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漠害怕阿燭聽出什麼,用英語告訴外國友人,這人是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

「愚蠢的人類的知識沒什麼好學的。」阿燭很抗拒。

顏漠火了,道:「不行,必須學,你既然已經混在人類社會中,別太標新立異,太過於標新立致簡直是告訴科研人員我是妖怪快來解剖我!」

「……」那麼一瞬間,阿燭覺得寄人籬下好像有點身不由己……自己的地位好像不怎麼有呢……

顏漠一邊複習功課一邊問:「語文、數學、英語、物理、化學,你都了解多少?」

阿燭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問:「這是什麼東西?」

顏漠:「……」

看到顏漠的臉逐漸喪失理智,阿燭乾咳一聲,道:「語文的話,大概以前叫國文,知道一點,四書五經八股文會一點。」

會一點有個毛用啊!!

誰告訴你高考和科舉一樣的啊!!

你會寫八股文了不起啊!

就算你會也根本沒用啊!!

顏漠莫名的不安了起來,「我這邊有幾張卷子,你要不試一試?」

九個小時之後……

顏漠默默地摘下自己保護眼睛的平光鏡,長嘆一口氣,道:「會寫簡體字嗎?完全看不懂你的繁體字。」

「要求真多。」某人咬牙切齒。

第二天。

顏漠看了看卷子。

「這倒是簡體字了,只不過你的數學……呃,需要加強啊!離滿分一百五十分就差那麼個一百四十分了……英語的話,選擇題好像是瞎蒙的,呃,還有,語文的話,作文最好別用文言文寫,萬一監考老師批卷老師看不懂你的文言文,那可就……」

還沒說完,阿燭就撂挑子不幹了,瀟洒的留給顏漠他的背影…… 派出所錄戶口的時候,警察叔叔問:「叫什麼名字。」

阿燭:「燭九陰。」

警察叔叔:「深井冰啊!有燭這個姓嗎?」

阿燭怒火中燒,「真想一把火燒了……」

顏漠立刻捂住他的嘴,說:「抱歉,抱歉,我弟弟他腦子不好,他叫,他叫顏直高!!對。」

警察叔叔同情的看了阿燭一眼,默默錄入名字。

然後顏漠又帶他辦了身份證之類的。

嗯,有錢能使鬼推磨,一個黑戶就在金錢的作用下,成為一個有戶口有身份證的白戶了……

場景二:

校園暴力問題。

阿燭上學之後,也是酷拽的很,髮型標新立異也就算了,從來不穿校服也就算了,成績超級差也就算了(前面兩點足以讓顏漠想要暴揍他一頓),關鍵的是他對校園的混混也是冷臉相對。

於是,他就遭到了報應,各種惡作劇不斷,比如說,某瘦小男子把他騙到男廁所,然後他剛進去就是冷水潑下來……

再比如,課本總是被扔走,當然,課本他也完全不在乎,老師上課看到他沒課本加上他成績差,也就不想管他,更不想替他出頭……

黑板上被人寫罵他的話,顏漠時常早去那麼幾分鐘擦掉那些粉筆字,但是偶爾也有被他看到的情況……

「你小子最近很猖狂啊……」某天,他又被幾個人堵住了,為首的一個揪著他衣領。

「放手。」

「喲呵,還挺欠揍的嗎?」為首凶神惡煞。

身旁一人說:「不愧是被全體男生評為最欠扁的第一名啊?」

阿燭越來越不爽,果然和這群愚蠢的凡人沒什麼共同語言。

他一個凌厲的飛踢就狠撞在一個男生小腹,該男生吐著血飛了出去!

「啊!」周圍的男生像是見了鬼一樣尖叫,然後個個想要轉身而逃。

世子又在作死 然而阿燭並不打算放過他們,「你們剛才不是說我挺欠揍的嗎?牙留下來吧。」

「嗷嗚!!」

「啊!!」

被抓住的男生一臉驚嚇牙齒被打掉,然後嘶聲慘叫……

然後就是他們幾個在喊救命什麼的。

顏漠知道這些事情其實是驚恐萬分的。

她很想要改變現狀。

「這個……同學之間要互助友愛。你要多多與同學溝通,爭取融入他們,這樣你就會交到朋友了。」顏漠找了個時間跟他交談一下。

阿燭感覺很莫名其妙,至今仍然不覺得自己揍了他們是什麼錯事。

那幾個人的家長找了過來,他看到顏漠一直在賠禮道歉,並主動承擔那些人的醫藥費,還一個勁請求他們不要報警的時候……

阿燭覺得那種低聲下氣的顏漠很讓他不爽……

見阿燭不回答,顏漠沉默了一會兒,道:「那個,你需要交朋友,至今你還沒什麼朋友不是嗎?我覺得你們班好學生很多的,他們應該很樂意跟你交朋友的……」

他愣了許久,也不知道在思考什麼,過了好久才做出滿不在意的表情,支著下巴看向顏漠,冷冷的說:「我才不需要朋友。」

顏漠覺得二人之間,幾乎有代溝,幾萬年的代溝……

場景三:

日常投喂。

阿燭寄居在她家裡的時候,一開始顏漠對他還是有點畏懼的,但是他要住在這兒,她不敢不從……

她只能每天晚上反鎖自己房間的門。

「喂,人類的小丫頭,昨天晚上我去找你,為什麼推不開你的門?」晚飯後,吃飽喝足看電視(看的是喜羊羊與灰太狼)的阿燭一邊看喜羊羊與灰太狼鬥智斗勇,一邊漫不經心的問了坐在沙發上被迫和他一起看喜羊羊這種動畫片的顏漠。

廢話,一個花季少女和一個不明生物(雄性)住在一起能不怕嗎?

這樣彷彿什麼都了如指掌的提問,顏漠心理素質再好也忍不住抖了一下,「這這這……可能是我房間門鎖比較好。」

「這樣……」阿燭換了一個頻道,看熊出沒,看了半天光頭強,然後側眼瞥了顏漠一下。

只是那種眼神里透露的冷淡和瞭然卻讓她更緊張了……

「那我下次用力推吧。」他淡淡道。

顏漠忍不住想要咆哮,但是想想又忍住了。

小命要緊。

半夜顏漠睡得好好的,就被人推醒了。

阿燭冷淡的推著她,說:「我餓了,起來做飯。」

顏漠一個激靈,問:「門被我反鎖了,你怎麼進來的?還有女孩子的閨房是不應該進來的你知道嗎?」

顏漠表面上依舊是高貴冷艷,實際上她的內心幾乎被怒火燃燒了!

太不安全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無時無刻走在鋼絲上一樣,稍有不慎就會掉入萬丈深淵。

她的閨房啊!她閨房的門就這麼被踹了!

這僅次於踹在她身上啊!

沒辦法,她只能認命的去做飯。

阿燭兩手插著口袋,跟在顏漠後面,聽到顏漠妥協要去做飯了,便兩眼炯炯有神,很高興的跟顏漠去了,他高高的個子在鑽進廚房的時候為了避免碰頭而略微彎下來,安靜的跟在顏漠的身後,令顏漠想起『嗷嗷待哺』這四個字……

當然他這種『嗷嗷待哺』的賣萌表情在看到吃的做好了之後,並成功吧吃的圈到自己懷裡的時候,那表情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那種寫著『你可以滾了』的囂張表情……

顏漠為了讓他適應自己的新身份,平日里總是叫他小高,提醒他你不是阿燭,你是顏直高。

做飯的時候,她說的也是『小高吃飯了。』

「小高喝水了。」

「小高你該學習了。」

「小高你的英語又是不及格。」

「小高你的簡體字太彆扭了。」

她覺得阿燭應該已經習慣了自己是一個叫『顏直高』的人類。

然而,新生報到,要求新生自我介紹。

阿燭第一句:「大家好,我叫顏……」卡殼了,眾人驚訝無比,阿燭不慌不忙的掏出自己口袋裡的身份證,接著道:「大家好,我叫顏直高。」

顏漠覺得自己有一股濃濃的挫敗感。

然後阿燭收回身份證,接著說:「我的生日是……」然後阿燭又是不慌不忙的掏出自己的身份證,然後收:「生日是XX年XX月……」 顏漠覺得自己是個悲劇……

不過自打阿燭住進來,找茬的鄰居不再找茬(就是會嚼舌根),平日里對她冷嘲熱諷的兼職時的老闆娘至少也沒明著給她臉色看……

至於小偷,那就更不會來了……

平日里會敲詐她的壞學生們再也不敲詐她了……

回憶起往事,顏漠還是很唏噓的。

如今三人處於冷戰期間,尤其是阿燭,冷若冰霜的樣子真的很讓顏漠想一鎚頭錘爆他的狗頭……

俗話說買賣不成仁義在嘛!生意不成仁義在嘛!咱也沒做什麼喪心病狂的壞事,你生哪門子的氣。

顏漠越想越覺得自己憋屈,這傢伙的火發的太奇怪了。

但好歹都是好朋友,咱們非要弄得這麼僵嗎?咱們就不能像普通朋友那樣見面點頭微笑捏?

萬般無奈之下,顏漠打開手機剛想來一局王者農藥,一瞅,差點嚇個半死,日子有點不對啊……明天不就是那傢伙的生日嗎?

為了表示一下自己道歉的誠意,顏漠決定去買個小蛋糕。

不過好像微微有點不對,那就是她為什麼要道歉啊?

去了蛋糕店,她居然看到小顏巴也在蛋糕店。

她正打算不動聲色的悄悄地溜走,就聽她的大王說:「顏漠,你怎麼在這裡。」

顏漠立刻換上一張儒雅的不能再儒雅,再儒雅就是斯文敗類的笑容,說:「咦,好巧,你也在這裡啊。」

小顏巴大王這邊太熱情,阿燭那裡太冰冷,總而言之,顏漠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他走過來,問:「你在這裡做什麼?」

頗有一股拷問的感覺,也不知道是不是顏漠的錯覺。

顏漠目不斜視,說:「明天是阿燭,就是顏直高的生日,我給他挑個蛋糕。」當賠禮道歉的禮物……後半句話,她倒是沒敢說出來。

他心神恍惚地哦了一聲。

然後詭異的沉默。

他靜靜地等,等了又等。

顏漠也覺得難受的很,就說:「要不我們一起挑吧。」

他慢慢抬起頭,安靜地凝望她,眼睛烏黑明亮,露出有一絲僵硬的笑容,「只要是你送的,我想都很好。」

於是兩人便尷尬的挑蛋糕了。

顏漠面色不改,道:「蛋糕大概過會兒會上新的,要不我們先去禮品區買生日禮物?」

「好。」

「你覺得送什麼好?」

「什麼都好。」

「……」

見到顏漠無語的表情,他又說:「圍巾可以。」

然後他抽出一條黑色的圍巾圍在顏漠的脖子上,退了幾步認真的看了看,道:「挺好的。」

我擦,又不是給我買!!顏漠吐槽不已,還有大王你為啥挑的顏色都是黑色啊! 絕情總裁獨寵妻 是只有黑色才符合你低調而不失內涵的品味嗎?

她就知道請他挑衣服之類的東西,他挑的顏色絕對只有黑色!!

「這圍巾雖然很舒適但有點……嗯,有點太大了……」顏漠委婉的拒接了大王的建議。

是個正常人大概都能聽懂吧?

大王笑笑沒說話,突然走進,伸手幫她把圍巾繫上。

顏漠有點懷疑,大王會不會趁機用圍巾勒死她……結果她看到大王左看右看地瞅了半天,面露溫和笑容,微微點頭,好像十分滿意自己的目光。

顏漠:……

不是給阿燭挑禮物嗎?

現在這氣氛怎麼有點奇怪啊!!

Prev Post
原本還想好好活動了一下筋骨的,可誰想到……哎!這速度太快了。
Next Post
人羣中,錢順兒在努力的替我們爭取時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