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彥昭小朋友站在小白身邊,有點好奇,這個阿姨,對小白哥哥,怎麼這麼好啊!

只不過,他這條命,是小白哥哥救的,他以後一定要好好照顧小白哥哥!

因為有百葉陪著,蘇寒和蘇凜沒有跟她和孩子們在一起。

他們兩個人坐在客廳里。

蘇寒看著一臉心事的蘇凜:"小凜,百葉說的事情,你怎麼看?孩子既然已經證實了,是你們的親生骨肉,這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當年的事情,也必須要搞清楚,到底是誰將孩子掉了包,最後,竟然還會好心的送到你身邊,此人到底是什麼目的,還有,穆穎兒當年被你整的那麼慘,她怎麼還有勇氣,再次設計你,甚至想要殺掉小白呢?"

蘇凜看了蘇寒一眼,沉沉的點了點頭:"哥,你想到的問題,我也都想到了,具體情況怎麼樣,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敢保證,以穆穎兒的膽子,她是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怎麼知道,小白就是我的孩子呢?這幾年,我那麼對付穆家的時候,她完全可以告訴我,求得自保,可是她沒有,那就說明,孩子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近期,才有人告訴她,小白是我跟百葉的親生孩子,甚至,就連她這個計劃,我都懷疑,是當年掉包小白的人,告訴她的!"

蘇寒的眸子閃了閃,他緩緩開口:"你說的這個人……是威利斯?"

蘇凜點點頭:"除過他,我想不到當年,還會有誰能插手這件事!"

"那他為什麼要把小白送到你身邊呢?"蘇寒不解的問道。

蘇凜慢慢搖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或許,他是出於一種對孩子的保護,畢竟,當年他是私生子,都能活下來,他應該會看重每一條新生的生命,而且,小白是百葉的孩子,我也看得出來,威利斯是真的喜歡百葉,或許,是愛屋及烏吧!更有甚者,他怕百葉發現當年的事情,將小白留在我身邊,就算是當年的事情,被所有人知道,只要小白沒有丟掉,也安好的成長,我們都能原諒他,準確的說,是百葉肯定能夠原諒他,因為他並沒有傷害百葉的孩子!"

蘇寒點點頭:"你這麼說的話,我或許有幾分能明白了,而且,這也說得過去,為什麼威利斯會這樣矛盾,將孩子掉包,說孩子死了,卻又將孩子送到你身邊,說實話,我還是挺感謝他的,雖然他很可惡,但是,他最終還是沒能傷害小白!"

"可是,這次的事情,肯定是他策劃的,就算是他躲在幕後,我也能猜到!"蘇凜狠狠地說道。

蘇寒皺了皺眉:"那要不,我們去問問穆穎兒,她應該知道點什麼!"

蘇凜無奈的嘆口氣,搖搖頭:"我在將她交給警方之前,就已經問過她了,她什麼都不肯說,我讓人去調查了,說穆穎兒家族的人,在昨天莫名其妙失蹤了!這就說明,她這樣做,肯定是受人脅迫!"

蘇寒挑了挑眉:"這麼說,你這次打算放過她了?"

蘇凜嗤笑了一聲,想到穆穎兒的所做作為,他沉聲:"她做了這麼多的壞事,我怎麼可能放過她,如果不是她的話,我跟百葉就不會變成現在的樣子,我必須讓她付出應有的待見,還是讓她被抓起來,我才比較安心點!再說了,穆氏家族的人被抓,為了他們家族,她也不會跟我說實話的,就讓她在牢里,好好反思吧!"

蘇寒點了點頭:"你能這樣想,我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這次的事情,我也會繼續追查,孩子這邊,我想把他們送去訓練,儘管他們現在年齡大了,可是,這樣成長下去,我覺得,遲早會害了他們!"

說到這個問題上,蘇凜倒是有點愧疚:"哥,這次的事情,害的小昭受了牽連,我心裡挺過意不去的,我也會查出幕後真兇,為小白和小昭的事情,以解心頭之恨!" 蘇凜頓了頓,繼續說道:"至於孩子的事情,我也贊同你的想法,送他們去訓練,刻不容緩,只不過,我希望等今年過完年再送過去,也不差這半年,這段時間,我會讓小白和百葉,好好的相處,畢竟,百葉還沒有跟孩子見過幾次,我實在不忍心!"

蘇寒點了點頭:"你的想法,我都能理解,那就暫且這麼決定吧,等年後,再送他們去訓練基地!這半年的時間,你也抓緊時間,跟百葉解釋清楚一切誤會!"

蘇凜點了點頭:"我知道!我一定會努力的,為了孩子,為了我以後的幸福!"

看著蘇凜臉上的堅韌,蘇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路彥昭回到公寓里,好半天了,戚薇薇才知道,還在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

她給蘇寒打電話,得知孩子都在蘇凜公寓,便急匆匆的趕過來了。

蘇寒在電話里,告訴戚薇薇,小白其實是蘇凜和百葉的親生骨肉,當年那個孩子並沒有死,讓她一會看見百葉的時候,說話注意點。

戚薇薇答應下來,就已經走到了蘇凜家門口。

進了門,戚薇薇都沒有跟蘇寒蘇凜多說,就直接向著小白房間走去。

想到兒子今天經歷的事情,戚薇薇就覺得扎心。

她打開門,走進房間,看見百葉用一種激動的眼神,一直默默的看著小白。

戚薇薇就覺得心裡酸澀不已,小白和百葉分開六年,這六年的時間,他們也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作為一個母親,戚薇薇太清楚,失去孩子的痛苦了。

現在,事情發生這麼大的轉折,的確很匪夷所思,卻又讓人慶幸不已。

小白是百葉和蘇凜的親生骨肉,這是戚薇薇這麼久以來,聽到最好的一個消息了。

她走過去,拍了拍百葉的肩膀,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笑容。

百葉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含淚看了戚薇薇一眼,繼續轉過頭,目不轉睛的盯著小白,好像生怕小白下一秒,就要消失一般。

小白天真的看著百葉,他不明白,這個阿姨,為什麼一直用這樣的目光,看著自己。

他小小的腦袋,也想不明白這些事情。

他終於忍不住,還是開口問了:"阿姨,你為什麼一直看我啊,我臉上有髒東西嗎?"

百葉趕緊搖頭,她努力,讓自己的淚水不要掉出來。

她說:"沒有沒有!阿姨……阿姨只是覺得,小白真的太可愛了!阿姨忍不住想多看兩眼!"

百葉說完,一旁的路彥昭撲到戚薇薇懷裡:"媽咪,是這個阿姨,救了我跟小白哥哥,她打人可厲害了!"

戚薇薇伸手摸了摸兒子的腦袋:"嗯,阿姨很厲害,你以後也要努力變得很厲害,不要讓壞人再欺負你了,不然媽咪會擔心的!"

路彥昭連連點頭,小腦袋像不倒翁加快了步伐一般:"媽咪,我知道的,我一定要努力變得更加強大,然後,不僅要保護自己,還要保護爹地和媽咪,還有我未出世的妹妹!"

戚薇薇看著調皮的兒子,說著這麼乖巧的話,心裡酸澀不已,這次的事情,肯定把他嚇壞了吧。

他以前根本沒有經歷過這麼危險的事情。

差一點點,她就見不到自己活潑可愛的寶貝了。

戚薇薇抬頭看了一眼百葉和小白,發現他們羨慕的看著自己和小昭。

戚薇薇頓時難受不已,你說明明是親生的母子,現在站在面前,卻不敢相認。

她看著百葉,緩緩開口道:"百葉,你知道小白的大名叫什麼嗎?"

百葉搖搖頭,她前前後後加起來,才見了這個孩子三次,她也沒有問過蘇凜,也沒有刻意去調查過,他怎麼可能知道,這個孩子的名字呢!

戚薇薇深吸了一口氣,看著百葉,認真的開口:"百葉,這個孩子的大名,叫路彥琛,和我兒子路彥昭的名字,只有一個字不一樣,因為蘇寒和蘇凜說了,他們是兄弟,這名字,自然要相似,至於他的小名,你知道為什麼叫小白嗎?"

百葉有點難堪和自責,這個她更是不知道了,這個孩子的成長,她從未參與過,對於他的事情,自己一問三不知。

這不僅僅是心裡難受,更讓她覺得,作為一個母親,自己真的很不稱職。

雖然說,孩子當初和自己分開,是被人設計,可是,自己沒有參與他這幾年的生活,卻是實實在在的事實。

百葉看了一眼戚薇薇,和她懷裡的路彥昭,緩緩搖頭。

戚薇薇鬆開懷裡的路彥昭,讓他跟小白去一旁玩。

她看著百葉:"我們去旁邊談談吧!"

百葉點了點頭,戚薇薇這才笑了笑,慢慢開口:"其實,小白之所以叫小白,是因為你姓百,為了好聽,所以叫小白,是你名字的諧音,你當年真的誤會蘇凜了,不管怎麼樣,他都是思念你,為了把你刻在心底,所以,才讓孩子的名字,跟你密切相關,這些年,他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的,能把孩子養育這麼大,真的很不容易,雖然他不知道孩子的真實身份,可是,他心裡,卻早已將孩子當成親生的了!你現如今回來了,有些事情上,還是能體諒,盡量體諒他一下吧,畢竟,他心裡是真的有你的!"

百葉相噹噹年的事情,別過頭:"薇薇,我心裡也很矛盾,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我的確很想認小白,那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啊,我現在心裡眼裡都是他,可是,當年的事情,給我的傷害太大,讓我一時半會就接受,我心裡也轉變不過來!"

戚薇薇點了點頭:"你說的話,我都能理解,一些事情,還是慢慢來吧!"

百葉點了點頭,她沒有告訴戚薇薇,其實,她現在想認小白,更想弄清楚,當年的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如果那個傷害過小白的人呢,還在小白的周圍,那她真的擔心,以後還會生出別的事情。

就在這時,路彥昭突然跑過來,拉著戚薇薇的胳膊:"媽咪,你跟爹地到底造出小妹妹了嗎?我想回家住!"

當著百葉的面,被自家兒子問這樣的話,戚薇薇頓時鬧了個大紅臉。

但是,看著兒子興緻勃勃的樣子,她也不好不回答。

她紅著臉,故意轉移話題:"小昭,住在小白家裡,跟小白在一起,難道不好嗎?"

路彥昭搖搖頭:"不是住在一起不好,只是,我有家,為什麼要跟小白哥哥一起住啊,剛開始感覺還挺好的,現在我有點想念自己的床了!"

戚薇薇揉了揉兒子的小腦袋:"那好,今天晚上就回家去住!"

路彥昭天真的看著戚薇薇,不依不饒:"媽咪,究竟有沒有造出小妹妹啊,要不是為了小妹妹,我才不會犧牲自己的幸福呢!"

蘇北被兒子的話,說的哭笑不得,正當她愁著,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時候,蘇寒在外面敲門。

戚薇薇趕緊轉身開口:"進來!"

路彥昭癟著嘴,不高興的看著自家媽咪,媽咪怎麼都不回答自己的問題啊,果然剛離家兩天,媽咪的心裡,就只有爹地沒有他了。

蘇寒笑著走進來,看著百葉和戚薇薇,開口道:"媽咪知道了小昭和小白的事情,有點不放心,讓我們中午帶著孩子一起過去吃飯,百葉,我媽咪知道你回來了,特意讓我叫你過去呢!"

百葉為難的看著蘇寒:"這……這是你們一家人的聚會,我就不去了吧,去了不好!"

蘇寒看著百葉開口道:"這有什麼啊,什麼一家人不一家人的,小白不是我們路家人嗎?你可是小白的……"

戚薇薇趕緊咳嗽了兩聲:"蘇寒,說話注意點!"

小白現在還不知道百葉的身份呢,他這樣大張旗鼓的說出來,孩子會怎麼想呢!

蘇寒領會到百葉話里的意思,他話鋒一轉:"百葉,這可是我媽咪喊你過去呢,我記得,你以前跟我媽咪關係還不錯,你總不能不給她面子吧!就一起走吧!"

戚薇薇伸手拉著百葉的手,笑著開口道:"走吧,一起回去吃個飯,沒有什麼的,再說,我媽咪也喊你了,這也不好拒絕!"

百葉轉過頭,看了一眼在旁邊玩的開心的小白,最後只能無奈的點點頭:"那好吧,一起回去吧,正好,我也很久沒有見阿姨跟叔叔了!"

戚薇薇頓時眉開眼笑:"這就對了嘛!大家一起回去,多熱鬧嘛!"

他們三個人,帶著孩子走出房間,看見蘇凜正坐在沙發上,目不轉睛的盯著房間門口。

看見他們出來,又立馬收回目光,不自在的轉過頭。

蘇寒看著蘇凜這幅樣子,明明關心的要死,卻還要坐在那裡死撐著,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他忍不住笑道:"好了,別坐在那裡了,百葉說了,跟我們一起回家,趕緊走吧,不然媽咪一會該催我們了!"

蘇凜不自然的轉過頭,看了他們幾個人一眼,看見小白小心翼翼的跟著百葉身後,蘇凜心裡,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

當初,他就是因為看著小白,有一種莫名的親昵和熟悉,就收養了他。

現在,他小心翼翼的,想要靠近百葉。

其實,潛意識裡,是知道的,百葉其實就是他的母親吧! 賈桐終於打探到了杜翰林家為什麼退婚,不由得心情大好,進了月洞門,大步流星往內院走,到了廊上,突然看到心悅站在那裡,一身粉紅的襖裙,頭髮梳了個螺髻,插著簡單的髮釵,素麵朝天,卻是讓他心頭一震,清澈的眼眸,粉色的唇,最難得是她的笑容,雅緻又純真。

第一正妻 平素他都躲著她走,今兒個已然到了跟前,再躲有點說不過去,正有點愣怔,心悅朝他盈盈福身,「大人回來了。」

賈桐慌忙伸出手去想托起她,剛挨上她的衣袖,又立馬縮了回來,嘿嘿嘿的笑:「不必多禮,快起來。」

面對心悅,賈桐總有點心虛,說到底還是那天晚上的事鬧的,他也不知道抽了什麼風,那種時侯怎麼會把綠荷想像成心悅呢,就因為她漂亮嗎?更漂亮的女人他也見過,比如當今的皇後娘娘,他怎麼沒想像成皇,呸,大逆不道!

他在心裡狠狠鄙視了自己一回,抬頭看心悅,有點沒話找話:「你在這裡做什麼?」

「心悅專程等大人。」

賈桐心一跳,「你等我做什麼?」

「大人讓我出了一口惡氣,心悅很感激,想當面感謝大人,只是一直碰不到大人的面。」

賈桐大咧咧的擺擺手,「小事一樁,何足掛齒,別往心裡去。」

「大人的恩典,心悅會記一輩子的,大人和夫人都是菩薩心腸,對心悅這樣好,心悅無以回報,只願下輩子做牛做馬來報答。」

「言重了,」賈桐被她誇得心花怒放,有點收不住話匣子,「你知道杜翰林家為什麼退婚么?」

「為什麼?」心悅倒底只是個十七八的姑娘,好奇心還是有的。

「是楊家自己想毀婚,但楊林文的官階不及杜翰林高,不好直說,所以自毀名聲,說楊二公子有隱疾,不能人道,這話傳到杜家,杜翰林自然要退婚的,誰願意自家女兒嫁過去守活寡,楊家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這往後,我看誰家的姑娘還願意嫁給楊二公子,這一回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他說完,看到心悅的臉紅通通的,粉艷艷的,輕輕咬著唇,有點不自在的樣子,他奇怪的問,「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么?」

心悅越發的窘了,匆忙福了福身,「大人,我先走了。」

賈桐看她慌裡慌張的往前走,不禁納悶,自言自語道:「我倒底說了什麼讓她這樣?」

進了屋,綠荷拿著一件小衣裳在比劃,賈桐問,「給誰做的?」

「還能有誰,小皇子唄,」綠荷笑著說,「真有意思,那麼小的人兒,話都說不好,卻比小姑娘還愛俏。」

她給他看剛繡的花樣子,「好不好看?」

「當然好看,」看著她歡喜的樣子,賈桐突然有些心酸。自從綠荷回到皇後身邊,不再兼任針綉坊的事,甚至連皇後娘娘的穿戴也不過問了,原先給太子殿下做,後來清揚公主和晟皇子出世,她便包攬了所有的針線活,寧願自己辛苦熬夜,也不肯把手頭的活派發出去。

他知道她的心思,雖然嘴裡說對孩子不強求,但她跟他一樣,心裡並沒有真正放下來,也只能從給小公主和小皇子做小衣裳的過程中得到一絲安慰和滿足。

他突然抱住了她,把她的頭緊緊壓在自己胸膛上,綠荷嚇了一跳,使勁推他,「大白天的仔細叫人看到。」

賈桐滿在不乎,「看到又怎麼了,誰敢亂嚼舌根,我剝了他的皮。」

綠荷笑話他,「喲喲喲,原來賈大人這麼厲害的。」

賈桐知道她在打趣自己,他不是個有架子的人,非常之平易近人,常常跟下人們打成一片,要說他瞪眼睛發脾氣,那是少之又少的,反正有綠荷管家,他樂得清閑自在。

他把那件小衣裳從綠荷手裡拿過來放在桌上,「你叫我打聽的那件事,我打聽著了。」

綠荷果然感興趣,忙問,「快說,倒底怎麼回事?」

他便把自己打聽來的消息說了一遍,綠荷樂得不行,拍著巴掌笑,「活該,誰讓他們起壞心眼,到頭來把自個給坑了。不行,我得告訴心悅去,讓她也跟著樂一樂。」

賈桐說,「我剛剛在廊上碰見她,已經告訴她了。」

綠荷問,「她是不是很高興?」

賈桐歪著頭想了想,「好象也沒看出有多高興,有點怪怪的,你說她是於心不忍,還是怪咱們把事情做得太過了?」

綠荷沉吟了一下,「你是怎麼跟她說的?」

「跟你說的一樣啊,就說楊二公子有隱疾,不能人道……」

綠荷呀了一聲,「你怎麼跟她說這個,人家是個未出閣的大姑娘,得多害臊啊!」

賈桐一聽傻了眼,「那怎麼辦?她一準把我當成不正經的人了。」

綠荷瞟他一眼,「你什麼時侯正經過么?」

賈桐在椅子上坐下來,摸著下巴說,「不行,我得趕緊替她物色一個好郎君,趁早把她嫁了,不然多尷尬啊。」

「不著急吧,」綠荷倒了一杯水,送到他手裡,「我還挺喜歡她的,留在府里做個伴也不錯。」

「人家已經到了婚配的年紀,再拖下去不就給耽誤了么?」

「你說的也是,」綠荷惆悵的嘆口氣,「誰有福氣能娶到這麼漂亮的姑娘呢。」她突然眼睛一亮,看著他,「讓心悅給你做妾怎麼樣?」

「不行不行不行……」賈桐把頭搖得象拔浪鼓,一口氣說了十幾個不行。

Prev Post
「你還是離去吧,這裡外人是不能隨便進來的。」
Next Post
百里雪在帳篷內聽到林炎的動靜,關心的問道:「炎哥哥,你沒事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