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能不驚呼嗎,楊柏根本不能算人。那麼恐怖的爆炸,卻彷彿焰火一樣在楊柏的手中凝聚,楊柏操控著一切,在楊柏布置的靈氣護罩當中,一次次抱著還是傳來,不過依舊在收縮,在那無形護罩之內,湮滅一切。

「轟隆隆!」

爆炸依舊存在,可沒有波及任何人。楊柏的臉色平靜無比,雙眸卻一直看著地下室入口的地方,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開著一輛本田越野,離開敖璇公寓。

「文奇?」

楊柏看到文奇,而且文奇身後的幾輛車當中,都是雇傭兵。這些人都是荷槍實彈,殺氣騰騰,看到路口已經被炸坍,裡面的傳來的爆炸聲,這些人完成任務,直接離開。

楊柏輕輕吹了吹手掌,彷彿吹滅火焰一樣。身為元嬰期,楊柏最後還是保護了貴叔等人。

「你,你是人是鬼?」

貴叔顫抖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神兵組的人都傻眼了。如果沒有楊柏,他們統統都會被死,那麼鄭家就亂了。

「你擁有法器,你說我是什麼人?」

楊柏淡淡的看著貴叔,而此時的貴叔臉色蒼白無比,徹底被楊柏的身份嚇到。

楊柏一揮手,靈霧還是融入貴叔體內,幫助貴叔止血。然後冷冷說道:「現在你知道,誰才是你的敵人嗎?」

楊柏的話,讓貴叔一個激靈,猛的想到什麼,突然吼道:「回去,我們趕緊回去,家主有難,他們想要滅掉我們。」

神兵組的人也都反應過來,都趕緊跑了出來,扶起貴叔。

而此時的貴叔望著楊柏揪心無比,不過望著眾人趕緊說道:「拜謝恩公,這件事,是我們對不住。」

就在貴叔命人跪拜楊柏的時候,楊柏的手機突然響了。寂靜的地下室,傳來手機鈴聲,更加的詭異。

「鄭玉兒的?」

楊柏就是一愣,剛剛接通,卻聽到鄭玉兒的電話當中,傳來槍聲還有尖叫聲。

「鄭玉兒,你在哪?」

楊柏趕緊問道,而此時電話那邊,傳來一聲槍響,電話掛斷。

「大小姐,怎麼了?」

貴叔震驚的看著,終於也意識到,的確有人沖鄭家動手了。

「帶我去鄭家!」

楊柏冷酷下來。 港島尖沙咀,鄭家宅院之外,一輛輛黑色鏟車把道路全部封鎖,而此時文奇身穿黑色風衣,手持雙槍,在空中選擇360°,射殺鄭家安保之人。

鄭家宅院佔地極大,四個大門都被人圍堵住,留在鄭家的安保人員,都被人射殺。

文奇領著一個個雇傭兵,留在鄭家門外,任何人都無法進入。而同時,鄭帝的勢力四處襲擊港島一些地方,飛虎組焦頭爛額,根本不清楚鄭家發生劇變。

猶如古堡的建築之內,鄭成家正臉色鐵青的坐著,用力握緊手中的鯤鵬拐杖,身邊的管家拿著電話,卻無法接通。

「老爺,所有的消息都被截斷了,網線、電話線,一切的電子通訊設備,全部失靈!」

「查出來了嗎?是誰?」

就算這個時候,鄭成家也沒有畏懼,只是眉頭緊縮,希望貴叔等人能夠儘快敢來,至少在這一層當中,無人能夠攻入進去。

鄭成家所在房間,那是地下室,深入地表三百米,都能夠承受核彈的攻擊。而且外面還有十二名神兵組的人把手,鄭成家相信,只要拖時間,一定能夠讓外面的敵人無功而返。

「老爺,還不清楚,這些人都是港島的罪犯!」

管家趕緊輕聲說著,而此時的鄭成家目光幽深的可怕,拐杖撞擊地面,然後慢慢閉上眼睛。

「等,我們只有等!」

鄭成家什麼風浪沒有經歷過,莊園這些敵人,想要斬殺他,鄭成家並不擔心。鄭成家現在也是長嘆一口氣,義子鄭帝在醫院當中,應該沒有問題。

女兒鄭玉兒幸虧在外面應酬,沒有返回家中。希望這些敵人,只針對自己,放過自己的孩子。

「父親,開門!」

就在這時候,鄭成家猛的聽到,在這房間之外,居然傳來鄭帝的聲音。

「父親,救我,快點救我!」鄭帝好像就在通道外面,屋外十二名神兵組的人也聽到少爺的喊聲,趕緊打開屋門。

「姥爺,是少爺!」

「他怎麼出現了?該死,那幫人抓住了他?」

鄭成家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不過此時的鄭成家慢慢揮了揮手,沉聲說道:「等,不許開門。」

「父親,我,我不行了,快開門,讓我進去!」鄭帝傳來痛苦喊聲,可是大門緊閉。

「啊,放開我!」

就在這時候,通道大門當中傳來鄭玉兒的聲音,鄭成家頓時震驚了,憤怒的站了起來。

「王八蛋,放開我的女兒,給我開門!」

鄭成家不能讓自己的女兒受傷害,而這時候,門外卻一片死寂,就連鄭玉兒的聲音都沒有了。

「開門,我倒要看看,是誰!」

鄭成家一揮手,十二神兵組的人都拿著陌刀和手槍,這些人都極度的戒備,甚至已經有四個人守護鄭成家的身邊。

門打開了,而隨之,鄭帝推著鄭玉兒走了進來。

「鄭帝,玉兒,你們趕緊過來,老夫倒要看看,是誰!」

鄭成家看到孩子們出現,頓時鬆了一口氣,死死的盯著鄭帝的身後,而就在這時候,鄭帝猛的把鄭玉兒給推到了。

鄭玉兒渾身顫抖,想要說話,可是卻無法說出來,身體已經被鄭帝操控起來。

「鄭帝,你這是幹什麼?扶起你妹子!」鄭成家還不明白,同時心疼的看著鄭玉兒。

「父親,你真的偏心,我喊你開門,你說死不開。玉兒讓你開門,你就開了,看來親生的,永遠比我更重要。」

鄭帝淡淡的笑了起來,抓住鄭玉兒的秀髮,直接拖著走。這樣的一幕,讓鄭成家都要瘋了。

「鄭帝,你這是幹什麼?你是地下世界的王,就算死,也得有骨氣。」

「玉兒,只是普通人,怎麼能夠跟你一樣!」

鄭成家眼看著鄭玉兒被抓住,而此時鄭帝的臉無比的邪魅。

「不對,你的傷勢?」鄭成家終於發現不對了。

「哈哈,父親,我沒事,我現在很好!」

鄭帝淡淡笑著,慢慢抓去鄭玉兒,然後打了一個響指。被催眠的鄭玉兒終於恢復過來,一眼看到猶如惡魔的鄭帝。

「哥,你為什麼會這樣,你為什麼要是殺這麼多人?」

鄭玉兒痛苦無比,被鄭帝從外面抓進來,看到鄭家一個個人被屠。鄭帝率領眾多手下,已經完全攻入鄭家。

「妹子,你這麼漂亮卻相當愚蠢,你說為什麼?當然是因為你,還有他!」

鄭帝淡淡的說著,指向了鄭成家。而此時的鄭成家已經反應過來,看到鄭玉兒痛苦,卻慢慢的坐了下去。

「玉兒,別怕,有爹在!」

「鄭帝,原來是你,外面的人都是你。」

鄭成家深吸一口氣,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鄭帝出手。鄭成家養育鄭帝這麼多年,一直很相信這個義子。

「沒錯,都是我,很疑惑嗎?還是覺得,在這裡,就很安全!」

鄭帝又一次抓住鄭玉兒,然後陰狠說道:「妹子,都是他,他太不公了。剛才都不救我,而起這麼多年,他隱藏了我好多事情。」

「鄭帝,老夫看錯你了,老夫沒有負你,是你背棄了鄭家!」

「哈哈哈,放屁,都是你。你難道忘記了嗎?你瞞著我修鍊,你把寶貝都留給貴叔,你把所有的錢卻留給鄭玉兒,而我呢?」

鄭帝突然怒了,指著鄭成家罵道:「說是地下世界的王,你看誰家的王後面,還有一個人。你要掌控我,我只是你的傀儡。」

「我叫鄭帝,你才是港島地下世界的帝王。我只是你手中的工具,你的刀。」

鄭帝猙獰的說著,終於能夠面對鄭成家了,準備這麼久,鄭帝終於能夠完成想要的。

「鄭帝,我給你的,就是你應得到的!」

「哈哈,沒錯,老傢伙,現在你給的,我不要了。我要我親自得到的,我要我,親自拿來的。」

鄭帝說話的時候,背後突然出現一道人影,那是神兵組的一個人,一直隱藏在門后,當中鄭帝出現的時候,隨著鄭成家的吩咐,要在關鍵時刻,出手救下鄭玉兒,擊殺鄭帝。

刀光一閃,此人猶如影子一樣,想要斬向鄭帝。鄭帝連回頭都沒有,還在望著鄭成家。鄭成家已經在閉眼了,畢竟是義子,死在自己的面前。

「還想殺我?」鄭帝並沒有死,而旁邊的鄭玉兒卻看到血腥的一幕。

鄭帝身後那個人,被通道當中射出的一把箭擊殺。先天宗師窮五走了出來,冷冷的看著房間的其他人。

「你,窮五也是你的人?」鄭成家愣住了,窮五可是鄭成家的人。

「老爺,你老了,你也太不公了,把什麼東西都給貴叔,他擁有神兵組,我有什麼?」

窮五嘲諷的看向鄭成家,而此時的鄭帝卻淡淡說道:「剩下的,交給你了,一個不留!」

窮五淡淡一笑,對面的十一人都是後天武者,鄭帝剛說完,窮五的手中出現十二根箭羽,猶如霹靂一樣,直接射殺十二人。

鄭家的管家在最後關頭,出現在鄭成家的面前,替鄭成家而死。而這樣的一幕,更是讓鄭帝不屑的笑了起來。

「老傢伙,還隱藏嗎?你的人都死了,你還不動手嗎?」

鄭帝不屑的看著鄭成家,而此時的鄭成家握住拐杖,嘴角動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好像還在等待什麼。

「對了,你是不是在等待那些神兵組的人?」

「不用等待了,那個楊柏不好對付的,一定會讓你神兵組的人損失大半。就算不是這樣,我已經安排人,砰,炸了所有人。」

「灰飛煙滅!」

鄭帝邪氣的說著,而此時的鄭玉兒卻猛的抬起頭來,震驚的看著鄭帝,不相信問道:「楊柏,你把楊柏怎麼了?」

「哈哈,我把楊柏怎麼了,你問你的父親,給我報仇!」

鄭帝笑的特別開心,沒有想到,因為楊柏,這事情還提前了。

「父親,你怎麼能夠這樣?楊柏只是想保護闌姐,你們為什麼不相信我們,為什麼永遠相信他,現在知道了吧,他就是魔鬼!」

鄭玉兒痛苦的說著,而此時的鄭成家望著鄭帝,也相當震驚。

「你用炸彈,襲擊了老貴?」

「所以,別等了,沒有什麼可等了。無人能夠救你!」

「鄭帝,這麼多年,我養育你,教育你,只是希望你明白,未來能夠成為我這樣的。我當然知道你做的一些事情,可那是男人,老夫都能夠理解。」

「可你真不應該,殺死這麼多人,我明明都已經安排我,會真的退休,會交給你,我沒有想成為你背後的人。」

鄭成家慢慢閉上眼了,然後再次睜開的時候,卻是光芒萬丈。

鄭成家手中的拐杖突然發出轟鳴,那是先天之氣。誰也無法想到,鄭氏集團董事長,鄭成家居然是隱藏的先天武者。

而且這股先天之氣,相當霸道,地面在裂開一道道縫隙,鄭成家的拐杖已經砸向窮五。

窮五的箭已經射了出去,不過卻爆碎開來,鄭成家一掌落下,窮五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出,震驚的看著鄭成家。

「宗師境,怎麼可能?」

窮五當然不相信,鄭成家怎麼是先天武者。

「鄭帝,受死!」

鄭成家狂吼一聲,朝著鄭帝而去。 周雙卿被顧薇薇這些話氣的手腳冰涼,嘴唇都開始顫抖了,但是她還是不想說出來這是莆雲學長的卡。

先不論她說了就會暴露莆雲學長的身份,還是醉凝和歐陽楚今天秘密參加拍賣的事情也會暴露,這樣下去會給他們招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的。

然而最重要的是,何令儀也在這裡。

有關於何令儀和莆雲學長的花邊新聞周雙卿也是有所耳聞的,聽說他們兩個戀愛過一段時間。

現在她拿著莆雲學長的信用卡,在這家珠寶店裡如此大張旗鼓的買了這麼多名貴首飾,如果被別人知道了她是拿著莆雲學長的卡在揮霍,又會怎樣猜想他倆的關係呢?

周雙卿想清楚這些,決定無論怎麼樣也絕對不能說出莆雲學長的名字。

然而周雙卿的這份為難在顧薇薇這樣的小人眼裡就成了做賊心虛。

「周雙卿你可以的啊!在學校里看起來還是個乖乖巧巧的小女生,原來竟是這麼大膽的一個人!你居然還敢偷東西?!」

顧薇薇此刻得意的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更加變本加厲的諷刺道。

「你也不怕被學校知道了直接開除你?」

看著周雙卿的窘迫,顧薇薇更加確信,這張卡一定是周雙卿從哪裡偷來的!

如果不是偷的,那麼就是說周雙卿結識了一位身份高貴、家財萬貫到可以拿到至尊黑卡的朋友!這麼榮耀的事情周雙卿怎麼會不說出來向大家炫耀呢?

顧薇薇就是一這樣的小人之心去揣測著周雙卿的想法,也以此更加確信了自己的想法:這卡一定是她偷的!一瞬間腰板也挺的更直了,更加趾高氣昂的辱罵周雙卿。

「周雙卿,我可警告你,你今天必須當面把這張卡從哪裡來的給我交待清楚!要不然我就直接去喊游輪上面的執法人員過來,讓他們把你抓去局子里,看你到時候還怎麼繼續上學!你一定會被開除的。」

說罷顧薇薇還真的上前一步,一把就捏緊了周雙卿的手腕,拉著她就要往外走。

「顧薇薇你幹什麼?你放手!你趕緊鬆手啊!放開我。」

周雙卿開始掙扎,努力的想要掙脫開顧薇薇的手,然而她今天為了做新造型,穿著一雙特別高的高跟鞋,一時之間手腳活動不便怎麼都掙脫不開。

圍觀的人們看到顧薇薇指責周雙卿是個小偷,一開始還都不太相信,畢竟看周雙卿這小模樣怎麼看都不是一個會偷別人東西的人。

可是又看到周雙卿一直支支吾吾的,說不清這張尊貴的信用卡到底來自何處,漸漸地也就開始半信半疑了,看著周雙卿的目光也都開始怪異了起來。

周圍的小女生們看到周雙卿長得那麼好看,買首飾又那麼大的手筆,本來就全都嫉妒的不得了,現在看到她被人指責是小偷還要被走,心底里那些個醜惡的念頭像是一下子找到了一個宣洩處,紛紛開口冷嘲熱諷著。

「還真是看不出啊!小姑娘長的人模人樣的,居然是個可恥的小偷!」

Prev Post
百里雪在帳篷內聽到林炎的動靜,關心的問道:「炎哥哥,你沒事吧?」
Next Post
遇到那類的大殭屍,菇涼你什麼都不要想,撒丫子快跑就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