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新不由看了下去。

「嗯。」

陽瑩聲若蚊蠅的點頭。

「失禁可是個大問題,可不能小視啊!」

華新一臉的嚴肅而鄭重。

「……」

陽瑩心裡一陣納悶。

「怎麼回事?」

「又是這種感覺?」

陽瑩心裡疑惑著。

突然,她腦子裡面靈光一閃而過。

「難道,兩次都是這樣……」

她突然發現,剛才華新摸她凶的時候,也是感覺異常強烈。

但,此刻針灸下去,那強烈的感覺更加強烈了,甚至直接就高C了。

「這……一次兩次可以說巧合,三次,那就不是巧合了,而是他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陽瑩越想越覺得是那麼回事,「這個華醫生絕對是個老司機中的老司機啊,看來我是著了他的道了,還想勾引他撩撥他,自己卻已經被……」

「你的問題不容小覷,讓我好好替你檢查檢查吧。」華新一本正經的說道,旋即手中金針就刺了下去。

「啊……」

陽瑩尖叫了一聲,旋即貝齒咬住了自己的紅唇,避免發出尖叫聲,引起外面人的注意。只是,華新一針一針的刺下去,那種感覺一波一波的涌了上來。而且,這次不像前面兩次一樣,立刻就高C了,彷彿被抑制住了一般,出不來了。

「你別緊張,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華新安慰著陽瑩,手中的金針卻慢慢的刺激著。

而且,他還刻意抑制了讓陽瑩根本就發泄不出來,彷彿爆裂的火山口被堵住了一般。

陽瑩也感覺自己心裡一波一波的強烈的感覺涌了上來,但是卻釋放不出去,而是擠壓在了身體上,心上。

「啊……」

陽瑩努力剋制著自己,貝齒咬著紅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每一次針灸,那種感覺就特別的強烈。」

「這次倒好,怎麼都泄不了,彷彿管子被堵住了一般,開始膨脹了,要爆炸了!」陽瑩心裡嘶吼著,吶喊著,彷彿被壓制的要爆炸了一般。

「陽瑩小姐,你的問題確實有點大,恐怕是腦子神經被壓迫產生了問題,不僅失禁,而且身體還顫抖痙攣的這麼厲害,年紀輕輕便有中風的傾向啊。」華新嘆息的說道,「真是可惜了一個好菇涼了,不過我會替你治好的。」華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

「啊……」

陽瑩突然尖叫了一聲,就彷彿醞釀了很久被壓制了很久的火山突然爆發了一般,瘋狂的尖叫了一聲,然後伸手就向著華新的抓去……

「華醫生,求求你了,給我吧,我要,你就別折磨我了。」陽瑩終於控制不住了,什麼驅禽故縱,什麼勾引,什麼撩撥華新讓華新主動,自己好討要好處,甚至藉此拴住華新的想法全都沒了,腦子裡面就是想要想要想要。

「啊……」

「陽瑩小姐,你這是怎麼了?」

華新感受著陽瑩的玉手抓著自己的,就一臉驚訝:「我什麼時候折磨過你了啊。」

「華醫生,求你饒了我吧。」

「給我,我真的想要!」

陽瑩近乎哀求似的看著華新,玉手不斷的……

「你說得話,我一點都聽不懂也!」

華新皺著眉頭道:「你別這麼抓我,你是我的病人,我怎麼能和病人之間發生什麼不正當的關係呢!」華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

「啊……」

陽瑩要抓狂了。

她什麼也不顧及了,連形象也不要了。

伸出雙手就朝著華新凶口上推了過去。

華新頓時就被陽瑩推的一屁股坐在了衛生間的地上,背部頂在了衛生間的門上,發出砰砰聲。然後,她便站了起來,嘩啦一下就把褲子褪到了腿彎彎處,然後坐在了華新的膝蓋上,狂野的去扒拉著華新的衣服和褲子。

https://tw.95zongcai.com/zc/44022/ 「陽瑩小姐,你這是……」

華新看著陽瑩狂野的舉動,嘴角就不由自主的翹了起來。

華新旋即就感覺自己進入了陽瑩的身體之中,身心一陣溫暖。

「啊……」

陽瑩也是驟然尖叫了一聲,彷彿前所未有的滿足一般,身心都得到了釋放!

(本章完) 「呼呼!」

商務艙的衛生間裡面傳來了粗重的呼吸聲,以及那啥papa的聲音。

陽瑩內心裏面的渴望壓抑到了極點,然後如同狂暴的火山一般徹底的爆發了出來,那般的狂野和那般的肆無忌憚,以至於聲音透過衛生間直接傳了出去。

「啊啊啊!」

「啊papapa!」

粗重的喘息聲和如同巴掌啪的papa作響的聲音回檔著。

「呃……」

商務艙內眾人頓時一臉詫異,看向彼此的時候,都是一臉的面面相覷。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這個聲音一傳過來,大家就意識到了什麼,旋即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就看了過去。

不僅能夠清晰的聽見裡面傳來的聲音,甚至還能清楚的看見衛生間門傳來的震動。

「……」

商務艙內的眾人忍受著這個大家都懂的聲音,不由顯得尷尬了起來。

「咚咚。」

「咚咚。」

乘務長聽見了這個聲音之後,就不由沖著商務艙內的乘客露出了歉意的笑容,旋即向著衛生間的方向走了過去。

「先生,您好。」

「請入廁的時候不要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以免打攪到乘客的休息。」

乘務長敲響了衛生間的門,然後委婉的說道。

「哦。」

「不好意思乘務長。」

「因為陽瑩小姐的身體有恙,所以,為了避免陽瑩小姐尷尬,才找了這個個地方替她進行檢查和治療,順帶推拿按摩一翻,所以聲音就有點大了,我會注意的!」

華新的咸豬手在陽瑩的身上不老實著,雙眼邪笑的凝視著陽瑩,然後一本正經的沖著乘務長說道。

「哦哦。」

重生八零悍妻來襲 「那就請華醫生你注意一下,不要打攪到了乘客們的休息!」

乘務長嘴角的肌肉抽了抽,旋即說道。

「好的,我會多注意一下的。」

華新連忙說道。

「陽瑩,你也是的,工作期間,不好好上班,你亂找華醫生給你檢查身體,推拿按摩幹什麼!」 嬌秘 乘務長不由責備著陽瑩。

「乘務長,我知道了!」

陽瑩聽見敲門聲,彷彿完全忘記了矜持一般,就那麼坐在華新的身上,顯得異常的狂野。直到華新和乘務長對話之時,陽瑩的身子才一僵,不由安靜了下來,但是那廝`磨卻沒有斷過。

「知道就好。」

乘務長沉聲道:「快點。」

「哦。」

陽瑩淡淡的哦了聲。

「你……」

「盡然出賣我,你好無恥!」

乘務長走了之後,陽瑩不由怒視著華新。

「嘿嘿。」

「大家又不是啥子,難道聽不見裡面的聲音么,自然就會想到什麼。」華新一臉邪笑的道,「我這可是替你證明呢,你卻還冤枉我,哎,真是好心沒好報啊。」

「哼。」

「你好心,就沒見過你這麼無恥,老司機中的老司機。」陽瑩怒視著華新,質問道,「說,你是不是故意用什麼手法刺激了我,讓我感覺這麼的強烈,這麼的想要!」

「特殊的手法?」

華新詫異的看向陽瑩,旋即一臉羨慕的說道:「如果真有這麼特殊的手法,那就好了,那哪裡還有美女逃過我的手掌心啊,你自己剛才不也說了么,是自己特別的想要啊,才讓我給你的啊,而且,是你推的我好吧,我動都沒動過你,你卻這麼冤枉我,我委屈啊我!」華新說著眼圈就紅了,「一個大男人,被一個女人給強了,這說出去,我特么的臉往哪裡擱啊。嗚嗚,嗚嗚。」

「無恥。」

「裝,繼續裝!」

陽瑩才不相信華新。

「我裝什麼裝,你看看,現在還在折磨我。」華新委屈的道。

「得了便宜還賣乖。」

陽瑩真是被華新的無恥給打扮了。

「你還不放過我?」

華新不由反問著陽瑩,視線就不由落在了兩個人身體精密結合的地方。

「哼。」

「老娘才不稀罕男人。」

陽瑩被華新給氣到了,連忙起了身。

「嘿嘿。」

華新心裡邪笑了一下。

「那就好。」

「我的清白就那麼被你給糟蹋了,我冤啊。」

「無恥。」

「流氓。」

「大混蛋!」

陽瑩聞言,壓低了聲音沖著華新罵道。

被華新這麼一說,搞的她陽瑩就是個盪F一般,那可是恨的牙根直痒痒的。

「嗖!」

華新趁著陽瑩怒視著自己的時候,一陣金針閃電般的就****了出去。然後刺中了陽瑩的敏感穴位,強烈如同觸電一般的感覺就傳了過來,那種渴望,如同火山爆發了一般。

「啊……」

陽瑩只覺得雙腿發軟,華新彷彿有著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一般,吸引著她。

她只是矜持了那麼一下,旋即就坐在了華新的身上。

「你你你你,你這個女人!」

華新故作憤怒的指著陽瑩:「你又要折磨我。」

陽瑩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心裡的自信受到了強烈的打擊。

雖然,她知道華新是故意如此,但還是有莫大的挫敗感。

「哼!」

陽瑩哼了聲,便不再理會華新,而是一心一意的那啥起來。

儘管乘務長已經警告過了華新和陽瑩兩人。

但是,兩人弄出來的動靜依然很大,整個商務艙裡面的乘客都覺得氣氛頗為的尷尬。

良久。

Prev Post
當他話音落下,宮清影腦海里如同原子彈爆炸,一片混沌。
Next Post
飛船船艙內幾乎滿坐,倒是令楚南有些意多點,如此高昂的傳送費用,竟然也有不少的人坐,看來土豪還是很多的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