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

半日後,荒原邊緣地帶。

陳默和趙楓站在一處半山坡上往下看。

一棟棟簡單的木頭搭建起來的房子密密麻麻,呈現半月形之勢林立在荒原的邊緣地帶。

一眼看去,數量不下於上千間。

其中還混雜着一些明顯看起來精緻漂亮很多的閣樓,那些閣樓都是圖紙建造出的。

“這裏是半月集聚地,集聚地沒有主人,不過倒是有幾個勢力存在,類似於半月集聚地的這種集聚地在荒原邊緣區域有四個,每個區域都有過萬人,都是這月餘時間從城市裏逃亡出來的人聚集在一起建立的。”

“半月!”

陳默聞言眯起了眼睛。

“根據我們的調查,在暗殺名單上還有十七人沒死,這十七人中多數在另外一個集聚地,這個集聚地裏只有一人,不過那人實力還行,手下有一個差不多的勢力,有幾百人左右,在城裏因爲閣主你的那句話而帶着整個勢力集體搬遷到了這半月集聚地。”

“所以你準備先除掉這個勢力?”

陳默聞言問道。

“不錯!”

趙楓點頭,說道:“我們這次來了一百精銳,突襲之下滅了這個勢力輕而易舉,滅掉這個勢力後在分散去其他集聚地暗殺其他人也方便一些。”

“你自己決定就行,不過,幫我做點事,在這半月集聚地裏找出一個叫趙茱萸的女人,末世前她是市醫院的人,市醫院逃亡來這裏的人很多,你順着這條線很快就能找到,不要驚動了她,找到之後通知我就行!”

陳默淡淡的說道。

趙楓聞言點頭,隨後轉身去安排。

無論是找人還是滅掉那勢力,都不需要他親自出馬,他跟在陳默身後即可。

陳默這次沒有盤膝修行,他起身帶着趙楓向着半山坡下的半月集聚地走去。

“叔叔,叔叔,能不能給我們點吃的?求求你了!”

在陳默踏入半月集聚地後,三個面色飢黃的孩子突然出現在陳默身前,可憐兮兮的看着陳默。

趙楓臉色微變,剛要上前阻止,這時陳默擺了擺手。

從包裹中拿出一隻羊腿,陳默遞給了三個孩子。

三個孩子似乎被陳默的大手筆給嚇到了,一時間愣在了原地,看着香噴噴的烤羊腿不敢伸手去接。

“怎麼?不敢要了?”

陳默輕笑着說道。

“我們……!”其中一個年齡稍大些的孩子猶豫了起來。

“我要!”

這時,另外一個孩子忍不住了,一把抓向羊腿。

啪!

一個耳光,那孩子原地旋轉三百六十度倒地,捂着臉滿臉恐懼的看着陳默。

“我說給你了嗎?沒有實力的時候,可不能動了搶的心思!”

陳默頗有深意的說道。

那孩子頓時忍不住了,雖然沒有哭,但是眼淚嘩嘩的流淌了起來。

“禽獸!”

“畜生!”

“連小孩子都欺負,當真不是人!”

“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

旁邊不少路過的人都忍不住嘀咕了起來,他們看到烤羊腿的時候便眼前一亮,但是看陳默一身着裝頗爲華麗,他們也不敢動小心思,反而心中極爲羨慕那三個孩子。

可隨着陳默這一巴掌,他們都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就連趙楓都忍不住眼神詭異的看了看陳默,更別提路人了。

擡頭環視四周,周圍的路人還在低聲嘀咕着,似乎是大家都這麼說,人多勢衆下也不怕陳默報復。

陳默看了看哭泣的孩子,見那孩子還在盯着自己,他伸手一指路人中的一人,對趙楓說道:“那個戴眼鏡的,就他嘀咕的歡,弄死他立立威!”

“是!”

趙楓嘴角一抽,但是陳默的命令就是他的一切,身影一閃,一道寒光閃過,那戴眼鏡的男子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鮮血噴涌。

“臥槽!”

“臥槽!!”

“臥槽!!!”

“跑啊!!!!”

周圍的路人面露駭然之色,爆了句粗口後,一瞬間跑了個乾淨。

地上,那孩子面色煞白,恐懼的看着陳默,連哭泣都忘了。

“記住,你欠我一條烤羊腿,如果還不起,那以後就拿命來還!”

趙楓殺了人之後,陳默隨手將烤羊腿丟給那孩子,搖搖頭,轉身就走。

身後,趙楓滿臉疑惑,他覺得陳默不是這種無聊的人,但是陳默不說,他也就不敢問。

走出十多米後,陳默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嘴角不禁勾起一絲笑意。

‘故人,故人,上午還曾唸叨,不曾想下午便看到一個,希望百年後,你不會再因爲到處搶劫被人打死吧!’ 有人說,末世之中無好人。

其實這句話在陳默看來,是真的太過於片面了。

好與壞,善與惡,都是沒有絕對的。

秩序社會幫助弱小是善,戰爭時代燒殺搶掠難道就是惡?

環境和生存決定了一個人的做法,前世時,陳默見了太多英雄好漢發達時幫助弱小,守護一方。

但是落魄時燒殺搶掠,一個個的也從未手軟過。

秩序社會爭的是面子地位和財富,多一些少一些都不致命,但末世中,爭的是命,少了就是等死。

沒有人會嫌壽命少,弱小是罪,打不過敵人就是等死。

末世中,壽命就是一切,壽命可以購買裝備,可以打造裝備,甚至可以購買丹藥不打怪的情況下安全升級。

有了壽命就等於是有了一切。

在如今的末世前期,衆生平等,除了個別的運氣爆棚的人,其他人都是一個起步點。

後續發展纔是最重要的。

如何裝備比別人好?如何升級比別人快?如何屬性比別人強?

這些都需要壽命。

別說末世後期,縱然是前中期的時候,強者和弱者的區別便已經很明顯,在中期的時候,普通人更是已經淪爲看客。

撐起整個末世時代的,終究是那些強者。

弱者雖然也會不斷的殺怪升級變強,但是強者升級更快,殺的怪物更高階,掉落更好,更富有。

強者越來越強,弱者越來越弱。

我本初唐 到後期時,縱然只是普通的強者,那也有着一掌覆滅萬人的實力。

更別提那些始終位於最頂端的超級強者。

而這種能夠橫掃一切的超級強者如何培養?

單靠自己是不可能的。

唯有勢力!

這也是爲什麼前世陳默能後期崛起的原因,他成了聖主,擁有一座聖地,有無盡的財富能給他提高等級和裝備。

越是高品質的裝備,升階和提品越難,而若是追求最強,那就需要不斷的鍛造合成,最終耗費無數壽命來打造出一件完美屬性裝備。

這還只是一件!

真正的末世至強者,全身都是完美屬性裝備,隨隨便便一件裝備的鍛造花費都能拖垮一箇中等勢力。

由此可見,強者對勢力依賴到了什麼程度。

強者對勢力來說是守護神,是頂樑柱,是保護傘,但是同樣,勢力對強者來說是讓自己變強的工具,是能一直讓自己屹立在最頂端的底蘊。

勢力之爭,在如今末世最前期還只是地盤面子和一些利益。

在中後期時,那就是強者之爭。

沒有理由,你壽命多,我比你強,那我便打你。

這就是末世的殘酷之處。

偶遇故人,陳默心情很不錯,一條羊腿,一記耳光,陳默想教給那孩子的道理就是搶可以,但是你得有實力。

沒實力還去搶,那是找死!

……

“閣主,找到了,人在半月集聚地以西的一處難民區裏。”

時間流逝,兩個小時後,趙楓的身影出現在陳默身邊。

陳默微微點頭,隨後趙楓在前面帶路,兩人步行十多分鐘後,抵達趙楓口中的難民區。

難民區之名當得上是名不虛傳。

樹木和草蓆搭建起來的房子雖然看起來還算光鮮,但是內中卻是人人面黃肌瘦,彷彿隨時都會餓死一般。

偶爾可見幾個實力勉強的人,但是這些人往往都是厭惡的看一眼周圍,隨後快步離去。

“都是一些不敢動手的人!”

趙楓忍不住說道:“末世最前期的時候,他們不敢動手,跟在別人後面,再後來喪屍的實力更強了,他們還是1級,然後就這麼混子日,現在想弄點吃的都難,野獸打不過,怪物打不過,只能在集聚地裏找點活計勉強維持吃飯。”

說到這裏,趙楓忍不住眼中閃過一絲黯然。

曾經的他便是如此,不敢動手,實力底下,連女友都被人凌辱後殺了燉成一鍋食物。

若非陳默搭救幫扶,他恐怕如今過的也不比這些人強到哪裏去。

想到這裏,他看向陳默,心中感激,想說些什麼,但是又不好意思。

“你去吧,忙你的事情,如果有事我會在區域聊天框裏喊你!”

陳默轉頭隨口說道。

區域聊天框,一句話一年的壽元,在別人看來很奢侈,但是在陳默這裏已經是稀鬆平常了。

從始至終,無論是現在的區域聊天框還是未來的更廣泛的聊天框,其實都是給強者用的。

常人用不起,也不需要用。

若非如此,恐怕聊天框早就每天被人刷屏,什麼信息也看不到了。

趙楓走後,陳默起身向着趙楓所指的房區走去。

他雖然收起了武器,隱藏了裝備,但是縱然他只是身着一襲長衫,在這難民區也是屬於極爲刺眼的一位。

路人紛紛看向陳默,甚至有幾個人還忍不住上來詢問陳默是否需要招臨時工人。

陳默笑着搖頭拒絕,緩步前行。

一棟略大的木製房屋裏,十幾個人人來人往,在木製房屋中,不少人在忙碌着,在他們的手中是一把把普通的鐵質刀子或斧子,而他們所忙碌的也是一件件木製品。

這些木製品裏有椅子,有桌子,也有木牀或是櫃子。

“老闆您好,需要定製傢俱嗎?我們這裏價錢絕對是最低的,像這種木椅,只需要30小時壽命。”

一個滿臉堆笑的精瘦男子上前對陳默鞠躬說道。

“我來找人!”

陳默微微一笑,說道。

精瘦男子一愣,隨後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末世來了,太多人和家人走散,很明顯這精瘦男子也見過不少這種找人的事情。

精瘦男子走後,陳默繼續往前,邊走邊看那些咬着牙雕刻木製品的工人。

一把椅子,做好加雕刻,甚至還需要後期打磨平滑,這麼一把椅子一個人最起碼也得一整天的時間才能做完。

而這麼一把椅子,只是售價30小時壽命。

刨去浪費掉的時間,恐怕賺來的壽命除了吃飯之外根本剩不了多少。

而若是遇上沒生意的時候,那更是隻能吃老本。

Prev Post
這時從後面氣喘吁吁地跑過來一個小姑娘,看起來比赤妘要小個兩三歲的樣子,梳著雙花包包頭,穿著鵝黃色的羅衫,系著半舊的寬大粉紅色披風,披風隨風一鼓一鼓的,很是可愛。
Next Post
「你高興就好!」這問題依依能怎麼回答,名字取來就是讓人叫的,雖然咱們不熟,你這叫法也略顯親密,但是這確實是我的名字。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