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羣中,錢順兒在努力的替我們爭取時間。

他揮舞着手臂,拿着八卦跟變異的村民搏鬥。

一個,兩個,三個,源源不斷的殭屍朝他撲來。

“少爺,朵雅小姐,走啊,你們走啊,不要管我!你們快點走!”錢順兒朝我們拼命揮手。

他漸漸被殭屍淹沒。

一隻貪婪的殭屍狠狠地咬上錢順兒的喉嚨。

“啊啊啊啊啊……”慘叫聲從錢順兒口中發出。

他被殭屍淹沒了。

我含着淚扶着慕桁跑進山上的樹林。

樹林內死一般的寂靜。

最後逃出來的也只有我和慕桁而已。

躲在法壇內的村民們,是否已經全部覆滅了呢?

想到這個結果,我狠狠地咬緊牙齒。

“嘶。”慕桁皺眉,輕輕叫出一聲。

想必是牽動到傷口了。

我緊張的問道:“慕桁,你沒事吧,哪裏不舒服?”

慕桁冷漠地搖搖頭:“我沒事,就是失血過多,有些頭暈。”

我聽到慕桁的話,心有些亂,不論是誰,失血過多,總會有生命危險。

現在最主要的是讓慕桁不能再流血了。

想到這兒,我咬咬牙,用勁扯下自己的一塊袖子面料,仔細的綁在慕桁的傷口上。

“慕桁,現在物資匱乏,我也沒有紗布替你止血,只有用袖子上的布料給你勉強包紮,你不要介意哦。”

我包紮的手法不太好,有些笨拙,包紮完後,不敢看慕桁。

慕桁聽完我的話,停頓了片刻,半晌回了一句:“謝。”

啥?我聽到慕桁的感謝,有些意外。

慕桁向來心高氣傲,是最不喜歡對人說謝的。

慕桁對我說完後,閉眼,靠着樹,靜靜的休息。

樹林再次恢復安靜。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慕桁的臉色,確定他臉色沒有任何異常,身體應該無礙的情況下,纔敢閉上眼睛。

我必須休息一會兒,儲備足夠的體力,才能面臨後面的情況。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在我閉上眼睛後,慕桁再次睜開眼睛。

慕桁皺眉,低頭看着包裹着衣袖的傷口。

傷口此刻隱隱泛着青色,雖然他用糯米消過屍毒。

但是不難保這一具綠毛殭屍,是千年以上的品級,如果綠毛殭屍就是千年以上的品級,那這點糯米是完全不夠用的。

也就是說,他很容易感染殭屍毒,跟被殭屍撕咬的村民們一樣,最後變異爲一隻殭屍。

想到這兒,慕桁眼神一冷,目光堅定。

他有決定了。

慕桁伸手,猛地推了推靠着樹假寐的女孩。

我被搖醒。

對上慕桁那張淡漠的臉,疑惑的問:“慕桁你這是怎麼了?怎麼不休息?”

慕桁冷着臉對我說:“你現在就離開,走的越遠越好。我可能被屍毒感染了。”

我聽到慕桁這話,嚇了一跳。

然而只是片刻,我意識到此刻我的情緒會給慕桁帶來不安,我立刻掩飾情緒。

但是我之前的情緒還是被慕桁看到了。

慕桁抿着脣,冷聲催促我道:“朵雅,你走。”

我當然不願意走。

我如果走了,慕桁怎麼辦?

看着慕桁有些發白的臉色,我想着自己還有一些靈力,也許對慕桁有用。

我一把抓住慕桁的肩膀,不待慕桁反對,輸給慕桁靈力。

只是似乎我的靈力太少,才輸入一點點,就開始氣血上冒,頭暈眼花。

好難受。 我遞給胖子一根菸笑着說道:“不是吧,胖子還有能讓你發愁的事情,你說出來我怎麼那麼的不相信呢!”

胖子點起煙,使勁的抽了一口後說道:“老馬,你還記得那兩位女警官嗎?”

“我當然記得,怎麼了?”我看胖子的臉色有點不自然,臉頰竟然有點微紅。

胖子不說話,只是繼續抽着煙。

“誒喲,我說死胖子,你到底怎麼了?有屁趕緊放!”我催促道。

“哎!我愛上其中一個人了!”胖子冷不丁給我來了這麼一句。

“你愛上誰了?這是好事啊!”胖子的話一下子讓我來了興致,這孫子比我還大三四歲,一直沒有結婚,我一直以爲他是單身主義者,沒想到他竟然也有愛上的人。

“我愛上王警官了,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王警官對我似乎也有點意思!”胖子有點羞澀的說道。

“那就趕緊啊,讓關係進一步發展,郎情妾意這是好事兒啊!”我心裏特別開心,看見自己的好朋友的婚姻大事有了着落,心中特別高興。

“可是!”胖子欲言又止,情緒變得有些消沉。

“可是什麼啊?你他媽的說話怎麼變的這麼費勁啊!”

“可是趙警官今天早晨向我表白了!”胖子長長嘆出一口氣說道。

我一下子沒有忍住笑了出來,“誒呀!我說張天佑同志,你的春天終於來了,不但來一個,還來了兩個!哈哈哈哈!”

“你笑個大頭鬼啊笑,問題麻煩着呢!”胖子雙手抱頭住痛苦狀。

我看了一眼,擺出一副領導的架勢說道:“老張同志!你聽好了,愛情是神聖的!你別看着碗裏的盯着鍋裏的,我跟你講,這兩個警官都是好姑娘,你要是確定跟誰在一起,就跟另外一個講清楚,不要傷了別人的心!”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那種一隻腳踩兩隻船的人,問題的關鍵是……”胖子語言又止。

“胖子,你再跟我黏黏糊糊,有屁不快放的話,我可不理你了,還有一大堆衣服沒有洗呢,我可沒時間陪你在這裏扯淡!”我假意白了他一眼。

“我中了王佳佳的情蠱!”胖子道。

“那不是更好嗎?你不是剛開始說,你喜歡王佳佳嗎?既然中了人家的情蠱,那麼你們就是天設地造的一對兒啊,好好相處,結婚就可以了啊!” 大叔離婚請放手 我感覺到有點兒奇怪。

“難不成?你對趙警官還有點兒意思?”我狐疑的看着他。

“當然不是!老馬,你還記得王警官給趙警官嘴裏吐出了一個本命蠱嗎?”胖子認真的看着我說道。

“我記得,我記得,但是那又怎麼樣?”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本命蠱是和情蠱捆綁在一起的,趙警官爲了救你兒子,把自己的本命蠱給弄殘了,王警官把自己的本命蠱給了趙警官,讓趙警官的本命蠱吞噬自己的,總算是把命給保住了,但是情蠱也間接的給了趙警官,我現在相當於間接中了趙警官的情蠱!”胖子解釋道。

“什麼亂起八糟的我根本聽不明白啊!”我被胖子給搞的一頭霧水。

這個時候,我胸口裏的老胡說話了,加入了我們的交談。

“誒呀呀,小馬啊,你怎麼那麼糊塗啊,我跟你說嘛,本命蠱和情蠱本屬一體,這本命蠱是自己的命根子所在,王佳佳把本命蠱給了趙倩,這情蠱不就過去了嗎?”老胡解釋道。

“對對,就是這個意思!”胖子彷彿遇見了知音,老胡這次終於在胖子面前被看的順眼了一次。

“可是我還有一點不明白,趙倩的本命蠱要掛掉,王佳佳把自己的本命蠱給了她,那王佳佳呢?趙倩沒有了本命蠱可以活,那王佳佳沒有本命蠱就沒事兒了嗎?這邏輯上完全說不通啊!”我仍然是一頭霧水。

“誒喲,小馬啊,你對這方面知識瞭解的少,你聽我跟你講,本命蠱可以轉給其他人,但是絕對不能讓它在自己身體裏死掉,如果死掉,那這個蠱師一生所有使用過的蠱術全部都會反噬到自身,這麼說吧,當日,如果王佳佳不救趙倩的話,那麼趙倩不知道會死的有多慘,本命蠱在趙倩的體內油盡燈枯,等到最後一刻迴光返照之際,趙倩將會死的連個全屍都不剩!”老胡的解釋終於讓我徹底明白了過來。

胖子也是拼命的點頭,終於有個人能理解他了,激動的他眼淚都下來了。

“那把本命蠱轉接給其他人,這個原來的主人就沒事了嗎?”我還是有一點不明白。

老胡說:“怎麼可能會沒事?把自己的本命蠱給其他人,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來會大大的折自己的陽壽,二來她這輩子別想再碰蠱術,否則將會死無葬身之地,因爲任何蠱蟲都不會再對她信任了,她是一個棄蠱之人!”

“那王佳佳怎麼會那麼傻啊!”

“老馬,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王警官傻,人家趙警官爲了救你家兒子,把本命蠱都快弄死了,這個時候王佳佳如果不救她的話,你要看着趙警官把一生所有駕馭的蠱術全部在自己身體上反噬嗎?你忍心看你兒子的救命恩人變成小白鼠嗎?你忍不忍我不知道,但是王佳佳一定是不忍的!”胖子一連串兒質問,對我剛纔的話表現出極大的不滿。

“胖子,胖子,你別激動,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那現在怎麼辦?”我對剛纔那很腦子缺弦的話表示出愧疚連忙轉移了話題。

“現在?現在麻煩大了!我對趙警官是尊敬,但是絕對不是愛,我喜歡的是王佳佳,但是卻跟趙警官有了情蠱的聯繫,而且她今天跟我表白,證明她也想跟我在一起,我如果不跟趙警官在一起的話,那我和趙倩全部都要死!”胖子發愁的說道。

麗麗其實一直在聽我們的對話,這個時候她揭開門簾走了出來說道:“我有個辦法,讓趙倩把自己的本命蠱給了王佳佳不就可以了,既然她們姐妹關係那麼好,王佳佳又救了她的命,她理應把自己的本命蠱讓給王佳佳,這樣一來,恩也報了,也成全了你們兩個,她如果不把本命蠱給王佳佳的的話,忍心看見自己的救命恩人減壽或者早亡嗎?這不可能,趙倩不是那樣的人!”

我微微的點點頭,麗麗說的確實是這個道理,目前來講,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胖子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個主意我早就想過了,我也跟趙倩提了,但是她不願意!”

“不願意?她捨不得自己的本命蠱?”我驚訝的問道,心說這趙倩可太不厚道了,人家王佳佳寧可讓自己減壽也不忍心看趙倩馬上死去,反過頭來,讓趙倩給王佳佳本命蠱還人情,她卻不願意!

“其實也不是不願意,但是有個前提條件!”

“什麼條件!”我和麗麗還有我胸口的老胡幾乎異口同聲。

“趙倩說,除非我和她結婚,她就同意把本命蠱給了王佳佳!”胖子發愁的說道。

“看來這趙倩是真的喜歡你啊!”我長長的嘆出一口氣道。

“可是,可是老馬!你知道嗎?趙倩的這種說法完全就是沒屁眼子的說法,他媽的,我要是跟她結婚,讓她把本命蠱給了王佳佳,那我還能活嗎?你以爲情蠱是那麼簡單的嗎?王佳佳也不能活啊!”胖子不停的錘自己的腦袋。

他說的也確實是這麼回事,我以前聽老胡跟我講過,你不要說什麼這個蠱多牛逼,那個蠱多厲害,都比不上這個情蠱,一旦情蠱發作,那是本命蠱跟你拼命,是決然不會留你活口的。

胖子現在的情況是挺讓人愁挺的,我連抽了兩根兒煙也沒能想出更好的辦法。是啊!愛情是自私的,人可以連命都不要,但是絕對不能把愛人讓給別人,這就是人的本性。

億萬寶貝之獨家寵婚 大家都不吭聲,屋子裏面陷入了沉默的氣氛,這個時候老胡突然來了一句:“小胖兒啊,我見那個趙警官也挺不錯的,要不你就跟趙警官結婚就好了,這東西都沒什麼,叔叔我都是過來人!”

老胡這一句極端無聊透頂的話,終於把胖子給惹惱了,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襟說道:“你個臭老鬼,不要瞎逼逼,我要是能對付的人的話,會等到現在還沒結婚嗎?我一生要麼不愛,要愛就只愛一個!你少跟我扯犢子!”

“誒誒!小胖兒,你對老胡有意見,別拿我開刀啊!”我此時顯得特別無辜。

“好好,我說錯話了,我罪該萬死,我現在就去睡覺,不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聊!”老胡的聲音消失後,就再也沒有吭聲。

屋子裏面彷彿又陷入了無盡的沉默中。

“胖爺,我看要不這個樣子,你還是做做趙倩的思想工作,感情這個東西是強求不來的,再曉以大義,我相信趙警官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如果實在不行,那我們兩口子出面幫你說!”我安慰胖子道。

胖子斜着瞥了我一眼後,做出了一副蔑視的表情,顯然對我所說的一切,極度沒有信心。 好難受!

我身體裏的靈力不停地流失。

以至於我的身體進入了超負荷狀態,我感覺我的身體逐漸出現了體力不支。

但是眼看着慕桁身上的殭屍毒就要消除了,我不敢大意的隨意放棄。

我就怕他下一秒因爲我的過失,而成了一隻喪失良知的殭屍。

“慕桁,慕桁……”

我會救你的。

我在心裏督促自己一定要救下慕桁。

身體裏的靈力在被掏空的那一刻,慕桁的殭屍毒也被控制。

而我超負荷的身體也在同時消耗殆盡。

我眼前一黑,身體如軟泥似的倒在慕桁的懷裏,直至暈厥。

重新恢復過來的慕桁眼看着我在他的眼前倒下,他及時地接住我。

“朵雅?你醒醒。”

昏迷中的我無法聽到慕桁一遍又一遍着急的催喚,我更無法看到他在得知我爲了救他而靈力枯竭後,面色關懷又急切的一面。

陰冷潮溼的山洞裏,空空蕩蕩的,慕桁的呼喊聲顯得格外突兀。

慕桁似乎是想到什麼,停止了呼喊。

他脫下身上的呢子外套鋪在陰冷的地上,又將我公主抱的抱到呢子外套上放下,隨即踟躕在山洞的洞口。

他似乎想要離開山洞去找什麼東西,但是又記掛着我的安危。

他在洞口來來回回好幾次後,從袖子裏抓出符籙和滅魂鈴擺在我的周圍,弄了個保護陣後,他還是毫不停歇地離開了山洞。

慕桁很擔心我的同時,也牽掛從小一起長大的錢順兒。

錢順兒爲了救我和慕桁,被變異的殭屍羣環繞,凶多吉少,慕桁無法割捨。

他一離開山洞就前往村口尋找錢順兒的身影。

可是等慕桁馬不停蹄地趕到村口時,見到的卻是一地的屍體,鮮紅的血液更是流滿了一地。

鮮紅的一片晃花了慕桁的眼睛,也刺紅了他的眼睛。

Prev Post
顏漠害怕阿燭聽出什麼,用英語告訴外國友人,這人是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
Next Post
「你不恨她?」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