才會說出差了。

經常如此。

她以為,這次他會出差很久,難道只半個月?

「沒……」沈清水回答的同時,努力的想著理由,才道:「今天社團活動,然後出來吃飯了,可能晚一點回學校。」

「哪個餐廳?」他聲音里沒什麼起伏,可能因為疲憊。

沈清水張了張口。

在她的認知里,宋庭君這個男人在她面前根本不是外界傳聞的那樣,風流、幽默、洒脫、活躍。

只有第一個沒什麼異議。

其他的,在她這兒,只剩邪惡、陰晴不定、捉摸不透,他不說話的時候能盯著你看兩小時,嘴皮子都不動一下。

但是今天既然這麼緊著追問,肯定有事。

當然,跟了他半年,沈清水還是有了一定的定力,「……餐廳的名字,我還真沒注意!」

沒想到,電話那頭的男人低低的「嗯」了一聲。

她正詫異他竟然就這麼輕易不追問了,聽到他問:「十點能回學校?」

沈清水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皺起眉,「今天……好像是周四?」

她每周的周末必須去他的別墅做他的小女傭,有時候周五晚上就過去,有時候周六過去,看他的意思。

「問你什麼就回答什麼!」宋庭君不耐煩的按了按太陽穴。

因為他聲調忽然拔高,嚇得沈清水忽然把手機拿遠,一下子磕到了牆壁上。

「哐!」的一聲,然後掉在地上。

她跟著心裡一緊,這手機用了挺長時間,摔了好幾次,壞了就完了!她這個月的錢都要攢著給林介送到看守所去的,那種地方,她擔心林介沒生活費就被欺負。

所以沒錢再買別的東西了。

趕緊撿起來,正好聽到他問:「怎麼了?」

「沒事沒事!」她趕忙回答。

能感覺到他今晚心情很糟糕,沈清水是堅決不會去惹他的,「十點左右應該能回去了,你……有事?」

他又「嗯」了一聲,「到時候打給你。」

電話掛了。

梅時雨 沈清水還在那兒站了會兒,腦子裡有點空。

她對這個男人是既討厭又怕,但同時確實喜歡他的錢。

他錢多、慷慨。

而她正好需要錢,只好委屈一下他的霸道脾氣。

「沈清水,你還要發獃到什麼時候?」領班又在喊了。

「來了!」她一邊關機一邊往回走。

*

她來這裡做兼職其實也就一周,因為能來的時間不一定,所以都是按小時薪酬,加上客人的小費,對她來說,收入很可觀,所以她比別人積極。

所以,「水水,你幫我一起送果盤進去?」、「那個房間客人挺鬧的,你跟我一起送酒吧?」這一類的請求,她都會答應。

今晚也不例外。

有房間點了兩車酒,「春江花月夜」專門送酒的小車子,兩車其實挺多,得有十幾、二十人聚會么?

她朋友神秘的笑了笑,「沒那麼多人,但是都是個頂個的帥!我都想分十次送酒,但是人家要求一次性送來,唉!」

沈清水笑了笑。

一旁的女人轉頭低低的「哎」了一聲,「你這什麼反應?你是沒見過那種帥得一眼就讓人心動的吧?」

那種魅力,莫名其妙就很奪人。

她微微聳肩,「見多了,免疫。」

不是她隨口亂說,沈清水確實覺得見得不少,尤其是今年。

之前,她就覺得男朋友林介很帥了,尤其他不愛說話,別人看起來孤冷,她就覺得是一種很吸引人的魅力。

然後,見到了現在的僱主宋庭君,更不用說了。

「一會兒你要是不心跳加快,我給你四百!」女孩湊過來跟她打賭。

沈清水微微睜大眼。

她幫忙,對方都會給一點意思一下,但是四百是真的好多!

這得多帥?

「準備!」到了門口,旁邊的女孩還神秘的沖她擠眼睛,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

沈清水看她這樣,也以為會是多麼英俊的人,保不齊是要看到寒愈了?

傳聞寒愈帥到人神共憤,但是太低調,照片不拍,媒體也不敢寫他,沒見過本尊。

進去之後,兩人都是看起來很本分的點頭推著車子,但是眼睛已經在偷偷往那邊的客人身上瞄。

沈清水的視線里進入一雙隨意擺放的長腿,昂貴的皮鞋磕在地上,有點眼熟。

她剛準備往上看,忽然整個人僵了一下。

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他怎麼會在這裡?!

只聽他微醺似的低音炮,道:「約你出來一次比讓女人懷孕還難,多喝兩杯能死?」

被他說的男子失笑,「開什麼玩笑,你讓女人懷孕很難?沒讓懷過似的!」

沈清水乾脆把頭低得更低了,只是把酒擺上去,根本不敢再去看男人的臉。

雖然她今晚化了妝,房間里燈光不算明亮,但肯定足夠看清她了?

同時,她下意識的皺了一下眉。

他有女朋友么?還讓人懷孕過?之前好像跟她說過,他說「我單身。」

「睡著了?」

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帶著幾分不耐煩的嫌棄。

然後旁邊的同伴碰了她一下,沈清水才意識到宋庭君是在說她,因為擺完酒,她還站在那兒失神。

「對……!」

她想說對不起,但是立刻頓住了,怕他聽出她的聲音,只是做了個低頭禮,趕緊離開。

往外走的時候,隱約聽到他的朋友問他:「話說回來,半年了吧?約定的時間是不是差不多了,確定能忘乾淨了?」

宋庭君拿杯子跟他碰了一下,「婆婆媽媽,操的心真不少!有那時間,多找女人滋潤滋潤。」

「我倒是想,你別占我時間啊……」

門掩上了,沈清水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

他們說的半年是什麼?

好巧,她跟他好像也是半年了。

「噗嗤!」旁邊的女生杵了杵她,「傻樣兒,被帥到了吧?會不守舍,四百沒啦!」

她只是笑了笑。

Prev Post
這話一落,不再耽擱,當即小心翼翼的打開殿門。
Next Post
「帝天,你這樣做是犯法的,我爸爸和爺爺不會放過你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