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羅素島人嗎?」隨著聲音的傳來,此時的葉飛同時看清了眼前之人。

那是一位身形高大,平頭,長臉,看上去有些粗獷的男子,嘴角留著一大撮鬍鬚,並不是華夏人,但華夏語卻是說的極為流利。

「謝,謝謝。」葉飛稍有一愣,下意識地接過了水碗。

他此刻才發現,在這座囚籠之內,足足有上百人被困在這裡,看上起與他一眼,似乎都只是些普通人。

或許以前也是異人,但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他們身上的力量消失了。

「我叫巴特,你不用怕,羅素島對華夏人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友好的。」那位粗獷的漢子,此刻臉上露出爽朗的笑容。

囚籠之內,其他的人,此刻也是同時向著葉飛微微點頭表示善意。

因為葉飛的關係,北海十二暗島,不光是外環的羅素島,幾乎是整個暗島,對於華夏人,一直都是報以尊重的。

「你之前是異人,這到底怎麼回事?」葉飛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目光落在了此人的手臂之上。

借著微弱的光線,他能夠看清,這位大漢手臂的以前戰鬥留下的傷痕,那絕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攻擊之力導致的。

「是的,華夏人。」

「其實我在被抓到這裡之前,是一位成熟期的異人。」

「這裡有著一種神奇的力量,比暗島之力還要強大,它能夠徹底壓制異人的力量,現在的只是個普通人。」巴特沒有隱瞞,直接開口說道。

葉飛在聽完之後,微微點了點頭。

他在進入此地之前,璇兒也曾說過,他的靈力會被壓制,但這種壓制,居然是壓製得一點不剩,這讓葉飛不禁有些意外。

此刻的他,就連前方的囚籠結界都無法打開。

「羅素島的人,都被囚禁在此嗎?」葉飛定了定神之後,隨即地開口問道。

巴特點了點頭道:「這座煉場四周,有著幾十個牢籠,整個羅素島的人,不管是異人,還是普通人,全部被抓到了這裡。」

二人一番交談之後,葉飛對於此地的情況,也是有了一些了解。

每一個人被抓到此地之人,體內的力量都會被壓制,而且每隔一天,他們中會有一個人被抓進中心的祭台之內,煉化成葉飛之前看到那種怪物。

至於控制這座煉場的人,羅素島的這些人從沒有見過。

夜色慢慢深了,牢籠內的人,似乎已經習慣這裡,他們的眼中多半透著空洞,除了那位大漢之外,在無人前來與葉飛交談。

每個人都捲縮子在牆壁的角落,整個練場之內,除了時而有異獸的怪之聲傳來,多數時候都是一片靜寂無比。

囚籠之內,葉飛緩緩走上前去,站在了洞口限制結界前。

「怎麼會這樣?璇兒,你能聽到我說話嗎。」葉飛目光微閃,此刻心中不禁低語,同時望向他的衣領處。

等待了許久之後,他的衣領處終於閃過一道金光。

「祭台,是那座祭台壓制了你的力量,給璇兒一點時間。」玄蛇的聲音匆匆響起,隨後很快在葉飛的識海之內消散。

他的衣領處,閃動的金光,同樣也隨之消散。

「難道連璇兒得到力量也……」葉飛閃動著雙目,抬頭向著前方凝望而去。

遠處的中心祭台,那些刻畫的奇異紋咒,他從未見過,就連冰神的傳承中,都不曾有過記載,彷彿真的來自遠古一般。

洞口前,葉飛就這樣一直站著,他的腦中同時不斷地思索。

一段段傳承記憶,被他慢慢翻開,想要從中尋找到恢復靈力的方法。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一夜過去……

隨著第二天的到來,整個斗獸場,慢慢的被晨光點亮,只是這清晨,卻是無法喚醒那些被囚禁在此地的羅素島人。

黑夜與白晝,對他們而言,顯然早已變得不重要。

「力量被壓制,看到半點希望,確實容易讓人心死。」葉飛站在洞口前,此時不禁暗嘆一聲,他能夠感受到則,羅素島人心中的悲哀。

力量被奪去,隨時都又能被變成怪物,看不到半點希望,這是任何人都難以接受的。

忽然後方的牢籠內,隱約傳來幾聲歡笑,頓時葉飛身形一頓,他連忙轉過身來,順著晨光向著洞內的黑暗望去。

「呵呵,呵,爸爸,快點起床了。」輕盈的聲音中,透著幾分稚嫩之感。

那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四五歲大笑的女孩,胖胖的小臉上帶著歡笑,看上起很是可愛,她正伸手抓住自己父親那亂糟的鬍鬚。

女孩那清澈的雙眸內,帶著動人的色彩,與周圍的眾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牢籠之內,她的父親,正是昨晚與葉飛交談的,那位名叫巴特的粗獷漢子,這一刻巴特的眼中,滿是柔情緩緩睜開雙眼,臉上同時露出了笑容。

這父女二人,此刻在這牢籠之中唯一的色彩。

「吼……」隱約間,遠處的祭台後方,忽然傳來一聲低吼。

牢籠之中的眾人,均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將自己的身子,捲縮進了洞內的黑暗之中。

囚洞內巴特緩緩伸出大手,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女兒的眼睛,彷彿有什麼非常可怕的事情,即將要發生一樣。

「兄弟,不要靠近洞口,他們來了。」後方傳來巴特粗獷的聲音,他這一句,顯然是在向著葉飛開口。

此刻整個囚洞之內,唯有葉飛一人,矗立在囚洞的門前,他的跟前不到三寸處,便是那道閃動的結界防禦屏障。

洞口前,葉飛面色一怔,同時轉眼向著前方凝望而去。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一群身穿黑色皮甲長衣,身形高大的西方武道界強者,此時從祭壇後方走出,很快出現在了一座牢籠前。

似值得慶幸的是,他們選擇的,並不是葉飛所處的囚洞。

「轟轟……」伴隨著陣陣異響,遠處一座囚洞的門前結界,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打開。

此刻正身處右側牢籠內的葉飛,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微光,門開了代表這,哪怕是普通人,都能輕易從囚洞之內走出。

但讓他感到意外的是,事情並非如他所想,並沒有一人敢貿然衝出。

「抓住他!」

囚洞前,那位黑皮衣的男子,此刻發出冷漠的聲音。

話音落下,後方的眾人一擁而上,不多時在一陣低嚎聲中,一位精瘦的羅素島人,被從囚洞之內抓了出來,他瘋狂地掙扎,但卻是無濟於事。

力量被壓制,哪怕這個人曾是一位實力不俗的異人,但此刻只能任人宰割。

在眾人囚洞之內,那些羅素島人恐懼的目光之中,那位被抓出的精瘦男子,很快被帶到了祭台之上,隨之被高高舉起。

「扔進去……」

「砰!」

冷漠聲音隨之想起,接下便是傳來一聲悶響,一位羅素島人,被直接扔進了祭台之中。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這個人幾乎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下一刻便是四周的血芒吞噬,身子彷彿瞬間被融化成一個血團。

「呼呼……吼!」不多時,祭台之內,再次傳來恐怖的低吼聲。

那團翻滾的血團,隨之瘋狂收縮,慢慢的凝聚成一隻觸角異獸的模樣,血色的雙瞳中滿是瘋狂之意,彷彿從地獄之中走出的惡魔。

「哈哈,哈哈,打開血奴場,將它趕進去。」

「你,再去帶一個人出來!」祭台前,那位身穿黑皮衣的男子,此刻忍不住哈哈大笑,同時大聲開口指揮著身旁的手下。

一旁的幾人聞言,均是連忙點頭稱是。

只見這些人,體內的力量涌動,爆發出陣陣淡紅的血芒,化作一根根細絲,將前方那隻詭異血獸的身形,瞬間鎖定控制。

祭台後方不遠處,斗獸場之內,最大的一個囚籠緩緩打開,那隻凝聚成型的血色異獸,被很快趕進入了囚籠之內。

這一切,都是在羅素島眼中,有節奏的進行著,顯然已經進行了多次,那些黑皮衣人,顯得極為的熟練。

而反之,那些被關押在這裡的人,此刻心中的恐懼,早已被放大到了極致,誰也不知道下一個變成怪物的,會不會自己,他們心中的驚恐可想而知。

不多時,另外一位羅素島人,被從牢籠之中帶出。

恐怖的場景,如期而至,只不過在一連轉化了兩人之後,血色的祭台上的力量,明顯減弱許多,而那些黑皮衣人,也沒有在繼續將人扔如祭台之內。

很快,斗獸場內,恢復了往常的寂靜。

「有著限制么。」

「儘管如此,將這裡的羅素島人,全部變成怪物,現在看來也只是時間問題。」牢籠之內,葉飛凝望著眼前的一切,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他必須先恢復靈力,隨後摧毀祭台,同時保證羅素島人的安全。

「璇兒……」葉飛思索片刻,隨即低頭望向自己的衣領處。

這種遠古紋咒祭台,上古玄蛇比他更為了解。

囚洞前,葉飛的衣領處,此刻泛起了金光,慢慢的將他的身形包裹在內,同時也點亮了略顯得有些黑暗的石壁山洞。

囚洞內的羅素島人,此刻不由地面露驚訝之色,目光紛紛落在了前方的葉飛身上。

「他,他的身上,怎麼還有力量的波動!」

「華夏的兄弟,你怎麼了?」

後方眾人驚訝之餘,那位名叫巴特的大漢,下意識地走上前來,望向前方那道泛著金光的身影,忍不住低聲開口問道。

此時的葉飛,身形有如化作了一尊雕塑般,此刻矗立在囚洞門前一動不動。

而在他的腦海中,上古玄蛇的聲音,同時在不斷地傳來。

「我明白了。」半響過後,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的嘴角不禁泛起了淡笑。

隨之金光消散,葉飛緩緩轉過頭來,望向後方洞內的眾人。

恢復靈力的方法,他已經找到了,而那座祭台依舊是極為危險,相當於劫境強者的力量,一旦爆裂開來,這裡的羅素島人,可以說無一人能夠逃過威勢的橫掃。

唯有能夠與之抗衡的,唯有葉飛衣領內的上古玄蛇。

「巴特,我需要你們,隨我一起出去。」

「衝出這座囚洞,聚集在那座祭台周圍,這樣璇兒的力量,足以護住你們的不死。」葉飛目光微閃,望著眼前之人緩緩開口說道。

前方巴特微微一愣,臉上明顯露出不解之色,顯然是不太明白眼前之人話語中的意思。

但他大概能夠聽懂,這個華夏人,似乎是想要逃離這裡。

「我們逃不掉的,外面那些怪物,能夠輕易將我們撕碎。」巴特的眼中,閃過一絲畏懼之色,望向葉飛低聲開口道。

囚洞內的眾人,此刻也都是同時點頭,他們的眼中滿是暗淡之色。

「相信我,靠近祭台,你們就不會有危險。」葉飛目光一凝,此刻臉上的表情極為認真,盯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道。

那座血色祭台,顯然是壓制葉飛力量的源頭。

但他只需靠近,隨後便可以利用玄蛇的力量,讓那股壓制之力消散,到時候葉飛能夠瞬恢復靈力,同時璇兒的力量可以抗衡血色祭台保護羅素島人。

唯一的缺點是,玄蛇力量的保護圈不是很大,最多只能籠罩血色祭台四周,如果羅素島的人,不跟在他的身後,一旦祭台爆裂,這些人必死無疑。

「華夏人,你別做夢了。」

「我們連前方的那道結界防禦都沒有辦法穿過……」

囚洞之內,此時一些人忍不住開口,望向葉飛的目光中,多數人都如同在看待一個白痴一樣。

他們留在這裡,還能多活一段時間,出去那才是必死無疑。

「是啊,兄弟,暗主大人,一定回來救我們的。」

「你不要衝動。」巴特的性子,向來較為樂觀,此刻上前一步,連忙開口說道。

暗島林帝,那是這些人心中最後的希望,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裡的大部分人,已經將林帝遺忘,唯一還堅信的,怕是唯有這位名叫巴特的大漢。

「林帝,死了,你們等下去,最後也會面臨死亡。」葉飛面色如常,平淡的地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洞內的羅素島人,眼中均是泛起了怒意,暗主林帝在他們心中的地位,自然是極高的,哪怕是真的身亡,也不該這麼直接說出。

但許是被困在此地太久,羅素島的人已經心死,只是瞥了葉飛一眼后,便是不再理會他。

「華夏人,你說什麼!」巴特此刻眼中噴發出怒火,頓時衝上前來,他死死地盯著眼前之人,看其模樣彷彿是準備動手一般。

囚籠門前,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周身不覺地散發出一股無言之勢,同時抬起頭來,望向此刻正向他衝來的大漢。

巴特在接觸到葉飛的目光之後,那高大的身形止不住地一顫,身子生生頓在了原地。

「你……你,你是誰。」巴特聲音微顫,他的心神不知為何,感受到了一股極大的壓力,彷彿暗主降臨一般,讓其不敢與之直視。

葉飛掃了前方之人一眼,隨即緩緩轉頭去,不在理會囚洞內的羅素島人。

該說了,他已經說了,剩下的只能等他恢復靈力之後,在利用獨盜團的力量,將羅素島人聚集,但願那座祭台不會瞬自爆。

「璇兒,外面那些怪物,戰力有多強?」囚洞結界前,葉飛抬頭望向前方,開口低語了一句。

他的靈力被壓制,體內的氣血之力也消散,道術,界脈之力,甚至連蓮華劍都不能祭出,但儘管如此,葉飛並非沒有半點戰力。

醫聖的傳承,對於武道根基極為看重,隨著葉飛實力的不斷提升,他如今的身體強度,已然達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以葉飛如此的身體強度,哪怕不用靈力,元嬰境的攻擊,幾乎無法破開的他的防禦。

「嗯,每一隻怪物,實力各不相同。」

「不過呢,最強的不過超過元嬰境啦。」璇兒的輕嗯一聲,聲音隨之緩緩傳來。

囚洞結界前,葉飛嘴角泛起淡笑,只見他上前一步,同時緩緩抬起了手臂,單手握掌成拳,眼中閃過一道凌厲之芒。

「璇兒,助我破開結界。」葉飛低語一聲,隨之猛然一拳轟出。

「嗯嗯。」

上古玄蛇的聲音回應,隨之一道金光,從他的衣領內傾瀉而出,很快將葉飛的整隻手臂包裹,一股無形的威壓之勢隨之橫掃開來。

囚洞之內,羅素島人面色均是微變,下意識地將目光聚焦在了葉飛身上。

「轟,轟隆!」拳鋒落下,隨之傳出的是一聲震耳的悶響。

斗獸場內,葉飛所處的囚洞之內,頓時發生一陣震顫,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那個圍困了他們許久的結界,隨之碎裂開來。

Prev Post
星耀哪敢還有異議? 雲邪帶他們去的地方,是紫金殿。
Next Post
經年口中喃喃道:「柒爺,我,喜歡你……」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