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壯說道:「不是你來晚了,你看這街上根本還沒有幾個人呢!是我們平時起得早,沒有讓別人等我們的習慣,所以很早就過來了。」

一旁的郝文道:「既然他已經來了,那咱們就起程吧!這一次任務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完成呢!哎!」說完郝文就第一個向魔獸山的方向走去。趙雲等人隨後跟上。

寂靜的山林之中,五人安靜的行走著,他們警惕的目光不斷的在樹林中那陰暗的地方掃過,郝家兄妹的兵器緊緊的握在手中,隨時準備著應對突發事件。作為已經在魔獸山附近混了很多年的老傭兵,郝家兄妹的配合還是非常默契的。眼神交錯間,就可以從對方的眼神中識別出一些帶著危險或安全的信號。

炎熱的陽光加上緊繃的神經讓郝家兄妹已經有了一些汗珠浮在身上,郝文有些來氣的說道:「大哥,你看看咱們這麼聚精會神警備,那小子卻是輕鬆的很,一臉無事的樣子,簡直氣死我了。我就說他肯定是個拖後腿的。」

郝壯說道:「別亂說,你看他好似漫不經心,但是我能感覺得出,他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我向只要一有危險他會反應的比咱們還要迅速!」

郝文撇了撇嘴道:「大哥,看你說的跟真的是的,就知道你一定在幫他說好話。我怎麼看他的樣子也不像能瞬間反應過來的人。」

郝柔笑道:「那請問二哥,你看誰像能瞬間反應的人啊?」

郝柔的一句話讓郝文感到有些語塞,支吾道:「真不知道那小子給了你們什麼好處,竟然這麼幫著他。」

這時從來不輕易說話的郝強也破天荒的說道:「高手!」

聽了郝強的話,郝柔笑道:「二哥,這下你可沒話說了吧!就連咱們當中實力最高的三哥都說他是高手了。」

在魔獸山之外,一切倒還算平靜。然後當五人進入真正的魔獸山不久后,一次小規模的魔獸襲擊便在五人面前展現出來。

襲擊的魔獸相當於上等下階神的實力,如果是正常來說,五人可以輕鬆的對付這種魔獸,但是現在可就沒那麼輕鬆了。上百隻魔狼將趙雲五人團團圍住,它們並不著急攻擊,就是在消耗趙雲等人的士氣,與他們打心理戰。

趙雲非常驚訝,這魔獸看起來要比神獸兇悍很多,智商也不比神獸低,那些傳言說魔獸都是愚蠢的,看來只是謠傳而已,根本當不得真。

五人背靠背圍成一個圈,郝文道:「看來咱們還真是夠『幸運』的了,剛近魔獸山就碰到了魔狼群,我懷疑這群魔狼一定有魔狼王在,否則他們不可能如此安靜,早就攻過來了。」

趙雲因為第一次來魔獸山,他根本不知道魔狼王能達到什麼等階,便問道:「文哥,那魔狼王大概是什麼等階的?」

郝文解釋道:「魔狼王最差的是上等中階神,最厲害的是下等上階神,任何一種都不是可以輕易對付的,再加上這麼多魔狼,咱們一定要加倍小心。」

趙雲又問道:「那魔狼王跟這些魔狼有什麼區別?怎麼樣可以看出哪頭是魔狼王?」

郝文道:「這個很簡單,雖然魔狼王非常聰明,向來都摻雜在群狼中,但是成為狼王,它的眉宇間就會多出一個血紅點!所以想找到狼王也非常簡單。」

聽了郝文的話,趙雲立刻釋放神力,去搜尋這些魔狼中與眾不同那隻狼王。不過這魔狼王隱藏的本領還真是厲害,趙雲根本尋找不出來它的氣息。看來只能看到那隻狼王才能識別出來。

趙雲對郝壯說道:「壯哥,你們四個圍成圈,我去狼群里。」說完不等郝壯的阻攔便沖向狼群後方,尋找狼王。

這時郝文大喊道:「傻小子,你就算找到狼王也打不過它,它最低的級別都是上等中階神。你快回來,不要做無謂的犧牲。」

從郝文的話里,趙雲感覺到一種關心,看來這郝文也正如郝壯所說的那樣,一旦出了事情他還是會非常關心朋友的。郝家兄妹也都是熱血中人,對於朋友情義那看的也是非常的重,相識就是有緣,他們並不希望趙雲就這麼死去。

PS:二更!!!! 趙雲直接衝進了狼群中,他雙眼凝視,仔細的觀察著每一隻魔狼的額頭,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出那個眉宇間帶著血點的狼王。只有將狼王擊敗,他們才可能順利的向前進發。否則這些聽命於狼王的魔狼是不會停止它們的攻擊。

魔狼的頭腦也非常聰明,它們看著趙雲在仔細的觀察它們就知道趙雲是在尋找狼王,於是它們就不斷的變化動作,用來混淆趙雲的注意力。

嘶!

隨著一隻魔狼的嚎叫聲,群魔狼同時向趙雲發出了攻擊。面對魔狼的攻擊,趙雲將手抬至胸前,然後用力一攥,隨著空間的波動,真龍噬魂槍便出現在他的手裡。

只見趙雲輕輕一躍,真龍噬魂槍在他的周身掃出一片槍花。在殺死了幾隻魔狼的情況下將其他魔狼逼退。令趙雲想不到的是這魔狼竟然也有獸核,不過他現在可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獸核。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出狼王的所在。

趙雲挽出無數的槍花向前移動,隨著他每次前進的步伐,總會有幾隻魔狼死去。與此同時,那些圍攻郝家兄妹的魔狼群也開始了攻擊,現在這裡已經處於了一片混亂。魔狼與郝家兄妹的交戰要比趙雲對子面對狼群輕鬆的多。

那些彷彿屠之不盡的魔狼不停的在趙雲的周圍穿梭,就算不能阻止趙雲前進,它們也要用自己的行動來延緩趙雲的行動。

狼王的出現是早晚的,但是它一定會是在趙雲等人被耗的筋疲力盡之後才出現。狼王從來不會冒然的暴露自己的行蹤。

趙雲想到,這魔狼王可真是夠奸的,正常的狼群,它們的狼王都是在最後面的,一眼就可以看得到,所以要對付正常的狼群還是非常簡單的。但是這魔狼的智商簡直已經可以和真正的人類相比了。它更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用偽裝來耗盡敵人的士氣,然後給敵人致命的一擊。既沒有危險還能取勝。真是深得兵法之精髓。

趙雲沒時間跟他們糾纏,看著眼前這群魔狼在不停的亂竄,趙雲只有使出橫掃千軍或狂破萬軍才能將它們鎮住,也許還能逼出狼王。

隨後趙雲踩著一隻魔狼的身體飛了起來。凌空中趙雲釋放出橫掃千軍。槍影如巨浪般一道接著一道的湧向了魔狼群。

魔狼雖然不會退縮,但是狼王畢竟也是群狼之主,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臣民們送死。在它的一聲長嘯下,所有魔狼開始潰逃和躲閃。而且它們也很有默契的將目標轉向郝家兄妹四人。將趙雲留給了狼王。

眾魔狼離開后,狼王終於露出了真身。讓人想不到的是,這隻狼王竟然將自己眉宇間的血點找東西掩蓋起來。正常一眼看過去根本看不出來它就是狼王。

連魔狼王都有著跟人類差不多的智商了,趙雲笑道:「想不到你個孽畜竟然會如此聰明,笨一點的人根本都不是你的對手。」

狼王嗷的一聲,以示自己的不滿,它認為趙雲將它與愚蠢的人類相比是對它的一種不尊敬。隨後狼王極速的向趙雲衝去,凌空中將自己的狼尾甩向趙雲,就像是一把奪命的長鞭一樣叫趙雲感到不寒而慄。

趙雲單腳點地,整個身體凌空躍起,手中的噬魂槍帶著破空之勢直刺向狼王的尾巴。

砰的一聲!槍尾相接,產生了巨大的轟鳴聲。周圍的空氣像鞭炮一樣爆開。空間震蕩更是讓這一人一狼後退五米左右。

落地后一人一狼對視很久,想從氣勢中找到對方的破綻看來是不可能了。不過狼王卻非常納悶,這人看起來就是下等中階神,怎麼發揮實力的時候卻猶如上等中階神呢?跟它的實力相當,一時間想分出勝負來還是不容易的。

突然趙雲整個人屈膝彎腰,接著嗖的一聲!如同離弦之箭破開空氣的阻力直射向狼王,射出的過程中,趙雲又將自己手中的噬魂槍向前一次,一招逆龍鑽隨之而出。雙向的急速旋轉讓周圍的空氣都產生了一個旋窩。

狼王感受到此攻擊的威力,立刻向後退去。奈何趙雲的逆龍鑽速度實在是太快,角度實在是太叼。狼王退去躲避仍然不能完全避開,它只好揮舞前爪,將神力全部用在爪心,奮力的拍向趙雲的槍頭。

砰!

趙雲的噬魂槍雖然是被狼王的前爪拍飛,但是狼王的前爪也因此受到了巨大的傷害,整個前爪現在是血肉模糊,鮮血不停的從前爪中流出。狼王雙眼已經眯成了一條直線,整尊狼身更是散發出了無限的殺意。

趙雲收回噬魂槍,體會到狼王的殺意的同時,他也釋放出無窮的霸氣。氣勢是一定不能輸的,輸了氣勢就等於丟了一半的性命。

就在趙雲凝視狼王的時候,狼王那隻沒受傷的前爪向前邁了一步。緊接著,狼王便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不停的向著趙雲閃躍而去。

噠!噠!噠!三聲與地面的蹬踏聲過後,狼王完全消失在趙雲的視線內。看到狼王的消失,趙雲心中大感不好,根本沒有時間讓他四處觀望尋找狼王,他的戰鬥意識告訴他此時一定要不停的向後退。

於是趙雲就連續不停的向後翻躍。在他每次向後翻躍的前一秒,地面上都會留下一個深深的狼爪之印。從地面的受損程度來看狼王的攻擊並不厲害,不過趙雲豈會是那種只看表面的人,狼王的攻擊實質上是將神力凝聚在一點,表面上看不出多大威力,但是真正被擊中的時候可就能要了趙雲的半條性命啊!

十秒過後,狼王終於停止了它的攻擊,看出來這個人類竟然如此的靈活。想要殺了他還真需要費些功夫和智商。

狼王停止攻擊了,那就該趙雲攻擊了,他可不想給魔狼王喘息的機會。於是,趙雲挑槍,左腳向前他出一步,接著整個人如同一道光束一樣,掠向了魔狼王。那破風的氣勢令魔狼王全身的每一根毛都寒慄起來。

攻擊未到,風勁先到。狼王凌空躍起,畫一個半圓,甩身雙腿踢向趙雲的胸口。在急行中的趙雲根本沒有辦法閃躲,只好將挑出的噬魂槍拉回,橫在胸口前,抵擋狼王的後腿踢。

砰地一聲!趙雲帶著噬魂槍射向了地面。途中趙雲將真龍噬魂槍向地面一插,然後身體借勢旋轉,一個空翻便穩穩地落在了地面上。不過他是半蹲著落在地面上的。還沒等趙雲站起,狼王的第二次攻擊就已經來到了趙雲的身前。

這次攻擊依然是狼王的尾巴,此時它的尾巴已經被神力包裹的緊緊地。根本看不到尾巴的顏色了,只有浮在表層的白色神力。

砰!

這次趙雲既沒有躲過也沒有擋住,結結實實的中了狼王的尾甩,劇烈的疼痛從趙雲的胸口傳進心頭,氣血一陣翻湧,接著趙雲就吐出了一口鮮血。心想原來狼王的尾巴就是它的武器,著攻擊力與尾巴的堅韌程度都要比正常的獸核武器強上不少。

時間不等人,趙雲馬上向前一躍,一招亢龍他第一次從空中發出。直射狼王第三次攻擊的落點。狼王想不到趙雲竟然如此頑強,真龍噬魂槍硬生生的扎進了狼王那隻沒有受傷的前爪。威力大到將前爪穿透,帶著狼王的身體釘在了地面上。

狼王憤怒,大吼一聲。以拔山之勢將真龍噬魂槍從地面拔出,甩飛。不過還沒等它將真龍噬魂槍甩出,這把槍就慢慢變淡從它的爪中消失了。狼王大驚,以為這又是趙雲的什麼把戲。於是搖頭四處觀望,尋找真龍噬魂槍的身影。

見到狼王上當,趙雲大喝道:「畜生,跟我決鬥之時,你竟然敢東張西望,你這明顯是在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PS:一更到!!!二更可能要延遲1小時,敬請大家原諒!!! 說話間,趙雲大步向狼王閃去。先是一記重拳直接擊中狼王的頭部,將其身形打亂。接著單腳一掄,踢在狼王的腹間。只聽嘎巴一聲,狼王的肋骨便折了兩根,同時狼王的身體也被巨大的衝擊力掄的飛起。

趙雲也立刻跟上,凌空躍起。雙手攥拳,由上至下狠狠的砸向狼王的身體。

砰!

狼王被趙雲砸進了地面,掀起一陣塵土。趙雲的攻擊並未結束,極速下墜的趙雲將真龍噬魂槍變出,朝著狼王的落點傾全身之神力刺出。

嘶!

真龍噬魂槍又將趙雲的神力強化了一些,直接穿進了狼王的體內。隨後趙雲反手加旋,真龍噬魂槍在狼王的體內轉起,搗壞了它體內的所有器臟。片刻后,狼王的獸核便從它的腹部飄出。沒了呼吸的狼王屍體,僵硬的趴在地上。只有嘴中流出的冒著熱氣的鮮血能證明它剛死不久。

趙雲收起了狼王的獸核,然後向圍攻郝家兄妹的狼群衝去。沒有了狼王指揮的狼群就如同一盤散沙,根本不成氣候了。就算此時沒有趙雲的加入郝家兄妹也一樣能將這群下階魔獸輕鬆的收拾掉。

狼王一死,魔狼們就不如剛才那般拚死的攻擊,有些魔狼甚至已經開始逃跑了。幾分鐘后,魔狼已經寥寥無幾了。郝壯走到趙雲的身邊,笑道:「想不到兄弟是深藏不露啊!那狼王最少也是上等中階魔獸,想不到竟然被你這個下等中階神給殺了。這狼王還真夠衰的。如果今天沒有你在的話,我們就算是能殺死狼王也會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趙雲笑道:「這都好說!我也沒想到狼王這麼容易被騙。如果它不是東張西望的話,我就是想殺死它也不容易。還是要說咱們的運氣好。」

這時一直對趙雲有意見的郝文也走了上來說道:「運氣是一方面,還是實力第一。之前那麼對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趙雲回道:「怎麼對我?我沒感覺到什麼,不過我剛才衝出去殺狼王的時候,你好像很關心我的樣子,這份情義我算是記下了。」

郝強和郝柔將剩下的魔狼收拾之後也走了過來。紛紛對趙雲的實力讚歎一番,然後五人繼續向前進發。通過魔狼的事情讓五人的心更加凝聚到了一起。郝家兄妹對趙雲的那種隔膜與戒備也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真心情義。

趙雲問道:「我還不知道幾位是來這裡做什麼任務的?」

郝壯回道:「我們四兄妹來魔獸山主要是為了殺一隻上等中階魔獸,取了它的獸核便可以交任務了。」

趙雲說道:「那我剛才殺的那隻狼王不正是上等中階魔獸嗎?我把它的獸核給你們不就可以了嗎?」

郝文說道:「不然!我們這次的任務是要殺紫瞳魔猿,只有它的獸核才可以。傳說這紫瞳魔猿是上等中階魔獸中最厲害的存在。就是剛才那隻狼王也遠不如它。我們四人就算是盡了全力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將其擊殺。而且那紫瞳魔猿是非常狡猾的,它要是認為打不過你,它就逃跑。在魔獸山裡比中階神能比它跑的更快的基本上沒有。」

趙雲略有所思道:「照你這麼說的話,這紫瞳魔猿也不是那麼容易碰到的魔獸吧。畢竟它的智商是那麼高,而且就算碰到了也不一定就能將它殺了。那這個任務的難度可是相當大了。」

郝柔笑道:「沒有難度的任務做起來枯燥無味。」

郝壯說道:「趙雲兄弟,還不知道你要做的是什麼樣的任務呢!」

趙雲擺了擺手,說道:「我要做的任務還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完成呢?我是來尋找一種叫嗜血草的植物。這個任務你們在傭兵工會的時候也該也見到過吧。」

郝文驚訝道:「見到過!開始我們也想接了,不過據知情人所知那嗜血草可是生長在魔獸山深處的植物,傳說這是一種神級植物。打造兵器時,將這種草放入,那麼打造出來的武器就會有嗜血的效果。而且每株嗜血草的周圍定會有一隻王級魔獸的保護,因為嗜血草所在的周圍,天地之氣是相當純正、渾厚的。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現在要是讓我們去做這個任務,那和讓我們去自殺沒什麼區別。所以我們沒接這個任務。想不到趙雲兄弟你竟然有如此氣魄,單身一人做這麼有難度的任務。」

趙雲笑道:「其實我對這嗜血草的傳說是一無所知,也只是在傭兵工會看到了它的圖片而已。」

郝壯說道:「雲兄弟,你要是做這個任務我們可就幫不上什麼忙了。魔獸山的深處,我們可是不敢進去。」

趙雲說道:「沒事,短期之內我也不準備進入魔獸山深處的,我要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上階神。那樣進了魔獸山深處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我準備先幫你們把任務做完了,然後再獨自一個人在這魔獸山中修鍊。畢竟實戰是提升實力最快的方法。」

豪孕來襲 郝柔道:「想不到你年紀輕輕竟然有如此抱負,真是令姐姐我刮目相看啊!在神界雖然人們都在追求那實力的巔峰,但是真正敢拿性命做代價的人還未出現過幾人。你的這種不怕死的精神就是別人遠遠不如的。」

趙雲說道:「我這也是被逼的,我心愛的女人被實力不知道比我強大多少倍的人囚禁了。想要救出我的女人,那我就必須要有擊敗那個囚禁她的人的實力。為了讓我的女人能早日脫離苦海,所以我必須要不斷的強大自己。」

郝強再次破天荒的說了一句話:「想不到雲兄弟也是一個有情有義的漢子。佩服!」說完,他便再次閉上了那惜字如金的嘴。弄的趙雲是好不舒服。不過人家天生就是那性格,你總不能逼他說話吧。

兩字,忍了!

過了一片荒地后,趙雲等人就要進入一片茂密的森林。郝文提醒道:「前面就是魔獸山的中層區域了。那裡面有成群的藍牙魔蛇,每一條蛇都是中階魔獸,具體是什麼等的那就不一定了。中層區域里有一個天然噴泉,根據以前的冒險記錄曾經有傭兵在天然噴泉的附近見到過紫瞳魔猿。咱們這次的目標就是要在天然噴泉附近等待紫瞳魔猿的出現,當然它什麼時候出現還是一個未知之數。所以咱們就要耐心的等,直到它的出現。而在等的這段時間內,又會有不知道多少其他的中階魔獸來襲擊咱們。」

其實這些話郝文只是再對趙雲說,畢竟他們郝家兄妹是不會聽了這番話而離開的,但是趙雲是一個外人,他沒有必要陪他們做這麼危險的任務,弄不好就會葬身於此。

不過趙雲卻說的非常乾脆:「文哥,你不用跟我解釋了,我的修鍊目標就是進行生死戰。從每一次危險的戰鬥中吸取經驗提高實力,也就是說越危險的任務我就越會參加。如果沒有危險的我反而不會參加。」

這些話就是趙雲的本意,但是郝家兄妹卻是錯誤的理解了。他們認為趙雲這是在找借口,可以看得出趙雲是真性情中人,只有這麼短時間的接觸,他就願意幫助郝家兄妹做這麼危險的任務。將郝家兄妹感動的都不行了。他們四人表面上不說,但是心裡卻已經如翻江倒海般了。

郝壯帶頭在趙雲的肩膀上拍了拍,以示那種發自內心的力量和感動。隨後,郝文、郝強和郝柔也都在趙雲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金牌銷售經理 目的和郝壯的是一樣的。

既然趙雲執意要跟隨四人進去,那他們又怎麼會拒絕趙雲的好意呢!於是五人便同時踏進了魔獸山中層區域。茂密的森林遮住了炎熱的陽光,在這裡他們五人感覺到總會有不同程度的清涼之風從不同的方向吹過,讓他們感覺到非常的舒服。

PS:二更到!!! 郝文說道:「想不到魔獸山竟然有如此舒服的地方。我都不願意前行了。」

趙雲笑道:「不光是你如此,就是我都不遠動彈了。」

舒服的心情總能讓人感到無比順暢,同時也會降低了對周圍的警戒。正在這時,只聽周圍的樹上發出了沙沙的響聲,沒等五人完全反應過來。就不斷的有藍影從樹上向五人射來。

嗖!嗖!嗖!

這些向五人射來的不是別的,正是藍牙魔蛇,它們不光牙是藍色的,就是整個身體也都是藍色的,它們射向五人的同時都是將嘴巴張的大大的,準備一口咬住他們。

真龍噬魂槍再次凌空出現,在趙雲的身前旋轉起來,形成了一股氣牆,將射來的藍牙魔蛇全部擋在了外面。偶爾有幾隻漏網之魚也都被趙雲逼退。

趙雲的武器是超神器對付起來當然輕鬆不少,不過郝壯四人就沒那麼輕鬆了,畢竟藍牙魔蛇的攻擊可是來自四面八方的。

啊!

突然間只聽郝柔慘叫了一聲,便癱倒在地。看樣她一定是被藍牙魔蛇咬上了。趙雲猛然間躍起,用真龍噬魂槍將郝柔腿上的魔蛇挑走,然後趙雲馬上又蹲在地上,將郝柔被咬的地方的褲腿撕開。

想不到郝柔看上去30多歲的樣子,她的腿竟然如此白皙,光滑又彈性,簡直和18、19歲的小姑娘的皮膚差不多。雖然郝柔皮膚的手感非常不錯,但是趙雲沒有時間去感受這個,他埋下頭,將嘴親到郝柔傷口處,隨後用力一吸,把藍牙魔蛇留下的藍毒吐出。反覆幾次,就將郝柔腿中的毒素清除了。

郝柔看著趙云為她排毒的那專註的樣子,臉頰上不禁閃過了一抹粉紅。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立刻湧上了她的心頭。從小到大她的身體從來沒有被外人碰過,更不要說被親了。

正當郝柔緊緊盯住趙雲的時候,趙雲突然抬起頭,一下子令她的眼睛不知道看哪裡好了。趙雲笑道:「沒事了,只要及時將毒從體內清除就一點危險都沒有。不過那被藍牙魔蛇咬過的地方可能要腫一些日子。我原本以為中階魔獸的毒要多厲害呢!沒想到它的毒就算是一條狗都毒不死。」

這時郝壯三人也走了過來,解釋道:「藍牙魔蛇出名的地方不是它的毒,而是它的尾巴。它的尾巴堅硬無比,能跟上階獸核武器想媲美。被它的尾巴穿進腹部的人那是必死無疑。」

趙雲不解的問道:「既然它們引以為傲的是尾巴,那為什麼攻擊的時候要先咬啊?它們直接用尾巴甩多好啊?」

郝文說道:「魔獸山中的魔獸都是非常聰明的,它們的咬只是一個障眼法,待你認為它的毒很厲害的時候,準備蹲下來將其挑走的時候,它會出其不意的甩出尾巴扎向你的腹部。」

「原來如此,想不到這魔獸山的魔獸竟然全部如此聰明。一點也不比人類的智商低。」趙雲恍然大悟的說道。

郝柔說道:「小雲,謝謝你!」

趙雲說道:「柔姐說這話就外到了。咱們都是好朋友!」

在趙雲說柔姐的時候,郝柔的臉色明顯一變。之前她聽到柔姐兩字並沒有什麼多餘的想法,但是現在卻不同了。因為她心裏面多了一點點情愫,所以對柔姐兩字還是比較反感的。

身為兄長的郝壯等人又怎麼會看不出來郝柔的變化呢!郝文悄悄的趴在郝壯的耳邊說道:「大哥,我怎麼感覺小柔這丫頭思春了呢?」

郝壯哈哈大笑道:「呵呵,我也有這種感覺。」

此時郝強大呼一聲:「小心!」

從四周鑽出的藍牙魔蛇再次發動了攻擊。掉以輕心一次也就夠了,想不到趙雲等人竟然會再次犯同樣的錯誤,這是魔獸山,不是繁華的都市。每時每刻都會有致命的危險,需要將注意力全部集中才可以。

於是五人再次慌忙的應對起藍牙魔蛇的攻擊。真龍噬魂槍在趙雲的手中不停的點、挑、刺、掃等,隨著趙雲每一次攻擊都會有藍牙魔蛇被擊落。但是卻無法殺了這幫魔蛇,它們太聰明了,都知道讓開要害。趙雲等人根本攻擊不到它們的七寸之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落在地上的藍牙魔蛇迅速的逃走。

魔蛇的第二波攻擊也結束了,郝壯說道:「咱們趕緊離開這裡吧。否則它們會無休止的攻擊,就算不能殺了咱們,也會煩死咱們。」

就這樣五人繼續向前進發,而那些魔蛇顯然不想這麼放過趙雲五人,它們一直跟隨在趙雲等人的身後,不斷的尋找機會偷襲。於是趙雲就站到了隊伍的後方,為郝壯等人做掩護。畢竟從目前來看,趙雲是五人中實力最高的一個。由他做掩護郝家兄妹也非常放心。

終於在五人神經緊繃的情況下走到了那個噴泉邊上。魔獸山裡的魔獸,被記載的就有幾千種,那些沒被記錄的就更是數不清了。而且魔獸山的魔獸和神獸不同,同一階位的魔獸是混在一起生存的。他們從不劃分領地。誰有實力誰就說的算。

王級的紫瞳魔猿就是整個中區的王,不過至今為止並未有人見過王級紫瞳魔猿,想必那王級的紫瞳魔猿早就已經超過中階魔獸成為高階魔獸在魔獸山深處居住。

趙雲五人在魔獸山裡蹲坑就不像旅行那麼簡單、舒服了。還可以搭野外帳篷,吃得好,睡的好。在這裡他們是需要背靠著背睡覺的,而且每晚都要有一人值夜,以免那些魔獸在晚上偷襲他們。

夜色漸漸降臨,趙雲準備升起篝火,好弄一些野味來烤。郝文阻止道:「小雲,在這魔獸山中最好還是不要起火,否則會招來更多的魔獸。」

趙雲不以為然的笑道:「雖然這魔獸山我是第一次來,但是這野外生存你們可就遠遠不如我了。早在咱們踏入這片區域的時候,這裡的所有魔獸就已經知道咱們的存在了。至於它們為什麼沒來襲擊咱們,那是因為它們覺得咱們還不足以對它們構成威脅。當然也有一些魔獸在等待夜晚的來臨,然後偷襲咱們。我這麼跟你說吧,在這種山脈中,你起火與不起火都是一樣的。該來的早晚要來,不該來的,你就是把整個山都點著了,它們也不會來的。」

郝文說不過趙雲,只要默認了趙雲的行為。升起篝火后,趙雲又在樹林中抓了幾隻小魔兔。魔獸山中沒有一隻動物是正常的,它們都被魔獸山散發出來的暴戾所侵蝕了,進入魔化狀態。據說人在這裡呆的時間長了都會如此,不過那些能謹守神力,心存善良的人則不會被戾氣所侵蝕。

趙雲的燒烤那是一絕,幾分鐘過後,那被樹枝串好的小魔兔就散發出了濃厚的香味。郝家兄妹聞到后,都不禁拇指大動,一副垂涎的樣子。

趙雲帶著烤好的小魔兔走向四人,他先將那隻最大最肥的遞給了郝柔,微笑道:「女士優先!這個最大最肥的就給你了。你的兄長們也不會有意見。」

郝柔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趙雲,她將頭輕輕的低下,說道:「小雲!謝謝你!」

趙雲說道:「又見外了不是!」說完便將其他的小魔兔分給郝家兄弟。

Prev Post
經年口中喃喃道:「柒爺,我,喜歡你……」
Next Post
「……」沒想到紀澌鈞會撿到棍子的紀優陽腦袋挨了一棍退了幾步,頓時濕熱的血液順著額頭滑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