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友還真是好膽,老朽也欽佩不已,不過你確定真的要賣?」

林楠鄭重點頭,不管多珍貴,眼下對林楠而言是燙手山藥,必須要賣。

老者見狀,頓時大為滿意,而後直接開口。

「好,小友如此爽快,老朽也給你一個公道價格,五百萬塊仙晶好了!」

一聽這價格,林楠心中暗暗點頭,仙盟的信譽還是不錯的,天痕仙王估價也就這麼多。

「可以!」林楠直接應了下來。

一旁的管事聞言,再度驚愕不已,隨即再度大喜。

這前後一起,過千萬塊仙晶的交易額了。

他在這仙盟數十年,這還是第一次遇到,自然得到的提成也不少。

這一刻,他甚至心理都準備好好感謝一番城外的兩位仙王境強者了。

沒有他們,哪來的林楠這麼一位大財神!

價格談妥,雙方大為滿意,甚至仙盟的這位老者再度給林楠打了一個九五折,如此一來,再度為林楠省了二十多萬塊仙晶。

很快,十五萬塊仙晶交到林楠手中,連帶著還外送一座頂級洞府供林楠修鍊使用一年。

眼下兩位仙王境高手在外面坐鎮,想逃,很難。

尤其是,林楠此刻傷勢也不輕。

分身自爆,本尊受傷不輕,若非林楠恢復力驚人,只怕早已堅持不住。

而今,正好可以好好養傷。

有著仙盟做依仗,外面兩位仙王境高手根本不敢亂來,林楠也能安心一些。

這幾天更新總算多了一些,塵浮在家裡閉關碼字,瘋狂碼字,人也快要瘋了,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和塵浮一樣,被封家裡,祝大家都平平安安,出門記得戴口罩,安全第一。

無聊了,就多看會書。

絕品醫王現在580萬字了,也是塵浮的書! 雲夢恬伸手戳了戳水天芸的胳膊:"表姐,外面是誰,你怎麼了?沒事吧!"

水天芸搖搖頭,一臉鬱悶:"沒事,就是有人走錯了!"

雲夢恬看水天芸這表情,可一點都不像是遇到一個走錯門的人。

更何況,這裡的別墅都是獨棟的,怎麼可能走錯呢?

雲夢恬剛這樣想,門鈴又響了。

雲夢恬站起來:"應該是葉一朵表哥過來了,我去給他開門!"

結果,雲夢恬剛要走,就被水天芸拉住胳膊:"不許去,不許給那個人開門,不能讓他進來!"

雲夢恬有些納悶:"為什麼啊!"

水天芸抿了抿唇:"沒為什麼,反正那個人就是走錯了,肯定是!"

怎麼可能有那麼巧的事情。

門鈴鍥而不捨的響起,雲彬柯看這倆人拉扯,他站起來:"不管是不是走錯了,我去看一下,總把人這樣擋在門外也不好!"

聽到雲彬柯的話,水天芸鬆開雲夢恬的胳膊,看起來有些泄氣。

雲彬柯走過去打開門,看到門外站著一個男子,渾身似乎都帶著不耐煩地氣息。

雲彬柯挑了挑眉:"哥們,你沒走錯門吧?"

男子看了一眼雲彬柯:"我找雲夢恬!"

"你就是歐陽辰吧!"雲彬柯輕笑了一聲。

歐陽辰一怔,收斂了幾分不耐煩的神色,開口道:"恩,我是,你是?"

"我是小夢的哥哥,雲彬柯,你進來吧,葉一朵告訴我們你要過來,我們就等著了!"雲彬柯笑著把人帶進來。

然後,他跟雲夢恬介紹:"這位就是我們一直在等的歐陽辰!"

水天芸一怔,歐陽辰?

不是她想的那個人吧,怎麼看著不像呢?

雲夢恬見水天芸有些錯愕,還有些吃驚,她剛才不還格外厭惡歐陽辰嗎?怎麼這會一副見鬼的表情。

她先笑著跟歐陽辰打招呼:"你好,歐陽辰,我是雲夢恬,這是我小表姐,水天芸,還有那個是藍銘晟!"

歐陽辰跟著雲彬柯坐下,聽到雲夢恬介紹水天芸,他也愣住了。

水天芸,不是自己想的那個人吧,應該沒那麼巧合吧!

雲夢恬看這倆人神情有些奇怪,忍不住開口:"你們認識?"

"不認識!"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

雲夢恬哭笑不得:"芸芸表姐,到底怎麼回事啊?"

水天芸聽到雲夢恬這樣問,一個沒忍住,氣呼呼的瞪了一眼歐陽辰:"他就是剛才在路上,跟計程車司機追尾,還跟我吵架的那個人啊!"

雲夢恬有些囧,感情她跟水天芸在這裡罵了半天沒素質的,就是歐陽辰啊!

可是,按照歐陽辰的家教,應該不至於吧!

只不過,雲夢恬瞧著,歐陽辰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她笑著說:"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對吧,歐陽辰!"

沒想到,歐陽辰直接開口:"沒什麼誤會,我就是沒見過那麼胡攪蠻纏的女人!"

水天芸怒了:"我還沒見過你那麼不講道理的男人呢,你自己追尾了,還把責任往別人身上賴,你怎麼好意思的!"

歐陽辰嗤笑:"如果不是他不打轉向燈就變道,我能突然撞上去嗎?"

"那也是你沒有保持車距,不然的話,你有的是剎車時間!"水天芸繼續爭。

雲夢恬無奈的看向藍銘晟和雲彬柯,心好累啊!

她沒想到,過來住的是兩位冤家。

雲夢恬也不管了,坐在一旁,看這倆人繼續吵。

歐陽辰眼底閃過一抹戾氣:"你講不講道理,還是說,你們女人都不講道理,我就算是保持車距了,那他不打轉向燈變道也是做錯了!"

水天芸氣的站起來:"我們女人不講道理,是你們男人胡攪蠻纏,好不好?你保持了車距,今天就不可能追尾,還浪費別人時間!"

"我浪費你時間?明明是你浪費我時間,好嗎?"歐陽辰對這個女人簡直無語。

水天芸氣的想打人:"什麼叫我浪費你時間,是你非要在大街上跟我吵架的,不然,我怎麼可能浪費你時間,你簡直……不是男人!"

歐陽辰的眼睛瞪大,這麼說他,簡直不能忍:"我不是男人,我看你才不是女人呢!"

雲夢恬見兩個人越吵越出格,趕緊開口:"停!"

歐陽辰和水天芸同時看向她:"怎麼了?"

雲夢恬抿唇:"兩位,這裡是我朋友家,不是我家,咱們要吵架的話,稍微低調點,行嗎?"

水天芸抿了抿唇:"那我們出去吵!"

歐陽辰看了一眼雲夢恬,眸子閃了閃:"我沒意見!"

雲夢恬差點暈過去,這倆人就沒聽出來,自己是不想讓他們吵架嗎?

搞得好像她要把人趕出去一樣的,如果這倆人真的出去吵架,那她敢保證,她爸媽和葉一朵肯定會找她問個清楚。

她心累的抬起手:"不許出去,你們先聽我說,我的意思是,這裡是朋友家不說,再說了,我和藍銘晟還有我哥還在場呢,你們的暴脾氣,就稍微忍一忍,好吧!"

雲彬柯適時地開口問水天芸:"芸芸,你哥沒來嗎?"

水天芸這才打消了繼續吵架的念頭,悶聲道:"你說水天昊啊,他估計明天才能過來,我最近換了新工作,過幾天才去上班,比較無聊,就先過來了!"

雲彬柯點了點頭,剛想說話,就被歐陽辰打斷了。

他皺眉看著水天芸:"你哥是水天昊?"

水天芸對歐陽辰的印象糟糕透了:"不然呢?"

"那你應該認識我!"歐陽辰聲音硬邦邦的。

水天芸這會也猜出歐陽辰身份了:"是嗎?我不記得我認識你這麼個人!"

歐陽辰聽到她這麼說,心裡有些無奈,他今天心情實在是太暴躁了,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樣。

他看了一眼水天芸:"你小時候還喊我辰哥哥呢!我跟你哥今年還見面了!"

水天芸扯了扯嘴唇:"是嗎?可惜啊,我都忘了!"

歐陽辰聽到她這樣說,頓時有些無奈。

如果第一眼就認出水天芸的話,他那會肯定不會跟水天芸吵架。

只不過,現在吵都吵了,再說別的,也無濟於事。

他看了一眼水天芸:"你忘了也很正常,畢竟,你四歲見了我,現在二十年都過去了,忘記也很正常!"

水天芸翻了個白眼:"我要早知道你變成這個樣子,寧願沒見你!"

歐陽辰有些無奈,這會也生氣不起來了:"那我跟你道歉,行嗎?"

他沒想到,二十年沒見,這小丫頭的脾氣變得這麼暴躁。

水天芸哼了一聲:"我才不需要你道歉呢!"

聽著那兩個人又開始較勁兒了,雲夢恬跟藍銘晟和雲彬柯面面相覷,感情這倆人認識啊!

雲夢恬看了一眼水天芸:"你跟歐陽辰見過啊!"

水天芸剛要開口,歐陽辰就點頭:"她以前喊我辰哥哥來著!"

他比水天芸大一歲,五歲的時候,經常帶著水天芸和水天昊一起玩,只不過後來出國,再也沒見過水天芸,水天昊倒是見過幾次。

他沒想到,當初的小丫頭,長成這個樣子了,還這麼凶。

水天芸聽到歐陽辰的話,立馬開口:"誰喊你辰哥哥了,你想的美!"

歐陽辰無奈的搖搖頭,覺得再吵下去也沒意思,索性不說話了,等這丫頭氣消。

雲夢恬看了一眼水天芸,水天芸這才解釋:"是這樣的,他爸跟我媽是青梅竹馬,我們小時候在一起玩過,後來他們家出國了,我再沒見過!"

"我現在回國了,以後要在國內發展!而且還會去臨海市!"歐陽辰如實說道。

水天芸家就在臨海市,聽到歐陽辰這樣說,她扯了扯嘴:"哦,那跟我也沒什麼關係!"

歐陽辰囧了囧,這丫頭怎麼這麼記仇。

他無奈的嘆口氣,打算裝啞巴。

雲夢恬倒是拉著水天芸的手,笑著說:"你們緣分不淺啊,怎麼能叫沒關係呢,我倒是沒想到,你們倆居然還認識!"

水天芸扯了扯嘴角:"也就小時候見過,你沒看現在見了都不認識了嗎?"

歐陽辰看了她一眼:"現在認識也不晚,再說了,你這不是知道我身份了嗎?我還記得,你小時候身體挺弱的,現在怎麼樣了?"

"誰身體弱了,比你強!"水天芸是一點也不服軟。

雲夢恬頭疼的要命。

藍銘晟開口,幫雲夢恬解圍:"我們不是說了出去玩嗎?既然大家都過來了,那就出去玩會吧,明后兩天還要幫忙呢!"

雲夢恬立馬站起來,笑眯眯的問歐陽辰和水天芸兩人:"你們想去哪裡?"

"隨便!"這兩個人又是異口同聲。

雲夢恬覺得自己要瘋,她看了一眼藍銘晟:"藍銘晟,你說吧,去哪裡,我心好累,想歇一歇!"

藍銘晟看著她,寵溺的笑了笑:"那就帶著他們去隨便!"

雲夢恬愣了愣,這才想起,南希市有一家餐廳,挺有名氣的,叫隨便,有時候不知道吃什麼的時候,可以去這家試試,他們經常推出新菜品,而且,味道還很不錯。

五個人本來一輛車也可以走,但是,鑒於水天芸和歐陽辰吵的實在是太厲害了,雲夢恬只能讓他們分開走。 城外,就在林楠將血池拿出來的瞬間,血雲老祖老臉頓時完全黑了下來。

他感覺到了!

血池在仙盟中拿出,意味著什麼他很清楚。

「該死!!!」血雲老祖怒不可遏。

在林楠手中,他還能奪取,而到了仙盟手中,那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

那可是他這千年來的暗暗積累,更有一些特殊的準備,是為成帝準備的。

現在,全沒了!

「本座不將你碎屍萬段,絕對不甘心!」

一旁,風族仙王境高手見狀心中暗暗思量著,不知道是什麼惹得這位血雲老祖如此之怒,看樣子比殺了他們風族帝女的恨意還大。

城內的兩位仙王境高手這一刻也很好奇。

但在仙盟之中,城內的仙王境高手也不敢探查,這是屬於禁區。

仙盟洞府內,林楠才不管這些,此刻一頭扎進洞府內,完全封死,直接服用一顆九轉仙丹,快速恢復著。

他的傷,很重。

在風谷內,被風族仙王境高手擊中,還被兩大天仙境強者擊中。

一路的拚命逃遁,不惜耗費燃燒規則之力。

Prev Post
骨節修長的指尖優雅地按下了手機鍵,薄削的唇線抿了抿,色澤很淡——
Next Post
韶華則是坐在謝老夫人的身旁,抬眸直視著眼前的戲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