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高興就好!」這問題依依能怎麼回答,名字取來就是讓人叫的,雖然咱們不熟,你這叫法也略顯親密,但是這確實是我的名字。哎!

「依依,飯打來了。」

依依正在和清歌學姐聊著閑話,慕辰就打好飯過來了。

「慕辰,快來,坐下吃飯!」

「依依,你在這兒呢?我也要和你坐在一起。如冰,你也過來!」

紫語在一進食堂就看到依依她們在這裡,立馬就拉著如冰奔了過來。

「紫語,你怎麼會和如冰一起過來?」

依依看著紫語和如冰一起進來,感覺著很是詫異,兩人都沒有在一起上課,怎麼會走到一起的。

「這可是碰巧的,我在食堂前碰到如冰的,她在那裡可是遇到個極品,差點兒讓我噁心的午飯都吃不下了。這不,才拉著她一起進來了。」

「好了,既然事情已經擺平了,那又何必為了個噁心的人讓自己氣到餓肚子,這不是讓人暗地裡偷著樂嗎?快坐下來一起吃飯吧!」

聽了依依的安慰,紫語也是稍微氣順了些,坐下來就開始吃起來。

「對了,已經上了兩天的課,你們感覺怎麼樣?」

「哎,別提了,感覺就像是做了過山車一樣,雲里霧裡的,完全聽不懂!」

「都差不多,我也是聽一半兒,懵一半兒,不是很懂!」

「這才開學,慢慢來吧!如果當真有不懂的,可以拿過來找我!」依依習慣性的對著紫語說著。

「好啊,我正想著呢!你就…」紫語聽了依依的話高興的說著呢,但是這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清歌學姐,依依,你們在這裡啊?我可不可以和你們坐一起啊?」這時候,依依她們去選訂婚禮服時,碰到的那個清秀女孩子就湊了過來。

這個人,依依看她那雙眼睛死死的黏在慕辰身上,就對她完全的喜歡不起來。

「不好意思,我們還有朋友過來,這裡沒有空位子了。」

清歌本就因為開學那天,她借著自己作筏子,為自己賺好名聲而感到氣憤。

這筆賬她還沒有找她算呢,這又迫不及待的湊過來了,她怎麼會如了她的意,直接就回絕了。 看到這,依依笑了。就知道費鑫哥哥他們是不會扔下昊淼哥哥不管的。

可是儘管他們花了兩天兩夜,找遍了萬獸山脈的角角落落,就連被困在陣法里的任十一都被他們找到了,也沒有發現他們兩個的蹤跡。

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又回了馭獸城。

「什麼,錢森聖子和昊淼聖子兩個人都不見了?」

聽聞這個消息,文泰真的急了。兩位舉足輕重的聖子大人在自己的地盤上丟了,說什麼自己也推脫不了責任了。

所以他連忙吩咐下去,派出無數修士小隊,前往萬獸山脈尋找昊淼錢森二人。

為了找人已經耽擱了兩天,所以費鑫也不能久待,在得知文泰已經派人出去尋找以後,費鑫這才帶著依依他們一行回了刺心閣內閣交任務去了。

就在眾人積極尋找的時候,依依腦袋裡正在腦補一齣電視劇。

起先知曉了萬獸山脈的危險以後,依依無時無刻不想著要去把哥哥們給找回來。

可是在獸潮平息以後,依依莫名其妙的覺得這一定跟兩個哥哥有關。

在然後他們兩個就一起不見了。

最重要的就是……咳咳!所以依依現在是既擔心又擔憂,可是怎麼心裡卻還有點兒小竊喜呢?

哎,不管了,反正只要自己在這裡,哥哥總會把『嫂子』帶回來的。

該做任務的做任務,該煉藥就煉藥,依依還真的是一點兒不操心啊!

昊淼不見了,那些原本需要他來做決定的事情,現在都落在了費鑫頭上,在他弄的焦頭爛額的時候,這才發現原來的自己過得有多麼幸福。

何奈軒練功房

看著一臉生無可戀的費鑫,依依無端的有些想笑。可是現在的場合併不合適,所以依依生生忍住了。

「怎麼樣費鑫哥哥,找到昊淼哥哥他們他兩個了嗎?」

「哎…別提了,也不知道閣主是怎麼想的,竟然就派些弟子暗中外出尋找,而且都不讓對外聲張。

誒,不對啊,我跟你說這些幹嘛?依依丫頭你老實告訴我,之前你說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額,秘密,什麼秘密?」

「哼,還跟我裝傻,不就是你說只要你們能夠去馭獸城歷練,你就告訴我一個關於錢森的秘密的。」

「哦,原來你還記著這個啊!本來我是知道怎麼能讓錢森哥哥開心起來,然後繼續跟你們一起做任務的。可是現在看來已經完全沒有必要了。」

「什麼沒有必要?你這個丫頭說話說得怎麼這麼玄乎的?腦袋都要暈了,真的搞不懂!」

看著費鑫摳死的那一大片『腦細胞』,依依好心提醒道:「你們一起生活二十年,難道就連最近一段時間裡,錢森的異常你們都沒有發現?」

「異常,當然有啊!都不是瞎子,誰能看不出來?」

依依:………

「難道你們就沒有想想到底是為何嗎?」

「那到底是為何?」

……

依依簡直就要被氣死了,都說的這麼明白了,他怎麼還是不懂呢!!

「不明白就算了,反正現在這樣也挺好的。如果你有疑問,就等他們回來你在問他們好了。」

說完依依劍也不練了,直接去了修鍊室修鍊。

馭獸城一戰,依依他們每個人都換到一百多顆靈石,這足夠他們『奢侈』好久了。

可是依依卻沒有急著修鍊。在馭獸城抵禦獸潮,來的匆匆去也匆匆。而且還殺了那麼多狂獸,這都沒什麼,可是慕辰本就本源有失,還跟著她在馭獸城裡戰鬥了這麼久,所以現在她和他都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來修養自身。

深秋初冬夜微涼

雖然修鍊靈氣加起來已經有好幾個月了,可是依依一直都還沒怎麼習慣,這不夜深的時候,竟然會覺著有點兒冷。

慕辰看到縮在被窩裡的依依,頓時無奈了。

自己雖然本源有失不能變成人形,可是自從他本源被煉化,依依悄悄給他餵食過她的血液,他在清醒過來后就發現自己竟然能夠將本體變大。

現在他就已經將自己變得跟依依差不多高,然後側躺在依依旁邊,還不忘記將她扒拉在自己的臂彎里。

幸好現在依依沒看見他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個超大版的毛絨娃娃啊!每天晚上抱著睡覺絕對暖和又舒服的。

身邊有了溫暖源,依依也不在覺得夜涼如水,隨即就沉沉睡去。

夢中

看著地上這個人渣的頭顱,荇縈神尊總算是替朱雀出了一口惡氣。

而這個鎖鏈男竟然就這樣在他們眼前被斬殺,這大部隊的領頭男子惱羞成怒了。

「荇縈神尊,您這是打算和我神皇宮不死不休嗎?」

「不死不休?錯了,你神皇宮除了墨靈,沒人值得我出手。而且你說的這個人渣,他的行為能代表你整個神皇宮嗎?」

女子看似輕鬆的嬉笑怒罵,明朝暗諷,可實際上她卻因為剛才強行使用靈氣,而讓自身傷勢全面暴發了。

「哼,先前我還敬重你乃當世神尊,對你諸多禮遇,可是我神皇宮的威嚴卻實實在在的不容挑釁。來啊,現在就將荇縈神尊請回去。」

大部隊領頭男被荇縈一陣明嘲暗諷,氣的連最開始的禮數都不顧了,直接讓人上前想要強行將她帶走。

荇縈神尊又怎麼可能束手就擒,邊打邊退間,荇縈已經退到了懸崖邊上。

這種懸崖的高度,就連她實力巔峰之時都要忌憚一二,更何況她現在體內靈氣混亂暴動,根本就不敢在繼續強行催動。此刻的她就跟凡人無異。

「呵呵,荇縈神尊,你現在以無退路,所以你還是放棄掙扎,乖乖的跟我一起回神皇宮吧!哈哈哈……」

看著逐漸圍攏的包圍圈,荇縈知道自己大勢已去。可是在被抓回去無休無止的放血和九死一生的自由面前,荇縈毅然決然選擇了九死一生的自由。

「啊~~~~」

「糟糕,她跳下去了!」一名隨從看著荇縈毅然決然的縱身一躍,驚呼出聲來。

「閉嘴,我知道!」領頭男煩躁的抓了抓頭頂的髮髻,大聲的吼道。

他也沒有想到這個荇縈性子這麼烈,這個懸崖的名字叫『神無歸』啊!她怎麼敢就這麼跳下去了。

「頭頭,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尋路下去找啊!別廢話趕緊的。」

領頭男子說完就帶著他們開始找能夠下到崖底的路。 這筆賬她還沒有找她算呢,這又迫不及待的湊過來了,她怎麼會如了她的意,直接就回絕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這裡真的還有人,這不,他們過來了!」

紫語可不會給她好顏色,因為這人就是在食堂門口為難如冰的那個噁心人。

開口就朝著往這邊過來的華少胡少喊到:「華少胡少,在這裡!給你們留了位置。」

這一喊,全食堂的人都往他們這桌子上看了過來。

這一看,將他們的下巴都驚掉了。大四女神學姐燕清歌;

年僅十六的特招大學生韓依依;單家小公舉單紫語;

昨天一來就轟動全校的逆天容顏,聽說是叫做慕辰;

還有胡家大少和華家大少;

還有算是大一新晉女神姜駱…

而這邊的如冰直接被他們忽略過去了!

哇咔咔,這些人可是平常難得一見的啊,今天居然都在這裡聚齊了!

這時候,正在角落裡,和那個跟依依比賽的女孩子聊天兒的紅萌,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她們。

只是她的嘴角卻在沒有人注意到的時候,勾起一抹嘲諷式的笑意,你就得意吧,過了今晚,你就沒機會了。

到時候,我才是韓家小公主……

想到這裡,她的嘴角還是止不住的漏出計謀得逞了一樣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只是,她自己在這裡一個勁兒的YY,根本沒有人鳥她。

見華少胡少已經往這邊過來,佔了剩下的兩個空位,清秀女子姜駱表情訕訕的往紅萌這邊走了過來。

為什麼往這邊走呢?大概是因為另外一個人,和依依比賽過,還輸掉了的原因吧!所以她才會不自覺的就往這裡過來了。

對此,兩人並沒有搭理,任由她坐下了。

別人怎麼樣,依依才懶得管,見兩人坐下,遂向兩人問道:「今晚豪爵有個拍賣會,你們知道沒有?」

「我知道了,已經弄到了邀請函了!」

燕清歌聽了華少這話,帶著詫異的神情看向華少,微微蹙了蹙眉。

這華少不是華家大少嗎?為了一個拍賣會的邀請函還要在外面弄嗎?

只要有些勢力的上流家族,都會有發一個吧!

這個想法剛剛在腦海里閃過,就想到了什麼,然後不著痕迹的斂起自己詫異的神色,靜靜地聽著她們聊著。

「我們家已經收到邀請函了,我也會去。」胡少家紅三代,軍功赫赫,能收到邀請函,依依並不奇怪。

「紫語,你呢?」

「我沒有收到誒,但是……芷筠可是說了要帶我一起去哦!」

「芷筠,她的傷好了嗎?都沒有來學校,我還以為她晚上去不了了!」

「她的傷是還沒有好,但是這次機會這麼難得,她說不想錯過,所以就決定去了。」

「既然你們都能進去,那我就帶我的人一起去了!慕辰,今晚我們帶文風一起去吧!」

「嗯,你決定就好。現在事情說完了,該好好的吃飯了。」

慕辰一直安安靜靜的看著依依他們聊了,手裡卻並沒有閑著。

將剝好的蝦仁都堆在依依的碗里,這才停手,開始吃飯。

對於慕辰這一舉動,眾人能怎麼辦?不知不覺間就被餵了一大把狗糧,瞬間就覺得自己已經飽了……

眾人這才發覺,他們現在就像是個大大的電燈泡,默默地吃著,吃完趕緊離開這裡!

看著被紫語拉走的如冰,再看看身旁空蕩蕩的位置……

依依:……

「他們這是怎麼了,都走掉了?」

聽了慕辰的話,再看看他毫無破綻的表情,依依默然。她要告訴他,她什麼也不知道嗎?寶寶也不知道他們怎麼一下子就都走了!

放學,晚飯後!

「婉笑,你打電話給文風,讓他和你一起過來我家,晚上一起去參加豪爵拍賣會!

在把他的事情安排下去,以後他就跟在慕辰身邊了。」

話筒那邊傳來一聲回答后,依依就掛掉了電話。

「安排好了嗎,什麼時候出發?」

「等他們過來,一起去!對了,早上韓紅萌故意過來,打聽我會不會去豪爵的拍賣會。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猜,晚上可能有事情發生,你可要小心點兒!

Prev Post
“唉!”
Next Post
「那你還暴露身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