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那類的大殭屍,菇涼你什麼都不要想,撒丫子快跑就好!

跑得快還能落荒而逃,跑得慢只能死無全屍啊!

還想打贏人家……

沒人回答,林靜怡大概知道了答案……

林靜怡哼了一聲,看看手錶,道:「時間不早了,我走了。」

說完她就原路返回,找到等她的林酒兒和林晉楓,一起回林家了。

**************我是快樂的分割線**********

第二天。

鬼屋又來了個見到殭屍不會尖叫的淡定女生了。

她見到殭屍不會尖叫的原因很簡單,她是個高度近視眼,她戴的隱形眼鏡不見了,迷迷糊糊看到前面有個小孩,由於近視的緣故,她完全看不清小孩的臉,就問小孩:「請問你看到我的隱形眼鏡了嗎?」

那個小孩就是殭屍小弟弟。

殭屍小弟弟感動道:「我終於找到了……嗚嗚嗚……」

握了個大草!

找到個毛線啊啊啊!

你丫的又認錯了!

你要找的不是她啊,是我啊!

還有小弟弟你奇葩的腦迴路是腫么回事,怎麼你見到的每一個淡定菇涼你都覺得就是她呢?

這次殭屍小弟弟慎重的掏出創可貼,問:「你還記得這個嗎?」

這位少女戴好隱形眼鏡,看到小殭屍的樣子,接而猜出他是鬼屋工作人員,也就不害怕了,看看創可貼,道:「記得,XX牌創可貼,在幾年前很流行,五毛錢三片。」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陡然感覺一陣煩躁,一陣不悅。

麻蛋!

黑心的商家!太過分了,原來這種創可貼是五毛錢三片,那你丫的為毛收我二毛錢一片啊!二毛錢一片的話,我要是買三片豈不是多花一毛錢!

太黑心了!

哼!你造一毛錢那時候我能買一張辣條嗎?!

殭屍小弟弟激動的抓著那位菇涼的手,問:「你還記得你大概在十歲的時候幫過一個小男孩嗎?」

擦!

小弟弟你的問題太籠統啦!

你要不要仔細說說細節啊!不然會給人造成誤會的啊!

菇涼點點頭,道:「確實幫過幾個跟我玩得來的小男孩,怎麼了!」

殭屍小弟弟激動道:「我終於找到你了,我就是你曾經幫過的一個小男孩。我這次是來找你的,你叫什麼名字?」

「韓莉莉。」

殭屍小弟弟拉著韓莉莉的手,情真意切的說:「我要報恩,我要幫你。」

謝謝!

雖然殭屍小弟弟認錯人了!

但聽到這裡我還是忍不住泛起一股感動。

……只不過小弟弟你真的認錯人了!當初幫你的那個人是我啊!不是面前這位韓莉莉菇涼啊啊啊!

韓莉莉艱難的從殭屍小弟弟手裡抽回自己的手,狐疑的看了看殭屍小弟弟,道:「你?你能幫我?」

韓莉莉:拜託,有沒有搞錯,這個小弟弟自己都窮的在鬼屋打工了,還怎麼幫我啊!

殭屍小弟弟彷彿看出韓莉莉的疑惑,道:「你忘記了嗎?我其實是殭屍哦。」

魂淡啊啊!

你不要這麼輕易的把自己的真實身份說出來啊!

這樣會引起社會恐慌的好不好啊!

還有你不怕你被人抓到科學研究所研究嗎?

不要輕易把自己真實身份說出來啊喂!

殭屍小弟弟說完就露出自己的青面獠牙。

韓莉莉臉色蒼白一片。

我擦!殭屍小弟弟你把人家嚇到了!

韓莉莉嘀咕道:「難道我以前幫過一個殭屍?」

殭屍小弟弟乖巧的點頭,「嗯嗯。」

韓莉莉死機半分鐘,反應過來欣喜道:「原來這個世上真的有殭屍!那他們呢?就是你後面那兩個扮男鬼女鬼的是誰?」

我擦!

菇涼你的反應不對啊!

你欣喜個毛線啊! 環球挖土黨 這是殭屍啊,會吸血的說!

還有你不擔心他會咬死你嗎?

菇涼你關心的重點不對啊!你不應該最關心你的小命嗎? 顏直高:「請忽略我們,我們只是這位殭屍大人的僕從而已,要幫他找到你,他就會放我們自由了。話說,殭屍大人,既然找到了,那不如放我們自由吧。」

殭屍小弟弟激動的看著韓莉莉,問道:「莉莉,我能幫你什麼嗎?你有什麼願望嗎?」

韓莉莉眼珠子一亮,道:「有有!我有願望,數不盡的珠寶,金錢!」

我去!

這菇涼的願望太庸俗了!數不盡的金錢!

麻蛋!

太庸俗了!

居然和我的願望一樣庸俗,我也想要數不盡的金錢啊喂!

顏直高:「我擦,怎麼回事,殭屍大人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啊!你不要故意屏蔽我的話啊!人既然已經找到了,那你趕緊讓我們走啊!」

殭屍小弟弟掏出自己的錢包,說:「我只有三百七十四塊錢,這是我全部家當,你們兩個,把你們的錢都掏出來給莉莉。」

顏直高大怒,「給你妹啊!憑什麼我們要把我們的錢給韓莉莉啊,你逼迫我們給你打工也就算了,為啥還要逼迫我們把自己的錢捐獻出來啊!不跟我談錢我們還是好朋友!跟我談錢,除了是給我錢,要是找我要錢,我分分鐘咬死你!」

我有點疑惑,問:「顏直高你那麼激動做什麼啊?你又沒有錢,現在有錢的人是我啊。還有你幾天前那股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呢?」

顏直高怒,「你的就是我的,你的錢就是我的錢。」

韓莉莉失望道:「算了,幾百塊錢我不稀罕,你們收回去吧。我還以為殭屍肯定很有錢呢。」

顏直高輕笑道:「有的殭屍很有錢,有的殭屍很窮,比如你面前這位。」

這……

兄弟你膽子是不是太肥了!

居然敢當著小殭屍的面說它很窮!

好吧他的確很窮,但直接當面說會不會太不給人家面子啊!

韓莉莉想了想,道:「那我要個稍微容易實現的願望。嗯,幫我追到我們學校的校草。」

擦!

這個願望容易實現嗎?

菇涼你是高中生吧!你不用高考的嗎?

你們的校草是那麼容易追的嗎?

我摸著下巴,附近最近的高中就是大王在讀的那所高中,論相貌,大王是校草的話估計沒人不同意。

我去,事情好像朝著詭異的方向發展啊!

「那位校草叫什麼名字?」我淡定的問道。

韓莉莉道:「他是我們學校的校草,人長得很帥,成績很好,會打籃球,知道的很多,就像少女漫畫里走出來的男主角一樣……」

我擦!

事情好像還真的朝詭異的方向發展,我拉都拉不回來啊!

殭屍小弟弟握著韓莉莉的手,道:「你說他是誰,我幫你把他捆吧捆吧帶回來。」

捆吧個毛線啊!

你這是幫人家追校草嗎?

你這是綁架校草啊!!你造么!

還有你要捆吧的人可能是個很厲害的人,你造嗎?

韓莉莉嘟著嘴,道:「不要!是追,不是綁架,追的意思是要讓他喜歡我,很喜歡我。懂不懂?」

我懂。

可我更懂,讓他喜歡你很困難,很困難,難到你可以放棄了!

殭屍小弟弟似懂非懂的點頭。

韓莉莉接著道:「我已經制定了詳細的追男神計劃,第一步,先瓦解他與那位討厭的同桌顏巴的友誼。」

我:「等等,說了半天,你男神不是顏巴?」

韓莉莉像是看白痴一樣看了我一眼,道:「對啊,校草是顏巴的好友兼同桌秦然啊。」

我鬆了口氣,菇涼你追秦然還有一線生機,要是追我們的大王顏巴,菇涼那你真是自尋死路啊喂!

第二天。

高中放學后。

殭屍小弟弟帶我們兩個躲在校園裡,等候韓莉莉的命令。

前面走過去兩個人,果然是秦然和大王這對好朋友,可惜兩人家不住在同一處,出了校門口就分開了。

我們幾個跟韓莉莉匯合之後在這對好朋友分開之後,負責跟蹤秦然。

重回八零:你好,首長大人! 韓:「待會兒,我打電話,約他明天放學後去吃烤麵筋,你們覺得成功的幾率有多大。」

小殭屍滿面微笑,道:「肯定百分之百啊!你要是請我吃,我說什麼都會去吃的啊!」

顏直高:「目測成功率不過高於0,目測他明天沒空的可能是百分之百,目測他後天沒空的可能是百分之百,目測他大後天沒空的可能也是百分之百,目測,你約他他沒空的可能都是百分之百。」

我:「……」

韓莉莉冷哼一聲,道:「給你們看看,本小姐的魅力!」

說完她就打電話打給秦然。

韓:「喂,是秦然嗎?」

秦然:「是,您是?」

韓:「我是韓莉莉啊!」

秦然:「哦。」

韓:「明天你有空嗎?我想約你一起去吃烤麵筋耶。」

秦然:「沒空。」

韓:「啊?那,那後天呢,我想約你一起去游泳耶。」

秦然:「沒空。」

韓:「啊?也沒空,好不巧啊,那大後天呢,我想約你一起去吃螃蟹耶。」

秦然:「沒空。」

韓:「那,那下周一總該有空吧,我想約你一起去博物館耶。」

秦然:「抱歉,沒空。」

韓:「……」

顏直高拍拍韓莉莉的肩膀,眼神里似乎流露出一股幸災樂禍的神色,嘴上卻說:「也許他很忙,不要在意。我們還要不要接著跟秦然啊?」

兄弟,你的眼神出賣了你!你完全是在幸災樂禍吧?!

韓莉莉咬牙道:「跟!勞資不信他今天真的沒空!」

顏直高嘆了口氣,「你丫的要做變!態跟蹤狂也就算了,為**著我們也一起做啊?」

韓莉莉怒道:「變!態跟蹤狂你說誰啊?」

顏直高:「你難道沒有跟蹤秦然嗎?你難道不是很變! 總裁的腹黑女人 態嗎?」

韓莉莉:「……」

Prev Post
眾人能不驚呼嗎,楊柏根本不能算人。那麼恐怖的爆炸,卻彷彿焰火一樣在楊柏的手中凝聚,楊柏操控著一切,在楊柏布置的靈氣護罩當中,一次次抱著還是傳來,不過依舊在收縮,在那無形護罩之內,湮滅一切。
Next Post
「咦?小錚你也來了?你們在這裡談事情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